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小雷知道,不久前在五圖城煉器盟,引得它去的也是墨九狸,不知道會是什麼心情……

小雷沒有再多說,直接落下雷劫,因為這一處魔鬼森林,本來就不應該有雷劫,加上小傢伙兒已經把墨九狸化為自己的女神了,因此,這神獸化形的雷劫,小雷下手非常的溫和…… 可即便如此,下面被劈的神獸也是十分的狼狽的,而魔鬼森林外圍沒有離開的人和獸們,望著內圍的天空,心裡都是好奇不已…… 也不知道為

小雷沒有再多說,直接落下雷劫,因為這一處魔鬼森林,本來就不應該有雷劫,加上小傢伙兒已經把墨九狸化為自己的女神了,因此,這神獸化形的雷劫,小雷下手非常的溫和……

可即便如此,下面被劈的神獸也是十分的狼狽的,而魔鬼森林外圍沒有離開的人和獸們,望著內圍的天空,心裡都是好奇不已……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他們來了之後,這內圍時不時的就響起雷劫,以前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呢……

可是他們想進去一探究竟吧,卻根本是想進而無門,不管是從地面還是從空中,都會無數的獸群攔截,從空中便會被鳥族攔截,似乎是故意阻止他們進入中圍和內圍一般似的……

可是,奈何這魔鬼森林本來就地域遼闊,加上越是往裡面毒物越多,魔獸又都是成群成群的出現,即便是神醫門的長老們,都不敢輕易闖進去,就跟別提別人了……

因此,眾人只能揣著好奇,觀望著,繼續在外圍尋找那已經消失的雪原,和四處歷練……

近千隻神獸化形,雷劫從傍晚開始,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的時間…… 第176章

下面的神獸都被劈的陷入了地上的大坑中,只有墨九狸和小雷,一人一雷靈,坐在雲朵裡面聊天看熱鬧,小籃和雪景等人在外圍,等的都困死了……

終於,三天時間過去了,雷劫也終於結束了!

「女神,別處還有雷劫,我要回去了!有事的話,你只要神識觸動你丹田內的雷靈珠,就能召喚我和雲哥了!」小雷依依不捨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的,謝謝小雷,我知道了!」墨九狸笑著說道,越是跟小傢伙相處,墨九狸覺得它越是可愛,真是個好色又話多的雷靈子。

當然了,走的時候墨九狸還不忘,又送給它一空間戒指的靈果!對於小雷愛吃靈果一事,墨九狸也是覺得沒誰了……

等到小雷駕著烏雲遠去之後,墨九狸才轉身看著地上橫七豎八,倒在大坑裡的神獸們,她知道過一會兒他們化為人形,就會恢復過來了……

果然,過了沒多久,墨九狸和小籃等人的面前亮起一陣多彩的光芒!

許久,近千人出現在了墨九狸等人的面前,有男有女,還有老,因為都是內圍深處的神獸,幾乎沒有年紀小的,表面上卻是看不出的,大部分模樣都在20–40左右,一小部分的人是老者……

可是墨九狸知道,他們每一個的年紀,幾乎都是千歲以上了!隨便出來一個,都足以做她的老祖宗了……

眾人剛剛化為人形,還有些不太適應,墨九狸也沒有催促他們。等到他們都適應的差不多了,墨九狸才開口說道:「這些日子,多謝大家對小籃的守護,也多謝你們陪我歷練!這一次能夠讓你們化形,就當作是這些日子的感謝了!我這裡還有一些丹藥,是專門為你們煉製的,凡是你們生病受傷的時候,都可以服用!我和小籃準備離開這裡了!希望日後還有機會,我會帶小籃回來看你們的……」

聞言,小籃的眼神閃了閃,感動的看著墨九狸,其實這些話是他心裡想的,只是他不好意思說出來罷了……

沒有想到,娘親都知道,還幫他說出來了!他畢竟在魔鬼森林待了無數年,對這裡的獸獸們多少都是有些感情的……

雖然開始它們不知道它的存在,但是每次它醒來的時候,都是因為看到外面它們的存在,才讓它覺得自己不孤單,看著它們它才會覺得,自己不是獨自一顆蛋……

哪怕沒有過多的交流,他心裡也是感激這魔鬼森林的獸族的,是他們陪伴了它這麼多年……

墨九狸察覺到小籃的眼神,摸了摸他的頭笑了笑,她會跟小雷開口,確實也是因為感知到小籃心裡,將這些神獸視為一半親人的情緒……

想想也是,雖然小籃在蛋里,但是誰知道它又在蛋里住了多久?因為血脈關係,它不能與這些神獸親近,只能默默的看著他們,而他們的存在,對小籃來說,就是一種陪伴…… 天力靈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有很多責任義務要完成,有很多因果業力等未盡之事要去達成。但是一邊完成、一邊追求的過程,我們仍然要保有跟本體的連接,否則的話我們會完全攪進滾滾紅塵之中,忘卻已經圓滿的部分。

活在世間,但不屬於它。在哲學系統裏常常用到這句話,意思是,雖然我們活在世間,但是活在世間的那部分其實是我們的假我,也就是所謂的小我(ego),在三歲前確立的小我。它的運作幾乎都是環繞着所有的自保本能,環繞着欲求,以及不斷感受到內在有匱乏感,想從外在追求的活動,包括投射到人、事、物上的期待、憧憬,透過這些追求活動來彌補內在的自己編制出來的坑洞。這個坑洞你說它是編制出來也可以,你說它是具體的感受也可以,大概每個人內在都有被訓練出來,被洗腦之後所產生的匱乏感。這部分就會讓我們不斷的專注在世間的生活。

