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現在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沒有來,慕一一會怎麼樣?

低下頭,看着被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女人,他也感同身受,心擰緊了的疼。“不要再見他了,我不喜歡!”他淡淡的語氣裏帶着幾分命令的味道。慕一一沒有吭聲,眼角燙得厲害。……“雷先生,慕小姐是慢性胃炎急性發作,可能是因爲空腹喝了過量的啤酒,刺激了胃粘膜,輸幾天液,注意休息和飲食就可以了!”私人醫院高級病房的

低下頭,看着被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女人,他也感同身受,心擰緊了的疼。

“不要再見他了,我不喜歡!”他淡淡的語氣裏帶着幾分命令的味道。

慕一一沒有吭聲,眼角燙得厲害。

……

“雷先生,慕小姐是慢性胃炎急性發作,可能是因爲空腹喝了過量的啤酒,刺激了胃粘膜,輸幾天液,注意休息和飲食就可以了!”

私人醫院高級病房的門外,一個醫生正在小心的跟雷御風彙報着慕一一的病情。

雷御風微微蹙眉,沒有說什麼。

“雷先生,其實胃病全靠養,以後只要多注意保暖、飲食和鍛鍊,胃是可以養好的,只是切記不要再喝酒了,尤其是空腹。”

“嗯!”雷御風應了聲,伸手推開病房門走了進去。

病牀-上,慕一一閉着眼睛躺在潔白的枕上,左手背上扎着一根針,冰冷的藥液順着白色的細管子,源源不斷的滴進了她的靜脈,混入了血液。

他走到牀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安靜地看着她。

這個女人,擁有一種可以讓他失控的能力。

而他對這個認知的感覺,是複雜的,糾結的,甚至是不太習慣的。

其實,他第一次看到她,是在兩年前,那家奶茶店門外。

記得那天是一個陰天,雨要下不下的,

慕一一就站在店門外,看着老闆在指揮着店員摘下招牌。

“老闆,這家店真的要轉讓了嗎?以後還會保持原樣嗎?新店家是要做別的什麼生意嗎?”

老闆用無奈的搖頭來回答她所有的問題。

買家的價給得很高,高到讓他竊喜,不敢再去多問一句話。

所以,這些問題,他自然是無言以對了。

“好可惜哦!那麼多年了!”慕一一的神情裏有着對這家奶茶店的眷戀和喜愛。 歐晴和歐巖兩兄妹和好了。

當然,這完全歸功於蘇遇暖,如果不是她,兩人也不會這麼快地和好。

不過,功勞更大的應該就是那顆子彈了吧?如果不是因爲他受了傷,歐巖也不會住進來,蘇遇暖也不會讓歐晴上去看他。

因爲歐巖的關係,所以歐晴便暫時不在這裏住下了,再三地叮囑蘇遇暖好好地照顧她哥哥,自己過兩天再來看看之後便離開了。

待她走後,蘇遇暖才鬆了一口氣。

幸好歐晴和他和好了,沒有責怪她,而且幸好的是兩人都沒有生氣,要不然蘇遇暖都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解釋才好。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樁好事!

“蘇小姐。”王媽從廚房走了出來,輕聲道:“時間都這麼久了,少爺的傷口應該也好得差不多了吧?”

“嗯。”蘇遇暖點點頭:“怎麼了?”

“我今天在菜市場買了只雞,現在雞湯已經煲好了。”

“這樣……”蘇遇暖點頭:“那我去盛一碗給他喝好了。”

說着,蘇遇暖就進了廚房,沒一會兒就端了一碗雞湯出來,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把湯給灑了出來。

歐巖在房間裏閉着眼睛休息,突然聽到門打開的聲音,便睜開眼睛朝門口處望去。

只見蘇遇暖捧着一碗湯一步一步地走了進來,眼睛一直盯着手裏的碗,生怕湯灑出來似的,看到這一幕,歐巖本來想跟她算賬的火頓時沉了下去。

將湯放在桌子上面,蘇遇暖便趕緊將手貼上自己冰涼的臉頰,“燙死我了!”

