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莉還想問什麼,我只是衝着她笑了笑,讓她放心等我回去就行了。然後孫莉便咬着嘴皮點了點頭離開了。

歡樂谷現在雖然仍有些慌亂,但人羣總算是漸漸集中,而目前的情況就像是獅子追逐鹿羣,落單的那個,它的命運已經被註定。人羣中鬼是不敢來的,陽氣太盛,而如果有落單的,那就不一定了。 我跟侯光耀幾乎是同時發現了不對勁,然後朝着歡樂谷裏面跑去。現在裏面光線更暗,幾乎已經看到淡淡的影子。我跟侯光耀進去根本

歡樂谷現在雖然仍有些慌亂,但人羣總算是漸漸集中,而目前的情況就像是獅子追逐鹿羣,落單的那個,它的命運已經被註定。人羣中鬼是不敢來的,陽氣太盛,而如果有落單的,那就不一定了。

我跟侯光耀幾乎是同時發現了不對勁,然後朝着歡樂谷裏面跑去。現在裏面光線更暗,幾乎已經看到淡淡的影子。我跟侯光耀進去根本就沒人發現。

不對,已經不在這裏面了。我的心頓時緊張起來。然後幾乎又是同時,我跟侯光耀繼續朝着歡樂谷的更裏面去了。

歡樂谷所處的位置本來就是郊區,附近是大片樹林和農田。我的速度不慢,侯光耀的速度更是快。我心想難道他也有夜視眼?如果不是知道侯光耀的年紀,他這身形,我都會以爲他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了。

就在我分神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只見侯光耀突然往前躍了一步,接着大手一揮,一道符咒朝着前方扔了過去。只見黑暗之中一個影子晃動了幾下,然後一個人影落在了地上。

果然,這人影估計就是落單的那個。要是再來遲一步,這人怕是就得被吸乾了。

“妖孽,哪裏逃!”侯光耀也不管我,從腰中抽出一把木劍就朝着那半空中的黑影砍了過去。

這黑影跟我以前見到的差不多,不過實力卻強上不少。這怕是都能跟柳念芸比了吧?想不到他們除了柳念芸還有這麼厲害的厲鬼,我真有些沒想到。看來要徹底解決這件事情,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難得多。

再難也要上!我也握噬魂劍朝着那黑影衝了過去,至於符咒?有侯光耀在,我現在要是拿出來也是多此一舉班門弄斧。至少目前不用我出手。

侯光耀這第一道符咒過去,沒想到竟然沒對那黑影造成絲毫的傷害,反而是激怒了那黑影。堂堂法器大師,在我這樣一個小輩面前第一次出手就這樣了。估計侯光耀的心裏也窩火。

那黑影只是模糊地呈現一個人形,見我跟侯光耀兩面夾攻,竟然猛地一飛向高空,接着朝我的後面繞去。

我心想你丫的是挑着軟柿子捏麼?雖然心裏抱怨,動作上卻不敢有絲毫的放鬆。那黑影剛一竄到我的後面,我也趕緊祭出噬魂劍,讓劍拖着我往前飛行了幾步,這才逃了過去。

第112章 該付出代價了

現在天色已暗,再加上如今我已經達到了聚靈劍法第三層。馭劍飛行談不上,但是作爲輔助手段還是沒問題的。

我穩住身影剛一轉身,那黑影又已經發動了攻勢。她左臂憑空生出一道衣袖,朝着侯光耀一扇動。強勁的陰風讓侯光耀雙腳死死地紮在地上。

我本想趁着那黑影攻擊侯光耀的時候偷襲它。誰知道我剛一過去,朝着黑影甩了一道白光。那黑影也正巧朝着我這邊扔來一道鬼氣形成黑劍。

黑劍和我的白色劍氣相撞,絲毫不落於下風,只是頓了一下便打散了我的劍氣,然後衝着我這邊繼續飛了過來。

侯光耀把劍舉在胸前,口中唸唸有詞,接着也祭出自己的劍朝着那黑影飛了過去。這時候黑影的一縷黑氣已經像是蛇一般地朝着我纏了過來,我手足無措之時正好是侯光耀幫我解了圍。

