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好想感嘆,彼此彼此嗎!

還飛機,汽車都開成這樣,飛機還能坐嗎?人間她還沒玩夠呢,可不想那麼早就死翹翹。 “冥主,咱們這是去朱爺爺哪兒嗎?”晨曦望着窗外轉移了話題。 “當然不去了,難得和愛妻相見,我容易嗎,今兒二人世界,任何人打擾全部免談!” 冥主特堅定的搖了搖頭。 晨曦pia坐了起來,他說什麼,二

還飛機,汽車都開成這樣,飛機還能坐嗎?人間她還沒玩夠呢,可不想那麼早就死翹翹。

“冥主,咱們這是去朱爺爺哪兒嗎?”晨曦望着窗外轉移了話題。

“當然不去了,難得和愛妻相見,我容易嗎,今兒二人世界,任何人打擾全部免談!”

冥主特堅定的搖了搖頭。

晨曦pia坐了起來,他說什麼,二人世界?冥界數日的二人世界還沒過夠嗎?難得在人間清淨了18年,這冥主醒來的第一天就要和她過二人世界,艾瑪,這以後腫麼辦?

“冥主,您是打算怎麼過二人世界?”晨曦忍着火氣淡定的問了問。

“愛妻,我們約會吧!”

晨曦差點沒被雷倒,約會!約會!冥主你是消失太長時間了,變得不正常了?還是,入鄉隨俗?這詞都用上了,牛!

“愛妻,你說我們去哪兒約會呢?”

提到約會了,冥主還沒想好地點?不像他的風格,什麼時候這麼隨心所欲了?

“你說呢?”晨曦極不自然的露出了牙齒。

“我發現人間有戀愛手冊,哇哦,那個詳細啊,早知有這麼個寶典,早該來人間取經的,愛妻,這次你肯定會愛上我,一定會!”

明主特興奮的拐了急轉彎,晨曦感覺自己都要拋出去了。

冥主大人,咱們好好開車好不好,約會不帶這麼嚇人的,你到底有沒有認真研究戀愛手冊啊,是不是看了盜版?

晨曦當然不會這麼說,畢竟人家是冥主嗎,伴君如伴虎還是小心點爲好。

“老婆,要不我帶你飛天上去?”

“啊?”昨夜不已經在月河的上空飛過嗎,還要飛啊。

“老婆這麼激動啊,go,go,去機場。” 又一個急轉彎,晨曦差點撞到玻璃上。

“冥主,你能不能好好開啊!”

晨曦顧不得那麼多了,在不提醒她,都有可能沒機會說話了,這條小命她還挺喜歡呢。管你覺得我是太惜命了還是膽小了,必須阻止你亂開車!

汽車一個急剎車停在了路邊。

晨曦感嘆,她要是沒帶安全帶說不定都已經甩出玻璃外了吧,太危險了,安全帶生命帶!

“愛妻,受驚了?讓我看看。”明主修長的手指觸碰她的秀髮。

晨曦握緊拳頭,手舞足蹈吶喊,“啊,啊!受不了了!”

“愛妻,果然受驚了,不怕,有我在沒人感動你一根頭髮,不怕,不怕。”

晨曦徹底無語直接倒進椅子背,縮成了一小團。

果不其然,某人根本沒想到是自己的原因,還以爲她昨夜收到了驚嚇所以引起這麼大的暴動。

汽車的速度絲毫沒減下來,油門踩得越來越死,晨曦看着儀表盤的數字,直眨眼,難道木有交警嗎,這明明超速了,超的不能再超,交警叔叔,在哪裏?

晨曦覺得神經都要變麻了,就這麼持續的麻痹下汽車終於停了下來,晨曦急忙推開車門下了車,喘氣平整呼吸。

呼吸靜了下來,一擡頭,晨曦啞然,周圍怎麼荒涼一片,在這裏約會?

晨曦望向明主,明主卻擡頭看天空,隨着明主遙望的方向一看,一輛直升飛機向她們這邊飛了過來。

晨曦傻眼了,他不會真要開飛機?不要啊,汽車開的已經夠嚇人的,還要開飛機,不做,死也不做。

就在她後退的時候,一隻冰涼的手握緊了她的手。

“愛妻,怎麼樣,夠不夠驚喜,是不是沒做過這個,開飛機約會!”

晨曦好想問問,戀愛寶典還有這個?

“冥主,戀愛手冊裏這麼教的?”

冥主拉着晨曦向直升機方向走着搖了搖頭。

“那你爲什麼要想到這樣的約會?”

“這個嗎,祕密。”

啊?咦?她的半拉身子什麼時候已經坐進了直升機?

晨曦深呼吸了一下,坐上了直升機,冥主汽車開不穩,可說不定飛機開的不錯呢,沒試過,不能瞎貼標籤。

晨曦安慰着自己繫好了安全帶。

可是,可是,某人不是開飛機,是把飛機當成了降落傘!!!

晨曦不斷地尖叫,一心祈禱安全着落,屢次關鍵時刻冥主都能讓飛機重新飛了起立,晨曦有了種揍人的衝動。

“愛妻,害不害怕,快快,鑽我懷裏來。”

晨曦當場冷掉,他不會就爲了這個吧.