但另外還有一個本體,所謂的法性、自性、神性,一個完全不受自我約束,也不受世界萬象約束的最純然、最本然的內在的部分。這部分只是一個存在,這個存在沒有任何屬性,也沒有任何條件,它也沒有任何匱乏感,它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它沒有所謂的對錯是非,沒有因爲論斷活動跟辨識活動而產生的反應,這個本體是不屬於這個世間

。這個本體的部分是可以確保我們不屬於這個世間,但是我們可以活在這個世間。

我們很容易被這個世界的運作模式洗腦,而完全當真。當完全當真的話就會跟着數十億人的腳步,進入到所謂的劇情活動裏。但是如果有真理的訓練,可以時時刻刻提醒我們,有一部分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它可以說是高層意識,也可以說是最深層的背景。在我們的念頭完全放空,我們的慾望完全安靜,讓所謂大腦皮層的這些活動完全靜止下來的那一刻。那個本體就會示現出來。凡是在經絡上面有氣脈經驗的人就會察覺到,如果氣脈裏面有很多阻塞的部分,它會造成神經系統裏面的焦慮和緊張,在焦慮緊張制約情況下,我們很難完全放鬆下來。如果不能完全放鬆,這個本體是示現不出來的。

在日常生活中養生這部分仍然是非常重要,它不只是心地的修持而已,它也包括色身的照料。照料到它進入到比較通暢、沒有制約,能量能夠在裏面流動的比較流暢的狀態下,才能夠從核心深處放鬆。然後才能安住在沒有念頭、沒有慾望的本體的境界裏面。所以一定要涉及到身、心、靈三個層面的自我轉化和照料。

當下我們要發展覺知能力。跟身體有連接的。也就是說隨時隨刻可以意識到自己身體的真相是什麼。如果這個覺知力發展出來的話就可以適時調整,包括氧氣不足的時候可以用各種呼吸方法調整,或者飲食上有一些濃重的部分、偏酸的部分,就要用鹼性食物平衡。然後把這些濃重的東西通過正確的飲食讓它變得比較稀薄一點,可以轉化阻塞感。

身心靈大師艾克哈特?托爾是個有真實體悟的人,他處在一個很寧靜的狀態,他感受到自己曾經有一個階段幾乎活不下去,也就是說他對於自我的制約感已經到了難以承受、忍無可忍的地步。也就是說一個人要開悟,勢必是對自我的制約已經到了完全可以體會到它分分秒秒帶來的牢籠感的時候,我們纔會有內在的巨大的需求想要得到解脫,如果內在沒有這麼大的需求,宇宙不會讓你解脫。因爲沒有這個必要。如果覺得這個挺好玩,那個也好玩,這個也可以遊戲一下的話,那就根本進入不到真正解脫的狀態。所以其中一定帶有某種程度的“厭離心”的心態,這個很容易翻轉變成“厭世”。所以我們怎麼在厭離但是不厭世的情況下能夠破除自我的制約幻覺,艾克哈特?托爾帶給世人很重要的啓示。

在親密關係中,權力爭奪裏面很大部分源自於掌控性,以及不能夠接納當下的真相,這個真相包括自己的真相跟對方的真相。也就是說我們老是設定一個標準或者期望,想要把對方轉化成我們所期待的那個狀態。當然這裏面也不盡然是完全沒有洞察的,也許我們會洞察到對方的缺點或者慣性,或者頑強的特質,而我們會產生想要改造對方的慾望。越有洞察力其實改造的慾望越強。所以訓練的過程是怎麼樣洞察到,但你要有耐心接受這種狀況,但是這個接受度以及能夠安住在當下的能力,其實也跟身體的健康有關係。當我們身體健康狀態能量飽足的時候,健康狀態良好,能量流暢的時候,那時候正向思考的比率會高,接納度、容忍度也會比較高。但是健康狀態比較差,或者在焦慮的感受不斷干擾的時候,其實腦神經系統是不允許我們能夠包容和安住的。所以在關係互動之中的問題也不只是從客體關係上下手,同時還要回歸到自己的身、心、靈三個層次,去看制約是什麼。

身心靈三個因素中,從心下手不容易,從身體下手比較容易。因爲身體很具體,它的具體改善會牽動我們的情緒,包括我們的思維,都會帶來一些變化。但是如果在心上面下功夫而不照顧到身體的話,這個身體的粗鈍體的制約力會淹沒在心上的轉化力量

。一個人如果一天能夠規律的運動一個小時,比拼命修心效果還要好一些。

很多時候用我們的頭腦去思維兩性關係,或者去選擇兩性關係,這個基本上是不生效的,因爲這裏面都有非常深的因果律在裏面。你會碰到什麼人,在哪個階段有哪樣的人出現,來跟你一起學習和做功課,這是安排好的,由不得你的頭腦去選擇,所以每個階段過程都有一個成長。

