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到蘇齊,姑娘們瞬間圍了過來。

七嘴八舌的問蘇齊。 “呀,公子,你又帶姑娘回來了。” “這姑娘長的好漂亮!” “是呀!公子,這又是哪家落魄的小姐被公子給撿回來了。” “公子,帶這麼漂亮的女子回來,這不是在搶我們的飯碗嗎?” 黎小暖聽着她們的問話,低着頭什麼都沒說。 此刻她很後悔答應了他的來給他

七嘴八舌的問蘇齊。

“呀,公子,你又帶姑娘回來了。”

“這姑娘長的好漂亮!”

“是呀!公子,這又是哪家落魄的小姐被公子給撿回來了。”

“公子,帶這麼漂亮的女子回來,這不是在搶我們的飯碗嗎?”

黎小暖聽着她們的問話,低着頭什麼都沒說。

此刻她很後悔答應了他的來給他做飯。

她似乎沒辦法適應這裏的生活。

蘇齊看着她們笑了笑。

眉頭一挑,如秋波綻放,牽動着姑娘們的心。

“她是專門給本公子做飯的,不接客,放心,不會和你們搶飯碗的。”蘇齊的聲音紈絝而邪魅。

聽到蘇齊的話,黎小暖的心裏安定了很多。

“那就好。”

“姑娘,你可得把咱們公子伺候好了,公子一開心,賞銀也就來了。”

一名穿着紅色衣服的女子,眉眼如畫,閃動間媚眼如絲,長得很漂亮!

“好!”黎小暖輕輕的應了一聲。

老婆大人是學霸 “都去忙吧!”蘇齊話音一落,那些女們識相的走開。

“跟我去三樓。”蘇齊說完,也沒有看黎小暖,直徑往樓上走。

黎小暖這是才發現,自己的手心裏全部是汗水。 三樓特別的安靜,只有一些穿着統一的丫鬟們在打掃。

裝潢得很雅緻!

淡淡的檀香味,絲絲入鼻,沁人心肺,絲毫不會讓人覺得不適。

黎小暖四處看了看,三樓很大,但房間很少。

這裏,似乎是他的天地。

在正中央的大廳裏,坐着兩名穿着大紅色衣裙的女子。

見到蘇齊來,兩人快速的笑盈盈的起身。

“公子,回來了。”笑着迎上來的女子,是紅顏,一直負責打理蘇齊身邊的事情。

她的語氣很輕柔,聽着讓人產生無盡的幻想。

“嗯!”蘇齊輕輕地嗯了一聲。

他扭頭,看着黎小暖。

“紅顏,給心暖安排一個房間,以後由她負責本公子的膳食。”

紅顏側目,看了一眼漂亮的黎小暖,心底瞬間劃過一抹嫉妒。

她微微一笑,柔聲應道:“是,公子。”

她蓮步輕移,緩緩走向黎小暖。

“心暖姑娘,跟我來吧。”說完紅顏上前帶路,眼尾卻掃了一眼身後。

公子根本就不需要做飯的下人,他的膳食,基本是從明月酒樓送過來的。

沒有應酬的時候,他都會回家吃,怎麼突然需要一個做飯的丫頭?

紅顏眼眸微眯,這女人有一張迷人心智的容顏。

那雙大眼清澈,純粹,公子一向喜歡這樣的女人。

難道公子是對這個女人上心了?

紅顏的心,微微提了提。

她帶着黎小暖到了三樓最裏邊的房間。

指了指房間,語氣有些冰冷地說道:“你以後就住這裏吧,你不用接客,住在三樓就可以,房間後面有一個過道,可以通往一樓,膳房就在一樓後院,公子好像沒有吃午膳,去給公子做午膳吧。”

“好,多謝!”黎小暖淡淡地迴應着。

這女子對她有敵意,她感受得到。

“哼!”紅顏輕輕哼了一聲,幾乎聽不見,黎小暖的修爲極高,她還是聽到了。

她是蛟龍,大海深處,幾百裏的聲音她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人類的聲音,她更是能聽得清清楚楚。

她收斂了自己的修爲,讓自己和普通的人類沒有什麼區別?

黎小暖正想按照紅顏說的路線去給蘇齊做午膳。

紅顏走了幾步,突然回頭看着黎小暖。

正好有一名丫鬟從她身旁經過。

紅顏吩咐道,:“輕語,你帶心暖姑娘去後廚吧,告訴她一下公子的喜好。”

說完,紅顏給輕語使了一個眼色。

輕語長得眉目清秀,有一種小家碧玉的美,只是那眼底帶着一抹陰柔。

她跟在紅顏身邊多年,自然明白紅顏的意思。

很多想接近公子的女人,都被她們暗中擠兌了,此刻紅顏的意思,她一清二楚。

“好的,紅姑娘!輕語這就帶心暖姑娘去。”

輕語走到黎小暖身邊,“心暖姑娘,跟我來吧!”

