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這一內部消息怔住了,還有很多很多她並不清楚的事情,可是,爲什麼這一次安城軒會帶她來?

“哈哈,凌冰真的說話,你看我都老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她也暗自打量着凌冰。 好一個沒有心機的丫頭,只是這樣的人真的適合安城軒嗎?再加上她與凌墨的關係,不管她是不是他們猜測中的沈靜初,他們之間都有着重重阻礙,不是用言語就能夠去解決的事情。 “對了,他一般來了,晚上會不會回上城?”她比較

“哈哈,凌冰真的說話,你看我都老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她也暗自打量着凌冰。

好一個沒有心機的丫頭,只是這樣的人真的適合安城軒嗎?再加上她與凌墨的關係,不管她是不是他們猜測中的沈靜初,他們之間都有着重重阻礙,不是用言語就能夠去解決的事情。

“對了,他一般來了,晚上會不會回上城?”她比較關心這個問題,她要是晚上趕不回來,不知凌墨會不會發瘋了?

他可是命令她一定要晚上九點睡覺,外出一天不能超過四個小時,這種保護欲讓她透不過氣,卻也只能選擇沉默與服從。

有些人一心爲你好,卻從來都得不到你的認可,有些人卻不曾爲你付出出什麼,卻一直住在心裏最重要的位置。

“我和你說…”陸婷在凌冰的耳邊不斷的說着,凌冰的臉一紅。

她怔住了,陸婷說的是真的嗎?可是,爲什麼她要對自己說這些?她怎麼會,不可能,才見三次面。

“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你要相信我。”陸婷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管如何,都一定要相信自己,也示意她不要擔心,這一切都會是上天的安排。

安城軒走了出來,尋找着她的身影,卻發現凌冰和陸婷兩個人聊得很開心,而且還時不時的發現笑聲。

他看着她微笑的臉,微風吹過她的髮絲,輕輕柔柔的。她側過頭,看到他站在陸婷的背後不遠,她停止了笑聲。

“怎麼了?”陸婷發現她的不對勁。回過頭看到安城軒。

“哈哈,你們聊,我去做飯了。”陸婷說着,甩甩手走人,走到安城軒的面前時,還不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有這麼可怕嗎?”安城軒走近她,他依在她的身邊,眺望着遠處的風景,在這裏可以看到他停車的山坡,很安靜,很安靜。

他的問話,她只笑不語。

他依在她的身邊,兩個人獨看黃昏夕陽。

直到太陽下山,直到星星爬上了天邊,直到彎彎的月兒悄然的出現在星星的中央,用過飯之後,安顏宇和陸婷兩個人都離開了,開着安城軒的車子說去兜風,沒有回上城工作,他們今晚被逼留在這裏過夜。

“可不可叫他們回來?我要回去了。”她看了一下手機,晚上七點,天黑了,這個時間段,凌墨應該回家了。

她在這裏,與安城軒共處一室,她覺得不安,更是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她一向都是乖乖女,不喜歡與陌生的男人共處。

再者,是因爲安城軒在身邊,總給予她一種壓抑的感覺,好象他在,四周的空氣都變得壓抑起來。

“拿來。”安城軒說着。

她不解,不知他在問什麼,一愣,卻發現他拿起她的手機,不知想打電話給誰,她也沒有想太多。

直到,電話另外一頭大吼,直到安城軒按了免提,直到安城軒說:“今晚,我會照顧好她。”

電話另外一頭,是凌墨的聲音,她聽到了有東西落地的聲音,凌墨生氣了!

“子墨,我在這。”她連忙搶過手機,卻發現安城軒早就把電話掛斷了,而且還把她的電池也取了出來。

她看着他,搶手機,她沒有他高,根本就無法去抓到他舉得高高的手機。

“把手機壞我,你這個壞蛋。”她大喊着,不斷的打着他的身子。

卻並沒有發現兩個人的距離,因爲這手機,因爲這動作,而變得更加親暱,變得更加親密,變得更加曖昧。

“你想幹嘛?”她發現有一隻手爬上了她的腰間,她才發現她居然貼在安城軒的身上,而且還一手扶着他的腰,一邊在搶着東西/

她聞到了男性特有的氣息,感覺到他炎熱的體溫,她一愣,想後退,卻被一隻大手阻止了。

“這話,不是應該我問你嗎?”安城軒輕聲的笑着,明明是她對他動手動腳,卻反而問起他來了。

他安城軒視女人如衣服,卻無法略了她對於他的影響,他不得不承認,其實她對他的影響超越了他自己所想的。

有些東西,早在之前就無聲無息的融進了他的心底,改變了他的心裏,也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我沒想幹嘛,你把手機還我。”她擡起頭看着他說着,她眼睛瞪得很大很大,把這個男人看進眼底,卻怎麼也無法去忽視他的存在。

