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等你媽心情好了,她一定會告訴你。」唐宋微笑搖頭,「小丫頭,回去好好上課吧,別鬧。」

「我才不是小丫頭!」周玉婷很不樂意的瞪眼,「我十五歲了,馬上就十六歲,你才是小丫頭。你要敢騙我,我……我以後天天來煩你,氣死你。」 說罷,周玉婷氣鼓鼓的走出去,背影寫滿了可愛。 唐宋還真有點始料未及,猜到陳英有孩子,卻沒想到是個這麼可愛的蘿莉。十五歲了,還保持這麼純真,倒是少見。

「我才不是小丫頭!」周玉婷很不樂意的瞪眼,「我十五歲了,馬上就十六歲,你才是小丫頭。你要敢騙我,我……我以後天天來煩你,氣死你。」

說罷,周玉婷氣鼓鼓的走出去,背影寫滿了可愛。

唐宋還真有點始料未及,猜到陳英有孩子,卻沒想到是個這麼可愛的蘿莉。十五歲了,還保持這麼純真,倒是少見。

聽她說話的語氣,真的很像是個四五歲小女生,而且思想非常純潔……

可惜了這樣的小純潔,恐怕很快就要為了家庭分裂而發愁。估摸著陳英跟是周海鬧離婚,除了財產分割之外,很重要的原因也是這丫頭的撫養權。畢竟,她沒成年。

甩開思緒,唐宋低頭繼續寫治療方案。方怡的身體需要調理,陳英的身體需要治療,方老的病需要控制,他忙得很……

雲華高中的校醫真的很清閑,可以說屁事沒有,唐宋都有點無聊的拿出手機打麻將。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實在受不了,走出門邊伸懶腰。卻見老劉急匆匆的走過來,讓他雙眼泛起精光。

有樂子了!

果不其然,遠遠地老劉就喊著:「唐校醫,外邊有個女人賴著不走,非說是你老婆。」

噗!

唐宋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兩眼瞪大。什麼鬼,他什麼時候有老婆了?

老劉跑過來,氣喘吁吁的解釋:「帶了幾個人來,那女的還挺著肚子,非說是你老婆,然後說你拋棄了他們娘倆。反正很鬧騰,幾個人氣勢洶洶的,看樣子像是要吃人。」

這,幾個意思?

唐宋還真有點懵了,莫名其妙喜當爹系列?

帶著困惑,唐宋跟老劉朝著校門走去。遠遠地便見到,校門外還真有幾個人。準確的說應該是,四個男人一個女人。四個男人都是三十來歲,隔著幾十米都能感受得到一臉的殺氣。至於那個女人,確實是挺著大肚子。

只不過,那女人長得不咋滴。雖然隔著很遠,但唐宋看得清楚,容貌一般,個頭也有點矮。

隨著他靠近,四個男人火氣衝天的怒視,女人則是滿臉的激動,怎麼看都像是真的。

唐宋很納悶,他真不認識這幾人,可以說完全陌生,怎麼忽然就冒出個挺著肚子的老婆?

走到門口,唐宋困惑的問道:「請問你們是……」

沒等說完,女人旁邊的高大青年已經咬牙切齒的罵道:「畜生,這就假裝不認識了!媽的,把我妹妹肚子搞大就跑,你還是人嗎!」

這話說得唐宋更是迷糊了:「你們是不是搞錯了?看清楚,我真不認識你們。」

那女人忍不住往前靠在欄杆上,含情脈脈的凝視著他:「你……你還好嗎?老公,我們回家好么?」

靠,這尼瑪什麼鬼情況!

唐宋懵逼了,看了看淚光閃爍的女人,又看了看四個冒火的青年,著實沒反應過來。

老劉倒是善解人意,低聲道:「唐校醫,要不你帶他們到別的地方解決?馬上就下課了,等會學生看到不太好。」

「就該讓所有人都看到,這個畜生有多喪盡天良!」高大青年火爆的怒吼,「媽的,把我妹妹的錢全都騙走,還說要跟她結婚。到頭來好了,肚子搞大就跑,你丫怎麼不去死啊!」

唐宋頗為皺眉,並沒有反駁,而是讓老劉開門出去。現在是上課時間,在這裡吵鬧確實影響不太好。

一出去,高大青年立即衝過來揪住他的衣領,口水狂噴:「我他媽弄死你!」

旁邊三人及時拉住他:「金哥,別激動,有話好好說。」

唐宋沒有反抗,就有點懵,真的搞不清楚狀況。難不成,有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又或者,是套路?

