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霸,把車鑰匙拿出來給他們看看!”

秦巖平淡地說。 之前看到學校的那些公子哥拿着車鑰匙裝逼,特別是馬亞楠、趙鵬飛之流,秦岩心中其實特別羨慕。 今天終於有人給了他一個可以裝逼的機會。 李天霸點了點頭,用食指和中指捏住鑰匙,在面前晃了晃。 嗯?奔馳車鑰匙? 而且還是比較高端的那一款。 耿瑤瑤父母和親戚

秦巖平淡地說。

之前看到學校的那些公子哥拿着車鑰匙裝逼,特別是馬亞楠、趙鵬飛之流,秦岩心中其實特別羨慕。

今天終於有人給了他一個可以裝逼的機會。

李天霸點了點頭,用食指和中指捏住鑰匙,在面前晃了晃。

嗯?奔馳車鑰匙?

而且還是比較高端的那一款。

耿瑤瑤父母和親戚都愣住了。

同一系列的車鑰匙也是有區別的,高端的要漂亮一些,用來滿足人們的虛榮心。

“哼!現在拿車鑰匙騙女孩的把戲早就過時了!這並不能證明什麼,你還是拿出點實際的吧!”

大夫不屑一顧地說,從骨子裏瞧不起秦巖。 以前很多渣男在地攤上花五十塊錢買一把保時捷的車鑰匙,到了酒吧直接把車鑰匙放在吧檯上。

一些拜金女當即會湊上來搭訕。

喝完酒確定下來晚上的節目後,兩個人就摟摟抱抱地走出酒吧。

渣男這時會招一輛出租車,拜金女大惑不解,問這是爲什麼?有自己的車不開卻坐出租車,這不是有病嗎?

渣男一句話就頂回去了,怕查酒駕。

其實渣男根本就沒有保時捷。

到了第二天,渣男釋放完體內的核能之後立即現了原形。

因爲大夫就做過這種事情,所以比較清楚這個流程,不過有一次被發現後差點被打死。

從此之後他就不敢這麼做了。

此生只對你鍾情 大夫名叫龐宇,他覺得秦巖比自己還可惡,自己只是騙色,而秦巖不但騙色還騙財。

耿瑤瑤家在保市雖然不敢說是超級富豪,但也是一富豪。

如果秦巖當了他們家女婿,那就屬於鯉魚躍龍門了,從此之後過上了豐衣足食的生活。

聽到龐宇的話,耿瑤瑤父母當即醒悟過來,帶着心中的疑惑上下審視着秦巖。

夏雪尼也不相信秦巖一下就能買輛高檔奔馳車。

據她所知,最近秦巖根本沒有接到任何生意。

畢竟鬧鬼這種事情,不是誰家都會發生。

看到這麼多人用質疑的眼神看着自己,秦巖嘆了口氣,翹起嘴角自言自語起來:

“今天的窮光蛋,明天並不一定還是窮光蛋,也有可能變成超級富豪!雖然這個概率很小,但是畢竟有可能!”

“今天的超級富豪,明天並不一定還是超級富豪,也有可能變成窮光蛋!雖然這個概率也很小!”

秦巖的口氣充滿了嘲諷,覺得他們這些人不會用發展的眼光去看人。

“天霸,告訴青娘,將我的房本,車本用手機拍過來,讓他們看看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好的!主人!”李天霸拿出手機,給狐青娘打去了電話。

龐宇不屑一顧地冷哼了一聲,在心裏面嘲弄地譏諷起來:

裝什麼裝!你累不累啊!

他之前見過很多屁都不是的人裝大款,這讓他很是反感。

他覺得秦巖就是那樣的人,沒有錢非要裝有錢,沒有能力非要裝有能力,天天活在別人的世界中。

不一會兒,狐青娘用微信將房本和車本的照片發過來了。

“主人,給你!”李天霸將手機交到秦巖的手上。

秦巖拿起手機放在所有人的面前:“你們看一看,這是不是我的車,我的房!這是我的身份證,你們可以對照一下身份證號碼!”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將身份證從錢包中取出來。

耿瑤瑤的家人呼啦一下圍過來,好奇無比地核對起來。

“居然是真的!”

“是啊!每一個號碼都沒有問題。”

“再好好的看一遍,別看錯了!”

幾個人又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圈,他們發現秦巖身份證上面的號碼和房本、車本上的身份證號碼一模一樣。

“沒有錯!這房子的確是小道長的!啊!四百六七平米,這居然是別墅!”

“什麼?不會吧!讓我看看!”

