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力掙扎,可越是掙扎,手臂就越疼。

他疼的白了臉。 “還在這兒給我裝蒜!”唐若甜揪住他的頭髮,反手兩記耳光,她的手勁非常大,兩記耳光下去,那面容平凡的男人頓時鼻血直流。 “快說,否則我就打到你說爲止!”唐若甜厲聲道。 “真的只是誤會一場!你放開我!”這男人也有點兒骨氣,一句話都不肯老實說出來。 這兒是超市停車

他疼的白了臉。

“還在這兒給我裝蒜!”唐若甜揪住他的頭髮,反手兩記耳光,她的手勁非常大,兩記耳光下去,那面容平凡的男人頓時鼻血直流。

“快說,否則我就打到你說爲止!”唐若甜厲聲道。

“真的只是誤會一場!你放開我!”這男人也有點兒骨氣,一句話都不肯老實說出來。

這兒是超市停車場,只要有人來了,他就要大聲求救。

上天似乎是真的聽到他的求救聲,而就在這個時候,超市的保安匆匆過來。

他大聲道:“救命!這個女人搶劫!”

看到有人過來,唐若甜立刻便放開了他,那男人拔腿就想要跑,豈料過來的兩個保鏢反而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你不是叫救命嗎?跑什麼跑!”

男人被踹的喘不上氣來,捂着肚子哎哎的直叫喚。

而另外一個保安走到唐若甜面前,恭謹道:“唐小姐,您有什麼吩咐。”

唐若甜看着那男人像是吞了一個雞蛋一樣瞪眼看着他,她輕笑了一聲,指了指那個男人道:“給我打,打到他肯老實說話爲止!”

話音剛落,兩個保安便把男人給拖到暗處,噼裏啪啦一頓拳腳上去,打的那男人哭爹喊娘。

唐若甜慢吞吞的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口鼻直流鮮血的模樣,“現在肯老實說了嗎?你不說的話,我就要你的命。”

她的口氣非常溫柔,臉上掛着一絲笑,笑的那男人渾身一激靈。

“我不能說!如果我說出來的話,同樣也沒有命的!”男人痛苦叫到。

這超市是段非開的,她在超市地下停車場內從那個男人口中問出了究竟是誰派他跟蹤她之後,她的心中就彷彿有一把火在燒,臉上的神情非常緊繃。

那個男人跟蹤她很長一段時間,拍下相片,每天都送到那個人手中。

而她和姜宇在影視城約會的時候,這個男人也在。

一想到自己的生活被人偷窺監視,唐若甜就氣的全身發抖。

她真是再一次的忽略那個人的卑鄙程度了!

開車的司機透過鏡子,看着唐若甜緊繃的樣子,不由得張口道:“唐小姐,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段爺?讓段爺幫你出面?”

“不用了。”唐若甜拒絕,這是她和那個人之間的事。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若甜的手機響了起來,打電話過來的人是晉楚。

“若甜,你快回jaj!”晉楚的語氣非常急促。

“怎麼了?”難不成是那個人開始行動了?

“你現在在哪兒?”晉楚問道。

“我想要去看姜宇……”唐若甜的話還沒有說完,晉楚立刻道:“不要去醫院了。直接來jaj。姜宇現在就在jaj。並且正召開記者招待會。”

“什麼?”唐若甜面色一變,她沒有想到姜宇動作這麼快,她原本打算先到醫院和姜宇會和,一起面對這次的事。

可她沒有料到姜宇的動作這麼快,竟然已經回jaj,並且召開了記者招待會。

這誰的意思?姜峯?

害怕她否認她和姜宇之間的關係,便先下手爲強,攛掇姜宇先召開記者招待會肯定事實?

唐若甜面色極爲冷凝。

“把地址給我發過來。”說完,唐若甜掛掉電話,讓司機調轉車頭回jaj。

晉楚的動作非常快,掛掉電話之後,便立刻把直播地址給唐若甜發了過去。

唐若甜打開視頻地址,首先映入唐若甜眼中的便是姜宇面無表情的臉龐。

“姜宇,你和唐小姐之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有傳言說,你是爲了自己的前途發展,才會追求唐小姐,真的是這樣的嗎?”

“那你和唐小姐是正常的男女關系,還是說你爲了前途被唐小姐潛規則了?”