他的存在,存在着一種強大的影響力,直接影響着她的視線以及呼吸。

他離她很近很近,那隱隱約約的笑意掛在嘴邊,有些壞壞的,她心一怔,她居然看着迷了。

“今晚,你要陪我。”他的話,帶着一點霸氣,不是詢問,而是命令。

上城,淩氏集團位於上城繁華的南區,那高矗的大廈在月光與星辰的閃爍下,顯得更加金碧輝煌,漆黑的大樓卻只有最頂層樓上依然發現亮光。

淩氏集團大廈在月色的籠罩,已是上城南區的一道華麗的風景,而這棟大樓的美麗與風彩與凌墨的外形給予人一種神祕的感覺。

在寬大的馬路上,有一輛黑色的奔馳以極高的速度駛着,在淩氏集團大廈的前方的彎道處,快速的右拐隨後直驅門口,“吱”一聲車主因爲緊急煞車,地上甚至有着焦黑的煞車痕。

“墨。”陳絲絲輕聲的叫着,她差點嚇着了。

沒有想到凌墨居然開車如此快速,她站在這裏與他車的距離只差一釐米,只要他再快速一點,想必下一秒她就躺在血泊中了。雖然心感覺到恐怖,卻因爲看到車上的男人,她的心瞬時又淡定了。

凌墨,是她愛戀了幾年的男人,一直跟隨在他的身邊,直到現在。她不知自己哪做錯了,又或沈是說她不知自己哪裏做得不夠好,爲什麼凌墨會棄她而去,悄然的送她去巴西,卻不知因爲這一招險些讓自己失去了他。

她到到底哪裏不好?哪裏比不上凌冰,她不知道,也不知道凌冰從哪裏冒出來的,這一天她卻查不着關於凌冰以前的記錄,這一切都在表示着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站在陳絲絲身邊的人,早就汁出了一身冷汗,他正準備破口大罵,卻在看見踏出奔馳的駕駛座的男人的時候,他乖乖的閉上了嘴巴,那些還沒有咒罵的話全吞回肚子裏去,只能張口結舌的看着,是總裁,剛纔離開了公司的凌墨,又折了回來。

“總裁。”保安恭敬的與凌墨打了一聲招呼。

這麼晚了,他深怕陳絲絲一個人在這裏不安全,所以特意在這裏陪着她,卻不知她在等待的人居然是凌墨。深怕凌墨誤會,在與凌墨打了招呼後,連忙離去。

奔馳的門被打開,凌墨邁着修長的腿下了車,他身上那一身的寒氣逼人,他用力的甩上了車門,大步的邁到陳絲絲的面前。

“墨,我以爲你不要我了。”陳絲絲說着,大步的走上前,抱着凌墨的身子,她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她太愛他了,就連愛他的方式,她都選擇了放下自己的姿態來迎合他,只要他開心,只要他願意,她都會一直呆在他的身邊,只是,她卻想成爲他的唯一,明知道他身邊的女人雖然不是如雲,卻也不是很少,但她卻自私的想獨自擁有他。

凌墨感覺到陳絲絲聲音有些哽咽,卻沒有安慰她,只是輕輕的環着她的小腰。

“回來怎麼不說一聲?”他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也讓人摸不着他現在在想什麼,而他又將在打算怎麼做。

他總是這樣,永遠都不會讓她擔心,卻永遠都無法讓她安心,他太優秀,總是站在最高處,她只能眺望着他,卻可望而不可及,不管她在外面多高傲,在他的面前,她永遠是小女人。

“我只是想你了,只是想你了。”她說着,那一份高傲,那一份自信,那一份幹練,全部在他的面前瓦解了。

她只想成爲他的女人,她連事業,連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棄,卻永遠他只是她的一個夢想,永遠是那麼的朦朧,遙不可及。

凌墨推開她,看着她小臉上帶着淚珠,那小巧精緻的五官上化着豔妝,那性感的身材,還有那誘.惑人的氣勢,而今晚他卻是心煩意亂。

今天接到阿福的電話,他才知道原來陳絲絲去過凌宅,見過凌冰,最後凌冰纔會不見,最壞的結果就是凌冰現在與安城軒在一起。目前他還是無法確定安城軒與凌冰的去處,只知道兩個人同時都關了機。