侯光耀的劍朝着黑影刺了過去,黑影飛出一道黑色水袖纏住木劍,又往天上一提。那木劍便不知道飛向哪裏了。

好傢伙,比我還慘,劍都給弄沒了。侯光耀氣得是吹鬍子瞪眼,緊接着又是一道雷符扔了過去。這雷符還真有了效果,數到閃雷照着黑影劈了下去。黑影倉皇躲避,我心想看來侯光耀不虧是前輩,果真厲害不少,看來這黑影怕雷,一會全用雷符收拾它。

我顯然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捱了幾道雷之後,那黑影雙臂之間又伸出數到黑色水袖。那些水袖圍在空中,成爲了一道屏蔽,任憑侯光耀的雷符怎麼劈,居然再也沒受什麼傷害。

我看着心想這招怎麼那麼像柳念芸的呢?柳念芸也喜歡用水袖做武器,只不過她的水袖是白色的。我估麼着這厲鬼應該跟柳念芸有關係,或者本來就是被柳念芸培養出來的。

侯光耀滿臉不可思議地看着那黑影,第二道符咒還沒打出來,一道黑色水袖便飛了過來,正好纏住了侯光耀的腰,一下把他摔出好幾米遠。

畢竟是年紀大了,普通人被這麼一摔都鐵定出事,更別說侯光耀了。黑影沒有立馬對侯光耀趕盡殺絕,而是轉身朝着我這邊看來。臥槽!這傢伙是真看上我了麼?侯光耀那麼搞它它不先解決侯光耀居然來對付我?

黑影又是一道黑色水袖朝着我飛了過來,那水袖捲住了我的劍,讓本來已經發出金芒的噬魂劍愣是被蓋住了。我用力拉扯,可那水袖噬魂劍根本就砍不斷。

我咬着牙齒,用着朝着我這邊扯。這時候侯光耀又朝着這邊過來了,他那把被丟掉的木劍已經又重新握在了手中。侯光耀一把把木劍推向了黑影后背。我以爲侯光耀可以幫我解圍了,誰知道黑影居然絲毫不躲閃,扔侯光耀的黑影刺入身體也要奪走我的劍。

我手上的皮都已經磨破了,滲出了血,終於噬魂劍還是被那黑色水袖給拖走了。而同時侯光耀的木劍也刺中了那黑影。雖然劍被搶走了,但是看到黑影還是中招了我心裏也多了一份安慰。

畢竟侯光耀的法器肯定件件不輸於別人,打鬥這麼久,他就拿了一把劍出來,可想這把劍的重要性。沒準這把劍也是什麼幾百年的桃木甚至是上千年的桃木製成了呢?

就在侯光耀的木劍刺上黑影的那一刻,黑影整個身體周圍驟然爆發出一團白霧。就像是冰一樣,瞬間凍住了那劍,本來已經要刺上黑影的劍只得又收了回來。

侯光耀也看出了不對勁兒,接連三道符咒過去。我也顧不得什麼班門弄斧了,也扔出一道高級火符。

四道符咒過去,竟然都被這黑影毫無傷害!這怎麼可能!四道高級符咒,就是柳念芸見了也只有躲的份兒吧?這厲鬼到底是誰?居然比柳念芸還厲害?

“爺爺!小峯!”不遠處侯笑天的聲音響起。

我回應了一句,侯笑天也趕緊過來了。他見了那女鬼也是一驚,接着也拿出了封鬼令牌朝着黑影進攻。

圍在在黑影身上的白色霧氣很快開始縮小,我越看這霧氣越覺得熟悉。後來那霧氣居然縮小籠罩住了黑影。接着那黑影突然就變成了柳念芸的模樣。

臥槽!還能這樣!這是咋回事?黑色的無面厲鬼居然變成了柳念芸的樣子?我說他怎麼一個勁兒的追着我呢,原來居然是柳念芸!那剛纔他爲什麼變成那副模樣?