在早期的時候大家會在浪漫愛情上面有很多的憧憬期待,比較勇於投入,但也要勇於脫離,不要在一個關係裏面呆太久,如果覺得那裏面沒有太多成長就要很快離開。面對一個吸引力來的時候,也不要逃避,而是去投入,去經驗。這樣的話,學習速度是非常快的,當然經驗也會很豐富,可是要在過程裏面把所謂浪漫愛情幻象在年輕的時候看透,看透以後,在三十出頭的時候,了知自己創造性的目的在哪裏。女人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創造方向,而不是把所謂存在的焦點放在關係上面,這是女人最容易犯的大錯誤,也是一種惰性,老想依賴一個關係獲得能量,或者說獲得安全感。真正的力量來自內在,不在於關係。

知道人生在世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而且能夠真正地在生活中體現出來這份知曉。我們是工具,就像一把笛子,宇宙透過我們吹奏出生命的舞曲。所以也有人說:生命是舞者,我們是舞步。這是最高層次的遊戲規則,在這個層次的人的特色就是臣服與放下,事情看得很淡,但是生活的非常愉快。無爲和順流,就是這個層次的產物。這個層次的人,做事都不是出於恐懼或是匱乏,而是出於好奇和探索。想要達到這個層次,我們首先可以從“自我成長”開始着手。你愈是願意去成長,你的內在空間就愈大,體會也愈多,你的意識層次也會逐漸提升,然後有一天你就會清楚看到宇宙能量的流動,而有了信心,願意放手,接下來纔有臣服和順流。 在塵世生活中,願意貼近自己,去感受自己每時每刻的情緒,並且爲它們負起全部的責任。每有負面情緒升起時,如果我們能面對自己的不舒服,而先不去對治那個引起我們這個負面情緒的人事物,這就是一大步的成長。

在與異性交往中不敢率先表態、不敢在人多的場合發表看法、不知錯也不願意改(死要面子、要強)、懶惰和拖延、不敢跟親近的人表露自己的感受、喜歡在朋友聚會炫耀功績、明明知道不該對孩子發火還是發了…….等,我們人的古怪和積習實在太多了。令人驚訝的是,有誠意要改變的人真的不多。很多人,寧可在自己舊有的習慣模式裏面安全的生活,也不願跨出那一步去改變自己。

有很多求助者訴說他們身不由己的痛苦,打孩子、和老公吵架、懶惰、拖延等,都不是他們想要的,可是沒有辦法剋制。這個時候,很多靈脩的法門就派的上用場了。人需要寧靜下來,迴歸自己的內心,才能夠不被自己的機械性控制。同時,我們需要帶着溫柔的理解,看待自己的行爲和缺失,但還是要毫不留情的下定決心改變自己。這樣的決心,只有在你受夠了自己的行爲模式之後,纔有可能發生。

更多人,連自己的習性都看不清。婚姻失敗、朋友失和、親友不睦、事業不成,根本就看不到是自己的錯誤行爲模式導致的,還把責任都推到外在的人事物身上,這樣的人,是無法成長的,當然,也是逆規則在玩這場人生遊戲,不會快樂。

如果,你要的是真正的快樂的話,短暫的成長痛苦是必經之路。唯有不再逃避這樣的痛苦,我們纔有可能在這個物質世界過得自在,不枉此生。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第177章

因此,她才會願意跟小雷開口,為小籃還了這一分多年相伴的情誼!誰讓小籃現在是自己的獸了呢……

墨九狸說完再次用她那變態的精神力,將自己和顧琰煉製好的萬獸丹,控制著每隻魔獸一瓶,落到了他們的手裡……

所有魔獸看著手裡的丹藥,又看了眼小籃和墨九狸,最後他們對視一眼,像是達成了某種共識一般……

「噗通……」一聲,齊齊跪倒在地,看著墨九狸說道:「我們可以跟著你嗎?」他們的聲音不大,卻異常整齊,期待的眼神落在小籃身上……

墨九狸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們,有些不知道如何反應了,跟著她?不都說神獸都是高傲無比的么?怎麼就這麼容易就想跟著她一個人類了呢?

「娘親,反正空間裡面……可以不可以……」小籃看到眾獸期待的眼神,他知道他們不全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是他們真心想跟著娘親的。

而且,有他在,就算不契約,他也可以保證,沒有任何獸族敢背叛娘親的!他其實覺得娘親收下他們也很好,起碼以後有人欺負娘親的時候,他們都不需要出手了……

墨九狸沒有小籃想的那麼遠,說實在話這麼多神獸想跟著自己,她心裡也是開心的!但是,她還是想把話說清楚了,於是墨九狸看著他們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想跟著我,但是你們要知道,一旦跟在我身邊,你們將失去的就是自由!你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去那裡就去那裡了,即使這樣,你們也還想跟著我嗎?」

「我們願意!」眾人齊聲說道。

在墨九狸能讓他們化形,又給他們準備好丹藥時,他們就認可了墨九狸這個人類!而且,連小籃都跟在她身邊,他們在這裡也待了太久太久了,他們也想出去看看……

「還有,之前你們說過,你們無法長期離開這裡,所以,我可以讓你們跟著我,只是如果到時候你們的實力發現跟以前一樣倒退了,你們還是要回來這裡的,你們可要想清楚了,到底是等以後發現實力倒退再回來,還是乾脆留在這裡,不離開的好!」墨九狸想到什麼,忽然說道。