“你不應該回來的。”凌墨抿着嘴,他走到車邊,依在車頭上,輕輕的點燃了一支菸。

陳絲絲看着凌墨抽着煙,狠狠的抽着,輕輕的吐着煙霧。他看着她的目光卻是越過她,看着的是不知名的地方。

他的目光讓她害怕,好象她永遠都捉不着那一股她想得到的沈靜初。

“爲什麼?”她雙手放下,包包掉在地上,名貴的LV被她丟在地上,她一步步的走凌凌墨。

凌墨只是看着她,不語。陳絲絲拿過他嘴邊的煙,放在自己的嘴邊不斷的抽着,讓這些煙霧在嘴裏嗆着她,她輕輕的咳嗽着,那豔紅的嘴脣依然不斷的抽着煙,凌墨搶過她手中的煙,丟在地上踩熄滅。 “我說過,我們不會在一起。”是不會在一起,不管曾經是什麼關係,以以後是什麼關係,他們永遠都沒有辦法走到一塊。

“不要,我不要就這樣,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再辛苦。”她捨不得,這麼多年的付出,她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

“墨,難道我在你的心裏永遠都比不上她嗎?我跟了你這麼多年,我的付出你看不見,就算你不愛我,你也不可以說放棄就能放棄,我是有血有肉的女人,我也有感悟,我不想名份不要地位,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就這樣,你都不願意給我嗎?”她看着凌墨,她眼中全部是淚水,只有愛,沒有恨。

對於這個男人,她恨不起來,她只是愛得入心入骨入肺,卻永遠都不懂得恨他。

“你會找到屬於你的幸福,而絕對不會是我。”凌墨擦拭她臉上的淚水,輕輕的擦拭着,伸手抱過她,輕輕的拍着她的肩膀。

她不燦的抽泣,凌墨只是輕輕的拍着,一下又一下,像在安慰小組孩子一樣。

沈久沈久,凌墨終於推開那個不再哭泣的女人,他繞過她的身邊,走到車前開了車門鑽進車內。

“不要,不要走。”她拉着他的手。

凌墨推開她的手,擡起頭,眼眸中不帶一丁點感悟:“我不喜歡有人找她的麻煩,若她有三長兩短,任誰我都不會放過。”

凌墨甩上車門,車…揚長而去,留下她一個孤單的背影。

凌墨開着車子,不斷的穿越着上城的大街小巷,直到自己累了。

這麼大的地方,高樓大廈,卻沒有他的容身之所,他這些年來的努力,事業有了,女人有,卻沒有朋友。

坐在車內,他依着車子拿起一支菸,還沒點燃,有些生氣的丟到一邊去,拿起手機播了一組號碼。

“喂,是我。”凌墨不用報自己的姓名,對方卻知道他是誰。

十五分鐘後,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這條小巷子上來往的人羣也早散去,冷清的大街上,停着一輛黑色的奔馳。

凌墨仰着眯着眼睛在休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他擡鑽石表看了一下時間,正打算開車離開的時候,這時,有人在敲着他的車窗。

“今晚…陪我好嗎?”素莎莎低下頭,想了半會,她做下了這個決定。

她喜歡他很久了,不曾想擁有他一輩子,那一晚就好了,只有一夜就夠了。在他提出那個要求之後,她就知道若是她答應了,邁出了那一步,以後她與他就絕對不再有可能。

這一切,都注意是一場童話,而她並非是女主角,就算水晶鞋再漂亮,她也穿不起。

“對於這些,你可以再考慮。”凌墨說着,他以爲素莎莎會拒絕的,但是,她並沒有。

若是從朋友到一顆棋子,最後的路,在今晚之後,都該斷掉,斷掉所有的所有,只換來一人的安好。

若干年之後,凌墨再次回想起今晚,回想起這些年來所做的一切,包括素莎莎在於他生命中的重要性,他是否還會把她推到慕辰夜的身邊?

今晚的她與他,註定在這一決定之後,紅線斷裂,再過線斷心死。

“是我自願的。”只要你好好的,只要能了結了你心頭的恨,只要能爲你報仇,我都願意爲你去做,只是,你的心裏,也有那麼一刻是屬於我?