這時候侯光耀和侯笑天也是驚呆了,他們也沒想到這鬼居然如此美麗。雖然現在只有微弱的燈光,但是一點也擋不住這女人的美。

完全恢復了本體的柳念芸一***子突然晃動了幾下,魂體也變弱了一些。我們立馬反應了過來,感情是剛纔那白霧抵擋了我們的進攻,所以她纔沒事。

所以現在我們三個又朝柳念芸揮劍扔符咒,我更是拿出了經過師父加持的紅線,想要纏住柳念芸。

柳念芸白綾一揮動,頓時在周圍形成了一個白色圈子,全數當下我們的進攻。侯光耀的高級符咒對柳念芸根本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反而浪費了他自己不少力氣。

“這下沒了噬魂劍,我看你怎麼對付我!”柳念芸身後的裙襬飄起,足足有幾米長。裙襬護住了她的身體。而她根本就沒有管侯光耀跟侯笑天,直接朝着我飛過來了!同時雙臂的白綾也像我過來了。

這可是柳念芸啊!想當初制服她的地魂我們也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如今是天魂來了,明顯比地魂不知道厲害多少倍。

只是我有些奇怪,師父說過,柳念芸的人魂不能離開肉體,天魂要去搜集一萬個冤魂。那現在天魂出現在這裏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一萬個冤魂已經蒐集夠了?那樣的話我估計我們今晚會死得連渣都不剩。

不過看情況天魂是來這害人的,那前幾天學生的死亡是不是也是跟柳念芸有關係?如果是的話,他們收集鮮血幹嘛?難道柳念芸需要這血液提高修爲?不過她不是更需要男人的精氣麼?現在收集那麼多女人的陰柔之血幹嘛?

我腦中頓時竄出了許多問題,當然,現在的情形也根本容不得我多想了。現在更重要的是柳念芸馬上就要到我的面前了,而侯光耀跟侯笑天還根本沒有辦法阻止。一代法器大師都沒有辦法,我這個小角色又能怎麼辦?

我趕緊祭出噬魂劍,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這時候我才明白過來,柳念芸之所以化爲黑影,根本就是爲了避開噬魂劍的攻擊。

“小峯。”侯笑天忍不住喊道,他直接跑過來想要護住我。

侯笑天還沒跑到我身邊,我就被柳念芸的兩段白綾給拉到了半空中。突然到這裏高的距離,我頓時有一種後背一涼的感覺。靠,這要是摔下去,鐵定爬不起來了。

現在我跟柳念芸的距離不過是二十釐米左右,如果她是活人的話,我已經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了。但是我現在感受到了只有她身上的陰氣和邪氣,還有那張充滿怨恨的臉。

我心想老子沒招沒惹你,到底是一天到晚纏着我不放,你擺個臭臉幹啥?要是現在噬魂劍在手上,老子非劃爛你的臉不可。

“你該付出代價了。”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柳念芸陰沉着臉說道。

“我付出個毛線代價啊?”我幾乎是哭喪着臉說,“我說大姐,你要殺我,總得找個理由吧?那麼多人你幹嘛就纏着我不放?我也沒佔你什麼便宜,也害你啊?”

第113章 解除封印

柳念芸冷哼一聲,然後微微張開了嘴,她的口中噴出一股氣息。這氣息顯然不會是她在呼吸,而是噴出了一口陰氣。臥槽!又是勾魂!這時候要是再不用師父給我的最後一道符咒的話我估計我就沒機會。

還好白綾沒有纏住我的手,我趕緊摸出符咒朝着柳念芸的身上拍了過去。符咒剛一到柳念芸的身上,柳念芸立馬變了臉色,本來只是充滿怨恨的臉頓時多了一份憤怒。

師父給我的符咒果然有效果,剛印在柳念芸的身上,她纏住我的白綾立馬就鬆開了。我靠!這要是掉下去了還得了?