聞言,眾人短暫的沉默了一下,最後依舊是全部都表示願意跟著墨九狸。如果以後還是跟之前一樣,實力倒退,他們便再回來這裡……

全部沒意見后,墨九狸便直接答應了帶著他們一起離開了!於是先將雪狼族的人,送回了空間……

然後對著魔鬼森林的獸獸們說道:「你們都知道,我是煉丹師,同時也是煉器師,所以現在我們要離開這裡了。這裡的藥材還有什麼材料,留著也是浪費,現在你們就去把你們認識的不認識的,覺得有玄氣的東西,全部都收集回來,然後我們就出發……」墨九狸說完拿出一堆一般的空間戒指,給眾人發下去,讓他們下去掃蕩去了…… 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的近期讀書會活動書目中,竟然安排了九年級語文課本中的一篇嶗山道士,對於林松的安排,大家不禁感到有點好奇。對於人人皆知的故事,難道還有必要再來探討一番?更讓人不解的是,平時的讀書會活動都是林松主持的,但這次,林松竟然還專門邀請了夢靈和他一起主持《嶗山道士》讀書會活動。夢靈答應了,對於林松的提議,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積極地做好各方面的準備工作。

海邊有一座嶗山,住着一位仙人,人們都叫他嶗山道士。據說嶗山道士會許多凡人不會的法術。?距嶗山幾百里路外的縣城裏,有個叫王七的人。王七從小就非常羨慕法術,聽說嶗山道士會許多法術,於是辭別家人,到嶗山去尋仙。

王七來到嶗山,見到道士,交談中,王七覺得那道士非常有本領,就懇求收他做徒弟。道士打量他一番說:“看你嬌生慣養,恐怕吃不了苦。”王七再三請求,於是道士就答應收他爲徒弟。

夜裏,王七望着窗外的月光,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學到道術了,心中有說不出的高興。第二天清晨,王七跑到師父那裏去,滿以爲師父會開始傳授道術,哪知師父卻給了他一把斧頭,叫他跟着師兄們一起上山砍柴。王七心裏很不高興,但也只得聽從吩咐。山上到處是荊棘亂石,沒到太陽下山,王七的手上、腳上都磨起了血泡。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王七的手腳上漸漸磨出了老繭,他再也受不了整天砍柴割草的勞累,不由起了回家的念頭。晚上,王七和師兄們一起回到道觀,看見師父和兩個客人正談笑風生地飲酒。天已經黑了,屋子裏還沒有點燈。只見師父拿起一張白紙,剪成一個圓鏡模樣。往牆上一貼。一瞬間,那張紙竟像月亮一樣放出光芒,照得滿屋通明。?這時,一位客人說:“這麼美妙的夜晚,如此歡樂的酒席,應該大家同樂一場。”道士拿起一壺酒遞給徒弟們,叫他們盡情地喝。王七在一邊暗暗思忖:我們這麼多人,這一小壺酒,怎麼夠喝?大家將信將疑地拿起酒壺往碗裏倒酒。真奇怪,倒來倒去。酒壺始終是滿滿的。王七心裏很詫異。過了一會兒。另一個客人對道士說:“雖有明月高照。可光喝酒也沒意思,要是有人伴舞就好了。”道士笑着拿起一根筷子,對準白紙點了一下,忽見月光中走出一個一尺長短的女子。她一落地。就和普通人一樣高大,苗條的腰身,潔白的肌膚,衣帶飄揚,唱起歌來。一曲歌罷,女子凌空而起,竟跳上了桌子,正當大家驚慌失措時,她已還原成一根筷子。

看到這一切。王七目瞪口呆。?這時一個客人說:“我真高興,可是得回去了。”於是道士和兩個客人移動酒席,挪進了月亮。月亮漸漸暗了下去,徒弟們點上蠟燭,只見師父獨自坐着。客人已不知去向,只有桌子上留着剩酒剩菜。

又過了一個月,師父還是不傳授一點法術,王七實在熬不住了,就去找師父。見到師父,王七說:“弟子遠道而來,即使學不到長生不老的法術,您傳給我一點別的小法術,也算是一個安慰。”王七見師父笑而不答,心中很着急,比劃着說:“現在每天早出晚歸,打柴割草,徒弟在家哪吃過這樣的苦呀。”

師父笑說:“我早就斷定你不能吃苦,現在果然如此。明天一早你就回家去吧。”王七央求道:“還求師父傳我一點小本領,也算我沒白來一趟。”師父問:“你想學什麼法術?”王七說:“徒弟常見師父走路,牆壁都擋不住,就學這個好了。”

師父笑着答應了,就叫王七隨他來。他們來到一堵牆前,師父把過牆的咒語告訴王七,叫他自己念着。王七剛唸完,師父用手一指,喊了一聲“進牆去”。王七面對牆壁,兩腿哆嗦,不敢上前。師父又喊:“試試看,走進去。”王七走了幾步又停下來,師父不高興地說:“低下頭,往前闖”。王七硬着頭皮往前奔,不知不覺就到牆的另一面了。王七高興極了,趕緊拜謝師父。師父對他說:“回家後要勤懇做人。否則,法術是不會靈驗的。”

王七回到家,對妻子誇口說:“我遇到了神仙,學會了法術,連牆壁都擋不住我。”妻子不信,說世上哪有這樣的事。王七於是念起咒語,朝牆奔去。只聽一聲響,王七腦袋撞到牆上,跌倒在地。妻子趕緊把他扶起來,只見他額頭上隆起了一個大疙瘩。王七耷拉着腦袋,像泄了氣的皮球。妻子又好氣又好笑:“世上就是有法術,像你這樣兩三個月也不能學會。”王七想起那天在晚上,自己明明穿過了牆壁,於是懷疑道士捉弄自己,不由大罵了嶗山道士一陣。?自那以後,王七仍然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人。