“怎麼可能,居然和我們住在一個小區!這……”

耿家的人炸鍋了,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和他們住在一個小區。

夏雪尼也捂住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房本和車本:

不會吧!這才幾天啊!秦巖居然掙了這麼多錢。難道他在外面接活了?

應該是,而且絕對是大買賣,否則秦巖不可能又買車又買房。

哎呀呀!看來我的眼光沒有錯,這傢伙真是千年難遇的奇才啊!

只是他這麼優秀,我豈不是沒有機會了!

剛纔夏雪尼還爲秦巖能掙這麼多錢而高興,現在卻開心不起來了。

她們這些大戶人家,最講究門當戶對。

剛開始夏雪尼喜歡上秦巖,覺得自己絕對配得上秦巖,她既漂亮又有錢,而且還知性。

秦巖有才華有能力,她們如果能在一起絕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最重要的是她爸爸不反對。

上次秦巖爲她們家抓鬼之後,夏柏明經常和夏雪尼提起秦巖,讓秦巖去他們家做客。

這說明她爸爸很喜歡秦巖。

有了這個基礎,夏柏明肯定也能接受秦巖當女婿。

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夏雪尼突然發現秦巖成長的速度太快了,短短的半個月內,賺到了他爸爸打拼幾年才能賺到的錢。

如果按照這種發展速度,她覺得她以後再看秦巖,不是平視,更不是俯視,而是要仰視。

這種仰視不是擡頭的那樣仰視,而是那種拼命擡頭的高高仰視。

想到這裏,夏雪尼咬住了嘴脣。

她現在特別不高興!因爲她知道,她和秦巖之間的關係,有可能隨着秦巖的成長會越來越遠,直到變成陌路。

龐宇更是驚掉了下巴!

他不停地對比着秦巖身份證和房本、車本上的號碼,一遍又一遍。

到了最後,他甚至都能記住那一串十八個字的號碼了。

這怎麼可能?一個超級富豪居然穿着地攤貨,打死他也不相信!

不不不!這絕對是假的!這肯定不是真的!

沒有一個富豪會穿着地攤貨的,沒有一個牛人會拿着兩株草說能治病的。

“這絕對是ps的,我敢保證!這絕對是假的!”

龐宇就像被踩住了貓尾巴,大聲地叫起來,同時向耿家人看去,試圖用“真誠”的眼神讓他們相信,他的話是對的。

聽到“ps”這個詞,耿家人也疑惑不已。

因爲現在假貨太多了。

別看那些明星在電腦上一個比一個漂亮,其實全是美圖秀秀的功能。

秦巖這次是真的不樂意了,他覺得這個龐宇太可笑了,質疑自己也就算了,還挑撥離間耿家人也質疑自己。

質疑一次也就罷了,居然接二連三地質疑。

如果不是爲了讓他輸得心服口服,秦巖直接一巴掌就上去了。

有你這麼無恥的人嗎?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儘量壓下心中的怒火,轉過頭對耿瑤瑤的媽說:

“阿姨,你們家和我家住在一個小區吧!你讓你們家保姆去我們家看看不就明白了嗎?我爸我媽現在都在家!” 聽到秦巖這樣說,耿瑤瑤媽媽點了點頭,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

就在這時,秦巖攔住了耿瑤瑤媽媽,轉過頭挑起眉毛語氣不善地說:“這位大夫,如果我家真的住在這裏怎麼辦?”

“我……我……我給你賠禮道歉!”龐宇支吾了半天才說,臉上因爲緊張,繃出來好幾根青筋。

龐宇此刻也慫了。

特別是當他聽到秦巖的建議後,覺得秦巖十之八九就住在香榭花提小區。

否則不可能讓耿家人派人去調查。

“賠禮道歉是不是太輕了?你剛纔可是接二連三地鄙視我,你知不知道我幼小的心臟受到了多大的傷害嗎?”

秦巖語氣平淡地說。

“這……”

“這樣吧!如果你輸了,我也不讓你賠禮道歉了,你走出病房大喊三聲你是沙比吧!”

龐宇不願意答應,如果他真的那麼樣喊了,絕對會變成全醫院的笑料。

慕容雪菡看不下去了,她覺得這個龐宇太無恥了,當即上了他的身:“好的!我答應你!”

耿家人雖然看不到慕容雪菡,但是秦巖能看到。

秦巖無語地點了點頭。

他知道,龐宇要倒黴了。

秦巖現在還記得在看守所的時候,慕容雪菡把獄霸打的鼻青臉腫。在學校的時候,把馬亞楠和趙鵬飛也打的人不人鬼不鬼。

“阿姨,你可以打電話了!”

