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霄看到這裏,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他們這麼奢侈,只是耗費了一些魂力狂吃養魂丸。

其實魂力隨着時間的推移是可以恢復的。 這像一個人搬家搬累了,只需要休息片刻可以恢復。 而且雲霄沒有想到秦巖養魂丸的效果這麼好,剛剛吃進肚子裏魂力完全恢復了。 即便是他們茅山的養魂丸,那也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這像吃飯一樣,剛剛吃進肚子裏,是不可能馬將食物消化成能量並且吸收的。

其實魂力隨着時間的推移是可以恢復的。

這像一個人搬家搬累了,只需要休息片刻可以恢復。

而且雲霄沒有想到秦巖養魂丸的效果這麼好,剛剛吃進肚子裏魂力完全恢復了。

即便是他們茅山的養魂丸,那也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這像吃飯一樣,剛剛吃進肚子裏,是不可能馬將食物消化成能量並且吸收的。

“這是什麼養魂丸?效果怎麼這麼厲害?”雲霄在心驚駭無地想,“等我封印了這裏的異道者,一定要找到它的配方。到時候師尊肯定會非常高興的!”

雲霄卻不知道,這配方是秦巖的。

在雲霄看來,秦巖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能力。

因爲他的師傅師叔們都無法制造出這樣的養魂丸,而秦巖的實力差了他們一大截,甚至是一個境界,更不可能了。

“雲霄道友,怎麼樣?要不要來一顆?”秦巖拿出一顆接着問。

其實剛纔秦巖拿出養魂丸給慕容雪菡他們吃是要讓雲霄眼饞。

此刻雲霄魂魄受損,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影響他們繼續封印。

這像一個人扭了腳,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影響走路!現在雲霄也是這種情況。

秦巖想讓雲霄趕快好起來。

斯坦森的瓷瓶裏面冒出七道青煙,代表着七道咒語。

現在秦巖破解了其一道,也是說還有六道沒有破,秦巖想趕快將另外六道也破解了。

一旦其他通道里面的異道者突破封印衝出來,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而現在雲霄魂魄受損,影響他正常發揮,所以秦巖想讓他趕快恢復。

“還是算了!你們留着保命吧!”雲霄搖了搖頭,再次謝絕了秦巖的好意。

其實雲霄很想嘗一嘗秦巖手的養魂丸,但是雲霄不想欠人情。

從小云霄受到師傅教導,輕易不要接受別人的恩惠,接受了別人的恩惠相當於欠下了別人的人情。

人情是很難還的。

慕容雪菡此刻看不下去了,直截了當地說:“雲霄,你放心吧!這種養魂丸在我家主人手,那是綠豆芝麻,雖然也是稀有的東西,但絕對不是絕世珍。”

停頓了一下,慕容雪菡接着說:“而且你的養魂丸肯定不過我家主人的養魂丸,我家主人的養魂丸可以讓你的魂力在瞬間恢復,而且還可以幫你治療魂魄的損傷!”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雲霄是半信半疑。

養魂丸顧名思義是養魂用的,根本不能治療魂魄受損。

這像保健品和藥品的區別,保健品只能幫助你保養身體,但是不能幫你治病,而藥品可以幫你治病。

可是此刻慕容雪菡卻說養魂丸可以治療魂魄受損。

女兒和媽媽的文字賬 如果雲霄剛纔沒有看到秦巖養魂丸的效果,肯定會嗤之以鼻,但是此刻他卻不敢下結論,畢竟剛纔養魂丸的效果的的確確太好了。 看到雲霄不相信,慕容雪菡從秦巖手拿過來養魂丸,“嗖”的一聲扔到了雲霄的手:“你不相信嘗一嘗?”

