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這時,阿祁開口說話了:“二位夫人不必大驚小怪,主人只是在融合這件神器的器魂而已。”

“什麼是融合器魂?” 兩人聽得雲裏霧裏, “哎!融合器魂就是融合器魂唄,總之二位夫人千萬不要打擾主人,萬一他走火入魔,那可就麻煩了。” 阿祁說着,爬上沙發,往後一仰,來了個標準的“葛優躺”。 見阿祁如此氣定神閒,張咪與冷若冰的情緒稍稍放鬆了些許。 “阿祁,你確定你家主

“什麼是融合器魂?”

兩人聽得雲裏霧裏,

“哎!融合器魂就是融合器魂唄,總之二位夫人千萬不要打擾主人,萬一他走火入魔,那可就麻煩了。”

阿祁說着,爬上沙發,往後一仰,來了個標準的“葛優躺”。

見阿祁如此氣定神閒,張咪與冷若冰的情緒稍稍放鬆了些許。

“阿祁,你確定你家主人沒事?”

“沒事!等他融合完那柄匕首的器魂就好了。”

聽了阿祁所說,張咪與冷若冰便站在一旁,靜靜地看着肖遙,不敢再多說話,生怕打擾到他。

而此時的肖遙可不好受。

體內那股勁氣一直東衝西撞,就像有隻老鼠在他身體裏亂竄,肚子裏簡直翻江倒海般難受,他幾乎有些站立不穩,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臥槽!

這尼瑪簡直跟生孩子似的!

肖遙要瘋了,

早知道這麼痛苦,老子融合個球啊!

不過還好,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

也就幾分鐘的工夫,體內氣場平靜了下來。

肖遙緩緩睜開眼睛,擦拭了一下順着臉頰流淌下來的豆大汗珠,

“已經完事了麼?”

他心裏正犯嘀咕,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恭喜宿主,成功與龍魂之刃融合,獲得經驗值30000點。法力值+15,陽氣值+300。” 沒想到融合了這件神器還能獲得經驗值,

肖遙心頭一喜,不過融合了這玩意兒,又會怎樣呢?

他心裏正琢磨,系統說道:“現在你已與龍魂之刃器魂相融合,便可運用意念催動龍魂之刃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咦?

聽起來好像蠻酷呢!

肖遙正想試試,冷若冰衝他問道:“老公,你沒事了吧?”

肖遙擡起頭來,見張咪和冷若冰正一臉緊張地看着自己,咧嘴一笑,說:“你老公我是誰,當然沒事啦!”

兩人鬆了口氣,立刻走上前來,一左一右扶住肖遙的胳膊,將他攙扶起來,肖遙只得將龍魂之刃收進了物品欄中。

冷若冰用衣服幫肖遙擦去額頭上的汗珠,責怪道:“還嘴硬說沒事,現在還是滿頭大汗呢。”

張咪接過話說:“就是!你沒事幹嘛拿匕首割傷自己呢。不是自討苦吃嘛!”

“嘿嘿,融合神器,難免辛苦一點,不過我這不是沒事嘛。”

肖遙說着,忙岔開了話題:“快中午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下午還得去拜訪那位沈太太呢。”

“嗯嗯,走!我帶你們去吃好吃的。”

張咪巴不得趕緊離開這兒。

肖遙將阿祁與白咖啡以及張清都留在了別墅,並吩咐阿祁,讓它暗地裏盯着劉子峯,看看能否發現些什麼。

他們仨驅車離開了別墅區,在車子經過別墅區大門口那棟廢棄別墅的時候,肖遙特意往那棟別墅瞧了一眼,竟然正好瞧見一個人站在一處窗戶口往外看。

正是剛纔那小男孩,小男孩面色平靜,與剛纔顯露出來的猙獰面孔簡直判若兩人,不過他的眼神之中,似乎透着一絲期許。

他難道在期許什麼?

肖遙特意放緩車速,就這麼與小男孩對視了兩秒,小男孩忽然好想張口說了一句什麼,隨即身形一閃,消失在了窗戶口。

臥槽!

他不會是在罵我吧?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坐在車後排的冷若冰開口問道:“剛纔那小男孩是什麼人?他爲什麼會說‘救我’?”

