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和蠻族的聯軍一個個幹勁十足,想着馬上就要攻克長安了,一個個有使不完的勁兒。他們擊破一個又一個陣壘之後。終於發出了憤怒的吼叫:“這是哪個傢伙乾的,他媽的沒事幹嗎,挖這麼多陣壘又沒有人看守。”

就在魔族和蠻族進入長安城內,開始掉以輕心的時候。大唐的高階玄甲兵零零散散的出擊,趁其不備,出手殺了幾人立即退走。 魔族和蠻族由於地勢不熟,根本來不及追擊。 這種不痛不癢的攻擊方式,慢慢消磨着魔族和蠻族的兵力。同時也更加消耗着大唐玄甲兵的修爲。 魔族和蠻族被這樣的游擊戰術騷擾,就像

就在魔族和蠻族進入長安城內,開始掉以輕心的時候。大唐的高階玄甲兵零零散散的出擊,趁其不備,出手殺了幾人立即退走。

魔族和蠻族由於地勢不熟,根本來不及追擊。

這種不痛不癢的攻擊方式,慢慢消磨着魔族和蠻族的兵力。同時也更加消耗着大唐玄甲兵的修爲。

魔族和蠻族被這樣的游擊戰術騷擾,就像睡覺的時候被幾隻蚊子圍着,心情難受到了極點。可恨的時候。當你開燈準備打死這隻蚊子的時候,蚊子卻不見蹤影。

“他媽的,有種出來單挑。”

“狗乾的大唐孬種,縮頭烏龜,你爺爺在此,滾出來。”

第一魔將看着手下的將士一個個變得心浮氣躁起來。他也是感到無奈。下令道:“大家不要搭理那些騷擾攻擊,只管破開陣壘。儘快找到大唐公主。”

長安城西,聚集了太多的人。有大唐的將士。有大唐的子民。大唐的將士一個個神色緊張,緊緊握着手中的兵器。大唐的子民,惶恐的縮着身子,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陽。

唐瑾兒看着越來越近的魔族和蠻族大軍道:“兩位將軍,父皇安排的計劃可以實行了吧?”

大唐第五神將道:“公主,再等等。”

“再等下去。第四神將和裏面的將士修爲恐怕要耗盡了。”

“沒有辦法。他們必須頂住,甚至到最後時刻迫不得已的犧牲。魔族和蠻族的主力還沒有全部被吸引到長安城內。”第五神將神色冷靜。

“要是魔族和蠻族只打算出動浙西先頭部隊呢?其餘兵力一直在城外等候呢?魔族和蠻族也不是傻子,也不會貿然地全部涌入。”唐瑾兒一臉着急。

“公主,我們沒有任何了選擇了。若是蠻族和魔族的大軍還不陸續進來,我們不得不繼續派出兵力,讓抵抗變得更加激烈一些。”

唐瑾兒沉默了下來,若是如此,那將意味着更多的人衝進去送命。唐瑾兒內心祈禱,只希望父皇臨走之前留下的這個計劃可以扭轉乾坤。

長安城內的游擊戰持續了三個時辰,已經有大唐的玄甲兵出現修爲耗盡最後被殺的情況。唐瑾兒不得不增派玄甲兵補充進去。

蠻族和魔族的大軍不斷堆到陣壘,前行緩慢,終究還是抵達了長安的朱雀大道。這裏是長安最繁華之地,這裏是長安的皇宮所在。

魔族和蠻族身居窮鄉僻壤之地,看到氣勢恢宏的宮殿和琳琅滿目的商鋪,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吸引人。

一個魔族士兵衝入到一家金飾商鋪,破開了商鋪的櫥窗,抱着一大堆金銀首飾出來。魔族的千夫長看到有人違背軍紀正要教訓的時候,看到他手裏燦燦發光的金飾,傻了眼:“天啊,這麼多金銀財寶。果然是人族的都城啊,太富有了。”

“大人,裏面還有很多呢。我只能拿到這些。”

“那還傻站着幹什麼,繼續拿啊。”

魔族的將士紛紛加入到搶奪之中。此時蠻族的將士趕來,看到這一幕之後,一位士卒道:“大人,金銀財寶,字畫古董都叫他們搶光了。”

“所有人解散,自由活動。”蠻將下令。

“大人,蠻族的人也開始搶奪了。他們手腳很快啊。”

“大人,魔族這些傢伙真他們賊啊,直接搶我手裏的財寶。”

“大人,這裏是一處修行交易地。好多靈丹妙藥啊,還有神通祕籍。”

“大人,這裏是一位人族強者的閉關之地。山一般高的元石啊。大人你快來,魔族那些卑鄙的傢伙又來了。”

