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靜發現自己被宋成仁刺激得失口了,她想遮掩下去:“老公,沒什麼!你別大驚小怪的!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王明成很聰明也很敏感,他早就懷疑周靜對他隱瞞了什麼:“小靜,你向來不擅長說謊!你一說謊就臉紅!你肯定對我隱瞞了什麼,我希望你老實告訴我!因爲我是你丈夫!”周靜低頭不語,她看着自己的肚子:也許爲了肚裏這個孩子,她也應該說出真情,爲自己和孩子做點善事、積點德吧!周靜終於擡頭平靜地說:“你打開我電腦吧,

王明成很聰明也很敏感,他早就懷疑周靜對他隱瞞了什麼:“小靜,你向來不擅長說謊!你一說謊就臉紅!

你肯定對我隱瞞了什麼,我希望你老實告訴我!因爲我是你丈夫!”

周靜低頭不語,她看着自己的肚子:也許爲了肚裏這個孩子,她也應該說出真情,爲自己和孩子做點善事、積點德吧!

周靜終於擡頭平靜地說:“你打開我電腦吧,我給你看一些相片。”

王明成急切地打開周靜的電腦,按她指導的位置找到了她所說的相片:

這是去年年初琴兒和歐陽平在上海見面相會時,被人偷拍的幾十張原版相片。

這些相片是去年王明成和琴兒離婚前被人偷拍的,但和王明成在自己手機裏見到的那些相片背景和內容明顯不同。

周靜感覺很抱歉:“對不起,老公!這些原版相片是我找人跟蹤偷拍的,這才是真實的,他們兩人也是清白的。”

王明成眼裏有火苗在跳動:“那我手機裏收到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相片呢?它們是誰的傑作?”

周靜不得不揭開殘酷的真相:“老公,發到你手機上和郵箱裏的相片是宋成仁自己加工處理過的。他用我電腦裏這些原版相片後期ps加工處理完後才發給你的。

你自己當時也犯糊塗,你也不想想:她的車你都貼上高級膜了,從外面能那麼清楚地拍到他們在車上車zhen的相片嗎?

除非到她的車裏面拍照,那樣她不早就發現了嗎?”

王明成也覺得自己當時很傻:原來他和琴兒的離婚是周靜和宋成仁串通一氣設計陷害的。當然也是自己對琴兒的不信任給了他們可乘之機。

王明成與柳銀姬的第一次婚姻失敗,那個品質極其惡劣的女人給他造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自從兒子小飛出生後,他職位升高了經常出差,因爲琴兒和歐陽平聯繫太多,他開始懷疑琴兒婚內**,懷疑她和歐陽平暗中來往給他戴綠帽子!

這也是他後來申請儘快調到上海公司任總裁的原因



他們帶着兒子搬到上海居住後,開始的日子很平靜很幸福!

但後來卻因爲宋成仁經常到他們家蹭飯,因爲飯菜是琴兒親手做的,很好吃!

宋成仁用他蹭飯的機會接近他最愛的琴兒。


他和琴兒有時候過於親暱的言行讓王明成嫉妒不已,琴兒和王明成吵架的次數增多。

琴兒有點後悔了:大家都說女人結婚別嫁離婚的男人,他們猜疑心太重,還愛和前妻比較!原來千真萬確!

宋成仁也是這個時候發現琴兒和王明成的婚姻過的並不幸福的!他有點心疼她!

琴兒在電話中有時候向歐陽平訴說自己的煩惱,所以歐陽平從去年年初開始,藉機到上海出差看望琴兒的次數多了起來!

這正好給了周靜和宋成仁可乘之機!

周靜想改嫁王明成,宋成仁想娶最愛的琴兒,他們兩人一拍即合!合作成功!

周靜花錢僱人跟蹤監視琴兒和歐陽平約會見面情況,並偷拍了不少相片。

而宋成仁就負責用這些原版相片ps加工處理,他最後選擇了車上車zhen這個場景來ps加工處理琴兒和歐陽平見面的相片!