記者的問的非常快,並且充滿火爆的味道。 溫少華一路上都想着和唐飛分那十億,只要想到以後不用再過那種窮困的日子,他就非常興奮,而且至始至終封啓澤和謝千凝都不知道綁架者是誰,這樣他拿了錢之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最新章節。

個都澤開。雖然過程麻煩了點,不過能順利拿到錢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他想得太簡單了。

警方接到報案,立刻派警隊出擊,到報案人所說的地點伏擊,打算伺機行動,雖然他們不知道綁匪是誰,但只要發現可疑的人就立即抓獲。

溫少華來到和唐飛約定的地方打算分錢,可是一下車,突然看到好多警車駛來,而且周圍已經佈滿了警察,因爲做了虧心事,所以一見到警察他就慌,此時已經顧及不了那麼多,拔腿就跑。

然而他卻不知道,他這樣一跑,無疑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站住。”警察一看到有個人莫名其妙的逃跑,立刻知道他就是綁匪的其中之一,於是全力追捕。

溫少華這下更慌了,一個勁的亂跑,根本就沒心思去想爲什麼警察會出現在這裏,只想着不要被抓。

如果被抓,那他這輩子就完了,肯定是牢底坐穿,所以他不能被抓。

很多事,不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

警察受過專門的訓練,追緝人的本事較強,沒幾下就把溫少華給抓到,將他按倒在地上,然後拿出手銬,將他銬住。

即使已經被拷,溫少華還是拼死的掙扎,“放開我,放開我。”

“我不要坐牢,放開我。”

但不管他怎麼掙扎,依然被送上了警車,成了囚犯。

唐飛躲在角落裏,親眼看見溫少華被抓,被押上了警車,得意的笑了笑,然後拿着錢離去,打算先把錢藏好,然後再去幫謝千凝救封啓澤,消除他們對他的懷疑,接着想辦法讓溫少華承擔所有的罪名,

他現在還不能動這筆錢,只要一動,立刻就有人發現,所以他得回到封家榮身邊,呆上一陣子之後再離開。

謝千凝按照簡訊上的地點,獨自一個人來到郊外的廢墟中,想打電話給餘子強他們,可是手機沒話費,打不出去,自己的手機又丟了,如今所有的事只能靠她自己。

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讓她在廢墟裏找到了被全身捆綁着的封啓澤,激動又興奮,遠遠的就看到他渾身是傷,心疼萬分,快速的走過去,哭泣的大喊,“小猴——”

“小猴,我來了,我馬上給你解開繩子。”

封啓澤耳朵裏雖然塞着東西,但近距離的聲音還是聽得到,他清清楚楚的聽到了謝千凝的聲音,等她幫他把嘴巴上的膠布拿開之後,他是感激又感動,此時都已經忘記了腿上的痛,帶着一絲虛弱的氣息,沉喊着她,“千凝——”vghu。

這兩天他最想聽到的聲音就是她的。

“我在呢,他們怎麼可以把你打成這樣?”她快速的解開他眼睛上的黑布,然後去解繩子,只想讓他的身體能早點鬆開。

黑布一被拿走,兩天沒有見到光線,讓他一時之間難以適應,眯了一會才能睜開眼睛,而這個時候身上的繩子也解開,四肢得到了自由,他立刻將眼前的人緊緊的抱入懷中,至今還無法相信已經沒事了,“千凝,謝謝你,謝謝你?”

從他被人綁了之後到現在,他除了面對黑暗,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做不了,然而當再次睜開眼睛看到光明時,他已經安全了,如果沒有她,只怕他沒那麼容易脫險。

“小猴,你知不知道,嚇死我了,我真怕綁匪撕票。”她一樣緊緊的抱着他,這一刻根本不覺得那十億可惜,對她來說,他的平安比什麼都重要。

“綁匪撕票?”他輕輕的推開她,因爲不知道這兩天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一頭霧水。

“你被人綁架了,對方要十億的贖金,現在十億恐怕已經落到綁匪的手裏了吧。不過沒關係,只要你能平安,花多少錢我都不在乎。”她開心得眼淚直流,不斷的用手去擦,看到他臉上到處是青腫,甚是心疼,用手去輕觸着他的臉,“天啊,他們怎麼可以把你打成這樣,疼不疼?”

“我一定會把這個該死的綁匪揪出來,讓他付出十倍的代價。”他答非所問,只想報仇。

“先不管這些,我們離開這裏吧,我擔心綁匪回來,到時候就走不掉了,我們走。”謝千凝擔心出什麼意外,着急的將他扶起來,想要帶他離開。

可是纔剛扶他站起來了一點,他卻痛叫的倒坐了回去。

“啊——”封啓澤用手捂着被打斷的腿,疼得臉色發白,額頭直冒冷汗,因爲咬緊牙關挺着,所以太陽血上的血管明顯的凸了出來,足以見得這股劇痛有多強烈。

“小猴,怎麼了,你身上哪裏還有傷?”聽到他的痛叫聲,她嚇慌了,趕緊檢查他的身體,發現他用手捂着腿,心裏就大概明白了。

“我的腿被打斷了。”他強忍着痛楚,坐在地上不動。

“什麼,腿被打斷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拿了錢還打人,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她慌急的看着他的腿,不敢輕易去觸碰,擔心弄疼了他,傷心的哭着。