攤開雙手,掌心一片殷紅,她不斷地往掌心吹着氣。

她應該等雞湯冷一點再端上來的,現在可好,手被燙成這樣,又怕打翻雞湯,只能一直忍着,更該死的是不能走快。

歐巖也看到了她那殷紅的掌心,擰了擰眉道:“你怎麼那麼笨?端碗湯都能燙成這樣。”

聽言,蘇遇暖嘟起嘴,一邊給自己的掌心吹氣一邊說:“那有什麼辦法,湯就要趁熱喝啊,難道你想等冷掉了再喝哦?”

“你不會等一會兒麼?湯涼一點有什麼關係,現在這麼燙,我也喝不下。”

蘇遇暖詫異地擡起頭來:“你不是不怕燙麼?”明明上次看他喝得好快的,一點都不怕燙的樣子。

“湯燙口就行,可是看你這手,這湯怕是剛煲好嗎?讓我喝下去?你是想讓我死麼?”

聽到這話,蘇遇暖不滿意了,不再對着雙手吹氣,仰起下巴怒道:“我有這麼說麼?你這人怎麼這麼不知好歹,好心端湯給你喝,你卻說我想讓你死!”

“算了,你愛喝不喝!反正端我就放在這兒!”說完,蘇遇暖轉身就想走!

“站住!”

蘇遇暖頓住腳步,回過頭沒好氣地問:“幹什麼?”

“給我過來。”歐巖用強硬的語氣說道。

聽言,蘇遇暖轉過身看着他:“你想幹什麼?”

“我不是讓你攔住小晴不要讓她知道我受傷的事情麼?你爲什麼還要讓她進來?”歐巖一字一句地問道,幽深的眸子緊緊地盯着她的。

“我讓她上來怎麼了?”蘇遇暖撇嘴:“歐晴那麼聰明的人你覺得我瞞得住她嗎?況且你是住在這裏,她也想要住在這裏,你覺得紙能包得住火嗎?這麼難的事情你讓我怎麼攔?她是你妹妹,我知道你不想讓她擔心,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沒有辦法阻止。”

說着,蘇遇暖看向別處,“而且你們也和好了不是麼?你還得感謝呢、”。

“這是另一碼事。”

“怎麼另一碼事了?如果不是她上來你們兩兄妹能這麼快和好嗎?”

“你這是在邀功了?”

聽言,蘇遇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我可沒有這個意思,算了……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我沒空伺候你了。”

說完,蘇遇暖不管他說什麼,推開門就走了出去。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

歐巖看着桌子上那碗還在飄着煙的雞湯,眯起眼睛沉思着。

過了兩天,歐晴果然真的過來了,她和歐巖說了一會兒話之後便下了樓拉着蘇遇暖,要她陪她去附近超市買點補品。

蘇遇暖本來是不想出去的,因爲怕遇到熟人,可是又拗不過歐晴,只好套上一件大衣放下長髮陪着她一起出門。

兩人在超市逛着,蘇遇暖穿得很低調很普通,倒是站在她身邊的歐晴穿得很顯眼。

一件淺綠色的v字領緊身毛衣將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瓏有致,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緊身牛仔裙,腳上一雙將近15公分的高跟鞋。

這樣時尚的她走在超市裏無疑就是一大亮點,而身邊穿得很普通的蘇遇暖便成了陪襯的綠葉。

“小晴,你怎麼突然想到要來超市?”走得很無聊,蘇遇暖便一邊問道。

聽言,歐晴晃着頭說道:“因爲我要給我哥哥買補品啊,最近我都感覺他瘦了呢,小暖,你是不是虐待我哥了呀?”

“哪有……”蘇遇暖擰起眉心,“我怎麼敢虐待你哥呀?”只要他不虐待她她就要偷笑了,這個歐巖真是個難伺候的大少爺,自從他來之後,她的睡眠時間從每天16個小時變成6個小時。

還要時刻擔心着他的傷口會不會化膿,或者會不會突然發高燒。

見她皺起眉頭,歐晴不由得抿脣偷笑:“開個玩笑啦,我知道你不會虐待我哥哥的,我哥那人,只有他虐別人的份,別人怎麼可能虐得了他。”

“而且我知道,你一定爲了我哥的傷最近累壞了。”

聽到這裏,蘇遇暖倍感欣慰地搖頭:“哪裏有,還不是一樣的。”

“你少騙我,你看你眼睛旁邊的黑眼圈,說明你最近都沒有睡好,而且你的臉又瘦了!”說着,歐晴伸手捏上她的臉頰,“你看看,都沒有肉了,你肯定是因爲一直在照顧我哥哥都沒有照顧自己!”

