「砰」的一聲響起,步雲天一個不擦,被變異妖獸正面一爪子拍在胸口上,整個人被拍的倒飛好幾米,還好肉身強勁,如果是一般人的肉身強度,恐怕單單是這一爪子就掛了。

妖獸拍飛步雲天之後當然也不會停下來,而是沖著步雲天倒飛的身子射了過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樣子,戰鬥意識非常強勁。倒飛中的步雲天不待落地便左掌向下一撐彈起后趁勢一個後空翻,躲過了變異妖獸追擊過來的一撲。接著裂天刀朝前方一揮,一刀銀白色刀勁激射而出,迎向再次撲來的變異妖獸。撲到半空的變異妖獸閃避不及,

妖獸拍飛步雲天之後當然也不會停下來,而是沖著步雲天倒飛的身子射了過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樣子,戰鬥意識非常強勁。

倒飛中的步雲天不待落地便左掌向下一撐彈起后趁勢一個後空翻,躲過了變異妖獸追擊過來的一撲。接著裂天刀朝前方一揮,一刀銀白色刀勁激射而出,迎向再次撲來的變異妖獸。

撲到半空的變異妖獸閃避不及,只能勉強躲開要害之處,再次硬挨了這一記刀勁,刀勁劈在右前腿上方,頓時一股鮮紅的血液流出來。可是妖獸卻是去勢不減的撲向步雲天,一爪子狠狠的當頭拍向。

「來的好。」步雲天大喝一聲,抬起手裡的裂天刀架上去,轟的一聲,裂天刀與變異妖獸的巨爪撞擊到一起,妖獸倒飛出去,而步雲天也被拍的陷入地下好幾米,而且這妖獸的巨爪居然絲毫無損,這爪子明顯比身上的皮毛還要堅硬不知多少倍。

步雲天的每一刀都要開山裂石之威,而變異妖獸的每一爪也是一樣,兩者的實力相差並不多,而且這變異妖獸的智力也是相當高的,並不比成年人差分毫,所以鬥了個旗鼓相當也是正常。

斗到現在,步雲天對於這頭變異妖獸的實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了,只是還不知道對方的天賦神通到底是什麼。不過不管對方的絕招是什麼,步雲天已經決定使出自己最強的裂天擊了。

後退幾步站穩后的步雲天再次猛的撲了上去,直接使出了裂天第一擊,一股恐怖的刀意夾雜著含而不發的銀白色戰勁能量,閃電般劈向變異妖獸,被刀意鎖定的變異妖獸根本就無法閃躲,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可是這一刀卻好像要撕裂天空的似的,夾帶著驚人的威壓,沒有絲毫停頓惡狠狠的劈向驚駭中的變異妖獸。

變異妖獸慘嚎一聲,知道拚命的時候到了,毅然鼓起全身的妖力沖著撲來的步雲天狠狠的撞上去,居然不閃不躲的來個以攻對攻。

「轟」的一聲巨響,這一聲可比之前的要響亮的多了,雙方的能量狠狠的碰撞到一起,爆鳴聲響徹天際。變異妖獸用的它堅固的爪子迎上了步雲天的裂天刀,雙方再次倒飛回去,步雲天被震得連吐幾口鮮血,而變異妖獸更慘,不但嘴裡吐血連連,就連那隻碰撞的右爪也是鮮血淋淋,差點被步雲天廢掉了。

裂天擊一出,立刻收到了驚人的戰果,可惜使用裂天擊消耗巨大。裂天擊的威力雖然驚人,威力更能隨著步雲天實力突破而增大,可是使用裂天擊的消耗卻更是驚人,而且消耗一擊比一擊猛,這還不算用上法則之力的,如果用上法則之力的話消耗更是恐怖,所以不到緊要關頭步雲天基本上是不會使用裂天擊的最強形態的。

「該死的人類,我要你不得好死。」變異妖獸再次憤怒的咆哮。

「有種就放馬過來,不要說大話。」倒飛落地穩定身子的步雲天再次撲了上去,出手的還是裂天第一擊,受重傷后的變異妖獸更是開始拚命了,也使出了天賦神通,霎時一種古怪的力場在變異妖獸的周圍形成,步雲天一進到那個力場便像進入了泥潭一樣。

一開始步雲天還以為是重力力場,可是眨眼間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因為變異妖獸在展開這個域場之後自身的速度居然上升了好多,快增長了一倍了,這頭變異妖獸的速度本來就不慢,有了域場的增幅之後更是快的沒影了,而且最關鍵的是步雲天居然無法再鎖定這頭變異妖獸。