嶗山道士選自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夢靈小時候讀過《聊齋志異》,對書中每一個故事記憶猶新,尤其是嶗山道士,印象猶爲深刻。對於作者蒲松齡,夢靈對其瞭解也很深。

蒲松齡出身於一個逐漸敗落的地主家庭。19歲應童子試,以縣、府、道三考皆第一而聞名籍裏,補博士弟子員。但後來卻屢應省試不第,直至71歲時才成歲貢生。爲生活所迫,他除了應同邑人寶應縣知縣孫蕙之請,爲其做幕賓數年之外,主要是在本縣西鋪村畢際友家做塾師,舌耕筆耘,年近40年,直至71歲時方撤帳歸家。1715年(清康熙五十四年)正月病逝。

蒲松齡一生熱衷科舉,卻始終不得志,71歲時才補了一個歲貢生,因此對科舉制度的不合理深有感觸。他畢生精力完成《聊齋志異》8卷、491篇,約40餘萬字。內容豐富多彩,故事多采自民間傳說和野史軼聞,將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的事物人格化、社會化,充分表達了作者的愛憎感情和美好理想。作品繼承和發展了我國文學中志怪傳奇文學的優秀傳統和表現手法,情節幻異曲折,跌宕多變。文筆簡練,敘次井然,被譽爲我國古代文言短篇小說中成就最高的作品集。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說此書是“專集之最有名者”;郭沫若先生爲蒲氏故居題聯,贊蒲氏著作“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骨三分”;老舍也評價過蒲氏“鬼狐有性格,笑罵成文章”。

《聊齋志異》書成後,蒲松齡因家貧無力印行,直至1766年(清乾隆三十一年)方刊刻行世。後多家競相翻印,國內外各種版本達30餘種,全國《聊齋》出版物有100多種。以《聊齋》故事爲內容編寫的戲劇、電影、電視劇達160多出(部)。

除《聊齋志異》外。蒲松齡還有大量詩文、戲劇、俚曲以及有關農業、醫藥方面的著述存世。總近200萬言。

蒲松齡一生,始終在貧困線上掙扎。他爲了溫飽挖空心思;他一輩子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參加科舉考試,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非常痛苦;他爲了寫《聊齋志異》,受了很多的苦。

《聊齋志異》是一部很神奇的小說,作者本身的出生就帶有幾分神奇的色彩。明代崇禎十三年,公元一六四零年,農曆四月十六日夜間,山東淄川蒲家莊的商人蒲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看到一個披着袈裟的和尚,瘦骨嶙峋的,病病歪歪的,走進了他妻子的內室。和尚裸露的胸前有一塊銅錢大的膏藥,蒲驚醒了。他聽到嬰兒在啼哭,原來是他的第三個兒子出生了。“抱兒洗榻上,月斜過南廂”。在月光的照耀下,蒲驚奇地發現。新生的三兒子胸前有一塊清痣,這塊痣的大小、位置,和他夢中所見那個病病歪歪的和尚的膏藥完全相符。病和尚入室,這是蒲松齡四十歲的時候對自己出生的描寫。大詩人李白說他是母親夢到太白金星入懷而生。而蒲松齡是他的父親夢到病和尚入室而生,他還解釋,“我一輩子這麼不得志,這麼窮困,很可能就是因爲我是苦行僧轉世。”我們看蒲松齡的一生,確實很苦。他生活很貧苦,他始終在貧困線上掙扎,他爲了溫飽挖空心思;他一輩子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參加科舉考試,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非常痛苦;他爲了寫《聊齋志異》,受了很多的苦。所以我們說蒲松齡三苦並存———生活苦,考試考得苦,寫書寫得苦。

蒲松齡年輕的時候,生活不是很苦,因爲他的父親棄儒經商,家裏是小康之家。在父親的保護下,年輕的蒲松齡可以安心讀書,跟朋友們搞詩社。但是好日子沒過多久,因爲他分家了。爲什麼分家?因爲家庭矛盾。蒲松齡的兩個哥哥都是秀才,但是兩個嫂子都是潑婦。蒲松齡曾經在他的書裏面說過這樣的話:“家家牀頭,有個夜叉在。”他這兩個嫂子真是典型的夜叉,爲了一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經常把家裏鬧得雞犬不寧。蒲松齡的父親只好給兒子分家。分家又分得很不公平,因爲這兩個嫂嫂又能打又能叫又能搶,而蒲松齡的妻子劉氏非常賢惠,沉默寡言躲在一邊。分家的結果是蒲松齡分到農場老屋三間,破得連門都沒有,蒲松齡只好借了門板安上。他分到了二十畝薄田,二百四十斤糧食,只夠吃三個月。這樣一來,蒲松齡就要自謀生路了,他於是開始了長達45年之久的私塾教師生涯。