不過還好,侯光耀在我跳下去的時候就衝了過來,然後在我掉下來的時候一把接着了我。雖然被一個男人這樣抱着挺彆扭的,但總比摔下去要強得多。

侯光耀剛一接住我,侯笑天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過來:“爺爺!小峯!這還有個傢伙!”

我趕緊朝侯笑天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百米開外有一個粗布衣服的中年漢子正在跟他對峙。

這!看到那中年男子我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到底是在哪裏見過。

我跟侯光耀剛一衝到侯笑天的身邊,那中年男人已經衝了過來,對着侯笑天的胸口就是一拳。

侯光耀見自己的孫子被攻擊了,一步跨到侯笑天的面前,一拳就向着那中年男人對了過去。雙拳相撞,只聽“砰”得一聲,中年男人接連後退了好幾步,而侯光耀也朝着側面退了一步。

“哼,要不是我封印了實力,你以爲你還能接下我一拳?”中年男子明顯吃了虧,但嘴上卻依然不饒人。

我心裏這傢伙都幾十歲的人了還這麼裝逼,輸了就輸了嘛,還找什麼藉口。看樣子侯光耀應該能打敗他,不過柳念芸爲什麼會帶一個活人做幫手?難道他就是跟柳念芸合作的那個人?

雖然這中年男子看似不敵於侯光耀,但要是我跟侯笑天一起上,也撐不了多久。別的不說,單是這男子身上那股陰氣就讓人瘮得慌。我還沒見過哪個活人身上有這麼重的陰氣。

不對,我突然想到了什麼。好像我在哪裏也見過一個陰氣很重的男人。想起來了!我第一次去鬼市的時候碰到的那男子,也是這麼重的陰氣。再一回想,看到那男子臉上的刀疤,我完全可以確定這就是我在下面鬼市遇到的那男子。

怪不得當初他會意味深長地看我一眼,原來這就是一直在背後配合柳念芸對付我的傢伙。

“解除封印?你敢麼?”侯光耀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侯光耀這麼一說,那刀疤男立馬不說話了,只是臉被氣得紅紅的,那從耳根裂到嘴角的刀疤顯得更加明顯。

“老傢伙,再吃我一拳!”刀疤男話音剛落又朝着侯光耀一拳打了過去。

我心想着傢伙不會是氣暈了吧?明明打不過還上?果然不是這樣,刀疤男的那一拳只是虛晃,另一隻手在同時已經扔出了一道符咒。那符咒朝着侯光耀過去,化爲了一團黑氣,朝着他身體裏面鑽去。

“侯爺爺小心!”“爺爺小心。”我跟侯笑天幾乎是同時喊出這句話。

侯光耀做了個手勢,朝着那黑氣飛來的方向畫了幾下。那團黑氣就像沒出現過一樣,直接被化解了。

我朝侯笑天使了一個眼神,侯笑天立馬懂起了我的意思。我們三個人隨後圍住刀疤男,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刀疤男目露兇光朝着四周環視了一圈,依次看過我們,可這傢伙偏偏看我的時候格外兇狠。

必須快點搞定這傢伙,不然的話柳念芸一會兒恢復過來我們就誰也走不掉了。

“以邪惡之名,召喚慘死的亡靈,滿足你的***,去吞噬那些可憐的傢伙吧!”

刀疤男拿出一張符咒,印在空中,那符咒快速燃燒,冒出一團黑氣。黑氣很快化爲了一個厲鬼,朝着我跟侯笑天過來了。而刀疤男根本沒看我們一眼,便又衝着侯光耀過去。看來他是想用厲鬼拖住我們,然後自己再去對付侯光耀。可是從剛纔看來侯光耀明明實力高出他許多啊?