只聽那女人可憐楚楚的顫聲道:「老公,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行么?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做,行么?」

說得還挺悲慘,再配合那閃爍的眼淚,以及挺著的肚子,著實可憐。

唐宋側頭看著她,雙眼忽然眯成一條線,嘴角勾起了玩味的弧度。表面上則是故作為難,猶豫了好一會才點頭:「好吧,聊就聊吧。」

正當他這個鬼醫是吃乾飯的,這個女人根本就沒懷孕,肚子都是假的…… 這可要了我的親命,一條巨鱔已經弄得我們焦頭爛額,何況又來了一條巨蟒。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巨型蟒蛇,甚至比玄天水洞那條金蟒還要粗大,而且通體呈鮮紅的顏色,就像剛剛從濃度極高的血水中泡過一般,渾身鱗甲又粗又厚猶如鋼鑄,碩大的蛇頭呈扁平的三角狀,這還是條毒蛇。

它又長又粗的身體從上部一處山洞中鑽出,至少有二三十米的長度,我簡直懷疑這是一條未幻化的蛟。

蛟據傳說是龍和蛇交配後產生的,歷史上很多正史資料都有對於它的記載,當然也有很多神話傳說,蛟和蛇最明顯的差異有兩點,一是頭上生獨角。而是身體要比蛇粗長不少,眼前這條紅蟒雖然未生獨角,但體型過於龐大,如果這是條蛇,那得生長多少年?

黃天仇震起的水幕散落入水潭,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我千萬不要發出聲音,而白化巨鱔吐出的黑氣被紅蟒吸入後在水裏的身體便開始痙攣一般抖動起來,身體周圍激起無數細小的水珠,發出“唰唰”聲響。

它就像被抽走了魂魄,雖然還有一口氣留存在體內,卻一動也動不了,只見巨蟒扭轉身子那鮮紅巨大的腦袋對着我點了三點,我也不懂是啥意思,難道是和我客氣?

想到這兒我也點點頭,算是回禮。

然而它猛的張開血盆大口,我下意識就要揮拳自保,黃天仇一把按住我拳頭道:“別亂來,這可是一條火龍。”

冷傲總裁:丫頭,你休想逃 紅蟒衝我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音波捲起氣浪一陣陣穿過我的身體,我拼盡全力才能勉強站住不被衝倒,伴隨着“衝擊波”的則是一陣陣奇異的香氣,接着只見巨蟒體內涌出一股透明的粘液,就像口水一般,隨即它的脖子也是瞬間變粗,接着“嘔嘍”一聲,一顆渾圓如雞蛋般大小的柱子被一團粘液包裹從紅蟒的喉頭中吐了出來,頓時一股奇香無比的氣味散發開來,我伸手就將珠子皆在手裏,頓時一股清涼感順着我手往身體四周蔓延。

吐出珠子後紅蟒又點了三下腦袋,狹長無比的身軀緩緩縮回高處山洞中不見蹤跡。

黃天仇嘆了口氣道:“我就說你小子福澤厚重,但還是沒想到能厚實到這份上,收你做徒弟,我真感覺壓力巨大。”

“師父,這是什麼玩意?”如果這顆珠子不是從蛇嘴裏吐出來的,就憑這股香氣那也是稀世之珍,不過從毒蛇嘴裏出來的不可能是好東西,說不定就沾有劇毒。

“這是……”轟的一聲,渾身抽搐不已的巨鱔就像是瘋了一般縱身而起再度朝我衝來,我本來不及多想順手向前推去。

“嗖”的一聲巨鱔就像狂風中被吹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狠狠撞在鐵絲網上,接着摔入水中,那龐大的身軀震出臭水濺了我一身,片刻之後巨鱔雪白的身體緩緩飄出水面,一動不動儼然已死。

我擦了一把腦門上的臭水和汗水,暗中對自己的能力非常滿意,看的出黃天仇似乎也對我的能力非常滿意,他指着石階道:“上去吧,我告訴你這顆珠子的來歷。”

“那條紅顏色的巨蟒其實不是蛇,準確的說並非地球生命,火蟒最早是被空間站的宇航員所發現,他們在運行的過程中,在特定軌道的太空中見到了一條漂浮着的類似蟒蛇的紅色巨型生物,經過計算體長大約在一百五十米左右,這就是著名的“紅色怪蛇”事件,當時世界各國以爲發生了生化災難,但是取得死物身體組織分析後才發現它的dna排序和蛇類完全不同,根本就是南轅北轍,而如此巨大的生物如果是地球生物不可能不被發現,所以這並不是地球生物。”