“好的!”耿瑤瑤媽媽拿起電話給自家的保姆打了過去。

不一會兒,保姆回過了電話,告訴耿瑤瑤媽媽,秦巖的的確確就住在香榭花提。

而且位置比她們家的位置還好,因爲是臨湖別墅。

當最終確定了秦巖的身份後,耿瑤瑤家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因爲現在站在她們面前的不是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而是一個和他們同等地位,甚至超過了他們的富豪。

最重要的是,秦巖的年齡還非常小,以後的前途一片光明。

“請問,我可以幫助耿老師治臉上的傷疤了嗎?”

“這個……當然可以!”耿瑤瑤媽媽咬了咬嘴脣說。

其實她現在還是很猶豫,畢竟秦巖要用兩株草治療耿瑤瑤的傷疤,這無論在誰看來都不可思議。

秦巖走到耿瑤瑤牀前,細聲軟語地說:“耿老師,你忍一忍,我現在給你拆繃帶!”

耿瑤瑤點了點頭,眼神中充滿了信任:“秦巖,麻煩你了!”

秦巖點了點頭,開始慢慢地拆耿瑤瑤頭上的繃帶。

現在耿瑤瑤的創口還沒有癒合,稍微動一下就疼的要命。

在拆繃帶的時候,秦巖雖然極力小心,但是耿瑤瑤依舊疼的輕聲哼叫起來,而且還緊緊地抓住了秦巖的胳膊,將秦巖的胳膊捏的一片青紫。

秦巖忍住疼痛,慢慢地拆繃帶。

整整拆了三分鐘,秦巖纔將耿瑤瑤臉上的繃帶全部拆完了。

當秦巖看到耿瑤瑤頭上和臉上的創口後,不由睜大了雙眼。

耿瑤瑤頭頂上的頭皮因爲灼燒太嚴重,頭髮都掉光了,就像男人禿頂了一樣。

而且頭皮就像煮爛的豬皮一樣,上面佈滿了水泡。

耿瑤瑤的臉也被燙傷的非常嚴重,上面同樣滿是水泡和死皮,看起來就像外國喪屍片中的喪屍。

不過那些喪屍的臉是乾癟的,而耿瑤瑤的臉是浮腫的。

秦巖攥緊拳頭,閉上眼睛,咬牙切齒地說:“劉思思,我秦巖發誓,我絕對不會讓你活過今天!”

聽到秦巖的話,耿瑤瑤家人根本不相信。

此刻劉思思已經被抓進了看守所,那裏可不是胡來的地方。

其實耿瑤瑤父母此刻也恨不能掐死劉思思,但是劉思思被抓走了,他們根本見不到她。

但是夏雪尼相信秦巖的話,別說是殺掉劉思思,就是讓劉思思徹底消失對於秦巖來說也是易如反掌。

“秦巖,對,你一定要狠狠地收拾那個女人!真是太可恨了!”

夏雪尼同樣氣得咬牙切齒。

秦巖睜開雙眼點了點頭,然後將兩株養顏草塞進嘴裏面大口地咀嚼起來。

嗯?什麼情況?難道他要將咬爛的草抹在瑤瑤的臉上和頭上?

耿家人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互相對視了一眼。

秦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耿瑤瑤的身上,根本沒有心思去關注別人此刻怎麼想。

當秦巖將養顏草嚼碎後,然後吐在手上,一點一點地抹在耿瑤瑤的傷口上。

耿家人都驚呆了,不過沒有一個人阻攔。

不一會兒,兩株養顏草全部被秦巖均勻地塗在了耿瑤瑤的臉上。

秦巖拿出一張符籙,貼在耿瑤瑤的胸口上,然後抽出槐木劍大聲吟念起咒語:

“天地玄黃,日月交割,上靈三清,下應三魂,赦令一出,美容養顏!現!”

隨着“現”字念出口,“轟”的一聲,貼在耿瑤瑤胸口上的符籙燃起了幽藍色的火焰。

火焰隨即鑽進耿瑤瑤的胸口,融進了耿瑤瑤的體內。

耿瑤瑤的臉上、頭上冒起來水蒸氣。

緊接着,那些潰爛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蛻皮,然後癒合,最後長出新的皮膚。

整個過程幾乎不到兩分鐘,卻給耿家人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他們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剛纔所發生的一切太神奇了,他們無法想象,符籙居然會無火自燃,火焰居然沒有燒着衣服卻鑽進了耿瑤瑤的體內。

最最令他們震撼的當然是耿瑤瑤的臉,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