雲霄拿起養魂丸,猶豫了片刻扔進了嘴裏。

養魂丸像雪糕一樣,剛剛進入雲霄的嘴裏融化了。

緊接着,一股滾燙的熱流在瞬間傳遍雲霄全身,他的魂力在瞬間恢復了,而且她感覺到自己受損的魂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大約一分鐘後,他受損的魂魄居然全部恢復了。

如果是平常,想要恢復受損的魂魄,至少也需要三五天的時間。

“這也太神了吧?這根本不是什麼養魂丸,而是可以治療魂魄的療魂丸!”雲霄一邊站起來,一邊在心激動地想。

慕容雪菡笑眯眯地問:“雲霄,怎麼樣?我家主人的養魂丸是不是可以治療你的魂魄?”

雲霄點了點頭,隨後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秦巖道友,不知道你這養魂丸是從哪裏得到的?效果居然這麼好!”

不等秦巖說話,馬嬌得意地說:“這當然是我師弟自己研製的!別人哪有這個本事!”

聽到馬嬌的話,雲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爲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茅山派高手如雲,很多人的實力都超過了秦巖,可是沒有一個人能研製出這種養魂丸。

“這是真的?”雖然馬嬌說的鏗鏘有力,不像是撒謊,但是雲霄依舊不敢相信。

不等馬嬌說話,秦巖擺了擺手說:“好了,別說這些了,我們還是趕快去封印其他通道里面的異道者吧!萬一他們跑出來那麻煩了!”

雲霄點了點頭:“對,我們還是先辦正事!”

說罷,雲霄念動咒語,操控之前的蠟燭向通道外面走去。

秦巖跟在雲霄身後,然後是慕容雪菡以及馬澤洪父女。

馬澤洪拉住馬嬌故意和秦巖他們拉開距離,然後語重心長地對馬嬌說:“嬌嬌,你怎麼什麼都說!”

“爸!我怎麼了?”馬嬌一臉懵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秦巖的養魂丸可是靈丹妙藥,你現在告訴了雲霄,萬一雲霄心生歹意怎麼辦?這樣對秦巖可不是好事!”

“嘿!我以爲是什麼事情呢!爸,你多慮了吧!我覺得雲霄是個好人!”

“傻丫頭,人心隔肚皮!以後不能胡亂說了!你一定要記住,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對了,你一會兒也提醒一下慕容雪菡,讓她的嘴也緊一些!”

馬澤洪嘆了口氣。

馬嬌想了想,雖然覺得馬澤洪有點多慮,不過她覺得馬澤洪說的還是挺對的。

畢竟雲霄和他們不是一家人。

“好的!我知道了!”馬嬌點了點頭。

“嗯!我們趕快追去!”馬澤洪當先向前面快步走去。

走了大概一百多米,雲霄帶着秦巖他們來到了通道出口。

當他們剛剛走出通道,幾聲厲喝突然從四面八方響起。

秦巖擡起頭向四周望去,他發現發出厲喝聲的不是別人,正是龍虎山的道藏等人。

原來剛纔秦巖他們鑽進通道之後,道藏他們怕被秦巖暗算,在大廳裏面擺了一個七星北斗陣。

道藏覺得秦巖他們肯定會出來,既然這樣,他們只需要守株待兔可以了。

原本他們以爲要等幾天之後秦巖他們纔會出來,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等人只進去了不到一個小時出來了。

“想不到你們這麼沒有耐心,只這麼一會兒出來了!”道藏拿起桃木劍,指着秦巖大聲說。

雲霄一步跨出,站在秦巖前面,對道藏大聲說:

“道藏,這是當年八國聯軍異道者被封印的地方,我們如果在這裏鬥法,極有可能破壞掉封印。一旦那些異道者衝出來,無論是誰都不會好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大動干戈!”

道藏眯起了眼睛:“雲霄道友,你爲什麼總是向着這個人,他可是殺害了我們龍虎山執法堂大弟子的人。”

“不管他殺了誰,現在都必須以大局爲重!”

“狗屁!我不知道什麼大局!我只知道我師兄被他殺了。我只知道我現在必須報仇,你們說是不是?”