“但奇特的並不是火蟒本身,而是它與南極地宮大門入口的雕塑完全一樣,據說地宮入口就是一條巨大的張開嘴巴的火蟒頭部雕像,在之後我們加大了尋找火蟒的力度,隨後確實發現了一些活體生物,只不過體型都很小,容易被人誤以爲是紅色的蟒蛇。”

“禁區得到的這條活體標本便被飼養在此,這座山洞裏真的很奇特,待長了你就會發現各種各樣神奇的生命,比如說這條火蟒,我總感覺它是一條懂得自我修煉的妖物,因爲它總是採補其餘生命體的精華,比如說那條巨鱔它自知遠非你敵手,噴出這口毒煙自然是傾盡全力的最終殺招,所釋放而出的自然也是它體內的精華,但最終被這條火蟒輕易盜走,類似世間五年前也發生過一次,就是洞裏那些耗子,這些巨型老鼠曾經是由一隻鼠王帶領的,鼠王大如成年公狼,嘴巴猶如鱷魚一般又長又寬,長滿利齒,它在時整日與巨鱔纏鬥不休,那時此地就是耗子的天下,巨鱔輕易不敢踏足,可就是在鼠王到了一定年歲,身體再度出現幻化之象時,我親眼看到這條火蟒趁鼠王休息時吸光它體內精血,這種行爲就叫盜取命終,因爲動物和人一樣,其實都懂得修煉法門,每當到了一境終極,將要向下一境勇猛精進時必會集中全身力量,衝開命中關卡,這就叫一命終,每當這時就是它全身力量最強大,卻是注意力最薄弱之時,火蟒能清楚的感受到這一點,就像強盜一般突然闖入,搶走修煉者的命終,所以在這個洞裏修煉面對的不光是未知生物的突然襲擊,最危險的就是如強盜一般的火蟒,不過這怪物特別有靈性,懂得知恩圖報,你讓它得了巨鱔體內的精華,它還你一顆火龍珠。”

沒想到這東西還是個寶物,我也沒想到獲得此物的過程居然如此曲折,道:“火龍珠對我而言有什麼作用呢?”

“作用可太大了,有了這東西尋常的毒蛇、毒蟲對你可沒有絲毫威脅了,還有一般的毒藥,甚至化學毒劑,輻射這些玩意全部無法傷害你的身體,對於一個想要修煉元力的人這可是至寶,僅次於火蟒血。”

“它的血液有啥作用?”

“那作用太大了,一條火蟒長到這種程度你想想吸收了多少命終?它的身體就是個十足百寶囊,如果你能喝了它的血,再配以獸王之心,你將無敵於天下。”

“是嗎?那您爲何不宰了它喝血呢?”

“得打過它才成,火蟒雖然性格溫和,但身具靈性的動物你可別招惹它,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師父,您怎會知道這麼多?”我敬佩的道。

“禁區有專門負責調查這類奇特生命的部門,而我曾經就是這個部門的負責人。”

一句話說的我長大了嘴巴道:“啊,還有這樣一個部門存在?”

“當然,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自古以來就有獸化成妖的傳說,你可以說這是神話故事,空穴來風,但信則有,而我們本來就是修煉密法之人,所以堅定的相信這世界上必有這種神奇之物,事實上我們所料不差,這些年已經找到很多類似生命,如果將來你有機會被調入這個部門,就會知道這個地球到底隱藏了多少不可思議的祕密。”

“這種好事我是不敢想了,只是想請師父傳授我修煉元力的奧祕。”

“你先把火龍珠收好了,這東西爲天下奇珍,一定不要外露,否則必然招來殺身之禍,這些殺手不光只是人,甚至會是一些精怪,你可得記住了。”說這話時黃天仇面上似乎浮現出一股詭異的笑容。 「丫的,我真想揍死你!」

金哥不停的罵娘,其他三個青年總是拉住他,彷彿只要鬆開就會衝上來將唐宋打死。

唐宋沒有說什麼,目光始終落到那個大肚子女人身上。要不是因為他醫術高明,真的看不出這個女人是在演戲。

太逼真了,淚光楚楚,再加上有點小肥胖,怎麼看都像是個真孕婦。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孕婦是印堂會發紅,下巴也會出現孕紋。當然,一般人確實看不出來……

「去哪?」唐宋故作不耐煩的樣子,「我沒太多的時間。」

「草,你他媽還有臉說!」金哥又罵娘了,口水狂噴,可謂是兇悍。

不得不說,他們配合真不錯。一個裝可憐,三個拉架,剩下一個裝兇狠。這樣的陣勢,一般人看著真會相信。

女人假裝猶豫了一會才說道:「去找個咖啡屋吧,三哥,麻煩你去開車過來。」

唐宋沒說什麼,耐心的等著。金哥在旁邊不停嚷嚷,聲音非常大,恨不得路過的人都聽得到。

也就幾分鐘,一輛加長版麵包車開過來,唐宋跟著他們上車。

很巧妙,那個女人坐在司機旁邊,唐宋跟金哥坐在中間一排,剩下兩個青年坐在後排。

車子剛啟動,唐宋就撇嘴道:「你們的演技太差了,尤其是你……金哥對吧?你太浮誇,應該稍微沉穩一點。」

這話一出,車內一幫人頓時愣了。啥意思,被看穿了?