宋成仁ps加工處理完成後,用新的手機號和新地址直接發到王明成的手機和郵箱裏。

這些不堪入目的車zhen相片激怒了王明成,他忍無可忍,終於向琴兒提出離婚!

今天周靜爲了給自己和孩子積德、做善事,她真心懺悔。

她終於向王明成坦白了過去所做的錯事,使得她和宋成仁的陰謀敗露!真相大白於天下了!

今天總算可以還琴兒一個清白了!

ps:今天第二更!第三部開篇的跳躍情節今天終於接上了。親,疑慮消除了嗎?希望你理解這樣的情節安排哦!喜歡請收藏和推薦! 王明成整整一個晚上都沒回他和周靜的大臥室睡覺。

他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裏,陷入無邊無際的懊悔和痛苦的回憶之中!

王明成至今還清楚地記得那天晚上,他下班回到家裏,發現宋師兄又來自己家蹭飯了。

他有點不高興:“宋師兄,你下班不回自己家,總上我們家,你不怕小靜不高興嗎?”

宋成仁厚臉皮地:“我們夫妻生活很自由,我不管她,她也不管我,這樣兩人都活的省心!”

琴兒看王明成已經回家了,準備好飯菜:“老公,飯好了,吃飯吧!”

王明成一看餐桌上的飯菜就火大:琴兒又爲宋師兄做了他愛吃的兩個川菜!難怪他願意來這兒蹭飯!

吃完飯後,他們到客廳休息,琴兒爲他煮了清咖啡,也爲宋師兄泡了他愛喝的茉莉花茶!

在客廳他聞到濃濃的花香,他才發現:客廳裏多了兩大束玫瑰和百合花。

他馬上明白:這是宋師兄送給琴兒的!琴兒自己從來不會主動買花!家裏花束一般都是自己訂的!

宋師兄終於告辭回家了。

王明成忍無可忍了:“寶貝兒,你今後不要邀請宋師兄來我們家吃飯,行嗎?”

琴兒委屈地:“我沒邀請他,他自己主動要求來蹭飯的!”

王明成對琴兒澄清厲害關係:“寶貝兒,那你也別同意他來!

他對你一直有企圖!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還是你願意享受他愛你這份樂趣?”

琴兒有點惱了:“老公,你愛的老婆這麼無聊嗎?自己有心愛的老公,還樂意去**別的已婚男人?”

王明成也覺得自己的話重了,他上前摟住琴兒:“寶貝兒,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不過,我太愛你了!我不願其他男人也像我一樣對你好!他還給你買那麼多花!”

琴兒自己也無可奈何:“老公,只要我們夫妻間互相信任就行了!我們沒法左右別人的感情!對嗎?”

王明成還是覺得不舒服:“宋師兄臉皮太厚了!商場上混的男人都這副德行!你今後小心提防他才是!”

琴兒點頭應允了!

那夜,王明成在牀上瘋狂地親着琴兒,彷彿只有如此才能排解他的滿腹憂慮和擔心!

一個宋成仁還沒對付完,又來一個歐陽平!

連王明成這個總裁都納悶:自從兒子小飛兩歲生日以後,他們大連分公司的歐陽平到上海分公司培訓學習或出差工作的機會爲什麼那麼多呢?

琴兒在他們的離婚協議書上簽完字後給王明成講述了她和歐陽平那段時間發生的所有故事!

她說她不想爲他們兩人辯解,因爲已經離婚,辯解沒有任何意義。她只是希望告訴王明成真正的實情!

實際上那段時間裏,歐陽平有意和大連的同事們換了很多出差機會:琴兒這段時間和他聯繫時的煩燥不安讓他很擔心,他就想來上海在她身邊安慰她給她信心!

琴兒每次見到歐陽平時候都很高興和快樂,臉上的笑容特別燦爛!

她這個時候可以拋開家庭所有的煩惱和不安,只想靜靜地和他相對而坐,只想一起喝杯咖啡,一起吃頓飯,聽他說說大連的朋友們現在的故事!

而歐陽平只說那些高興的事情,不快樂的事情他提都不提,甚至他自己和李素雲的婚姻出現很嚴重的問題他根本不吱一聲!

