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天他們三個看到這些話的時候,心裏全都提了起來了。

是啊,之前孕育這隻小鬼的,就是一隻女鬼了,並且還用小鬼來餵養這隻小鬼,弄得這隻小鬼根本就跟正常的鬼不一樣了。 當初也只是覺得這隻小鬼比較特殊,至於其他的,真的沒想太多。 後來幾次跟他交手,也只是知道這隻小鬼的本事很大,但是爲什麼這麼大,當初也沒仔細的想,就權當是因爲他是吃小鬼長大的原因

是啊,之前孕育這隻小鬼的,就是一隻女鬼了,並且還用小鬼來餵養這隻小鬼,弄得這隻小鬼根本就跟正常的鬼不一樣了。

當初也只是覺得這隻小鬼比較特殊,至於其他的,真的沒想太多。

後來幾次跟他交手,也只是知道這隻小鬼的本事很大,但是爲什麼這麼大,當初也沒仔細的想,就權當是因爲他是吃小鬼長大的原因。

但是現在看來,那隻女鬼從一開始要的就不是小鬼,她要的是妖!

只是,因爲還沒餵養成功,所以那隻小鬼看起來也就跟一般的小鬼差不多,並不會特別的奇怪。

後來沒有了那隻女鬼,小鬼也就失去了庇護,完全就只能是依靠自己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了什麼,總之,他現在妖的一面已經開始漸漸的顯現出來了。

這次的事兒,也是他的一個重要關頭。

他之所以會選擇那隻女鬼,是因爲那隻女鬼有想法,可以很好的控制,只要是心裏有想法的人也好,鬼也罷,全都會被自己的想法給左右了。

這隻女鬼這次就是這樣的!

小鬼抓住了她想來到人間的心思,乾脆就用這個誘惑了她,讓她以爲只要是乖乖的聽話,一切就可以享受到了。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隻小鬼壓根兒就沒打算陳全她。

他利用借屍還魂的招數,一來是爲了栓住那隻女鬼,二來,也是爲了他自己成功的機率能稍微大一些。

總裁大人,請放手 如此算下來,所謂的那隻女鬼操縱着女主人的身體去吃什麼生肉之類的,根本就是那隻小鬼控制着女鬼做的這件事。

同時也可以看的出來,那隻女鬼根本就已經是上當了,她根本就沒有什麼自由,全是被控制的。

現在也就是剛開始,這隻女鬼多少還有一些意識,但是時間要是再長一些,這隻女鬼怕是就沒什麼意識了,到那個時候,她就算是徹底的被那隻小鬼給控制住了。

到那個時候,這隻小鬼就算是徹底的成功了,只需要等到時間一到,就可以破繭化蝶,變成他自己最想變成的樣子。

也就是到那個時候,他的能力也是相當的大了,想要做什麼也就可以做什麼了。

張昊天心裏擔心,這要是真的被他得逞了,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的。

可這個事兒,總覺得中間還有一些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既然這個事兒這麼重要了,那麼爲什麼這隻小鬼不選擇偏遠一些的地方呢?這當着自己的面兒變化,他就不擔心自己出手阻止了?

這就是個問題了!

想來,既然他這麼肆無忌憚的,那他就肯定是胸有成竹了,一定是知道什麼辦法,能讓自己不至於對他下手。

張昊天左思右想也不知道問題出現在那裏,甚至不知道那隻小鬼到底能用什麼來威脅子,是那個女主人嗎?如果真的是打算用女主人來威脅自己的話,那就不至於把她的一部分魂魄丟出來了。

這直接把那個女主人的魂魄封印在身體的最裏面,不也是很好嗎?

實際上,這個問題周瑩瑩和周偉光也想不明白,但是三個人也全都知道一個事兒,就是既然這個小鬼敢這麼做了,那他就肯定有這麼做的道理,也肯定是有什麼辦法能阻止這些人對他下手。

可現在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這傢伙現在就是個破繭成蝶的過程,雖然他變化出來的不是很美好的東西,但是現在也的確是這麼個過程。

要是真的不管不問,到時候後果肯定會相當的麻煩,但是要是真的去管了,又要從哪兒開始下手呢?