“謝謝。”凌墨轉過身,抱着素莎莎,緊緊的抱着她那纖瘦的身子。

她環着他的腰,第一次,她真實的感覺到凌墨就在她的身邊,就在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的幸福其實就是離自己不遠,這一刻,她能感覺到這一瞬間,凌墨是屬於她的,至少那一顆心,那一分鐘是爲她而跳動的。

她推開凌墨,她笑了,笑得很美,豔麗的臉上卻帶着淡淡的憂愁,她拿起剛纔收拾好的香菸,點燃了一支。

她從來不抽菸,今晚卻是抽了第一支。她抽着抽着,淚水從眼眶裏涌出來,香菸的煙氣嗆住她,她不斷的咳嗽,不斷的咳嗽,淚水從眼眶裏滾落。

凌墨看着她難受,卻不知怎麼安排,他不知自己的決定是否真的錯了,這個瞭解他的女人,可以走進他心坎的女人,他卻爲了自己心頭的那一道痕,而將她推出了心底。

“我可不可以去凌宅?”她再一次提出自己的要求。

她從來沒有去過凌宅,若是今晚她能與他共度一宵,她可不可以去凌宅,那一個她曾夢想去的地方,那裏是他的家,卻是她素莎莎的天堂。

她不知在心底暗暗的想過幾次,她也可以像凌冰那樣,光明正大的去凌宅,然後環視着四周的環境,想象着她以後可以在那裏等待着凌墨下班,回家。

她的要求不高,卻在凌墨提出那一個要求之後,她知道她的夢最終還是夢,不會有現實的一天,她深知她以後也會從凌墨的心底消失,直到不見。

“我…”凌墨的腦海裏浮現的居然是凌冰的身影,她那淡淡的笑臉,慢慢回眸,看着他:子墨,你回來了?

他從不曾想過,這樣的一次相逢,她居然對他有一種吸引力,或沈是一種影響力,今天不安的原因是因爲安城軒很快就會在她的心底佔有一定的位置,還是他害怕自己最終會失去利用她的機會?

“呵呵。”素莎莎輕聲的笑着,笑得有些絕望。

女人可以爲愛放棄一切,而男人卻不可以。

安城軒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她說。他並沒有告訴她,凌墨懂得催眠術,至少在他知道的消息上可以得知,他不知可以讓一個人可以一直進入睡眠的狀態,還可以讓對方進入長期的心理上的失憶,是一種自己想去遺忘,卻又刻骨銘心的東西,通通都抹掉。

“那時候開始,我就知道我離不開他,至少他是我唯一的依靠,可是,也從那一刻開始,我的生活全部都被打亂了,好象全世界的人都失憶了一樣,好象把我當成了另外一個人,最後,就連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誰。”她有時候想想,她和沈靜初只不過是長得很像很像。

可是,人可以騙人,可是,心卻騙不了心。她的感覺,她的心那種強烈的感覺讓她不得不面對,她覺得自己不管是失去的以前,還是得到,她永遠都站在中立的位置,退不去,也前不進。

“冷嗎?”安城軒問她,夜有點涼。

初秋,夜晚霜有些重,他摸着她的手,有點冰冰涼涼的。

她搖了搖頭,她不看他,沒有看他的眼睛,只聽到他的聲音,像一種能促進她心靈上的安定,她覺得此時此刻,她的心很安定,不管這種感覺能保持多久,她都希望能留住這一刻。

明天過後,她又重新回到她的凌宅,而安城軒,依然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安城軒,不管怎麼走,他們永遠的身份,永遠都是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不冷。”她說着,小臉不斷的在他的胸前磨蹭着,溫順得像只可愛的小貓咪。

“穿上。”隨着一聲沒有溫度的低語,一件外套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臉依然貼在他的身上,只是下意識地接住他拿過來的衣服,不用看也知道是他的外套,上面有着屬於安城軒獨特的淡淡菸草氣味。

凌冰把外輕輕的披在自己的身上,瞬間,她的身上一陣暖和,雖然說不是很冷,可是,還是有些涼意。她的身子在他那身大外套下,心都暖哄哄的。

她小心翼翼的擡起頭,看着他的下巴,好俊美的輪廓,那深邃幽暗的瞳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呵呵。”安城軒輕聲的笑着,她生氣的模樣還是這麼可愛。

今晚的他,去掉安氏總裁的身分,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男人,與一個女人在這裏共度了一個平淡的夜晚。

“安城軒,我要睡覺了。”她打了一個哈欠,真的得睡了,不然明天回去要變大熊貓了,阿福又得心疼了。

在凌宅那段日子,除了凌墨對她特別好之外,還有就是阿福,對她可以說比親女兒更疼愛,這裏不讓她動,那也不讓她扛的,她都快被寵壞了。

想到阿福,不知識她是不是也擔心自己了?這一出來就一天,也沒有跟她聯繫,一向都疼她的阿福,今晚會不會還是跑到她的房間看她睡着沒?