“多謝!”黎小暖輕輕的點了點頭。

走了幾步之後,她緩緩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轉身離開的紅顏。

這個女人剛纔的眼神很奇怪。

黎小暖的心裏微微一凜,回頭,看着前邊的丫鬟,心裏微微起了戒心。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強,那個紅顏,喜歡公子。 蘇齊回到自己房間之後,他一身邪魅又慵懶的躺在軟榻上。

有些頭疼的扶額,今天這件事情,十之八九會傳到孃親的耳朵裏去。

“哎呀! 超能少女 真是的。”蘇齊煩躁的坐了起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蘇齊猜的沒有錯,蘇紫陌很快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女兒和兒媳婦都懷了孕了,她今天特別開心。

就帶着小天翊和沐雲軒一起過出來逛街。

帶小天翊出去吃了東西,就聽到大街上的人議論紛紛,說的都是李家小姐爲了自己兒子自殺的事情。

蘇紫陌一看,離逍遙閣也不遠。

就帶着兒子和沐雲軒一起去了逍遙閣。

逍遙閣的人都認識他們,沒有人敢讓他們,三人直接上了三樓蘇齊的房間裏。

紅顏見到她們來了,也被嚇了一跳,她快步走到蘇齊的房間裏。

“公子,夫人和聖主,小公子過來了。”

蘇齊本就在房間裏焦急的走來走去。

聽到紅顏的話,他陡然停下腳步。

“到哪了?”

“到門口?”蘇紫陌在門口應道,她一身素衣白裙,聖潔高雅,裙襬翩然,飄逸如仙。

她手中拉着個頭長高了不少的小天翊。

而沐雲軒也是一身華麗白袍,俊逸的五官上帶着一股淡淡的溫柔,清明俊美,絕世無雙。

夫妻二人站在一起,繾綣出一幅時間罕見的畫面。

蘇齊一聽,身子快速地一怔!

他笑得一臉紈絝,話語之中帶着幾分玩味:“孃親,爹爹,你們怎麼來逛青樓了?”

蘇齊快速地揮手,讓紅顏退了下去。

蘇紫陌三人進入房間裏她,她絕美的容顏帶着一股怒氣。

沐雲軒拉着小天翊坐到一旁的軟榻上。

蘇紫陌拍了一下蘇齊的手臂,沉聲道:“怎麼就長這麼大了呢,害的我想打你一頓的難。”

蘇齊嘴角快速的抽了抽,孃親從回來之後就沒有把他當大人看過。

“齊兒,孃親不是讓你安靜的把事情解決掉嗎?怎麼又讓人家李小姐去自殺了?不喜歡你應該早一點說清楚的,人家都爲你自殺過兩次了,娶回去算了。”蘇紫陌略帶開玩笑的說的。

“啊!”蘇齊快速的往後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大叫了一聲。

“孃親,齊兒不喜歡。”蘇齊快速地表明態度。

他要喜歡那個女人,這眼光也沒誰了。

“不喜歡,不喜歡你爲什麼要去招惹人家,十二歲歲就把人家給調戲了,不喜歡你爲什麼要調戲人家?現在鬧得滿城風雨,你讓人家李小姐以後怎麼嫁人?”蘇紫陌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兒子,這裏面多多少少有一些她的問題。

她記得自己回來的時候在大街上碰到的李靜雪,她以爲當時已經說清楚了,沒想到還是揪着兒子不放。

蘇齊一聽,瞬間放心了,他笑得一臉的光華瀲灩!

“孃親,你不逼着兒子娶她了?”這纔是重點。

蘇紫陌橫了他一眼:“你又不喜歡人家李小姐,孃親又怎麼會逼你娶她。”她輕輕咬着脣,紅脣如同赤紅的血色薔薇,美豔迷人。 哎!

蘇齊一臉垂頭喪氣,心底也很無奈,年少輕狂,他這是惹了一身麻煩。

他揚眉,無奈的看着自己孃親:“孃親,齊兒今天就是爲了把事情和她說清楚,爲了讓她死心,這才鬧得她去自殺鬧得滿城風雨,她這天天追着我跑也不是事兒,說了不會娶她,她就要去自殺,齊兒也拿她沒有辦法。”

蘇齊一臉無奈,看着一旁的爹爹,什麼話都不說,正在給弟弟喂糕點。

蘇齊搖了搖頭,爹爹這日子過得真是逍遙自在。

蘇紫陌看着他,知道兒子心裏的無奈,齊兒的性格,她知道。

“總之這件事情的根源在於你,讓人家李小姐自殺,終歸有愧於她,你讓你大哥備一點禮物,送到李府去,且不說誰對誰錯,讓你大哥去一趟,你大哥知道該怎麼做,那個李小姐以後不會再糾纏你的。”

蘇齊一聽,笑得一臉邪氣,嫣紅的脣瓣扯出一抹深沉的譏諷:“孃親,是她愧對於兒子,孃親說的調戲那件事情,齊兒只是這樣做過。”

蘇齊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劃過孃親的臉頰。

蘇紫陌伸手拍了他一下,他這是連自己老孃都要調戲啊?