房間裏仍舊是十分的安靜,三個人的心裏全都像是壓着一塊大石頭一樣,呼吸都跟着有些困難了。

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還是周瑩瑩先回過神來。

“那個,快到吃飯的時間了,咱們還是吃點東西吧。”

這不管怎麼樣,也不管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終究是要吃些東西的,總也不能餓着肚子吃東西。

“行吧,那就先吃東西去。”張昊天是真的沒什麼食慾,尤其是一想到那個女鬼吃生肉時候的樣子,更是覺得胃裏難受了。

迷婚計:前妻,從了我吧! 但是這個事兒不能因爲自己不想吃東西,就帶着人家一起不吃東西,畢竟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周偉光也沒什麼心情吃東西,但是也知道,周瑩瑩和張昊天都需要好歹吃一點兒,不然,真的要餓壞的,尤其是周瑩瑩。

三個人的心思幾乎就是一模一樣的,但是誰也不吭聲,就這麼直接一起出去吃了。

然而,真的到了餐桌上,誰都沒吃兩口,全都只是象徵性的吃了那麼一兩筷子。

張昊天擔心周瑩瑩餓着,再者說來,家裏還有花妖要吃東西的,至於墨衣,他回來還是不回來都是問題呢,要是回來了,再給他弄吃的也來得及。

三個人互相看了看對方之後,最後決定打包回家。

可剛一出門,還沒等走出去很遠呢,就聽到有人在那邊議論,說是廚房後面養着的那幾只雞,竟然無緣無故的被咬死了。

這說着無心,聽者有意,張昊天覺得這個事兒有些問題!

按說,這是城市裏面,這裏是不會有野生動物的,像是老虎啊,獅子啊,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兇狠的動物全都沒有。

就不說那些兇猛的,就說狐狸之類的,城市裏也都沒有,所以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咬死這些雞?

張昊天心裏疑惑,腳步就故意額放慢了一些,想知道他們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這也可以了?”

“那是啊,我跟你說啊,剩下的那幾只雞的脖子上,全都是牙印!”

“你沒看錯吧。”

“這怎麼會看錯啊!”

“我覺得不能,那就是人的牙齒印兒,我看的很仔細的,一定不會出錯的!”

“這要是人的話,那就邪門了,好好的怎麼可能咬這些東西?”

張昊天有些聽不下去了,這好端端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咬那些雞鴨?除非這個人不正常。

這一次,張昊天直接停下了腳步,想繼續聽他們說話了。

周瑩瑩和周偉光看到張昊天停下來,自己也就跟着停了下來,想知道張昊天這是什麼狀況。

重生之盛寵九五 但是還沒等開口問呢,就聽到剛纔閒聊的那兩個人在那邊繼續說。

“我跟你說啊,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死掉的雞啊,全都是被吸乾了鮮血死掉的!”

“這麼邪乎啊!”

“是啊!所以我老婆說,這裏是不是來了吸血鬼了。”

“可別瞎說了,那都是電視裏哄小孩的,哪兒就有什麼吸血鬼啊!你可別瞎說。”

那人聽到所謂吸血鬼的話,笑的不行,就好像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但是這說者無意,聽着可就有心了。

張昊天他們三個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心說,這真的是吸血鬼來了嗎?

很顯然根本就不是!

那爲什麼這些動物的鮮血全都沒了?並且還出現了人的牙齒印,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算着距離,三個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隻女鬼了。

她現在是附身在那個女主人的身上,肚子裏還孕育着鬼胎,之前就看到她在吃那些生的肉,還有鮮血,如果那本書上記錄的是真的,那麼,這隻女鬼現在需要大量的鮮血生肉。

如果說生肉直接去超市就可以解決了,那鮮血呢?這年月,超市裏的血基本上都已經是凝固的了,所以,要是想找到新鮮的血液,就一定要找這種有活物的飯館了。

要是真的是那隻女鬼做的“好事兒”,那這接下來,還真的要小心謹慎了。

不過,到這個時候,張昊天也大概明白了,這隻小鬼的確是沒什麼好害怕自己的了,他現在基本上已經十拿九穩了,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反倒是自己應該害怕這個傢伙了,他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像是吸血鬼的樣子,到處的吸食鮮血,回頭一準兒會弄得人心惶惶的。

並且,到時候人越是慌亂,他就越開心,這就是他的目的,他就喜歡吸收那些人害怕時候的怨氣。

張昊天本來還想再聽聽那兩個人說什麼的,但是這會兒,周瑩瑩已經沒什麼耐心了。

“走了!還在這幹什麼?”周瑩瑩是真的聽不下去了,這次是小動物了,那下一次呢?