現在也容不得我想那麼多,被放出的厲鬼已經張開血盆大口就要過來咬住我。他渾身散發着黑色的鬼氣,普通人來了,估計立馬就會暈倒在地上。

侯笑天趕緊拿出封鬼令牌,我的噬魂劍現在不知道去哪了,沒辦法,於是只好捏着口袋中爲數不多的符咒。

那厲鬼像是知道我是誰一般?單單就衝着我過來了,侯笑天一看也蒙了,趕緊朝着我這邊跑來。同時令牌對着那厲鬼一印,發出一道金光。

本來已經要衝到我身邊的厲鬼因爲侯笑天的攻擊頓時停了下來,魂體也恍惚了一些。

侯笑天的這一舉動讓我心中不暖,一單是他能奮不顧身的救我,而是他剛纔分明是咬傷了自己的舌頭,用了上面的血加強法力。我發誓以後侯笑天要是有任何事情我也一定要全力以赴。

趁着厲鬼被侯笑天的令牌打得魂體恍惚,我也趕緊扔過去一道鎮鬼符。那傢伙本來還在掙扎,被我這符咒一壓,立馬不動了。

侯笑天見此趕緊用令牌對着他,默唸咒語,想要收了這厲鬼。可還沒幾下,厲鬼突然身子又動了起來,朝着我們這邊就跑了過來。

“猴子,快閃!”我趕緊喊道,隨後奔過去一把推開侯笑天,同時又是一張鎮鬼符咒扔過去。

儘管這樣,我還是被那厲鬼一爪子打了出去,摔在地上。而侯笑天因爲被我推開了,所以沒什麼事。

“小峯,你怎麼樣了?”侯笑天過來擋住我。

婚不附體,總裁大人請簽字 “我沒事。”我說完便試着站起來。只不過剛站起來又一屁股坐了下去,疼得差點沒叫出聲。畢竟被摔出了好幾米遠,陰陽師也不是鐵打的。

我一望侯光耀跟刀疤男那邊,這時候刀疤男竟然絲毫不落於下風。這傢伙難道解開封印了?雖然我不知道那封印是個什麼玩意兒,但如果真能隨便解除剛纔刀疤男也不會被侯光耀說得啞口無言了。

“大傢伙,衝着我來。”侯笑天眼見厲鬼要過來抓我,主動朝着他過去扔出了封鬼令牌。本來暗黑色的令牌飛出去閃出了紅光。那紅光如同是一把刀一般,割破那厲鬼的身體。而侯笑天的嘴脣,已經有些發白了。

我又試着召喚了一次噬魂劍,這一次居然隱隱感覺到它就在這附近,我估計多半是刀疤男在柳念芸扔出我的劍時把它給接住了,然後封印在某個陣法裏。

我再次強撐着身體站了起來,侯笑天卻一口鮮血噴出,摔倒在地。我原地躍起,伸手藉助侯笑天的令牌,然後咬下舌尖,點了一點血在那令牌上。

“上清妙法,諸法自然,驅邪避兇,降妖伏魔!封鬼符,啓動!”

我扔出一張封鬼符,然後用令牌對着那符咒。那厲鬼本來已經要躲開了符咒,可又被令牌中所竄出的光輝給困住了。我就是要把這傢伙給封在令牌裏面。可是我修爲不夠,不能完全發揮這令牌的實力,所以只要藉助符咒了。

這一下還真起了效果,那厲鬼用力抵抗,可沒幾下,然後被令牌吸了過來。我剛想要加大功力,這時卻從旁邊飛來一道黃符,正好打破了令牌的功法。

第114章 接受懲罰

居然是刀疤男,那個傢伙明明還在跟侯光耀對峙呢,還能騰出空閒來管我這邊的事。不過他這一管也付出了代價,侯光耀一拳把他給踢飛了出去,只是飛出去的刀疤男依然強撐着沒有摔到,站在了地上。