所以步雲天這一擊落空了,不但如此,還被變異妖獸一爪子拍到了地上。變異妖獸把步雲天拍到在地之後,張著巨口便咬向步雲天,嚇得步雲天連忙就地一滾躲了過去。

「丫丫的,菊花被爆都還這麼猛。」步雲天咒罵道。

他躲過巨口之後,趁著滾動之勢站了起來,再次和妖獸撕斗到一起,可是這次形式卻是對步雲天相當不利,變異妖獸打步雲天好幾下,步雲天才拼著受傷砍變異妖獸一刀。

可憐的步雲天,就像沙包一樣被變異妖獸揍個不停,想要脫身都做不到,因為此時變異妖獸的速度比步雲天快上太多了,哪怕他此時用上法則之力,打不到對方也是枉然。


無奈之下的步雲天只好一邊打鬥,一邊拚命運轉髓氣神決修復身體,之前吸收的血精華也不斷發揮著驚人的作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著步雲天的身體,使得他整個人就像一個打不死的小強。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對於王愛媛正找他的事情,姜天威是一概不知的,他下午買完手機后便背著背包四處瞎逛著。

辭工后,他那兩身買的西服卻是並沒有帶出來,所以在各種高檔商場,看著其中營業員那鄙視的眼神,姜天威卻是樂在其中。對於他來說,身上穿的是否名牌,根本就不在乎。只要穿著合身沒有破洞就行了,哪有那麼多講究。

六點左右的時候,姜天威就隨便找了家賓館住了,將背包往賓館一放,拿著房卡便出去吃飯去了。他打算晚上找個酒吧去逛逛,對他來說,去酒吧也就去看個熱鬧,看看人家城裡人是怎麼過夜生活的。

吃完飯,因為對這裡也不熟悉,所以攔了個的士:「師父,去這附近最好的酒吧。」

「最好的酒吧?這附近最好的酒吧非紅玫瑰酒吧莫屬了。」司機回答道。

「那行,就紅玫瑰吧!」姜天威倒是無所謂。

因為正是六點多晚高峰,這車流量太大,所以車速也不是太快,還走走停停的。

「小兄弟,剛來這裡不久吧?」司機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看車速慢,便隨意問道。

姜天威說道:「是啊,剛來半個多月,這不放假了,所以去玩玩。」

「那怎麼不叫上幾個朋友?酒吧那種地方,魚龍混雜的,不安全!」司機看起來倒是人不錯。

「這不剛來嘛,也沒認識幾個人,」姜天威說道:「一個人待著也沒意思,所以就去看看!」

聽到姜天威的話,司機顯然誤會了,以為他也是去找刺激的,便不再說話。不算太遠的路,車子行駛了半個多小時,直到七點半才到。

酒吧裝修的很是氣派,可能是因為還早,才七點半剛剛開門沒多久,所以裡面並沒有幾個人。姜天威也不急,在附近四處轉了轉。八點之後,酒吧人開始多了起來。三三兩兩的男男女女,開始往酒吧裡面鑽,開始了一天工作之後的夜生活!

姜天威隨著進去的人往酒吧裡面走去,剛剛進去,撲面而來的是那重金屬搖滾樂的聲音。整個酒吧大概有五百多個平方,四周擺了不少桌椅,還有中央一個大概一百平米的中央舞台。

只是此時可能人還不算多,舞台中央並沒有多少人。

姜天威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沒過多久便有一個服務員過來問道:「先生,喝點什麼?」

姜天威笑著說道:「來杯最烈的酒!」

那調酒師看了看姜天威的衣著,卻是並沒有露出鄙夷的神色。只是善意的提醒道:「先生,您好,我們這裡最烈的是百加得151,只是這種酒一般都是用來調酒的,單獨喝的話度數太高,容易醉!」


「沒事,就這個吧。」說到醉?自從跟了陳共福后,姜天威除了練出來一身武功,這酒量也是練了出來。加上他練武后,體質改變,一般的酒,還真不放在眼裡了!

「好的,先生,一杯百加得是88,您是刷卡還是現金?」服務員在旁邊問道。

姜天威這才知道這是先付錢的,於是掏出一張百元鈔票說道:「現金。」

沒多久,服務員便將姜天威的酒和零錢找來,端著這杯百加得,姜天威輕輕抿了一口,火辣辣的,比以前自己喝過的二鍋頭還要辣。姜天威並不算是個愛酒的人,只是陳共福愛酒,所以姜天威也把酒量練出來了。

這次來酒吧,姜天威並沒有打算喝多少,他主要是來見識一下這裡的氣氛的。所以端著酒杯,就在那打量著四周!

時間越晚,生意也越火爆,中央舞台上,已經有不少人在那瘋狂的扭動著身軀,隨著音樂的節奏跳動著。

四周燈光陰暗處,已經開始上演一些激情燃燒的一幕了,姜天威眉頭微皺。本來他聽說酒吧很亂,還有些不相信,現在看著這一幕,不由得他不信了!

不過一切都和他無關,他的原則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個人慢慢品著他的那杯百加得,倒也樂的逍遙!