私塾教師就是鄉村小學教師,而且是到私人家裏教書,待遇非常低微。算算具體的賬,做私塾老師每年可以拿多少工資?最多八兩。八兩銀子是什麼概念?在當時農村一個四口之家維持一年的生活要二十兩,這個賬是《紅樓夢》裏劉姥姥算大觀園的螃蟹宴時算出來的。所以說,咱們的大作家蒲松齡辛辛苦苦教一年書,掙的錢不夠大觀園半頓螃蟹宴。到了30歲以後因爲父親去世了,蒲松齡還要贍養他的老母,他窮到什麼程度呢?“家徒四壁婦愁貧”。他有一首詩,叫《日中飯》,寫到快收麥子的時候,家裏沒有糧食,只好煮了一鍋稀飯,他那時候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大兒子一看煮好了稀飯,搶先把勺子搶到手裏面,到鍋底下找最稠的往自己的碗裏邊放,二兒子不幹了,上去跟哥哥搶。蒲松齡的女兒就很可憐地、遠遠地站在那兒看着自己的父親。蒲松齡非常心疼,我怎麼樣養活我這些可憐的孩子啊!蒲松齡還寫了一篇文章叫《祭窮神文》。大意是說:“窮神窮神,我和你有什麼親,你怎麼整天寸步不離地跟着我,我就是你一個護院的家丁,我就是你護駕的將軍,你也得放我幾天假呀,但是你一步不放鬆,好像是兩個纏熱了的情人?”這就是蒲松齡的生活之苦。 第178章

只是這些神獸們拿了戒指,卻有些懵懂了,因為他們認識的藥材太少了!有的藥材帶著玄氣他們知道,有的在他們眼裡,那就是雜草沒區別啊……

「主人,我有辦法!」就在墨九狸皺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小書的聲音傳來了。

「什麼辦法?」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主人,將這個傳給小籃,讓小籃打入他們的識海,我保證以後這些神獸們,都會變成主人的採藥神獸了!」小書說著的同時,墨九狸的腦海中多出一道白光。

墨九狸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頁藥材匯總,上面清楚的記載著浩天大陸上,存在的藥材的描述和名稱!

墨九狸見狀一喜,還是小書最厲害了!察覺到墨九狸想法的小書,傲嬌的不行!

墨九狸直接將這個東西傳給了小籃,並且讓他傳給這些神獸們,按照上面的去找藥材!能用的不能用的都採集回來就是了……

小籃對於能幫到自家娘親,自然是非常開心的事情了!於是立即將墨九狸給的東西,分成數分,分別打入面前一群神獸的識海……

墨九狸想了想讓雪景將雪狼族人,再次召集到一起帶了出來!然後通過契約關係,將小書給的打入他們的識海……

讓他們一起去尋葯,魔鬼森林中圍內圍,常年無人能進,中圍的一部分藥材等,都被墨九狸來時收集了一些,但也還是有不少的……

而內圍的幾乎都沒有人動過,放著這麼大一座資源森林不動手,太不符合墨九狸的氣質了!而且,她一直沒有忘記,自己現在是浩天大陸上的窮人……

因此,加上雪狼族,還有近千隻神獸,整整1000多人的隊伍,開始在內圍大肆掃蕩起藥材來了……

墨九狸想想應該沒有那麼快離開,便將顧琰也帶了出來,兩人在原地等候那些神獸回來!就連白虎和雪落也跟雪景他們出去採藥了……

估計讓神獸去採藥的,除了墨九狸也沒有別人敢這麼做了!估計會採藥的神獸,也就墨九狸家有這麼多,別處也難得一見了……

為了安全,墨九狸讓小靈兒跟了出去,畢竟小靈兒那丫頭雖然個頭不大,但是實力絕壁是強悍的……

而且,小靈兒除了話比較多之外,心眼更是特別多!小籃因為一直在蛋里,沒有出來過,便也跟著小靈兒一起去了……

就連在空間待著無聊的球球,也跟小靈兒出去玩了!幾天相處下來,球球已經跟小靈兒成為了好朋友,雖然總是被小靈兒鄙視。不過球球那一糰子,絲毫不放在心上,真真是心寬體圓啊……

「九狸,謝謝你!」顧琰一邊生火烤肉,一邊看著墨九狸說道。

要是沒有紫夜,他的實力不會提升這麼快,沒有墨九狸他的煉丹等級也不會晉級!這一切,都是因為墨九狸,所以他這聲謝謝說的真心實意……

「我們是朋友,不必客氣!」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讀書會一開始,由林松向大家介紹《嶗山道士》和《成爲自己的拯救者》二篇文章作爲大家本期讀書會的分享話題,?然後介紹夢靈給大家認識,並聲明本期讀書會由夢靈主持探討。

在熱烈的掌聲中,夢靈步入主持臺,作了如下發言:

親愛的家人們,能與大家在一起分享各自讀書的感悟,真的是莫大的緣份和幸福。這是我第一次主持讀書會,我先談談《嶗山道士》中對王七這個人物的一些看法,希望藉此拋磚引玉,大家能暢所欲言,在分享和交流中大家都能有所收穫,獲得靈性的提升。

癡迷於《神仙傳》一書的窮書生王七一心想過“駕鶴昇天、點石成金”的神仙日子,娘子規勸時,他方抓起《詩經》佯裝認真閱讀狀,娘子一轉身,他又抓起《神仙傳》進入夢境。

蒲松齡刻畫王七這個人物,一是對“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等懶人思維的譏諷,不勞而獲,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枉爲讀書人。或者說作者通過刻畫王七這個人物,正是對書呆子的嘲弄。王七並不算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讀書人,他只是在野史雜書中尋訪奇觀而已。

二是對心術不正者的嘲弄,學到一些小本領,不用在正道上,仙術就會失靈,自己會受到懲罰;