沒想到冷若冰也注意到了那小男孩,而且她居然聽到了對方說什麼。

肖遙感到很是驚訝,因爲他壓根什麼也沒聽見,照理來說,他的聽力應該是三人當中最靈敏的。

他立刻衝冷若冰問道:

“小老婆,你怎麼知道他是說‘救我’?”

“看他的口型啊!他說了兩個字,說第二個字的時候嘴巴張成了O形,肯定是‘我’字,第一個字,有點像救,結合在一塊,他應該是在向我們求救。”

求救?

肖遙心頭一怔。

難道那小男孩身陷困境?

可他如果身陷困境,剛纔就只有我和他在,他爲什麼不跟我說?反而還衝我齜牙咧嘴呢?

肖遙若有所思,

不過他並沒有停車,因爲坐在別墅區大門口的劉子峯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的嗑着瓜子,實際上一直往這邊偷瞄。

他現在要是把車停下,勢必引起這傢伙的懷疑。

肖遙驅車駛離了別墅區,暗暗決定,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張咪的指引下,肖遙驅車來到了一棟三層高的復古型閣樓前,這棟閣樓是用紅磚牆修建而成,屋頂是琉璃瓦,完全復古型的建築物。

閣樓上有一塊巨大的牌匾,上面三個篆體大字:華神殿。

這應該是一家酒樓。

生意似乎十分火爆,還不到十二點,閣樓前的停車場幾乎都快停滿了。

肖遙將車停好好,有些好奇地衝張咪問道:“咪姐,這是吃什麼的啊?”

“吃火鍋,牛肉火鍋。這家店的牛肉,可不是我們平常吃的肥牛哦,都是當天宰殺的新鮮牛肉,而且牛身上不同部位的牛肉,有不同吃飯,很講究的。總而言之,這家店是M市最有名的火鍋店,生意爆好。”

聽了張咪的介紹,肖遙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咪姐,你怎麼對M市這麼熟啊?”

張咪笑道:“因爲我在這裏上的大學啊,要不然怎麼做你們的嚮導。”

三人打開車門下車,立刻一股撲鼻的香氣迎面而來。

“好香啊!”

冷若冰忍不住讚道。

張咪說:“這家店不但食材好,最重要的,是他配置的香料,據說是宮廷祕方呢。”

“那可一定得嚐嚐。”

肖遙感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三人立刻朝着酒樓內奔去。

還別說,這家店外面看起來是一棟復古型建築,裏面卻裝修的頗具現代氣息。

真是復古與現代化的完美結合。

三人找了一個靠窗的卡座坐下,張咪拿過菜單,居然點了十二份不同的牛肉。

肖遙有些驚訝,

“咪姐,點這麼多,咱們吃得完麼?”

“這算什麼,味道好,你待會吃起來就停不下來了。”

火鍋鍋底和牛肉很快端了上來,那火鍋真不是一般的香,光是聞聞,就讓人覺得很有食慾。

三人立刻開動筷子。

還真像張咪說的,這牛肉實在是太美味了,切得很薄的新鮮牛肉放入火鍋之中燙十秒左右,放入嘴裏,一口咬下去,軟嫩彈滑,簡直就是極品美味。

難怪這家店的生意這麼紅火。

不過二十分鐘,十二盤牛肉就被三人一掃而光,雖然此時肚子已經有點飽了,但三人意猶未盡,張咪又點了六盤。

肖遙忍不住讚道:“這家店的口味真是不錯!咪姐你果然有品位。”

張咪一邊嚼着嘴裏細嫩的牛肉,一邊笑着衝肖遙反問道:

“那小老公你知道這家店的幕後老闆是誰嗎?”

“我這是第一次來,哪知道幕後老闆是誰啊。”

“就是松柏集團。”

“松柏集團?”

肖遙微微一怔。

張咪點了點頭,繼續說:“松柏集團的產業主要是飲食和旅遊,華神殿就是松柏集團搞起來的,在M市開了好幾家分店呢。不過奇怪爲什麼不去S市開分店呢。”

“就是,要是在S市有這麼一家牛肉火鍋店,生意一定爆好。”

肖遙淡淡一笑,說:“沈懷柏都那樣了,你覺得他還有心情管這些事?別說擴張了,能保住產業就算不錯啦。” 肖遙說着,話鋒一轉,衝張咪問道:“咪姐,你帶我來這兒,該不會是爲了見那位沈太太吧?”