不久,姜天威就看到門口進來了一大群人,男男女女估計十五六個,都是二十歲左右,看起來像是學生模樣。其中一個女孩被人披星戴月的拱衛著,不過這個女孩確實是漂亮,酒吧裡面美女也不少,但是這個女孩一進來,酒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過去了。

在姜天威認識的女孩中,也就王愛媛能和她媲美了,只是王愛媛尚還未發育開來,這個女孩卻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看起來,更是誘人!

不過姜天威也是稍微看了兩眼,便不再注意。這個世界的美女多了,看看也就擺了。隨即也就不再多注意,半眯著眼,聽著酒吧的搖滾樂跟著在那搖頭晃腦的,偶爾去品一下桌上的百加得。

只是有些事,你不想惹麻煩,麻煩卻找到你身上。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半,正是酒吧熱鬧的時候,這時候還是一個人單著的,已經不多了,姜天威已經拒絕了三個過來搭訕的女人了!

這時候,只見姜天威注意了一下的那個漂亮女孩,來到姜天威身邊,一把抱住姜天威的手臂。對著跟過來的一群人中一個長得高大帥氣的傢伙說道:「你看到了?這就是我新找的男朋友,你可以死心了!」

那人喝了點酒,臉色微紅,可是依舊風度翩翩的說道:「好了,佳佳,別鬧了,這麼多人看著呢!」

這個叫佳佳的女孩子也喝了不少酒,臉色酡紅,卻是滿臉不屑的說道:「齊家康,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想把我灌醉了上我?我就算便宜了路邊的乞丐也不會便宜了你,你死了這條心吧!」

那叫齊家康的帥氣小伙臉色有些難看,姜天威也是眉頭一皺,他本來對這美女印象還不錯。雖然來這酒吧,但是也是和這麼多同學一起,也還是知道分寸,沒想到一開口卻是這麼污穢不堪!

姜天威不著痕迹的把手抽了出來,端起自己的百加得便打算去別的地方。本來如果是這美女被人欺負了,他還可能會出手一下,現在是一點興趣都沒了。兩邊看起來都不像什麼好人,讓他們狗咬狗去吧!

對於姜天威的一句話不說就抽身離開,那美女似乎顯得很不可思議,指著姜天威尖叫道:「你還是不是男人?」


這時候,這幫學生十幾個人都圍著這裡,已經被酒吧不少人注意到了,雖然酒吧很吵,但是這女孩的尖叫聲,依舊被不少人聽到,頓時響起一片鬨笑聲!

姜天威自然也聽到了,慢慢轉過身,眼睛盯著那女孩道:「你是在說我么?」

那女孩被姜天威這麼盯著,心裡有些發毛。但是,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依舊倔強的說道:「難道不是么?」

沒來由的姜天威心裡一陣憤怒,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卻墮落至此。不過很快又是一陣自嘲,她怎麼樣管自己什麼事?

也不再理會她,又轉身朝邊上走去,看到姜天威並沒有理會,那女孩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這時候響起一個響亮的聲音:「這位小兄弟不願意做你男朋友,美女,你看我怎麼樣?」說著人群里走出一個三十來歲的黑臉漢子,滿臉橫肉,邊上還跟著五六個小混混模樣的人。

厭惡的看了眼說話的人,那個叫佳佳的女孩,卻是對那群同學中的一個女孩子說道:「敏敏,我們回去吧!」

這時候,那群同學中,見出來個混子模樣的人出來佔便宜,仗著自己人多罵道:「你算什麼東西?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你配么?」

「嘿嘿,小子,在我狼炮的地盤還這麼囂張的,還真不多見,兄弟們,讓他們開開眼!」

說完,只見本來還在跳舞的一部分人紛紛走了過來,足足二三十人,將十幾個學生圍在中間。

那個齊家康倒是處變不驚,看著那黑臉漢子道:「你想怎麼樣?」

「這個妞陪我一晚上,剛剛說話的人斷一條腿。」那個黑臉大漢滿臉猙獰的說道。 「這不可能,你們不要欺人太甚!」大漢的話還沒說完,齊家康便怒聲道。

「那兄弟們,讓他們知道規矩!」黑臉大漢說完手一揮,周圍二三十個小弟便開始圍毆這些學生。

可是劇情到這裡就搞笑了,明明是圍著學生打的小混混,卻被一群學生打的抱頭竄鼠的,特別是那個齊家康,簡直就是趙雲附體,關羽重生,打的那些小混混哭爹喊娘的。

姜天威在一邊看的差點笑出聲來。

「你好像很高興?」

突然,邊上傳來一個女聲。轉頭一看,那個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後面了。自己光顧著看他們搞笑去了,後面站了人都沒有發覺。