三是對傳統文化中,求仙問藥等長生不老之法的展示,道法自然,自然而然,仙人何處尋,山中的挑柴老者閒雲野鶴纔是真正的人間仙人哪。

我就說以上三點,大家可以結合自己靈性的現狀,藉助王七這個人物,反觀自己身上有沒有王七的影子,看看自己參加靈脩到底爲了什麼,歡迎大家到臺上來分享各自的想法。夢靈的發言引發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大家在夢靈的帶動下。積極踊躍地就這兩個話題上臺發言,一時間,會場裏羣情激昂,隨着討論的深入,大家都在這場讀書會中收穫頗多。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vip會員讀書會的張女士發言尤其精彩,引錄如下:

讀了《成爲自己的拯救者》一文後,我有很多感悟:追求優越、強迫孩子和別人以我覺得應該的方式生活,讓別人感受到壓力之外,也讓自己不舒服,跟大家分享以下內容。以更清醒地提醒自己。我只要成爲我自己的拯救者就好。

我一直很喜歡別人和我討論問題。也很熱衷於給人一些指點,彷彿我是一個老師,是一個教導者,在潛意識中。這種討論的方式會帶給我一種優越感,而這種優越感會帶給我一種滿足。

我發現這是小我的一種把戲。小我通過這種方式,讓我感覺自己比別人高明,別人需要我的幫助和指點。小我通過這個,製造了我與別人分裂的幻象。這個別人,包括,我的父母、我的老公、我的孩子、我的朋友、我的同事等等。

爲什麼我要說教呢?因爲我覺得我走得路比他多,我比他強,我賦予了自己教育他的資格。而同時,我否認了他有學習成長的體驗的需要,我用我的資格剝奪了他的體驗人生的需求,我用我的恐懼來喂飼他:不好好學習將來去掃大街,不好好學習你就去最差的學校。不好好學習你將來怎麼辦?我會不允許他犯錯誤,犯一點兒錯誤,我就會覺得這個問題很嚴重,長此以往怎麼辦?我忘記了自己也是在錯誤中成長的,我到快四十歲的時候,還在成長,我卻要求他在十幾歲前就一步到位,一點錯誤也不能犯,我是不是很可笑呢?呵呵。你看,這就是分裂。在成長的道路上,沒有大,沒有小,沒有老,沒有少,沒有對,沒有錯,只是成長,只是體驗。

有一段時間,會揪住我的媽媽,給她強烈灌輸一些我覺得她需要改進的地方,爲什麼這樣做呢?因爲,我還是覺得她要符合我認爲的那個標準,纔夠完美,我要拯救我的媽媽,讓她更快樂,更開心,達到我的心裏的那個標準後,她一定會快樂開心的。呵呵,也很可笑的,是吧?小我喜歡這樣,這樣有一種樂趣,希望可以拯救世界,有所作爲,表明自己高超的樂趣。在妄圖有所作爲裏,我又一次製造了分裂的幻象。我高,你低,我快,你慢,分出了你和我,分出了我們的不同,分裂便產生了。

我看到了我孩子身上的問題,我曾一度以爲那是屬於孩子的,是他需要改正的,我會抓住一切的機會,苦口婆心地教育、強制改正、威逼利誘,卻收效甚微。我看到了其他人的問題,我認爲他們是有問題的,他們需要改變自己,才能更好地生活。可最後,我發現,我看到的問題都是關於我的,都是在我生命中需要坦誠地對待自己的問題,我把內心的期待、不美好、不接納、不愛自己投射到了別人的身上,認爲是別人的錯。所以,我最需要拯救的是我自己,我也只能拯救我自己。

生活中的每一個面向都帶給我啓迪,我開始習慣於將槍口衝着自己。窗外沒有別人,只有自己。若我還有受傷的心,受傷便展現給我;若我還有懷疑的心,懷疑便展現給我;若我有批判的心,批判便展現給我;若我有匱乏的心,匱乏便展現給我;若我還有分裂的心,分裂的世界便展現給我。當我改變自己時,外在的一切都潛移默化地發生了改變,生活變得輕鬆不費力。這種變化沒有控制,沒有犧牲,只有愛,只有接納,只有包容,只有開心。

整個世界都在以看似問題的形態呈現愛。我怎敢去懷疑哪個人不在他最好的位置?我怎敢去看任何人還有需要修正的地方?我又怎敢指手畫腳,評判建議別人該怎樣?又不該怎樣?

我只能成爲我自己的拯救者。

張女士的發言引起了一場更爲熱烈持久的討論,大家踊躍發言,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

最後,由林松做了總結性發言,感謝夢靈能來參加並主持他的讀書會,接着也講了他的一些自參加靈脩以來的感悟:

“我們在生活中,書本中,哪怕是在想像中,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是呈現給我們,讓我們反觀自己的工具,靈脩就修在生活中,弄明白自己靈脩的目的,是要逃避呢,還是要炫耀呢,甚至是爲了一些不良的目的呢,我們時時刻刻都可以覺察自己,照見自己,世人世事就是一面照見自己的鏡子。

讓我們以生命之火點燃自己,去找回失落已久的自我。重新認識之後,在人生的大曠野中,確立屬於自己的品質與風格。臥則高枕無憂,立則挺拔偉岸,行則昂頭走自己的路,隨別人怎麼說。?“芭蕉葉上無愁雨,只是聽時人斷腸”??“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爲有源頭活水來。”?什麼纔是我們生存方塘的源頭活水?懂得愛、愛人、自愛的心,就是那半畝方塘。敢愛、敢恨,從容淡定的真性情就是那源頭活水。

把自己還給自己,這纔是正確的生存姿態。這樣的人生纔算是——痛快的人生。

像捉迷藏一樣,人生的功課之一就是找自己。才懂了一點,卻發現不懂的更多。關於成長,似乎沒有一勞永逸的事兒,只有不停的痛,癒合,找個角落舔舐傷口;接着又痛……如此往復中,漸漸找回那個藏在角落的自己,並且愛上她。希望各位家人們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多一些平和喜悅。”

自進入“身心靈”這行以來,經常會見些“課蟲”,不是在上課,就是在去上課的路上。經常有“課蟲”們的孩子來會所玩,我問他們:你們的爸爸媽媽上完課回去後,你們感覺到變化了嗎?