道藏憤怒無地罵,到了最後幾乎是咆哮着說的。

龍虎山的弟子們立即紛紛高聲大喊起來:“對!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不過在這時,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突然響起。

所有的人都轉過頭向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

只見龍虎山的一個弟子被一具骷髏抱住了,而且這種抱和平常人們說的抱不一樣。

人們說的抱是伸出雙手將別人抱住了,此刻的抱是十分詭異的抱。

骷髏的胸骨張開了,像貝殼似得從龍虎山弟子的後面將他緊緊地包住了;

它的雙臂和雙腿像鐵絲一樣,纏住了龍虎山弟子的雙臂和雙腿。

它的頭斜着橫在龍虎山弟子的脖子旁,像是一個雙頭人一樣。

骷髏張開嘴,一口又一口地咬在龍虎山弟子的脖子,肩膀,以及後腦勺。

只見血肉橫飛,鮮血四濺。

那樣子像一個暴力狂在瘋狂地咬西瓜一樣。

而且隨着骷髏吃掉龍虎山弟子的血肉,他的身居然伸出了肌肉血管還有皮膚。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不好!這是血肉轉換術!大家快阻止他!”雲霄大聲叫起來,首先帶頭向骷髏衝去。

秦巖拿出桃木劍,念動咒語也向骷髏衝去。

緊接着,道藏帶着龍虎山的弟子們也全部加入了戰團。

只有柯合和白合對視了一眼,沒有加入戰團,反而將注意力放在了慕容雪菡以及馬澤洪父女身。

他們想趁機偷襲慕容雪菡他們。

骷髏看到秦巖他們向自己殺來,他居然一點也不慌張,一邊躲避秦巖他們的攻擊,一邊繼續吞噬着龍虎山弟子的血肉。

不一會兒的功夫,龍虎山弟子的半身被骷髏吃了個乾乾淨淨,只剩下了下半身。

而此刻,骷髏的身已經生出了一層皮膚,雖然他的皮膚十分乾枯,但是不像骷髏那麼駭人了。 “嘎!嘎!嘎!”骷髏張開下頜大聲笑起來,聲音像鴨子在叫一樣,格外的難聽。

“你們想攔住我,做夢去吧!”骷髏扔掉手的龍虎山弟子,身形一閃向另外一個龍虎山弟子撲去,準備吸收他的血肉。

道藏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骷髏撲去。

秦巖和雲霄對視了一眼,也向骷髏撲去。

但是集合秦巖三人的實力,他們依舊不是骷髏的對手,被骷髏逼得向後退去。

骷髏伸手右手,一把抓住龍虎山弟子的肩膀,將他揪到自己的面前,低下頭一口咬在他的脖子。

“噗嗤”一聲,鮮血從骷髏的牙縫裏面噴出來。

龍虎山弟子疼的大聲叫起來,可是卻無法擺脫骷髏。

看到有一個同門弟子被骷髏殺害,道藏又怒又氣。

這些龍虎山的弟子都是他帶出來的,現在接連死了兩個,他回到龍虎山根本沒法向師傅交代。

“王八蛋,我殺了你!”道藏大吼一聲,挑起桃木劍瘋了一樣向骷髏衝去。

秦巖和雲霄準備幫忙的時候,馬嬌突然大聲叫起來:“秦巖,快救我們!”