金哥率先反應過來,面色陰沉的怒罵:「你說什麼鬼,卧槽,別想不認賬……」

不等說完,唐宋已經翻白眼斜視:「別裝了,我又不傻。我已經很配合你們的演出,還想怎樣?說吧,你們是誰派來的?趙旭?應該不可能,那死肥豬這會兒估計還在醫院。周海?」

金哥眉頭一凜,立即從椅子下邊掏出一把鋒利的水果刀對準唐宋,冷哼道:「小子,你很聰明,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不認識你說的那些人。至於是誰,等到了地方就知道,最好別嚷嚷,否則你會死得很慘!」

唐宋微微聳肩,悠然靠著椅子閉目養神。又是這種套路,就不能換個新鮮的?

不過,他還真有點納悶,到底是誰讓他們過來。肯定不是周海,這個活太監如果要下手,一定是往死里整。也不可能是趙旭,那會是誰?

眼見著唐宋很淡定,金哥反倒有些不安,陰沉道:「你好像很淡定,有恃無恐?」

唐宋睜開眼鄙視:「不然呢,我也像你們剛才一樣,來一場拙劣的演出?我可沒那本事,還不如安安心心。大不了,等會你們捅死我。」

「呵,你倒是看得開。」金哥頗為讚賞的冷笑起來,「放心,不一定會殺你。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不過,你是怎麼看出我們是假的?」

這話說得唐宋更是翻白眼,一臉的嫌棄:「我有沒有老婆,自己不知道?再說了,挺著一個大肚子就一定是孕婦?」

「喲,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前邊的女人輕挑的插過話,「看來,你很不簡單呢。金哥,保持警惕,小心他耍花招。」

唐宋慵懶的閉目養神,也懶得多說。一天碰到兩次綁架,而且時間間隔這麼短,他也是醉了……

約莫二十分鐘,麵包車終於停下來。唐宋沒有睜開眼,一副睡著的樣子,甚至還有點打呼嚕。

金哥一臉黑線的推著他:「到了,下車!」

唐宋猛地睜開眼,嘖嘖舔著嘴唇:「啊,到黃泉路了?哦,剛停車啊。」

這麼淡定,讓金哥更是警惕,水果刀一直按在唐宋的脖子上。直覺告訴他,這個青年很不簡單……

位置不算很偏遠,是一個新開發的樓盤。不過看樣子好像停工了,裡邊沒什麼人。

沒等唐宋多看,金哥已經推著他往前走。唐宋也沒反抗,瀟洒的走進還沒建成的小區。

到了一棟樓的一樓裡邊,總算看到裡邊有幾個人,反倒是讓唐宋傻眼了。

居然是上午在中京醫院門口醫鬧的那個瘦弱中年人!

除了他,旁邊兩個人也都很熟悉,都是參與者!

唐宋雙眼發亮,不可思議的加快步伐走進去:「萬萬沒想到啊,竟然是你們!卧槽,我還納悶會是誰綁架我,真沒想到啊。」

那語氣,驚喜得跟見到老朋友似的,聽得一幫人都是一臉的黑線。

瘦弱中年人綳著臉色,小鬍子一顫一顫的,冷哼道:「小子,你壞了我的大事,你說,該怎麼辦?」

唐宋一怔,假裝迷糊的樣子:「大事?哦哦,你們要醫鬧,跟醫院要錢,這我懂。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可是,當時就算我不出面,你們也未必拿到錢啊。」

「少他媽廢話,要不是你,我們會這麼慘?」旁邊肥胖的青年火冒三丈的怒罵。

唐宋縮著脖子,委屈得跟個二十五歲小孩一樣,低聲咕嚕:「這怎麼能怪我,是你們演技太差……」

「你說什麼!」肥胖青年暴跳如雷,憤怒衝過來揪住唐宋的衣領,咬牙切齒的想要把人拎起來。

然而,用力,沒起來;再用力,還是紋絲不動!