所以周靜僱人偷拍琴兒和歐陽平見面約會的相片裏,琴兒一直都是笑盈盈很開心的表情!

王明成的手機和郵箱裏第一次收到的相片還真是原版的,沒處理過的:歐陽平牽着琴兒的手逛美麗的上海外灘夜景!兩人儼然如一對相戀至深的情侶一般!

王明成看到這張相片後,臉氣的煞白:就因爲受不了他們兩人在大連的親密關係,自己才申請調到上海就職。

可如今他們相隔上千公裏竟然又卿卿我我地走到一起!

晚上回到家裏,琴兒依舊親暱地:“老公,回家了!今天累嗎?”

王明成沉着臉:“我上週出差時候,你晚上自己出門了嗎?”

琴兒看看他的臉色,從他聲音裏聽出憤怒:“老公,你問這個幹什麼呀?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王明成很想將那張相片給她瞧瞧,以便觀察一下她的表情,但他忍住了:“我常年總出差在外,我有點擔心你自己在家的安全呢!

家裏宋師兄常來蹭飯,外面可別再有人騷擾你了!”

琴兒心很細,她似乎意識到什麼,但她從來不會撒謊:“老公,上週歐陽平來上海培訓學習,我們一起出去吃飯了!我還陪他一起去欣賞外灘夜景了!”

王明成沒想到琴兒這麼快就坦白了,那麼他們之間除了這個沒發生其它的事情嗎?他還是有點懷疑,但沒有證據!

那天晚上,琴兒藉口月經來了,還沒徹底乾淨,拒絕和他親熱。

王明成睡在她旁邊卻胡思亂想:她和歐陽平親熱夠了,就不要自己了嗎?

很明顯地:琴兒和歐陽平手牽手的那張相片已將不信任的種子播種在王明成的心中!

從此以後,王明成對琴兒的猜疑越來越重,不信任感越來越強!他們的愛情已經慢慢變質!

誰能想到如此親密無間、愛意濃濃的夫妻最後也會反目成仇、從此各奔東西呢?

彼此不是不再相愛,而是今後的日子裏愛不起,傷不起,承受不起了!

王明成現在回想起來仍然不明白:爲什麼他和琴兒或者歐陽平和琴兒的故事總愛發生在五月呢?

多災多難的五月裏琴兒和歐陽平分手!成爲王明成的女朋友!

歐陽平五月舉行的婚禮刺激琴兒和王明成吵了第一架,差點因此分手!

去年五月,歐陽平和琴兒的再次見面相會直接導致琴兒和王明成的婚姻解體!

琴兒和歐陽平這次見面約會和過去不同的是:歐陽平坦誠地告訴琴兒他還愛她,他忘不了她!

他們臨分別時候,歐陽平情不自禁地深吻了琴兒!

就是這張深吻的偷拍相片被宋成仁ps加工處理成車上車zhen的相片發給了王明成!

王明成收到相片的瞬間,眼裏冒火,心裏充血:他恨死琴兒!

那是週六的中午,兒子小飛睡覺了!琴兒正在收拾兒子的玩具。

怒氣衝衝的王明成從書房衝出來,直接奔向琴兒,兇狠地、重重地給了她一耳光!

琴兒惱怒地、吃驚地愣在原地!雙目發出憎恨的亮光!

王明成似乎還不解恨,他還想再給琴兒一耳光,卻被她用手架住:“你爲什麼打我?我犯了什麼錯?”

這是王明成第一次打琴兒,他第一次打自己最愛的女人!

王明成將手機扔給她:“你看看你自己幹的什麼醜事!”

琴兒定睛盯着他手機裏的相片,委屈的淚水終於奔流而下:

“你認爲我能幹出這樣的事情嗎?你心目中的我竟然這樣不知羞恥嗎?你以爲我和你的前妻一樣齷齪嗎?”

王明成認爲琴兒在狡辯:“你沒幹這樣的事情,那別人如何拍到你的相片?你自己看看:不是你和你最愛的男人歐陽平嗎?”

琴兒聽着“最愛的男人歐陽平”這個稱呼時候,心徹底絕望了!