就算是下一次還是小動物,但是終究會落實到人身上的。

什麼時候那隻女鬼開始到處吸食人血了,也就算是徹底的不用好過了。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站在這裏發呆,或者是聽人家說話閒聊,是要儘快的找到辦法,也好趕緊解決了那邊的麻煩事兒。

張昊天自然是知道周瑩瑩的想法的,張昊天也很想盡快解決了。

三個人急匆匆的回到家,路上的時候誰也沒吭聲,一來是不想說話,萬一這些言論嚇壞了周圍的鄰居,那就不太好了。

另外一方面,這個事兒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說纔好了,至少暫時,也是沒什麼好的解決辦法的。

剛一進門,張昊天和周偉光就這麼坐在了沙發上面,仍舊是愁雲慘霧的,周瑩瑩則是把食物送給了花妖,讓她吃一些東西。

花妖剛纔還沉浸在墨衣離開時候額的糾結,但是一看到吃的東西,瞬間就開心起來了。

“這麼多好吃的東西啊!”花妖連頭都不想擡起來了,一門心思的就想吃掉面前的這些食物。

人間的東西啊,真的是太好吃了,要是自己能一直留在人間,永遠可以吃到這麼多好吃的東西,那就完美了,那就幸福死了!

花妖美滋滋的吃着東西,周瑩瑩忽然有些羨慕花妖了。

她雖然是花妖,但是一直生長在郊外最爲偏僻的地方,人間很多的事兒都沒打擾過她,這樣的傢伙很好滿足,只是一些吃的東西,還都是自己沒什麼食慾的東西,她竟然能吃的這麼開心。

這種原始的開心是沒辦法形容的,也是沒辦法給予的。

現在花妖還什麼都沒經歷過,回頭要是真的經歷的多了,也不知道她還能不能有這樣天真自然的小幸福了。

眼看着花妖吃的開心,周瑩瑩也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房間,想要跟張昊天他們兩個商量一下現在外面的事兒。

然而,就算是他們三個坐在了一起,也還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辦法。

就在這邊全都沉默着的時候,將軍終於想到了這隻小鬼了!

之前這隻小鬼的確是一直跟在李不忘身邊的,他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給自己的父母報仇。

在那隻小鬼看來,自己父母全都是被張昊天他們三個給害死的,所以,自己作爲子女,必須要給父母報仇!

但是跟在李不忘的身邊似乎總也沒什麼機會,正好這個將軍醒來了,小鬼也就直接悄悄的去找了將軍了。

魅惑蝴蝶:我的殺手愛人 將軍是很喜歡他這樣的小鬼的,別的不說,就說這一身的本事,只要是稍微加一些改變,就可以很厲害了。

但是將軍有個要求,就是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自己不說出去,小鬼就必須保守祕密,讓他們兩個的關係不被第三者知道。

小鬼是沒什麼太多想法的,自己本來就不希望太多的誰知道,很多人知道的太多了,對自己也沒什麼太大的好處。

將軍不想說,就是希望有朝一日,這隻小鬼變成自己的祕密武器,等到真的需要他的時候,再帶出來,肯定就會一鳴驚人的。

只是,這次的事兒將軍是真的沒想到,現在的這個狀況,似乎還真的很需要這隻小鬼了!

但是將軍還在糾結一個事兒,之前是將軍故意的讓那隻小鬼去了張昊天的小區,一來,將軍是知道那有一隻厲鬼,看起起來很弱小,但是實際上也很強大,二來,讓他去張昊天他們那個小區,雖然很顯眼,但是也可以牽制住張昊天他們。

這一點,將軍也是有私心的,將軍就是很想讓那隻小鬼牽制住張昊天,讓他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隻小鬼的身上,這樣一來,自己這邊就可以適當的做一些小動作了。

但是現在的這個狀況,不把他召喚回來也是不行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進展到哪一個步驟了。

這要是什麼都做好了,那也就是再好不過了,但是要是什麼都沒做好,自己到時候要怎麼辦?

將軍心裏不踏實,但是就算是這樣,現在也顧不上許多了,還是召喚回來看看比較好。

那隻小鬼這會兒還在家裏睡覺,這家的男主人最近雖然是很關心自己懷孕的妻子,但是終究是要上班的,上班也還是很忙的,所以白天,根本就沒什麼時間管這個所謂的女主人在家裏做什麼。

這也讓女鬼覺很自在,至少自己在這裏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只是,要真的一直是這樣的話,女鬼也不會糾結什麼了,這就是自己最想要的生活,現在也已經得到了!