厲鬼朝着我這邊過來了,他上身猛然變得老長,沒幾步路頭和兩隻爪子就到了我的面前。那長爪子就要過來抓住我,口中噴出了氣息也讓我頭暈乎乎的。

我趕緊又一張符咒過去,做了一個緩衝。這時笑天也站起來了,他也補了張符咒,困住了那厲鬼,同時從我手中接過了封鬼令牌,趕緊朝着厲鬼扔了過去。

“居然是高級引靈咒?”我一驚,有了這玩意兒,就算是修爲不夠,也可能發揮出封鬼令牌更大的實力。

果然,厲鬼有些撐不住了,魂體也慢慢開始虛弱,隱隱有被要吸入令牌中的跡象。我怕刀疤男又來搞破壞,又扔了一道加上我舌血的封鬼咒。剛扔過去,那厲鬼連連慘叫,然後被吸入了封鬼令牌之中。

侯笑天手一攤開,衝着令牌的方向喊了一聲“收”,令牌便飛了回來,穩穩地落到了侯笑天的手上。

解決了厲鬼,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可眼下刀疤男還沒解決,柳念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

我往後一望,只見柳念芸還在師父的符咒中掙扎着。我剛一看她,她也看到了我,眼神中的那種怨恨和殺意把我看得額頭上冒冷汗。嗎的,如果有機會小爺我真的要問問,老子到底哪兒惹你了?非得這麼搞我?

見我們解決了他的厲鬼,刀疤男氣得不行,一分神,侯光耀又是一掌朝他打過去。刀疤男一掌回擊,兩人都是後退了好幾步。

趁着這個空擋,刀疤男又朝我們扔過來一道符咒。我心想這傢伙也太逆天了吧?剛纔那種厲鬼絕不是幾天就能培養出來的,難道他還有?

但慶幸的是這次出來的並不是多厲害的玩意兒,而是幾十個普通的厲鬼而已。我明白了,刀疤男只是想用這些厲鬼暫時的阻擋我們。

“該我出手了!”我一張高級封鬼咒扔了過去,同時從包中拿出了我的收鬼竹筒,一張符咒點燃扔了進去。

默唸咒語,那些普通厲鬼幾乎還沒反抗,就被收進了我的竹筒之中。而這時候侯笑天已經朝着他爺爺過去了,兩人把刀疤男夾在中間。

“侯老頭兒,自己打不過找兩個小娃娃來幫忙?”刀疤男故作鎮定。

侯光耀的表情依然淡定,平靜地說:“你錯了,我不是讓他們幫忙,只是看不慣你這小人欺負娃娃。”

“我欺負他?”刀疤男又怨恨地看了我一眼,說,“一百多年了,本來我現在早該是判官了,可他們居然選了黃章那個傢伙!女人、權利,我都被奪走了,我不該報仇麼?”

聽了刀疤男的話,我頓時吃驚不已,原來跟師父有關,師父真的被選中做了判官!只是爲什麼師父後來放棄了?這一切又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覺得似乎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我都忘記了,劉珊、柳念芸……一個個片段和形象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也許等這件事情解決了,一切也就都明白了。

“萬物皆有因,你不安規則辦事,這世道自有懲治你的辦法。”侯光耀也不在廢話,袖口中飛出了一把短劍。

那短劍直插向刀疤男的眉心,看來這回老爺子是真下殺心了。我也一張雷符扔了過去,刀疤男的頭上頓時連續數到雷電劈下。侯笑天這時候也拿出了自己的短刀,朝着他扔了過去。

刀疤男的頭髮全被燒焦了,身上的私服也被劈得破破爛爛。他躲過了侯光耀的短劍,侯笑天的刀卻貼着他腰穿了過去。

刀疤男的腰上立馬流出了鮮血,他趕緊拿出一張符咒貼着。我見他落於下風,又是一道雷符過去。而這時候侯光耀的短劍幾乎是繞着他飛,打得他措手不及。

“啊呀呀!”刀疤男氣呼呼地叫囂着,整個人的氣勢膨脹了不少。他這是要解開封印了?不是不能解開麼?我心想要是他解除了封印那我們還能對付得了麼?