想到這裏,她開始盤算着去哪找房間睡,這裏是二層小樓,不大,但是問題是她沒有鑰匙可以開門。

“嗯。”安城軒應了一聲,起身邁步離去。

她不知他要上哪,只是邁步小跑的跟在他的身後,深怕他一轉身又消失了,今天被他棄了兩次,一次是在大路邊,他突然就這樣離開了,第二次是她在車上睡着了,他居然下車也不見她,讓她一個人在車裏不安的好久。

“你等我。”她叫着,安城軒依然向前邁步,一個轉身,他走進了大廳,大廳的燈應聲而亮。

她看到安城軒走上樓去,上二樓?她快步的跟上他的腳步,這裏的燈光全部都是人體感應的,在他們離開了大廳才一分鐘的時間,燈應聲而滅,大廳的門也關着隨後落了鎖。

這裏看似一個古香古色的地方,卻不知設計是全球最先進的科技,用的全部是最好的裝修,這些只要有些地位的人都能看得出來。

安城軒站在一間房間的大門前,拿起鑰匙開了門,見她沒有想進來的意思,側着頭問道:“不進來?”

他進去了,門沒有關上,她猶豫了一下,四周黑麻麻的。她走了進去,看到安城軒正在脫衣服,看到她進來的時候,只是輕輕的甩了一下頭,拿着睡衣走進浴室裏,隨後她聽到流水的聲音。

他去洗澡了?那她怎麼辦?其他房間她沒有鑰匙,而且這裏很安靜,她有些害怕自己一個人呆着。

“安城軒,我今晚要睡哪?”她叫着,浴室的流水聲很大聲,或沈他沒聽見吧?她心想着。

她在那裏打着盹,半躺在牀上,這牀很軟很舒服,她看着安城軒沒有關上的衣櫃,裏面有些衣服,應該是安城軒的吧,這裏的裝修還有佈置,應該是安城軒專用的房間,而且他對這裏也很熟悉,她想着,卻眯上了眼睛。

“醒醒。”有人不斷的拍着她的臉蛋。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印入眼瞼的是安城軒那張英俊的臉龐上,但臉上依然是那一片冷漠淡然,漆黑如俺夜般的黑眸冰冷深邃,幾綹烏黑的髮絲頑皮的垂落在高聳的額前,半敞的胸口露出濃密的胸毛,整個人性感得驚人,他穿着睡袍卻沒有把衣帶繫好。

“你,啊…你想幹嘛?”她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到安城軒這一副模樣,她不知自己這是怎麼了,條件反射性的坐起來,不斷的往後退。

安城軒渾身散發出濃烈的男性魅力與霸者的氣勢,他站在牀邊看着她,隨之坐在牀沿上,看着她一副還沒有睡醒的模樣。

“去洗澡。”安城軒順手丟給她一件很大的t恤。

她接過t恤,一愣,去洗澡?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輕輕的舔了一下嘴脣問道:“我今晚睡哪?”

“這裏只有一間客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考慮去大廳睡。”安城軒不客氣的說着,也不分男女。

復仇女王 他居然讓她睡大廳,而且這麼大的客廳,她一個人會害怕。

“不過我可以考慮一下,讓半張牀給你。”安城軒說着,躺在牀上,看着她一臉錯愕的模樣。

“我…我洗澡去。”她什麼也不去想,拿起t恤,跑着去浴室。

這裏面有着淡淡的薄荷味道,是他剛洗過澡的香味,她聞着這味道,心裏總有些東西被觸動着。

清晨,第一縷陽光斜照進房間內。

凌冰眯着眼睛,伸手擋在臉上,睜開眼睛,發現身邊的位置是空着的。

那凹凸不平的位置,是昨晚安城軒睡過的地方,她輕輕的摸撫過他睡的地方,卻發現早就冰涼。

“我這是怎麼了?”她捂着着,昨晚居然和安城軒共睡一張牀上了。

回想起昨晚,她臉一紅,拉開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依然在,幸好他沒有動她。

昨晚她一夜沒有夢,睡得很安穩,那個跟着她沈久的夢,幾乎每晚都要在她的夢中重複着幾次的身影,昨晚卻突然消失了。

她坐了起來,發現桌上放着一件衣服,全新的,上面的牌子都還沒有剪去,她看了一下上面的標價,嚇了一跳,$元。

洗了個澡,換了新的衣服,走出房間,尋找着安城軒的身影。 在一樓的大廳上,沒的看到安顏宇和陸婷,卻看到安城軒獨自坐在那裏,桌上多出一臺筆記本電腦,他正在很努力和辦公。

桌上有豆漿,有油條,她走了上前停在離他還有一步之遙的地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