秦巖轉過頭向馬嬌望去,他看到柯合和白合正在聯手圍攻慕容雪菡和馬澤洪父女。

看到這裏,秦巖立即攥緊了拳頭。

他沒有想到柯合和白合這麼無恥,在這麼緊要關頭不但不幫忙,反而趁機對慕容雪菡他們下手。

“找死!”秦巖憤怒無地破口大罵起來,念動咒語將桃木劍向白合拋去。

桃木劍像流星一樣,從半空閃過一道華光,“噗嗤”一聲刺進了白合的後背,並且從她的前胸刺出來。

白合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脖子一歪倒在了地。

看到這裏,柯合嚇得轉過頭跑,生怕秦巖連他一起殺了。

秦巖沒有去追柯合,而是轉過身向骷髏撲去。

現在不是解決私人恩怨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了骷髏。

如果他們之間發生內亂,那骷髏肯定會將他們各個擊破。

所以現在是和則生,分則死。

不過即便秦巖加入了戰團,他們的形式依舊嚴峻,他們依舊不是骷髏的對手。

“雲霄道友,道藏道友,我們三人組成三才三魂天罡陣吧!”秦巖大聲提議。

雲霄點了點頭,同意秦巖的建議。

道藏猶豫了片刻也點了點頭。

三人立即按照天地人的方位站好了位置,並且分別抽出自己的天魂、地魂和生魂,分別附身在別人的身。

這個陣法威力其大,但是對組成陣法的三人有特殊的要求,那是分別將各自的魂魄附身到對方的體內,這樣既可以發揮肉身的實力,也可以發揮魂魄的實力,相當於將兩個人的實力疊加在一起。

不過這樣做也有危害,如果其有人有異心,極易趁虛而入毀壞對方的肉身。

當秦巖三人組成三才三魂天罡後,他們的實力大增,至少提高了一倍,甚至一倍還多。

再加有龍虎山的三個弟子助陣,骷髏當即落入下風。

骷髏被困在陣,氣得嘶吼連連,但是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秦巖三人的圍攻下,骷髏身剛剛生出的皮肉,被秦巖他們一片一片地削下來,像在做刀削麪一樣。

不一會兒的功夫,骷髏身的肉已經被削乾淨了。

又過了一小會兒,骷髏已經被壓制住了。

秦巖分別給雲霄和道藏使了一個眼色,他們同時點了點頭,同時大喝一聲,同時揮起桃木劍斬在骷髏的頭頂。

“轟”的一聲,骷髏被秦巖他們劈成了六半,身的骨頭“砰砰砰”地掉在地。

在骷髏死掉的那一刻,遠在美國地府的斯坦森突然睜開了雙眼。

他憤恨無地轉過頭看向了東方所在的位置,咬牙切齒地說:“秦巖,你居然殺了我的曾祖父,我斯坦森和你勢不兩立。你等着,我遲早都會去找你的!”

原來斯坦森給秦巖瓷瓶的最終目的,是救出他曾祖父,至於其他八國聯軍的異道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斯坦森之所以在瓷瓶藏了七道解咒的咒語,其他六道都是迷惑秦巖的,爲的是讓秦巖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六道身。

其實斯坦森也真的做到了,因爲秦巖他們首先去的是西班牙所在的封印區。

不過斯坦森的曾祖父太不爭氣了,他衝出封印不想着趕快逃跑,卻想着趕快吸食別人的血肉,而且還吸食到了龍虎山弟子的血肉。

這叫不作死不會死。

如果斯坦森祖父逃出古墓,完全可以隨便吸食古墓四周的人。

一旦他恢復了以前的實力,別說是秦巖他們,是雲霄師尊來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錯錯在他太自大了,他以爲他能對付了秦巖他們。

錯錯在他太貪婪了,他看到龍虎山弟子各個都是天尊級別的高手,心裏面實在是忍不住。

秦巖抹了一下額頭的汗,感慨無地說:“終於把這個傢伙殺掉了!對了,雲霄道友,這是什麼東西?不會是骷髏邪靈吧?”

雲霄點了點頭:“這個傢伙是骷髏邪靈!他應該是美國人!據說當初美國的異道者修煉的都是不是亡靈!”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秦巖雖然是在和雲霄說話,但是眼睛卻向道藏望去。

道藏在這裏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不等雲霄說話,道藏當即表態:“秦巖,雲霄,剛纔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剛纔以爲你們是在騙我。這樣吧!我們還是聯合起來一起將這些傢伙都封印了吧!”

道藏此刻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他覺得應該以大局爲重,等他們處理完這裏的事情,再解決他們的私人恩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