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各個眉清目秀,氣質非凡,長髮與衣服隨風飄動,一幅與世無爭的模樣,另外一名女子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頭青絲隨風飄起,清晰脫俗,加上天仙般的面龐,簡直讓人悸動,清風扶來,漫舞期間,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下凡般。

在四人的外衣的胸口處,繡着一把金色的長劍,看來是他們門派的標誌,不出意外他們門派肯定是以修劍爲主了。剛剛林楓看到的那個眼神就是那名女子的,不過因爲這幾名修仙者飛行得太快,他只是看到女子漠視的神情,卻沒有看到女子在後面驚訝的表情。飛行了一會,一行五人停在了一座山頭上,這是女子對着爲首男子說到:“二師

在四人的外衣的胸口處,繡着一把金色的長劍,看來是他們門派的標誌,不出意外他們門派肯定是以修劍爲主了。


剛剛林楓看到的那個眼神就是那名女子的,不過因爲這幾名修仙者飛行得太快,他只是看到女子漠視的神情,卻沒有看到女子在後面驚訝的表情。

飛行了一會,一行五人停在了一座山頭上,這是女子對着爲首男子說到:“二師兄,你有沒有注意到剛剛我們路上看到的那羣凡俗?”

“凡俗?什麼凡俗?”被叫做二師兄的男子一臉疑問表情,對於高傲的他而言,從來不會去關注螻蟻般的凡俗。

女子微微一笑,他也知道二師兄是沒有注意到的,於是說道:“剛剛有一行凡俗,其間有兩個少年,我隨意探測一番,竟發現這兩個少年居然都是有靈者,近年來各個門派大肆招收弟子,所以我便想,我們需要把他們帶回門派嗎?”

二師兄一聽,點了點頭,近年來確實許多門派都在大肆的招收弟子。

不過。

想到這次任務的重要性,二師兄果斷搖頭道:“此次出來,我們有其他更重要的任務,只能回來的時候再去尋找一番,若是能尋得兩個少年,我們就送他倆一場機緣。”

畢竟此次任務可比尋得兩個有靈根的弟子重要許多。

女子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她也知道,現在回去尋找會耽擱許多時間,此次他們出來的任務很重要,容不得出半點差錯,所以最後只得放棄。

歇息一會,一行五人又飛向天際,不一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

楓樹村口。

林楓等人已經老遠就已經看到村口的大楓樹,滿樹盡是紅燈籠,地上也如紅地毯一般,猶如聖境般讓人癡迷,特別是對於楓樹村村民來說。

歷時幾天,林楓等人又回到楓樹村,與出行的時候不同的是,這一隊伍中少了大批的獸皮和土特產,多了一個骨瘦如柴的林衛。

回村後,林飛龍便找村長彙報事情,林楓則帶着林衛回家去。

走到家門口,林楓便忍不住對着門內呼喊到:“娘,我們回來了。”

第一個迴應林楓的倒是他二叔林虎:“啊,楓兒回來了?好小子,出去這些許天,沒你在一旁吵鬧,二叔可是非常不習慣呢!”

林虎本在院子裏劈柴,爲入冬做準備來着,聽到林楓的聲音,哈哈一笑,打開院門。

聽到二叔依然豪邁的大笑,林楓心裏覺得非常溫暖,似乎整個人都放鬆很多,只有在這裏,他纔會完全放鬆下來,閃着眼睛看着林虎,林楓笑得很滿足。

這發生的一切,一旁的林衛都是看在眼裏,這就是親情嗎?真好。

林虎這時也看到一旁這個瘦小子,對着林楓疑惑的問道:“楓兒,這位是?”

林楓倒是不急,對着林虎說到:“二叔,他叫林衛,以後與咱們就是一家人,具體情況等等我再與大家說一下,現在先進屋,許久沒吃娘做的飯菜,可饞死我了。”

這時院子裏傳來風蘭溫柔的聲音,迴應着林楓道:“你這饞貓,回家了就快進屋。”走出院門,看着林衛也說道:“你叫林衛啊?快進屋吧,剛剛楓兒的話我也聽到了,以後就把這裏當自己的家,別把自己當外人。”

林衛受寵若驚,不住的點頭。

林楓二話不說,嘿嘿一笑,一手挽着風蘭,一手拉着林衛走進院子。

林虎倒是落後面,看看屋外,他知道自己大哥去村長那裏彙報情況,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所以也是跟着一塊進去。

這時劉芸帶着蹣跚的林山也走了過來。

看到林山可愛的樣子,林楓忍不住過去一把將林山抱在懷裏,同時從懷裏拿出一把專門給林山買的香糖對着林山說到:“小山,看哥給你買的香糖,想不想要呢?”