“嘻嘻,碰碰運氣唄,她畢竟是這裏的大股東嘛,說不定來店裏視察呢。”

“哎!這年頭誰家大股東還來店裏……”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頓住了,並瞪大了眼睛,因爲他看到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在玄學會見過的沈太太蘭靜美!

蘭靜美身穿一襲黑色長裙,裙上點綴着鑽石般的光芒,看上去十分華貴,

而在她身後,跟着兩名身穿黑色西裝,戴着墨鏡的男子,一看就是職業保鏢。

瑪了個蛋!

居然真讓張咪說着了,在這裏,還真碰上了這位沈夫人。

白天看她,更是漂亮,而且她的年紀看起來,似乎也就二十多歲,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保養得這麼好。

蘭靜美似乎察覺到肖遙正盯着自己看,忽然轉頭看向他,並衝他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臥槽!

衝我笑得是幾個意思啊!?

肖遙頓覺心頭砰然一跳。

他的身體微微一顫,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原來是張咪,居然把手伸過來了。

虛空之形 “咪……咪姐,大庭廣衆之下你……你幹嘛啊?”

肖遙急忙扭頭看了看周圍,還好沒人往這邊瞅。

張咪湊到他耳畔,輕聲說道:

“哼!兩大美女老婆在你面前,你居然還敢看別的女人?!”

肖遙急忙解釋:“她就是沈懷柏的老婆!”

“她就是沈太太?”

張咪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鬆開了手。

就在他倆說話間的工夫,蘭靜美已經上了二樓。

肖遙忙整理了一下褲子,壓低聲音對張咪說:“咪姐,下回能不能別這麼突如其來。”

張咪抿嘴一笑:“誰叫你眼睛都看直了,我得檢查一下,看看你身體有沒有反應啊。不過還好,反應不是很強烈,算你過關了。”

肖遙一頭黑線。

瑪了個蛋!

這種檢查方式,真是夠了……,

等等!萬一剛纔我有反應,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想到這,肖遙只覺背脊一陣發涼。

張咪擡頭望向正往樓上走的蘭靜美,自言自語地嘀咕道:“沈懷柏得有八十了吧?他夫人怎麼這麼年輕呢?”

沒等肖遙回答,一旁的冷若冰說:“這是沈懷柏的第四任妻子,聽說比沈懷柏小五十歲。”

“妹妹,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曾經跟義父去幫沈懷柏看過病,見過沈夫人,當然,估計當時她並沒留意到我。”

沈若冰說到這,嘆了口氣,

“沈夫人也夠悽慘的,嫁給沈老先生沒多久,沈老先生的兒子就死了,之後沈老先生就像變了一個人,而沈夫人卻對他不離不棄,還四處求醫,幫他治病。”

聽了沈若冰所說,張咪不禁感慨道:“這還真是難得呢,他們之間,一定是真愛。”

兩個女人感慨萬千,

肖遙聽了,卻覺得沒這麼簡單,

蘭靜美這個女人,桃花眼,春心眉,桃花舞春風,那方面的慾望一定很強,卻甘願守着一個年過八旬,神智有些不正常的老頭,過着守活寡的日子,要說是因爲愛情,我TM怎麼那麼不信呢!

那麼她到底是爲了什麼?

爲了錢?

那她應該想辦法把沈懷柏弄死,這樣沈氏的財產不就盡歸其有了麼?幹嘛還四處找人幫沈懷柏治病呢?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

不過當着張咪和冷若冰的面,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可不想破壞她倆對愛情的憧憬。

張咪衝他問道:“小老公,沈夫人來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要不直接上去找她?”

“直接上去,然後跟她說我能治好沈老爺子?”

張咪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肖遙淡淡一笑,反問道:

“咪姐,你覺得她會信麼?”

“爲什麼不信啊,她要是不信,你就在她面前露兩手,以你的本事,她肯定立馬拜服。”

“有道理!那我上去了。”

肖遙立刻起身,朝着樓梯口走去,誰知剛走到樓梯口,忽然被人撞了一下,

他扭頭一看,撞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面色鐵青,目露兇光,撞了肖遙也沒說對不起,徑直朝樓上走去。

“哎!你這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