幾次刺激下飛機着落,冥主扶着她下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啥意思?

“快,鑽懷裏就不怕了。”

晨曦感覺頭腦中三個點滴滴滴的飄過,好冷!

電視劇裏男主帶着女主做直升機,那是多麼的浪漫的一件事,可是,可是,這事兒發生在冥主身上,全變味兒了,啊,啊,啊!

“愛妻怎麼不鑽了?戀愛手冊裏不說女人害怕時就會鑽進男人的懷裏嗎,怎麼不靈驗了?”

晨曦發現頭腦中的三個點變成了烏鴉,嘎嘎嘎的從腦海裏飛了過去。 受驚過度,腳都站不穩了,晨曦差點摔倒,冥主特自然的扶住了她…

某男不會以爲這是戀愛手冊起的效果吧?

什麼狗屁戀愛手冊,害他害她啊!

“愛妻,要不要我抱你?”明主揚眉,晨曦死命搖頭,她纔不要呢,可沒來得及開口,身子已經被冥主抱了起來。

這霸道的脾性還是沒變,明主就是冥主。

“肚子是不是餓了,有沒有想吃的?”明主回到車裏啓動了汽車。

想吃的?她說出想吃的東西他就會帶她去嗎?每次都是給人希望以後潑冷水,她可不要再次上當。

“沒有想吃的,你自己定吧?”

“愛妻,真沒有想吃的嗎?”明主忽然變得這般熱情,晨曦似乎不習慣了。

“你能不能不叫愛妻來愛妻去,何況咱們倆都處在人世,在人世我們又沒拜堂,你不能這麼隨便稱呼的。”晨曦好怕冥主在大衆廣衆之下喊她愛妻。

“邵青和思琪沒拜堂不也老公來老婆去嗎,哦明白了,愛妻落伍了是吧,好那以後就叫你老婆,老婆有想吃的不?”

晨曦又一次無力的縮回椅子背上一動不動,來自冥界的男神根本聽不懂人話,還是別較勁兒了。

“太餓了是不是,走補充能量去。”冥主拍了拍她的手背。

晨曦想,冥主不是說洞房花燭夜以後會尊重她的嗎,這一會兒牽手,一會兒擁抱,還在車裏拍她的手,這關係怎麼感覺不純了呢…

“冥主我們在人間沒結婚。”晨曦怕冥主忘記了什麼事兒,特意囑咐了一番,誰知明主特認真的對她說,“過不了多久,你會嫁給我的。”

晨曦直接把頭扭過去望窗外,她決定不和冥界的怪胎繼續說下去。

“老婆是不是愛吃肉啊,老公帶你吃肉去。”明主又一次拍了拍她的手背。

晨曦也納悶兒了,自己怎麼就伸着手不抽過來,難道她喜歡和他肌膚之親?昨夜受刺激變不正常了是不是!

自己是腫麼了?是不是也有人和她一樣不知道自己的心裏想的是神馬?糊塗了,迷糊了,肯定是昨夜被幽冥弄死了不少腦細胞,導致她這麼糊塗!

好不容易變聰明瞭還得意了半天,這還沒上大學呢就變笨,以後腫麼辦…

話說昨夜好不容易躲過了死亡,今日還要爲這個苦惱嗎?

對了,昨天幽冥復活的事情冥主已經知道了吧,他怎麼一點也不擔心,像是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似的悠閒的和她約會,冥主到底怎麼想的?

“幽冥的事兒對不起,我一不小心就把他給救活了…”畢竟是她復活了幽冥,最大的責任還是在她的身上,道歉是必須要做的。

“幽冥他閒的蛋疼,非不好好活着搞出這麼多事端,他既然這麼喜歡欺負人,那咱就陪他玩玩!”冥主完全不當回事似的淡漠的說。

晨曦扭過頭望着俊美的側臉眨眼,原來冥主眼裏的幽冥就這個程度,看樣子事自己多心了,冥主回來了,冥界的事情應該都不是個問題了吧… 明主的電話響起,晨曦扭過頭繼續看窗外的街景。

“哥,今天我們終於搬家了,有時間過來看看吧。”

這聲音,是邵青,思琪說邵青和她要搬出來住,難道他們今天搬家了?

“還需要幫忙嗎?”

“哥,你幫我們搞定了房子問題已經幫大忙了,不用了。”

原來他們的房子是明主幫忙找的啊,外表看着冷,對弟弟很熱心嗎。

“好,那我和晨曦一會兒就去看你們。”

蝦米,現在就去思琪那邊?晨曦又一次換了個姿勢。

“真的嗎,太好了,思琪,晨曦和明主說一會兒就來,哥我們在家等你。”

邵青興奮成這樣,聽着這意思,思琪也在旁邊了,也好,人多能防止明主動手動腳。

晨曦坐直了身子問道,“是去思琪和邵青的新家嗎?現在就去嗎?”

明主瞥了一眼說,“聽力不錯!go!”