泛光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香糖,林山抿着嘴脣說到:“想。”


“那親~哥哥一個。”

啵~

來不及反應,林山的小~嘴已經印在林楓的臉上,抹着殘留的口水,林楓把香糖喂進林山嘴裏說到:“你小子比我還饞。”

看着一家和睦的樣子,林衛打心底羨慕,如果自己也有家庭該有多好。

這時院子裏傳來風蘭溫柔的聲音,迴應着林楓道:“你這饞貓,回家了就快進屋。”走出院門,看着林衛也說道:“你叫林衛啊?快進屋吧,剛剛楓兒的話我也聽到了,以後就把這裏當自己的家,別把自己當外人。”

林衛受寵若驚,不住的點頭。

林楓看到這情形,二話不說,嘿嘿一笑,一手挽着風蘭,一手拉着林衛走進院子。

林虎倒是落後面,看看屋外,他知道自己大哥去村長那裏彙報情況,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所以也是跟着一塊進去。 進屋不久後,風蘭與劉芸便去做飯,留下林楓幾人逗着林山玩,不過林衛只是在一旁看着,羨慕不已。

沒有多久,風蘭與劉芸便端着飯菜從廚房走出來了,看到林飛龍還是沒有回來,風蘭說到:“好了,你父親一時半會也回不來,就不等他了,我們先吃飯。”

飯間,林楓把林衛的事情說了一遍,對於林家而言,就只是多一張嘴吃飯,倒也沒什麼,所以大家非常熱情的接受了林衛,可是林衛顯得非常拘謹,大家都看在眼裏,主動與林衛交流,還頻頻給他夾菜,感動得林衛眼睛通紅,家庭的溫暖深深的刺激着林衛的大腦,若不是多年下來忍耐力不凡,只怕早就在飯桌上哭了出來。

總裁小妻寵上天 ,當然看出林衛的反應,就更加心疼這孩子,所以都把他當做一家人對待,在溫馨的林家,林衛似乎全身心都放鬆了,大家帶來的溫暖,讓他很快不再傷感,感受着一家人的熱情,心中滿足不已,期間小林山還吵着要林衛抱,林衛二話不說就抱起林山,狠狠的被林山親了一口,看着這麼可愛的林山,也第一次在飯桌上露出笑容。

一家人在飯桌上其樂融融,溫馨四溢。

……

時間不快不慢的走着。

晃眼間,時間便來到年底。

還有半月就是楓樹村一年一次的蠻神洗禮大典,村子裏各個符合條件的少年們都在認真的準備着。

所謂的準備,就是加強對自己身體的錘鍊,讓自己在洗禮的時候被蠻神認可的機率增大。

楓樹村練武場,一羣少年正刻苦訓練着,少年有大有小,小點的只有六、七歲,大點的有十一二歲左右,林楓和林衛赫然也在其中,在少年隊伍面前,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站在前面,觀察着每個少年的狀態,這老者就是楓樹村的村長。

自從確定參加洗禮的少年名單後,老村長在臨近洗禮大典前一個月便親自帶隊訓練,可見老村長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此刻在練武場,每個少年都半蹲着雙~腿,雙手收腰,拳頭微握,背挺得展直,這是一個簡單的扎步式,別看這一個扎步式簡單,這可是針對大~腿、小~腿和腳掌甚至腰部與背部等多處肌肉進行刺激訓練,也能讓訓練者更好的把握平衡。

這個動作他們已經訓練一個月,從開始一炷香都堅持不下來,到現在的穩穩紮步半個時辰,可謂是效果顯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些許少年的雙~腿開始發顫。