“這是我的。”

“是我的,是我先搶到的。”

“放屁,明明是老子先搶到的。”

“你他媽的才放屁,放手,不放手老子打死你。”

“你纔給老子放手,最後一次,不放手老子要你命。”

魔族和蠻族因爲搶奪金銀財寶,神通祕籍,靈丹妙藥法寶開始發生了打鬥。這些打鬥越來越多,最後越演越烈。

看到這一幕幕,魔將下令:“快去把外面的兄弟都叫進來。媽的,貪婪的蠻族,好東西都讓他們搶光了。“

蠻將也不甘落後:“你,你,還有你,趕緊通知外面的兄弟。這還是一條街呢。前面就是大唐的皇宮了,裏面的好東西更多。讓他們速速進來搶奪。”

城外等待命令的蠻族和魔族大軍,看到城裏面出來的兄弟,一個個抱着成堆的金銀財寶,神通功法,忍不住直吞口水。

“魔族的兄弟們,裏面開始搶了。趕緊進去啊。”

“蠻族兄弟們,誰搶到就是誰的,千萬不要落在魔族後面。我們拋頭顱灑熱血,他媽的不就是爲了這一刻嗎?”

魔族和蠻族的大軍如潮水一般爭先恐後地涌入長安城內,快要擠塌城門。修爲高些的將領直接領空飛行,進入長安城內之後,專門搜尋人族修行強者的閉關之地尋找寶物和有用的東西。

城西方向,唐瑾兒看着遠處的一切,總算吐出一口氣來:“將軍,可以執行父皇的計劃了吧。”

“我想戚將軍已經開啓了。”第五神將平靜的眼神之中涌現一絲悲傷。

“什麼?戚將軍還沒有出來呢。那他豈不是要……”

轟隆隆……

長安城內劇烈的轟鳴之聲打斷了唐瑾兒的話。整個長安城都在搖晃。然後,無盡的皇氣,宛如決堤的潮水涌入到長安城內。

這些皇氣,是大唐皇朝積累數千年所得。而今一夕之間,要付諸東流。皇氣潮汐,蘊含着難以想象的恐怖威能,所到之處,所有建築化爲灰燼。

啊啊啊啊……

魔族和蠻族的將士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在皇氣的潮汐之中灰飛煙滅。

“有聖人境界的神通出現,快撤。”

魔將和蠻將發出了驚恐的吼叫。他們瘋狂地朝着城外逃離。有人倒地,後面的人踩着他們的身體而過。有人飛行,後面的人踩着他們的身體飛行。

皇氣潮汐宛如一個蓋子,蓋住了城西之外的所有方向。

“救救我,誰救救我,我願意奉上我所有的金銀財寶。”

“我手裏有高階神通,誰救我出去,我白白送給他。”

“……”

此時,所有人都後悔爲什麼要進入城內瘋狂的搶奪?爲什麼這麼貪婪?現在爲了這些身外之物丟掉了性命。 大唐,涼京。

衆將軍齊齊跪下行禮:“拜見魔尊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魔尊一直堅信的認爲他們纔是真正的皇族血統。由此,魔尊在魔族有被稱之爲陛下。

“行禮就免了。直接說說戰事如何了?剛剛傳來捷報說打入了長安城,不消片刻就可以打下長安。看着你們身上傷痕累累,是不是已經攻佔了長安城了?”魔族威嚴道。

第一魔將黑山遭受了重創,身體多處腐爛。若非靠着自身強大的修爲和衆多的法寶抵禦,自己難以逃生。

黑山低聲道:“回稟魔族陛下,我們確實曾經攻入了長安城。”

“哦?曾經作何解釋?”

“但是後來我們又遭受了唐軍的反攻,最終沒有守住。”

“入城之後,便是近身對戰。我魔族肉身強過人族數倍,他們哪裏是我們的對手?到底怎麼回事?”魔尊怒道。

“稟告陛下,我軍慘敗。”黑山最終還是說出了結果。

魔尊聽到此話吃驚道:“什麼?老二呢?老三呢?他們此刻人在哪裏?怎麼沒有來見我?”

“他們……都爲了我魔族的大業捐軀了。”

“連大將都戰死了?那你告訴我,我魔族還剩下多少人馬?”魔族冷然道,全身瀰漫着令人窒息的殺意。

“末將領導無方,請陛下此罪。”黑山無法承受魔尊的威壓,雙膝下跪。

“一句無罪就可以讓死去的將士復活嗎?”