這一個‘go’字出自明主的嘴就完全變了味兒,他不會回到冥界也要用這詞了吧?一想到在冥界冥主說‘gogo’的樣子就好想笑。

“你說買什麼好呢?”明主看着前方的路牌問道。

“要不去附近的超市買點好了,超市生活用品很齊全。”思琪他們剛搬家,要過日子應該缺不少生活用品吧。

“超市?”

明主怎麼這麼驚訝,他不會沒去過超市吧? 醫妃夕顏傳 不會吧?

“超市,就超市。”

這表情這語氣明明就是沒去過,明主沒去過超市,哈哈終於有一件事情她比他擅長的了,晨曦得意的問道。

“明主是不是沒去過超市啊,放心,抱在我身上。”晨曦特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倆人就那麼走進了超市。

晨曦推着小推車,明主卻輕鬆的走在了前面,不對啊,不是男的推着車走在後面,女的在前面跳東西的嗎,他和她什麼時候換過來了。

“等等我。”晨曦推着小車過去,正要開口商量誰來推車的問題時,明主卻把一個不知名的東西放進了推車裏。

“這是什麼?”

明主卻不理她的茬兒,站在原地上下打量着她。晨曦直眨眼,自己身上粘上什麼東西了嗎,明主怎麼這麼看自己。

“老婆,你推車的樣子好可愛。”

“是嗎。”晨曦傻傻的呵呵笑了。

還沒笑三秒,就發現不對了,她不是要讓明主推車的嗎,怎麼成這樣了,自己竟然帶着笑容特勤快的推起了小推車-。-!

走在前面的明主不停地往小車裏裝東西,小推車上東西越來越多。

明主以爲自助餐呢,白拿不花錢似的,看到什麼就拿什麼,這些都什麼東西啊!

隨後的情景就是,明主走在前面放一樣,晨曦看着不必要的就拿出來,兩人就那麼逛到了結賬臺。

“就這麼點東西?”明主帶着不解的表情翻閱小推車。

“要不然呢,你乾脆把整個超市都買了算了。”

要不是她挑出了那麼多東西,估計早在半個時辰前推車就滿了,和明主逛超市簡直是噩夢。

開着冷氣的超市,逛得她出了一身汗,晨曦決定再也再也不和明主一起逛超市了!

“老婆,你喜歡,那咱就都買了。”

晨曦差點沒站住腳,幸虧扶着了小推車。

我們的地址 掃條形碼,結賬。

已經少拿了很多東西,最後還是買了滿滿的兩大兜子。

晨曦看着沉沉的兩兜子東西不動換了,明主人呢?不拿東西去哪兒了?晨曦環顧四周這纔看到明主早已向停車場附近走去。

我靠,明主,你是不是男人!

周圍竟是大嬸大叔的,她又不能放聲大喊,只好拎着沉沉的兩兜子東西搖晃着身子走了出去。

她昨夜還和幽冥生死搏鬥過好不好,明主不知道男士要出力嗎?不知道憐香惜玉嗎?

等等他是不是誠心的?沒讓他買太多東西,是不是不開心了?可再怎麼說讓她一人拿東西也太過分了吧。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晨曦找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放下東西,拿出一瓶海之言喝了起來。

他不拿,她就不走了,看他那她怎麼辦。

半響,晨曦的手機響了。

“老婆,玩捉迷藏呢?”

晨曦忽然覺得後背好冷,冥主能不能別這麼冷。

“說了別叫老婆呢?”說完晨曦環顧四周,貌似聲音太大了。

“老婆,在哪兒呢?”

晨曦忽然明白什麼叫對牛彈琴,以後還是別和他理論叫不叫老婆的問題了。

好,我就不和你計較,晨曦清清嗓子故意說道,“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明主特自然的接過話語,晨曦卻感到凍得很。

沉默片刻,她果斷掛上了電話,算了還是走吧,最終她還是放棄了,就當鍛鍊臂力好了,晨曦低下身子拎起了兩兜東西。

腰板還沒伸直,還沒來得及邁一步,熟悉的身影擋住了她的視線。

明主? 殷少,別太無恥! 隨着她的感嘆,手中的東西已被他拿走。

明主邁着輕快的步伐走在了前面,晨曦卻蒙了,完全讀不懂他的想法,明主到底是什麼意思?

“等等我。”晨曦順手把空瓶子扔進垃圾桶小跑了過去。

“是不是買少了,要不要再買點?”明主看着手中的東西嘀咕。

他到底想買多少啊,不會真想把整個超市都買下來?

“那麼想買,把超市都買了得了。”晨曦無心的說道。

“這主意不錯,好,就這麼定了,這就讓王祕收購一家超市去。”

晨曦卻驚愕的停住了腳步,他不會當真的吧,果不其然,明主已經打電話給王祕,安排收購超市的事情。

“真要買超市?”晨曦不可思議的反問。

“老婆都說出口了,必須買,回來給老婆做個愛妻卡,以後你要什麼買什麼直接進裏面拿,隨便拿,隨便挑。”

明主打開後備箱,放東西。

晨曦卻傻傻的扶着門把不動了,明主同學忒狠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