老村長一切看在眼裏,看了眼旁邊的香爐,第十四炷香剛剛熄滅,老村長立馬又抽~出一支香點燃(這裏一炷香時間爲三十分鐘)。

隨後又看向練武場中的少年,撫須點頭,嘴角滿意的笑着,然後對着少年隊伍說到:“還有半月的時間,你們就要參加洗禮,現在是對你們最後的加強訓練,要知道,想要成爲一名武者,沒有強大的體質是不行的,身體素質越強,蠻神便會欣然認可,這一次的洗禮大典,就看你們二十三個了。”

說完後,老村長也沒有等有人迴應,而是繼續對着少年隊伍說到:“這練武猶如造屋、種樹般,想要越高大粗壯,根基很重要,然武者的根基便在於身體,身體的強橫,是成爲一名強者的關鍵。”

“老祖宗留下的訓喻裏說道:修仙者,需強~健體質,習得心法,有法無體者,廢也。又道:強法,需硬體方可施,不符者猶如銀槍蠟頭,粉身碎骨。可見身體的重要性。”

這些話每天老村長都會說很多次,每次都會在有些人身體極限的時候說這些內容,首先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能堅持更久,其次是爲了在言語上激勵少年,所以效果顯而易見。

撲通~

終於一位少年忍不住,身子垮倒在地上。

撲通~撲通~撲通~

隨之倒地聲越來越多,第一個倒地的少年狠狠的砸了一下地,心裏想到,若是再多堅持一下,自己就不會是第一個倒下的,下次一定要堅持更久,自己一定不要做最差的那個人。

在場的每位少年都在這種思維方式中訓練着,不弱於他人,至少自己不要是第一個倒地的那個人。

這種訓練的思維方式是林楓告訴老村長的,在地球的時候,林楓就是被這樣訓練出來的,在許多同齡人中脫穎而出。

老村長之前也是不信,可是在實踐之後,竟然發現比打罵、體罰要更加有效果,年少的人總是不服自己比別人弱,所以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下,這羣少年纔會“互相攀比”,在攀比的過程中進步也是非常明顯的,這件事從側面也說明了,想要更加優秀,除了天賦還有其他更重要的東西,堅持就是其中之一。

漸漸的,少年幾乎都倒在地上,無力的在地上躺着,動也不想動。

場中只剩下兩個身影堅持着。

林楓和林衛。

林衛來到林家也有幾個月,在林家人溫馨的環境中,林衛也融入了林家,這是心靈上的融入,在這期間,林衛變化最大的就是身體上的改變,幾乎頓頓都是香米飯和肉食,身高有所提升,身上的肉皮也是被微微填充,雖然林衛看上去依然很瘦,不過終於是走出了骨瘦如柴的指標。

還有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林衛的話語漸漸變少,或許是因爲經歷太多,小小年紀已經慢慢變得成熟,亦或許是真實的性格使然,不過林衛對待林家人,可不像面上這般平靜,心中已經升起保護林家所有人的念頭,所以在練武場的時候,即便是身體方面不如正常孩子,可是依然咬牙堅持更久。

雖然少言,但是更多的真誠都藏在心裏,這就是林衛。

撲通~

瘦卻不弱小的林衛倒地了,看了看香爐,第七炷香已經點燃,咧嘴一笑,比昨天多半炷香,能堅持七炷香,對於剛剛身體剛剛有起色的林衛說來,實屬不易。

場中只剩下年僅不到六歲的小林楓,他或許是這羣人中最小的一個孩子,可是從小體質就特別好的他,硬是一直佔據着記錄保持者的位置。

八炷香..

九炷香..

十炷香..

到十炷香的時候,林楓滿臉都是細密的汗水,不夠他卻是管不了許多,任由汗水在自己臉上流淌,此時雙~腿已經微微發麻。

十一炷香..