蘇齊開心一笑,孃親這皮膚,總是又嫩又滑,這張絕美的容顏,總是讓人百看不厭:“孃親,齊兒當時就是這樣做的,這也叫調戲?就因爲這兒子這漂亮的手指,惹了幾年的禍,這逍遙閣裏的姑娘,我還整天摟摟抱抱呢,也沒誰喊着讓兒子負責呀?”

沐雲軒擡眸,快速地看了他一眼。

他突然出聲道:“齊兒,這逍遙閣再讓你玩兩年,兩年之後,你去接管北方的生意。”

蘇齊一聽,又被嚇了一大跳。

爹爹一般不說話,一說就讓他騎虎難下。

他快速地走過去:“爹爹,做生意那是大哥最擅長的,齊兒就在這逍遙閣混吃混喝就好,爹爹不用將齊兒算在內,而且,爹爹還有翊兒,等翊兒長大,讓翊兒接管。”

蘇齊很快就找到了一個能替代自己的人。

有翊兒在,他不用擔心。

沐雲軒星眸微涼的看着他:“翊兒還小,就你最合適。”

沐雲軒看着懷裏的兒子,翊兒他想讓他回希冀城去。

不過不回去也沒有關係,也許過個幾十年之後,他也會回到那裏去。

寒靈洞,他還想帶陌兒回去一次。

蘇齊一臉正色,快速地說道:“爹爹,齊兒更不合適,對了。”蘇齊得意一笑。

紈絝的眼神帶着笑意:“爹爹,你還有一個女婿呀?可以讓嶽大哥接管呀。”蘇齊還有些不適應嶽大哥變妹夫的情況。

沐雲軒目光如寒心,俊顏上面無表情:“桐梓會接管明月山莊生意,你赫叔叔已經確定回紫桑國繼承皇位了。”

“啊!”蘇齊微微驚訝,他今日遇到赫叔叔,也沒有聽到他說要回去呀。

“也是,紫桑國目前爲止,最有實力的人也就是赫叔叔了。”蘇齊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這樣說來,他還是得去接管北方的生意呀。

“在給你玩兩年的時間。”沐雲軒給出最後期限。 蘇齊一聽,也不計較了,還有兩年的時候,他兩年後還可以想其他的辦法。

蘇紫陌看了看他們父子說道:“好了,齊兒,我們要回去了,你呀!讓孃親省心一點,姑娘你可不要隨意的去招惹。”

“知道了,孃親,齊兒保證以後再也不隨意的招惹姑娘,等一會就讓人給大哥送信去。”有了李靜雪的前車之鑑,他哪敢隨意的去招惹呀。

他逍遙閣裏的女人,都是一些貧苦困難的女人,她們在這裏賺到的錢能養活家人。

而他在這裏賺到的消息,也能掙更多的銀子。

他這逍遙樓可是一個耳聽八方的溫柔鄉。

是京城中生意最好的一家青樓。

他從來沒有逼這些女人們接客。

她們都是自由的,可以來去自如。

而且走的時候,他還會給他們一大筆銀票,讓她們的後半生衣食無憂。

“二哥,你晚上回來的時候,記得給翊兒帶點烤肉回來,翊兒想吃烤肉了,這會大街上沒有賣的。”小天翊稚嫩的聲音認真的交代着。

“嗯,好,二哥一定多多的給你帶。”蘇齊看着弟弟,笑得一臉的開心。

他這都快一年過去了,還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神力,讓他帶他出去玩這件事,他早應該忘記了。

“雲軒,我們走吧!馨兒和阿黎想吃酸菜魚,我們回去早一點給她們做。”蘇紫陌一想到自己已經當奶奶了,她心裏就覺得恍若隔世。

十年的時間讓她錯過了很多東西。

“孃親,你這麼年輕就當奶奶,人家會羨慕死你的。”蘇齊長臂摟着孃親,笑得一臉幸福。

他們家,現在特別特別的幸福。

別的世家爲了爭財產,鬥得你死我活。

就他們雲城,家大業大又其樂融融。

他現在每天都過得很開心,他現在只要找一個品貌不凡的妻子,過着神仙眷侶的日子就可以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