魔尊憤怒,一會兒之後。魔尊恢復了平靜道:“仔細說說大戰過程。”

聽聞黑山的講述,魔尊非常吃驚。就連一旁的江萬年也是詫異道:“唐瑾兒瘋了吧?爲了一場戰爭的勝利,不惜毀掉了整個長安,毀掉了數千年的歷史。只有瘋子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耗盡大唐皇朝的根基,毀掉長安的宮殿與我魔族同歸於盡。”

魔尊看着長安城內的方向自語:“居然這樣一個屠戮方式。連本尊都沒有想到。能想到這個法子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瘋子。”

說完之後,魔尊閉目陷入了沉思。

所有人看着魔尊,大氣也不敢喘。

過去了許久,魔尊才睜開了雙眼道:“一個弱小女子,卻能如此大勇,人族不容小覷啊。想想我皇族。可以和此女的大勇相比之人,沒有多少。”

魔尊忽然想起了蕭宓,蕭宓絕對是一個可以與之相比,明顯還勝過如今的建安公主之人。可惜她違背自己的意願,要阻止自己入侵大唐。

想想魔尊大軍。大戰到現在,傷亡慘重。只剩下魔尊和一位魔將,活着的魔徒也所剩不多。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退路。要麼前進,要麼死亡。”

“離火教那幫人怎麼還沒有過來增援呢?”

魔尊望着人族大地,望着這片曾經屬於他們皇族,而今幾百年有無法看一眼的大地。就此離去,何其不甘?

他要成爲這片大地的主人。

長安城內。隨着魔族和蠻族少數人退走。唐軍很快修復了城門。

唐瑾兒走在城內,看到諸多古老的宮殿已經蕩然無存,她心中悲傷。默默流出來眼淚。皇叔跟在她的後面,也是一臉沉重不語。

“我毀掉了長安,我成爲了大唐的千古罪人。”唐瑾兒露出了淒涼笑意。

墨莫本來就不擅於安慰,此時看着唐瑾兒傷心,忍不住道:“公主,你別無選擇。”

“皇氣消亡。宮殿不再,這大唐還能長存嗎?”

林楓帶着北疆大軍一路疾奔。總算看到了魔族和蠻族的身影。林楓帶着玄甲兵打頭陣,順利拿下了守衛薄弱的城鎮。

“你們哪裏冒出來的?唐軍怎麼還有部隊?”蠻族大將吃驚道。

回答他的是小天鋒利羽毛。斬斷了他的頭顱。

林楓看着這個城鎮,看着被魔族和蠻族的鐵蹄無情踐踏過的大唐的土地。倒塌的城牆和房屋,漆黑一片的泥土,濺在地上牆壁上的血跡,無人收拾的屍體。

林楓曾經去往北疆的時候路過這個城鎮,而今面貌全非。戰爭無情,毀滅了一切。

“大人,這裏關押着我們大唐很多的子民。”陳廣大聲道。

林楓快步走了過去,一腳踹開了封鎖的門。林楓看着他們膽怯惶恐的目光,心中怒火滔天。

“大家不要怕,我們是大唐的將士。你們獲救了,魔族很快就要被我們趕出我們的土地。”

所有人解放之後,這才從惶恐之中慢慢心安下來。可看到家園不在,一個個茫然失措,不知道以後的路在哪裏,生活哪裏纔是方向?

“大軍整修,抓緊時間休息一個時辰,一個時辰過後繼續趕路。”

北疆大軍一路來長途跋涉,沒日沒夜的趕路,早已人疲馬乏。都是靠着堅強的毅力支撐到現在。

林楓一聲令下,便聽到了一片呼嚕聲。所有的將士倒地就睡,根本不挑地方。還有一個兄弟真不巧,倒在了糞坑旁邊。林楓不得不幫他挪挪身體,不然一個翻身就掉糞坑了。

“大人,你也抓緊時間休息吧,我看着。”陳廣道。

“我的體力超乎常人,我可以忍受。你抓緊時間休息。”

“大人……”

“這是命令,執行。”

“是。”

林楓翻開地圖。下一個目標就是吉山郡。那裏是糧食重地,應該會有魔族和蠻族的重兵把守。

一個時辰過後,林楓叫醒了所有將士立即出發。大唐的子民爲他們送行。

婚途有坑:神秘老公要抱抱 五萬兵力,兵分幾路,出其不意地對吉山郡內的駐軍進行了多處攻擊。幾路兵馬之中。有擾敵爲主的,開戰邊跑,敵進我退,敵退我進。也有重點攻擊部隊,由林楓和陳廣率領。給予魔族和蠻族痛擊。

魔族和蠻族主要兵力全部調動前往長安。留守吉山郡的只有五千重兵。若是五千重兵聚集在一起,還有不小的戰力。隨着林楓指揮調動,五千守兵分散之後,面對北疆大軍便不堪一擊。