雙~腿開始顫抖。

十二炷香.. 十二炷香最後一點燃香在寂靜的練武場掉落。

這個時候,林楓的雙眼終於開始冒金花,意識漸漸鬆懈、模糊,昏昏沉沉的,似乎就快睡着了,緊要關頭下,林楓下意識的輕~咬舌尖,意識稍微清醒一些,微微清醒的意識,猶如一盞明燈,漸漸喚醒了昏沉沉的意識。

清醒,一定要清醒,意識漸漸恢復,林楓意識激烈的掙扎着,強者,就該無懼無畏、毫不妥協!一定要堅持,身體是修煉的基礎,只有基礎打好,成爲強者的機會纔會更大,也只有強者才能守護自己的希望。

有想做的事,有愛的人,人生一世,即當如此,這點折磨根本算不得什麼。

想到這裏,漸漸散渙的目光有凝聚起來,堅定的直視前方,抖得乏累的雙~腿停止顫抖,不再發麻,接着就是身體似乎被一泉溫水浸泡,全身的細孔都打開,呼吸着香醇的空氣,說不出的舒暢。

身軀直直的舒展着,最後林楓的身體表面分泌~出了一層褐色物質,猶如排~泄物般黏在林楓的身上,讓人視之作嘔,這就是他體內的雜質,在這一次訓練中,竟然排出這麼多的雜質,一旁的老村長與少年們都開得目瞪口呆。

其實,林楓現在所發生的情況是大自然的洗禮是純天然的自身突破束縛,讓自己的身體得到一種進步、昇華,這樣的洗禮,是最純粹的洗禮。

其實大自然的洗禮與其他洗禮效果差別不大,不過這種洗禮是純粹的自身突破,是最難的突破,這種突破,即便是億萬人中,能出現一個那都是驚喜,這不是勤能補拙就能達到的,這是冷冰冰的規則,因爲,這是一個人潛力的體現,只有潛力超強的人,纔會有以自身爲基,突破自身束縛的能力。


按理說林楓這個情況的發生,很少有人能識得,畢竟出現的情況太少了,不過,一旁雙眼微眯的老村長似乎發現了其中的奧妙,老手扯掉自己的鬍鬚而不知,反而皺巴巴的嘴皮顫抖不止,似乎非常高興。

雖然渾身裹着粘~稠的雜質,邋遢無比,可是此刻林楓站在練武場中,彷彿是一位神明一般,氣質高貴無比,凡俗人看着林楓,會發現他似乎渾身綻放着光芒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感受到身體通達時候的舒暢,林楓心裏說不出的興奮,因爲他隱隱感覺到自己這是一次突破,按耐住自己激動的情緒,林楓沒有立馬收身,而是在原地站定一會,細細品味一番,然後才雙手自胸而下的虛按,深深吐出一口濁氣。

再觀此刻林楓的雙眼,清澈透明,邃黑的瞳中,閃着晶晶亮光,整個人的狀態就是神清氣爽,精神無比。

轉眼看向香爐,十四炷香剛剛結束,自然一笑。

恢復過來的林楓,此刻終於發覺周圍夥伴的情況,包括林衛和老村長,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茫然、驚訝和喜悅的神色交替出現,明擺着他們心裏不平靜的狀態。

呼~

出奇一致的呼聲響起。

剛剛雖然只是短暫的一刻鐘時間,可是卻是給衆人帶來的了無限的驚訝,當然這裏的驚訝只是針對除老村長以外的少年,他們很奇怪林楓爲什麼身上會有褐色的粘~稠物分泌~出來,更加奇怪林楓怎麼沒有倒地,而是穩穩的站起來。

老村長卻是陷入震撼與喜悅之中,心裏不停的唸叨,感謝蠻神,他知道林楓在剛剛短暫的時間內發生了什麼,所以纔會有如此激動的反應。

老村長是一名武者,高齡近兩百的他,一直都是村子裏最厲害的人物,已經是後天巔峯的存在,渾身筋骨如鋼鐵般堅硬,只是因爲時間這把歲月刀,使他原本也是剛直的身子漸漸佝僂起來,不過此刻渾濁的雙眼也是泛着亮光的看着林楓,同時心裏唸叨,那東西終於遇見正主了。

其實林楓剛剛發生的一切,就是凡俗踏入武者行列的經過,也就是說此刻的林楓已經跨入武者行列,年僅七歲的武者,楓樹村中可是史無前例,雖然是最普通的武者,連一招半式都不會,可是他確確實實已經擁有了武者之軀,成爲了一名真武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