但是有一件事兒是女鬼覺得不舒服的,就是總是有的時候自己不能很好的控制這個身體。

按說,這個身體的魂魄已經不在這裏了,就算是還有殘留,那也僅僅只是一點點,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的控制這個身體。

所以,算下來,能完全控制這個身體的,也就只有肚子裏的這隻小鬼了,他這麼做,到底是想做什麼?

女鬼心裏很擔心,每次想到這個事兒,都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陷阱裏面,並且還是那種自己上不來的陷阱。

這也讓女鬼心裏十分害怕,本來以爲自己是撿了便宜的,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根本就不是撿便宜了,這是被人算計了。

本來女鬼也有心想要離開的,心裏也明白,要是繼續沉陷下去的話,說不準就要真的出現什麼問題了,到那個時候,自己想離開都不可能了。

但是前後嘗試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都失敗了。

這讓女鬼心裏更加的不踏實了。

但是每次在失敗之後,腦袋裏總是會有一些在女鬼看來不正常的想法。

那些想法不斷的在女鬼的腦袋裏繞,就好像是有個聲音在不斷的跟她說話一樣。

至於那些話的內容,女鬼總是在後來記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應該離開。

但是每次清醒之後,想離開的這些心思,就會減弱,回頭再思考的時候,這些想法又加強了。

如此反覆好多次,女鬼漸漸的也都明白了,這個就是想讓自己留在這裏了,就是不想讓自己掙扎的意思。

想來,能願意讓自己留下的,肯定也就只有那隻小鬼了,畢竟這個事兒,對他來說是相當有好處的。

只是,越是這麼想,女鬼就越是想離開,回頭也就越是陷入到這個糾結當中。

女鬼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總覺得自己一會兒是清醒的,一會兒,又是糊塗的。

想來,現在這個情況,或許可以找張昊天他們幫忙,但是這個事兒,自己要怎麼去找呢?

還有,要是真的去找了,回頭自己肯定也是反覆糾結,上次就覺得自己好多的話都不是自己說的,這一次,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女鬼心裏各種糾結,但是還是下不了決心,做不了決定。

將軍也在糾結,自己到底要不要喊那隻小鬼回來。

思考再三,將軍決定還是召喚回來看看比較好。

這會兒女鬼還在糾結,但是小鬼已經聽到了將軍的召喚了,也已經開始猶豫自己是否要趕緊過去了。

現在的這隻小鬼,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沒什麼腦子,誰忽悠一下就跟人家走的了,現在的小鬼只想要自己的利益,只想爲自己的父母報仇。

想來,最近不是很太平,將軍那邊也總是出麻煩,所以現在他召喚自己,肯定不會是閒聊這麼簡單的,一定是有什麼事兒要讓自己做。

這個傢伙,想要讓自己做事兒,也不知道多給自己一些好處的。

所以,自己這次到底要不要去呢?

小鬼十分糾結,但是最後也還是決定去了,左右是要去見個面的,這都好多天沒見面了,興許見面能撈到更多的好處也說不定呢!

只是,現在這個時候見面多少還有些不太方便。

這以前想要見個面,直接就見面了,現在還要拖着這個身體,見面的時候,多少就有些麻煩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小鬼還是決定去一次,只少看看將軍這次會說出來什麼話,自己也好看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女鬼這會兒還想多休息一會兒,剛纔出去轉了好大一圈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轉什麼,總之,就是要轉悠。

所以現在要是可以的話,真的不想動一下了,最好就是一直躺在這裏,一動不動的那種。

小鬼看着着急,也沒什麼心情跟女鬼商量,直接搶了主動權,操縱着這個身體出了大門。

女鬼自然也是能感覺到的,但是女鬼並沒有這個能力搶回主動權,只能乖乖的聽從。

眼看着那隻小鬼操縱着身體上了出租車,還報上了一個女鬼從來就沒聽說過的地址,這讓女鬼不由得覺得奇怪。

他這是要帶自己去哪兒?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心裏雖說還是不怎麼想跟着過去,但是這件事兒,或者說是這種事兒,從來就不是她能說的算的事情,她甚至連反抗一下的能力都沒有,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的,聽從,順從。

出租車不多會兒停在了一個小區前面。

小鬼下了車,左右都不看一眼,徑直就朝着一棟樓的方向走了過去,就好像是他之前來過這裏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