刀疤男一手揮過,手間的氣息就掃開了侯光耀的短劍,我的符咒被他隨手打散。攻擊居然毫無效果!這傢伙,居然這麼逆天! 億萬豪寵:總裁的專屬甜妻 光憑自身的修爲就足以滅掉我們。 重生超級大神豪 我在想師父是不是也有一個封印,要是師父解除封面會不會比他更厲害?

我現在覺得師父說他自己百年修爲一點也不假,也不是什麼胡言亂語。能夠當判官的人,活個一百多年有什麼奇怪的?

剛纔刀疤男能夠跟侯光耀對峙那麼久,我估計他是已經打開了一些封印,現在不過是又打開了一些。我們三個人現在完全抵擋不過刀疤男,只能勉強撐着。

侯光耀依然沒有絲毫地驚慌,他從地上站起來,冷哼一聲,道:“沒想到你居然還敢繼續打開封印。”

話音剛落,只見侯光耀的手間飛出了一塊玉石。這玉石大小跟銅錢一般,一到空中居然閃現出了五個影子。那五個影子飛到了刀疤男的頭頂飛速的旋轉。

“死老頭,你要幹嘛,以爲這些小把戲還能封住我麼?”刀疤男囂張地說。同時又想要破掉侯光耀的陣法

侯光耀似乎沒理會刀疤男,而已依然口中唸唸有詞,手指着那陣法做着一些手勢。而刀疤男這時候竟然完全不能突破這陣法。

“開!”侯光耀突然一張符咒打了過去,那陣法更快快速的轉動,刀疤男的頭上空出現了一束白色的光輝。

很快刀疤男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了,他的身體也開始發生了變化。本來的中年大叔居然變成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看着還蠻帥的。穿着更像是一個古代的武士。

這?難道變身了?

刀疤男的腳下突然燃起一團火焰,在慘叫聲中,消失不見了。侯光耀收回了玉石,又收了功法,這才緩了一口氣。

“就這樣死了?”我像是自言自語。

“解開封印,就會被他們發現了。做了那麼多壞事,自然要回去受懲罰。”侯光耀說完又轉過來對我說道,“小子,你也有封印,切勿隨便觸動了。”

什麼?我也有?我想不通是怎麼回事,想要再問侯光耀卻發現困住柳念芸的符咒已經開始鬆動了。

“不好!柳念芸要出來了!”我喊道。

侯光耀見此趕緊過去,咬破手指對着那符咒開始加固,柳念芸的白綾飄動,手指甲也長出來了。她一臉猙獰,想要破了這符咒。

柳念芸明顯是怕我的噬魂劍,所以才搞出了那些事兒,所以我得趕快找到我的劍。

快穿:宿主每天都在被攻略 憑藉着跟噬魂劍的感應,終於在不遠處發現了。果然是被陣法封印住了。不過這陣法並不是特別厲害,我立馬解開了陣法,然後提劍奔了回去。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一股強大到讓我幾乎窒息的氣息襲來,柳念芸衝破了符咒出來了!

她一頭長髮擺動,兩段白綾繞在雙臂間。如果不看臉,說實話算的上一副唯美的畫卷。只是她那充滿怨恨的臉,讓人憑空生出一絲寒意。

“砰砰!”兩段白綾飛出來一次拍向侯笑天和侯光耀,兩個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打向了兩邊。

我靠!連侯光耀都是被秒的節奏,那我還能有戲?

第115章 火龍沖天

不過我知道這時候我不能逃,我也根本逃不掉,我要做得只能是面對!再說了,柳念芸不是怕噬魂劍麼?現在噬魂劍在我手裏,我害怕什麼?

“別以爲拿到噬魂劍就一定可以殺了我,真那麼絕對,一百年前我就已經死了。”柳念芸的聲音悠悠地傳來,那冰冷地聲音,聽得人心寒。

我握緊了噬魂劍,汗水順着手滴到了劍上。侯光耀突然偷襲,一張符咒朝着柳念芸扔了過去,柳念芸白綾一揮,擋住了。然後又伸出去白綾纏住了侯光耀的脖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