北疆大軍以幾乎不計的損傷拿下了吉山郡,掌握了糧草。

林楓得知長安大捷之後,並沒有像其他將士一樣高興歡呼。反而顯得更加凝重。長安最厲害的手段也用上了,接下來靠什麼抵擋?長安危在旦夕。

爲了爭取時間,林楓親自挑選了一些好手,組成敢死隊快速前進。陳廣則留在後頭帶着大部隊跟上。

風國,大殿。

“魔族和蠻族真是兇悍。逼得大唐耗盡了皇氣,大唐大勢已去。”

“大唐的公主也是夠狠,用那樣的方式和魔族蠻族大軍同歸於盡。”

“各位。”

風靈兒打斷他們的聊天:“我今日召開會議,並非爲了討論大唐和魔族蠻族的大戰是非。眼見魔族和蠻族就要攻克長安,大家覺得我們風國該如何自處?”

大殿之內一片沉默。風國衆人也是剛剛結束了內亂,又和大唐北疆大軍剛剛大戰過,難道還過去幫助曾經的敵人?沒有上去在他背後捅一刀夠義氣了。

一位神將道:“公主,我認爲魔族和蠻族來勢洶洶。我們現在就要加強防備。古話說的好防患未然嘛。”

另外一位神將道:“殿下。魔族狠不狠,跟我們沒有什麼關係。而且大唐也不是什麼好人吧。就讓他們兩敗俱傷,我們只管守住我們的國土就行了。”

穆蘭發出了幾聲冷笑:“沒有想到兩位將軍目光如此短淺。”

“我們和大唐一直交好。就算大戰,也不傷及各國子民。因爲我們同是人族。而魔族不同,非我族類。他所過之處,屠戮一切。甚至以無數子民鮮血練就滅絕人性的陣法。現在這個陣法正好用在了圍剿長安之上。大家有所耳聞吧?”

“我們和大唐,脣亡齒寒。如此惡族不除,若是魔族取代了大唐。等到魔族恢復了元氣。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風國。”

“道理誰都懂,問題是我們出動大軍進攻魔族。大周趁機燒我們的屁股怎麼辦?聽聞此次風皇之死。就是大周的陰謀。難道大周放着這麼好的機會不管嗎?”

“就是,如果說左右都是死。還不如多活點歲月。”

“夠了。”

風靈兒一句話打斷了衆人的討論。衆人齊齊看向風靈兒,等待她最終的決定。

風靈兒目光如電,看過了衆人:“大唐是人族抵禦蠻族和魔族的屏障。大唐若是滅亡,我風國面臨蠻族和魔族,背後又有大周這條豺狼,到時候就是獨木難支。我們現在不拯救大唐,到我們滅亡的那天就沒有人拯救我風國。”

“我決定出兵援軍大唐,希望各位將軍助我一臂之力。”

所有將軍,無論先前同意或者反對的,此時紛紛起身,決然道:“我們願意追隨殿下,不惜生死。”

這便是風靈兒,她是風國的魂。在這一刻,風國的皇氣凝聚在她身上有加重了許多,使得風靈兒的修爲不斷提升。

“好。給位將軍回去整兵待發,時間緊迫,三個時辰過後出兵。”

“是。”

各位將軍紛紛離去準備。

風靈兒看着大唐長安的方向,喃喃自語:“林楓,你一定要等着我……”(想知道《絕世神墟》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啓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衆號,搜索“wang”,關注公衆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 林楓帶着敢死隊一路前行,宛如一把無堅不摧的尖刀,把魔族和蠻族大軍刺破一道口子。雖然長安大捷令魔族大軍傷亡慘重。但是蠻族大軍還保持着較強的兵力。

隨着大戰進行到決戰的時刻。蠻族更多的部落開始調動大軍加入戰局,都想坐收漁翁之利。

“大人,有人求見。”

“帶上來。”

林楓看着眼前這個人絡腮鬍子,一臉邋遢,穿着灰蓬蓬,一副農民打扮。林楓問道:“你是?”

“大人,你不認識我了?”這人開口說話,卻是動聽的女聲。

“你的聲音有些熟悉,好像不久前聽過。你是……穆蘭?”

“正是。”

“天啊,你怎麼打扮成這個樣子了?”

“蠻族更多的部落攻來了。公主爲了給你們減壓,一邊抵禦蠻族一邊朝着長安靠近。因爲速度緩慢,公主派我來尋你,通知你一下。看你是否有戰略籌謀。爲了前行方便,我這纔打扮這個模樣。”

“大人,哪裏有水?我先梳洗一下。”穆蘭解釋道。

“水倒是有。問題是你洗乾淨了回去的時候又得打扮,不費事嗎?”林楓反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