不等她答話,歐晴又轉身道:“所以呀,我今天出來就是爲了給你和我哥買東西的。”

“也給我買?”蘇遇暖詫異地問道:“我哪裏還需要買什麼呀?”

“當然需要呀,給你買孕婦用的東西,還有再買點補品,把你養胖一點。”

“哎呀小晴你別亂買東西浪費錢了!”蘇遇暖看她毫不節制地看中一樣東西就拿起了往拖車裏面扔,心疼得心在滴血,這麼多東西得多少錢啊?

“你別管我,這是我的心意,我可先告訴你啊,你要是敢攔我,我就不和你做好朋友了。”

她的威脅讓蘇遇暖不敢再勸她,只能任由她不斷地買東西,看中什麼就買什麼。

蘇遇暖哪曾見過這樣的,自己以前來超市的時候很多東西只能看不能買,因爲口袋裏的錢是要買飯買菜的,所以很多時候她都只買自己需要的東西,不需要的東西一律不看。

突然看到歐晴這樣買東西的樣子,心裏頓時感嘆萬千。

歐晴一直選着東西,突然她停了下來,手裏握着包包,呆呆地看着對面。

蘇遇暖見她愣愣地站着,疑惑地問道:“小晴,你怎麼了?”

然而,歐晴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看着對面。蘇遇暖便沿着她的視線看去。

闖進眼簾的,是一個英俊帥氣的男人,那個男人大概有180公分左右的樣子,頭髮修剪得很帥氣,身上穿着被燙得很平的白色襯衫,他的臉上露着笑容,眼睛笑起來的時候竟然就像天上的月牙兒一樣好看。

“他是誰?”蘇遇暖呆呆地問,能讓歐晴這樣呆呆看着的人,難道她認識?

歐晴卻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一步一步地朝那個人走去。

“林揚……”

這一聲喚,讓林揚怔了半刻,之後便轉過頭來,在看到歐晴的時候,笑容便僵在了臉上。

“林楊,真的是你嗎?”歐巖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三年了……沒想到他還是這麼帥,不!可以說是比以前更帥了,而且依然愛乾淨,衣服依然沒有一點連紋,依舊愛白色襯衫。

林楊的臉上僵住,看着歐晴的眼神有些糾結,“歐,歐晴?”

“是我……你不認識我了嗎?”歐晴很激動地看着他,兩人當時相戀那麼久,現在三年沒見,她真的好想撲進他的懷裏告訴他這麼多年來她有多麼想他,而且她還一直愛着他。

林楊沒有說話,只是眼睛微微眯起,怎麼可能會不認識呢?

“林楊,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歐晴啊……”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了,三年沒見,你現在過得還好嗎?”

聽言,歐晴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她咬着下脣搖頭:“不好……我過得一點都不好,林楊,我……”

歐晴剛想說我好想你,一個女人便從旁邊閃了出來,手裏拿着一瓶奶粉,手搭在了林楊的肩膀上,嬌聲問道:“楊楊,你看這個牌子的奶粉怎麼樣?”

可能是女人意識到了氣氛不對,像有感應似的朝歐晴和蘇遇暖看了過來,一臉迷茫地問道:“楊楊,你認識這兩個人?”

聽言,林楊的眼神有些閃爍,他沉默了良久,看着歐晴的眼神有些痛苦,但轉瞬即逝。

良久,他轉過頭對女人輕輕地微笑,聲音很輕:“不認識,我們走吧。”

“那好吧,你快過來幫我挑挑!”