有孩子答:最多一個月,又打回原形了。馬上有孩子糾正:哪有一個月,兩天我只要一惹她生氣,她馬上又老樣子了。還有孩子說:每次回來,是高興幾天,帶我出去玩,買這買那,幾天後一跟我爸生氣,又是原來那樣嚇人的聲音出來了……

曾有智者說:看那些整天追求靈脩的人是否有進步,就把他們丟回父母身邊呆一週。

人生幾十年,靠泡在課堂上“充能量“、”求關注“,一再滿足自己的“心癮”,課後仍積習難改,用這種方式耗費人生,太可惜了。

而你遇見什麼樣的“師”,讀什麼樣的文,上什麼樣的課程,都與你自己此生的生命階段相應,與你累生累世的因果業力相符。一切都是剛剛好,不早也不晚。不多也不少。

祝福各位家人們。人生是一條自我發現之旅,當下的生活是你最好的教室,此刻升起的感受和情緒就是你最好的老師,生命中出現的人都是你成長最好的助力。 第179章

本來因為顧琰是帝溟寒的人,她就很放心的!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她已經將顧琰當成了朋友,不然豈會帶他進入自己的空間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腦海中又浮現出那一張,模糊了男女界限的俊美容顏——帝溟寒!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凌天大陸墨府

如今的墨府,已經成為了凌天第一家族!無人敢犯,無人敢惹! 柒影謠 而且,所有人也都知道,他們凌天大陸的神明天師大人,就住在墨府……

幾年前天師大人入駐了墨府,說是以後都會在墨府居住了!雖然很多人,有很多事情,經常想到墨府來求見天師大人,卻是都沒人能夠見到……

天師大人更是已經對外放話,該出現的時候無需人找,他自會出現!風雲國自歐陽皇室被滅了以後,再也沒有出現皇族……

之前其餘六國還動過收復風雲國的心思,但是在得知天師大人從南風國,遷往了風雲國墨府之後!其餘六國的心思直接被掐死了……

天師大人住在風雲國,誰還敢找死的去收復風雲國啊!因此,風雲國也成為了凌天大陸,第一個沒有皇室的國家……

有不少曾經的風雲國大臣,幾次上門邀請墨青天上任擔任國主,或者是讓墨城當皇帝也成……

可是祖孫兩的口吻非常的一致,他們的目光不僅僅是凌天大陸,他們要努力修鍊,將來去找自己的外孫女和表妹!不但如此,墨府的所有護院和暗衛們,都被墨城正式告知了,想要一直跟著他們的,沒事就多努力修鍊,將來前往更遠的地方!當然,想要一直留在凌天大陸的,也要努力修鍊,不要等到他們離開后,被人欺負了……

因此,墨府處處可見的都是修鍊狂人,不管是丫鬟護衛,只要沒事就趕緊修鍊!本來墨府就只有墨城,和墨青天等人,都是一些男子!既沒有女眷,也沒孩子,事情少的很……

有些人上門給墨青天和墨城提親的,也全部都被他們給拒絕了!理由就是實力太低,不適合他們……

也有不少人眼紅墨府的壯大,各種挑釁找事的,只是都死的很慘!誰讓墨府的護衛幾乎都是帝溟寒的寒園帶來的人呢,叫出一個都是紫玄,不想活的才會沒事闖墨府鬧事呢……

而曾經墨府四個老祖居住的禁地,現在也被某人給佔據了!四個墨家老祖只好去了隠族雪族的地盤,因為那裡玄氣濃郁,又可以幫墨城坐鎮雪族……

墨府禁地

帝溟寒盤膝坐在禁地中,渾身縈繞著淡淡的白光,雖然雙目緊閉,卻仍舊掩飾不住他那無雙的風華,俊美的讓人一眼看過去,就不想再移開眼……

忽然間,帝溟寒的眼皮動了動,睜開一雙黑眸,看著頭頂的天色喃喃自語道:「丫頭,是你在想我么?我也想你了,等我!」

說完又再次閉上了眼睛,唇角掛著一抹笑意,美的不要不要的…… 我們通過持續的靈性的修習,讓覺性逐漸增強,從不知不覺到後知後覺,從後知後覺到念起即覺。當覺性足夠強大時,如同光明照破黑暗,無需我們刻意對治,無明妄念和煩惱自然就會消散。

幸福拉麪館就像人間的一個小舞臺,每天都在上演各種故事。

來到拉麪館的人們或煩惱,或憂愁,或心事重重,但是當他們離開這裏時,卻都帶着滿足而安詳的笑容。

這一切,不只是因爲這裏的拉麪做得特別香,還因爲那位成天笑眯眯的拉麪館老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