“傻瓜,這有什麼好哭的,去一趟醫院就好。等我的腿好了,我一定把這幫該死的綁匪全部揪出來,把他們的腿全部打斷,還有那幾個在酒吧打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放過。”他忍着腿上的痛,努力擠出笑容,哄着她,用手幫她擦掉眼角的淚水,不希望她再哭泣。

“我現在馬上打120了,我們去醫院。”

“好。”

謝千凝拿着停機的手機打了120,然後將封啓澤扶出廢墟,到外面去等救護車,心裏頗爲擔憂綁匪會折返。

如果這個時候綁匪折返,那他們就真的完蛋了。

好在救護車來了之後也沒見到綁匪出現,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這次的綁架事件總算結束了。

謝千凝到了醫院之後,立刻聯繫餘子強,把一切都告訴他們。

星光璀璨不如你 餘子強接到電話,和大家一起來到醫院,看到謝千凝安然無恙,也就放心了。

相比之下,戴芳容顯得特別慌張,一見到謝千凝就立刻慌急的詢問她,“千凝,你沒事吧,有什麼出什麼意外,孩子還好嗎?”

“媽,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出意外嗎?我沒事,只是小猴他——”

“啓澤他怎麼了?”

“小猴身上都是傷,一條腿被打斷了,醫生現在正在幫他固定腳板。”謝千凝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的封啓澤,真怕他留下什麼後遺症。

“天啊,那些綁匪真是太殘忍了,拿了錢還這樣打人,可惡。啓澤,你還好吧?”戴芳容走到牀邊,看到封啓澤渾身都被包扎着,醫生正在給他固定腳板,心裏疼得發酸。

“只不過是斷了一條腿,接回來就好,沒事。”封啓澤在治療的過程中,不管多痛都忍着,一聲都沒叫出來,心裏的怒意極強。

他還從來沒有這樣狼狽過,這筆賬他一定會算個清清楚楚,要對方十倍封還。

“都已經斷了一條腿,還說沒事?啓澤,你知不知綁你的人是誰?你說出來,不管用什麼辦法,花多少錢,我都要把這個綁匪揪出來。”

“我一直都被蒙着眼睛,什麼都看不到,所以不知道是誰綁了我。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綁走我的人,一定認識我,而且跟我有過節,痛恨我。”

“跟你有過節的人會是誰呢?”

“不是溫少華就是洪承志,再排除其他的可能,洪承志不缺錢,就算是報復我,也不會用這樣的方式,所有唯一可能的就是溫少華。”

封啓澤的推斷,讓所有的人一致都想到溫少華。

然而就在這時,唐飛突然慌慌急急的跑進來,裝出一副擔憂的樣子,“少爺,你沒事吧?”

大家對唐飛沒有多大感覺,懶得理他。

“你不好好跟着封家榮,跑到我這裏幹什麼?”封啓澤同樣對他很冷漠,此時不想見到封家榮以及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他被綁架了,封家榮身爲父親,居然管都不管,任誰都會生氣。

“少爺,我,我只是來看看你,你能平安回來就好。” 總裁私寵纏綿妻 看來大家都沒懷疑他,不錯,事情進行得很順利。

“那你現在看到了,回去稟告封家榮吧,告訴他我還沒死,讓他失望了。”

“少爺——”唐飛沒有離開,只是低着頭,不再說話,沉默着。

這時,餘子強的手機突然響了,大家都在聽他接電話。

“什麼?好,我知道了,謝謝你。”餘子強接了電話,表情很驚訝,掛了電話之後就跟大家說,“我在警局裏有一個朋友,他打電話來告訴我,溫少華被抓了,警察從他的手機上看到了很多條勒索短信,贖金要十億。”

“難道綁匪真的是溫少華嗎?”丁小然還有點不相信,在她看來溫少華根本就沒那麼大的膽子敢做這種事,難道是她看錯了?