姜天威本不想理會,可是人家卻是一屁股坐在自己對面位置上,直盯盯的看著他。

「也沒有,只是覺得那人功夫不錯。」姜天威撒謊道。

「切,他有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么?他真要有那麼厲害,我早就投懷送抱了,還用的著他這樣?」女孩不屑的說道。

姜天威皺了皺眉,對於女孩子的言辭,姜天威有些反感,卻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端起自己的酒杯,慢慢品著自己的酒。

「剛剛為什麼一句話不說就走?難道我不夠漂亮嗎?」女孩見姜天威自顧自的喝酒,一把搶過酒杯問道。

「我只是不想惹麻煩而已。」姜天威淡淡的說道。

「難道,你對我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女孩說著端起姜天威的酒杯,裝作嫵媚的去品酒。沒想到,話剛說完,便被酒杯中的酒氣嗆到了,這七十多度的百加得,又豈是她能喝的,猛的聞到這個味,都被嗆到了。

「你這喝的什麼酒?」她本來只是做個樣子而已,沒想到還被嗆到了。這讓她有些掛不住臉面,剛剛她還見姜天威喝的若無其事的樣子。猛的放到嘴邊喝了一小口,頓時被嗆得眼淚都出來了。

「好了,你朋友他們已經搞定那些人了,你該走了!」姜天威見那個齊家康已經過來了,不由提醒道。

那齊家康過來,剛剛看到女孩被辣的眼淚直流,頓時急了,大聲道:「小子,你對佳佳做了什麼?」說著連忙來到女孩邊上問道:「佳佳,你怎麼樣?沒事吧?」

女孩被嗆了這一口,半天才回過勁來,看到齊家康將手放在自己肩膀上,猛的打掉齊家康的手說道:「好了,你們雙簧也唱完了,就不要打擾我和我男朋友約會了。」

齊家康尷尬的笑了笑說道:「佳佳,你在說什麼,什麼雙簧?」

女孩卻絲毫沒有顧忌他的感受,依舊似笑非笑的說道:「請他們來,花了不少錢吧?」

這時,周圍的同學也明白了過來,難怪今天這架打的爽快,原來是請的人啊,頓時不少人臉上都是似笑非笑的,只是礙於齊家康的臉面沒有笑出來。

齊家康的臉色,也是徹底陰沉了下來。可是他卻不敢對女孩發火,於是,可憐的姜天威成了他泄火的對象:「小子,我不管你是誰,現在馬上消失在我面前!」


姜天威還沒說話,女孩卻不幹了猛的站了起來:「齊家康,你敢對我男朋友下手試試?」

看著齊家康兇狠的眼神,姜天威心裡暗嘆,看來這麻煩是躲不過去了。既然這樣,還不如強勢點。剛想說話,女孩馬上又說話了:「齊家康,你不是想做我男朋友么,我給你個機會,這是我男朋友剛剛喝的酒,你要是能一口氣吹完一瓶,我做你女朋友又怎麼樣?」

齊家康此時也是騎虎難下,聽到女孩的話大喜:「此話當真?」

「當然,如果你要不喝,以後就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女孩一臉的認真。

「好,服務員,將這位先生的酒給我來一瓶。」聽到女孩的回答,齊家康連忙對服務員喊道。

聽了兩人的對話,姜天威也是對這齊家康默哀,這酒是能論瓶喝的么?也許自己能喝完一瓶,但是要一口氣?自己也辦不到,這不是鼻子一捏就能灌下去的。

很快服務員就拿出了一瓶新的百加得151,齊家康作為酒吧常客,當然知道這百加得151是什麼酒,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低吼道:「你耍我?」

女孩得意一笑:「我可沒有耍你,不信你聞聞。」說著端起姜天威喝過的酒杯放到齊家康的鼻端。齊家康也顧不得是姜天威喝過的,輕輕抿了一口,立刻他就明白了,酒沒錯,就是純的百加得151。但是臉色卻是更加難看,這根本就不是人能喝的,就算自己能硬灌進去,估計也活不成了。

「小子,算你狠。」說完也不再看女孩,一個人便轉身走了,不過,走的時候卻是朝剛剛那個黑臉大漢使了個眼色。

齊家康走後,女孩便對他們同學中一個長得比較清秀的女孩說道:「小敏,來陪我坐坐吧!」其他同學見狀也不再來打擾他們三人。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佳佳,這是我同學陳慧敏。」女孩向姜天威自我介紹道。聽了兩人的介紹,姜天威卻是一點也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依舊慢慢品著自己那杯烈酒,彷彿喝著絕世佳釀!

「怎麼?不介紹下自己么?還是還在生氣?」說著劉佳佳站了起來,附身趴在桌子上,臉頰離姜天威不過三四公分,直盯盯的看著姜天威,姜天威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

從來沒有女孩這麼近距離的靠近過,喝酒沒有臉紅的姜天威臉色這時候不由有些發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