王明成寧可相信別人發來的偷拍相片,卻不相信琴兒本人!

他們夫妻之間已經失去了最可貴的互相信任。

琴兒知道她辯解和解釋也沒有用!

王明成正在氣頭上!他根本聽不進去!他已經變的多疑和猜忌!

在歐陽平和宋成仁對琴兒的雙重追求下,他對自己和琴兒的愛情及婚姻已經失去了信任和耐心。

琴兒和歐陽平這些“不堪入目”的車zhen相片激怒了王明成,他忍無可忍,終於向琴兒提出離婚!

琴兒極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她非常冷漠地:“行,離吧!我同意!我和兒子從此都解脫了!”

琴兒不希望兒子在父母不信任引起的爭吵陰影中生活,雖然自己從小父母離異,她覺得很不幸。

但比起父母之間不信任從而引起的常年累月的爭吵帶給孩子的痛苦,她寧願選擇父母離異。

有從小父母離異的陰影在,她本來發誓此生絕不離婚的。

但爲了保護無辜的愛子,而且她無法阻止歐陽平和宋成仁兩個男人對自己的愛。

她自己心也累了,懶得再和王明成抗辯了,不想再爭吵和被打耳光了,她只有選擇離婚!

琴兒同意離婚時候,什麼都不需要,她只要兒子的撫養權,因爲王明成常年在外出差,他不可能照顧好兒子!

王明成嘲笑琴兒還是一個傻女人:不要他的錢財,只要一個拖累她的孩子!她承諾王明成可以隨時看兒子,兒子姓名和所有的身份都不改變,她只想一個人帶着兒子過日子!

王明成心酸地給琴兒支付兒子十六年的撫養費:500萬,但必須存入他指定的帳戶,他要加以監管!

琴兒爲了得到兒子的撫養權,她什麼條件都答應。

琴兒帶着兩歲多的兒子,離開了他們曾經溫暖舒適的家。

她自己租了一個兩室兩廳的高級公寓居住,她覺得這樣平靜安詳的日子才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

琴兒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那一刻起,王明成已經後悔了:從此以後他下班回家再也看不到她的笑臉了!她將永遠消失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裏了!

可自己還愛她!深愛着她!不然他不會在看到那些相片時勃然大怒,如此生氣!正因爲深愛,正因爲太在乎,所以他才心痛萬分!

所以離婚後王明成還經常去看兒子,而且晚上賴着不走,和兒子一起睡!

琴兒也無可奈何由他去,但從來不讓他再親近自己一步!她對他心灰意冷!愛恨交加!

宋成仁還是常去琴兒和小飛的家蹭飯,給琴兒送花,給小飛買玩具。和王明成依然經常碰面。

王明成現在回憶起來仍然“佩服”宋成仁:他和周靜策劃了如此卑鄙的陰謀,逼迫自己和琴兒離婚,他竟然還能泰然自若地面對離婚後的琴兒和自己還有無辜的孩子小飛!

他的定力真夠大,自己無論如何做不到!難怪宋成仁能如此快速地創業成功!他就是厚臉皮!沒有羞恥心!

如今他和周靜兩人都達到目的:周靜已理想地嫁給王明成,而宋成仁即將娶琴兒爲妻。

王明成整整一個晚上沒回臥室睡覺,周靜很心疼!

第二天早上,周靜敲開書房的門。

王明成經過一晚上的痛苦回憶後,再見到周靜還是憤怒無比:

“小靜!你和二師兄太卑鄙無恥了!

我和琴兒相親相愛地幸福生活,卻招你們兩人合謀陷害!

我確實冤枉了琴兒!我恨你!恨二師兄!你們的心地太壞了!”

周靜懇求王明成原諒她!她說這些都是宋成仁出謀劃策的!他是主謀!他是罪魁禍首!

王明成氣沖沖地去找宋成仁算賬,他卻幾句話噎過來:

“你和琴兒如果愛情經得住考驗,你們如果彼此信任,那些相片還能將你們拆散嗎?

還是你們自己的愛情有問題!還是你自己早已懷疑她,不相信她,才導致你們離婚的,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