唐飛對此非常滿意,暗自得意的偷笑,看來這次溫少華是當定替死鬼了。 (先發上,有空再捉蟲,書友們,本章節有錯處的話還請在評論中留言提醒)

學校門口站着這樣一羣衣冠楚楚的人,而且還有幾個軍人跟在不遠處,一下就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四周的人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秦伯掃了一眼四周,顯然現在坦明真相不太理智,於是拉着柯大林的手,“老柯,我們還是去車裏說吧,你看這人越來越多了。”

柯大林感受到了秦伯手中的力道和微微的顫抖,剛纔平復下來的心跳又快了起來,渾渾的就被拉到了他們幾人乘坐來的麪包車邊。

“秦伯伯,我媽到底出啥事了?”一直在邊上沉默不語的柯小文再也忍不住了,伸頭一刀,縮頭一刀,早點知道也好過這樣一直悶着。

想到昨天親眼目睹的一切,秦伯是黯然神傷,醞釀了一下心情這才用最爲平穩的語氣說道:“老柯,情況是這樣的….”

儘管秦伯說話的語氣極爲平緩,還沒等他說完,這父子倆一個如泥塑木雕,一個則當場昏倒了。

鷗爸柯大林受不了妻子已離逝這一突然到來的消息昏了過去。

出來之前,徐霞提出了要帶救護車一起來接柯大林,事實證明這一舉動是非常明智的。

奶爸的修真人生 她這樣做也是其父親交待過的,一定要將事情的影響力壓到最低,而徐老爺子也是頭一次對女兒說了實話,也交待了柯小鷗的能力以及破壞力。

在他們這些人心中,國必大於家,但是柯小鷗的心中,天大地大父母雙親最大,母親意外離逝還不知她要如何報復,假始其父因此再出事,那就沒人能壓制的了她了。

一但柯小鷗情緒失控,就有可能對國家和人民造成很大的精神及財產損失。

這一切都是常委會議上決定的,他們拿國家大義當藉口,可是他們卻無一人敢出這個頭,怕就是柯小鷗將怒火轉嫁到他們身上。

讓徐老爺子和司馬恆宇出面來安撫柯小鷗,替死鬼當然也要讓這對翁婿來當,徐老爺子無奈只能接下了這個令他無比尷尬的任務。

徐霞的心當然是向着柯小鷗的,按她的想法,那些逼死羅美青罪魁禍首就該千刀萬剮,可是老爺子無奈的解釋,還有丈夫所處位置的尷尬讓她也無可奈何。

不過她並沒打算讓柯大林去勸小鷗不要報復,如果那樣做簡直就是豬狗不如,羅美青是小鷗的母親,如果母親遇害做兒女的無動於衷那才是當父母的最大的悲哀。

換言而之,這件事的主角換成任何一個家庭,做子女的都不會坐視等閒。

醫護人員一陣忙和救醒了柯大林,見父親醒了,剛纔來不及傷心的小文是放聲大哭起來,那悲慼的哭聲讓四周一圈人等忍不住的眼都紅了。

“小文,快別哭了,你父親情緒非常不穩定,你好歹也是一個大人了,這個時候要控制一下心情。”秦漢拉了一把小文。

說實話,柯小文活了十七年,與母親的感情最深,一般的孩子在十個月左右就開始斷奶,可他卻是二歲才斷的奶。

打小他的身體又不好,性格也懦弱,七歲以前一直與父母睡在一張牀上,八歲以後才正式獨居一室,這其中母親給與的關懷又是最大的。

他把農藥樂果當飲料吃中毒那年,又是母親衣帶不解照顧了他許久,這一切的一切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上小學後,放學不是先回家,而是跑到保育院去找媽媽,跟着媽媽一起下班回家。

長大了考上了高中,每週末回家父母都在家的話,也是先喊媽再喊爸的,母親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少的一部份。

這樣突來的打擊,讓小文的的情緒也失控了。

他情緒失控的後果就是一拳頭將麪包車邊停靠的一顆直徑約20釐米的梧桐樹一拳給打斷了,把跟隨着徐霞的幾個工作人員當時都就震得呆住了。

老柯家人有一個共同的傳統,想做的事從來不會去說,而不去做的事反到是經常掛在嘴邊。

柯小文傷心之餘也決定要報仇,可是現在最主要的是先回家,找自家三姐商量一下該咋辦,誰讓三姐是自家智商最高的一個呢。

他是柯家唯一的男孩,殺母之仇如果坦然的放過,堪爲人子。

烈日炎炎,九還丹喂下已近四個小時了,羅美青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絕望之下,柯小鷗推開一直倚着的人形靠背——司馬明柏,仰望天空,指着老天狂叫道:“賊老天,你要是不把我母親還給我,總有一日我定殺上門來。”

柯小鷗這一嗓子是情急之下喊的,根本沒指望有人能搭理她,可偏偏在她喊過之後,晴天突然打了一個響雷,震得所有的人心驚肉跳。

而這時只有柯小鷗本人聽到,天際傳來了嘲笑的聲音:“就憑你?空守着逆天寶物卻不知進取的傻蛋?哈哈,我很期待,期待你有朝一日能殺上我的洞府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