肥胖青年嘴角抽搐,很沒面子的一巴掌抽過去:「媽的,老子抽死你!」

唐宋趕緊扭頭躲避,讓他拍中後腦,然後疼得驚叫:「啊,別打我,你們別這樣。」

瘦弱中年人又開口了:「牛子,放開他吧。金子,你們幾個警醒點,別讓他跑了。」

「我不會跑的。」唐宋委屈的縮著脖子,一臉的可憐,「我跑不過你們的。你們想……想怎樣,我就是個校醫,你們抓我也沒用。」

瘦弱中年人綳著臉色走過來,冷冷的打量著他:「小子,別給我裝逼。我可是聽說了,你跟中京醫院的院長關係匪淺,是她男朋友吧?我要的不多,一百萬。」

喲,還有醫院內部人員做內應呢!

暗暗冷笑,表面卻一臉的哭喪:「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就一個校醫,今天剛上班,哪裡人士什麼院長。再說,我也沒一百萬啊。」

「少他媽廢話!」瘦弱中年人寒光閃爍的掏出小刀按在他的腹部,「我不想殺人,只想要錢。今天你壞了我的大事,我現在就想要點補償而已。記住,是一個人一百萬!」

這下唐宋明白了,這是一群為了錢什麼都得出來的瘋子…… 看著兇惡的一幫人,唐宋相當鬱悶,難道自己長得像是很有錢的樣子?

就算他們知道自己跟方雅關係密切,又怎麼斷定方雅會為了自己出錢?

「哎,」唐宋尤為無奈的嘆息,「我是真沒這麼多錢,你想利用我威脅那個院長似乎也不太可能,我跟她還沒熟悉到這種地步……要捅你就捅吧,我無話可說。」

視死如歸的樣子,讓瘦弱中年人面色陰霾。難道,給的消息不對?

很快又冷靜下來,冷哼道:「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怪不得我了。你放心,我不會捅死你,先割了你的下面,我就不信你不給。」

這一招夠狠,讓唐宋本能夾緊雙腿,哭笑不得:「大叔,大家都是男人,你這樣未免太殘忍了點……行吧行吧,一人一百萬,我給還不行嗎!」

聽得這話,瘦弱中年人立即鬆了口氣,雙眸閃爍精光:「哼,差點讓你糊弄過去了。一共九個人……不,十個,一千萬。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要不然,我先閹了你,然後再……」

「五千萬!」唐宋直接打斷他的話,「放了我,我給你們五千萬,馬上打電話叫銀行轉賬。」

嘶!

一幫人不由倒吸了口涼氣,又是震驚又是怪異的盯著唐宋。這小子腦子有病吧,明明只需要一千萬,卻給五千萬?

「你想耍什麼花招?」瘦弱中年人警惕的皺眉。

唐宋苦笑:「我能耍什麼花招,就是珍惜自己的命而已。哎,既然碰上這種事,我認了。你們這麼多人,還怕我跑了不成?」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瘦弱中年人也沒多想,將水果刀收了回去:「最好別騙我,否則……馬上打電話。老金,銀行卡給他。」

「不用。」唐宋卻搖著頭,一臉的真誠,「相信我,轉賬過去之後,你們的賬戶都會有錢。」

不用銀行卡也能轉賬?而且,怎麼知道他們每個人的賬戶?

瘦弱中年人勃然大怒:「你他媽耍我,當我沒讀過書啊!」

「真的,我沒騙你。」唐宋非常認真的搖頭,「五千萬均分,算到小數點后兩位,絕對不會出錯。不信,你等一分鐘就知道了。」

真這麼神奇?

眾人還真有點好奇了,這麼牛掰的事情,從未聽說過。

瘦弱中年人半信半疑,水果刀依舊緊握在手中:「你要敢騙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唐宋微微聳肩,抬起頭望著天花板,表情相當的奇怪。就在眾人納悶之際,只聽他忽然喊著:「閻王,聽到沒有,五千萬分了。放心,明天我會燒過去給你!」

卧槽!

眾人差點沒吐血,還真是在裝逼!

瘦弱中年人氣得臉都綠了,水果刀毫不留情的捅過去,同時大聲怒吼:「草,敢耍我!」

嘭!

沒等水果刀刺中唐宋,瘦弱中年人已經倒飛出去,順帶著將後邊一個青年給撞倒在地上。

幾人微微錯愕,定眼一看,發現唐宋筆直的伸出右腿,典型的李小龍踢!

「沃日,上!」金哥反應倒是很快,趕緊拿刀撲過去。

「我噠!哦吼,噠噠噠……」

伴隨著唐宋的叫喊,場面相當火爆。門口站著的女人目瞪口呆,整個人都傻了。

這哪裡是打架,分明就是蹂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