女人瞬間滿足地笑了,然後拉着林楊的手就往前走。 陳奕康看她那樣信誓旦旦,心中一陣沉悶,訕訕地笑着說:“那就好,我走了。”

看來自己必須要離開,讓林雨霏遍體鱗傷,才能體會到自己的好,陳奕康深深看一眼林雨霏的背影,在心中暗道,雨霏,不要怪我心狠,我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我們的未來。

豪門天價寵:最强少奶奶 轉而有些得意,秦慕抉,你所有的反應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我很快就會讓你一無所有!

躊躇滿志的發動汽車,陳奕康離開這個地方。

林雨霏急切的奔向家中,穿過花園,傭人首先發現林雨霏,驚喜的大喊:“太太回來了!”

林雨霏站在暖色的路燈下,也朗聲迴應:“是我,慕抉下班了嗎?”

傭人不知該如何回答,今天全家人都沒有上班,就在等林雨霏回家!

天臺上的秦慕抉,看着陳奕康遠去,二人剛纔在家門口難捨難分,有說有笑的情景,深深刺痛秦慕抉的心。

他雙拳緊握,才抑制住自己,沒有衝上去毆打陳奕康,如果林雨霏傾心於他,自己的掙扎,只不過是笑話罷了!

秦慕抉承受着極大的痛苦,深深的呼吸,他是生活中的勇者,即便面臨困境,也要披荊斬棘!

深色的瞳孔中落寞蒼涼,只是,這次的戰爭,沒有人和他並肩而立。甚至,自己所面對的,是他深愛數年的女人。

林雨霏有些奇怪,傭人爲何不回話呢?已經邁步上前,決定先和秦母打個招呼。

林雨霏恭敬的看着秦母,面帶微笑的說:“媽,我回來了。”

秦母站在大廳中央,雙臂環胸,一臉鄙夷的看着林雨霏,她竟然還有臉回到秦家!

嘲笑的開口說:“你有什麼資格叫我媽?”她擔當不起,害怕會折壽!

林雨霏不明所以的說:“媽,您這話什麼意思,雨霏不明白。”她知道婆婆看自己不順眼,究其原因,自己是二婚嫁入秦家,給她丟臉!

秦母看到林雨霏果然在裝糊塗,臉上露出猙獰的冷笑:“林雨霏,少在這裏裝無辜,你自己做了什麼事,難道心裏不清楚?”

剛好,我也喜歡你 想到她牽連到無辜的洛婭珊,秦母更加感到噁心,咄咄逼人的上前說:“你好歹也是書香門庭,怎麼會做出這種無恥的事!你爸媽的臉都讓你丟光!”

林雨霏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裏,自己歷盡險阻才回到家,爲什麼沒有一聲安慰,反倒是劈頭蓋臉的責罵!

林雨霏忍下屈辱,但不能忍受別人對自己父母的不尊重。

無奈,面前這個人卻是她的婆婆!委屈的淚水蓄滿眼框,林雨霏強忍着不讓它掉落。

她不卑不亢的開口:“媽,您有什麼事衝我來,不要侮辱我的父母。”

秦母高聲諷刺說:“沒想到你還有這份良心!那爲什麼對珊珊那麼狠?只爲了見你的情夫一面,就做出這種讓人膽寒的事情!”

林雨霏迷惑不解,聽不明白秦母到底在說什麼,但她理出一些思緒,也許是洛婭珊受傷了,秦母才會對自己發泄。

林雨霏想到洛婭珊,立即緊張的問:“珊珊現在怎麼樣?她有沒有事?”雖然陳奕康說過洛婭珊無礙,林雨霏還是非常心疼。 當顧慕璟走過來時,樂好好看着某個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連他來到她的身邊都不知道。

“在看什麼?”

樂好好猛地回神,眼裏涌現出一股迷茫。

她張了張口,最終還是搖頭。

下一秒,她的手裏暖洋洋的。

顧慕璟把飲料放到樂好好的手裏,邊道:“這附近只有熱咖啡,你拿來捂捂手,不能喝知道嗎?”

樂好好歪着腦袋,看了他許久。

男人不禁擰眉。

他敏銳的道:“剛纔發生什麼事了?”


樂好好一驚,她趕緊低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