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小飛你看天書上好想出現字了!”就在我無奈的自我安慰的時候,小美突然激動的指着天書叫道。

我還以爲小美眼花了,於是漫不經心的拿起書,果然看到我書上赫然寫着一個字——車。 沒錯就只有這麼一個字,我騰地一下從牀上坐起來,激動的將整本書都翻了個遍,但是始終沒有找到第二個字,也就是說我剛纔說完那些話之後,天書上才自動顯示了這個字。 不過激動勁沒過多久就被澆滅了,因爲我和小美都不清楚

我還以爲小美眼花了,於是漫不經心的拿起書,果然看到我書上赫然寫着一個字——車。

沒錯就只有這麼一個字,我騰地一下從牀上坐起來,激動的將整本書都翻了個遍,但是始終沒有找到第二個字,也就是說我剛纔說完那些話之後,天書上才自動顯示了這個字。

不過激動勁沒過多久就被澆滅了,因爲我和小美都不清楚這個字代表什麼含義。

“車,應該指的是車輛,火車,汽車,機動車,公交車,自行車……那麼多車我哪知道它指的是什麼車!?”

我突然覺得這本天書在耍我,於是氣憤的將書扔到一邊又躺在牀上發呆。

“或許你想的那些已經偏離了主題,這個字代表的應該不是交通工具那麼簡單!”小美蹙眉看着天書,眼神迷茫的說道,她的聲音非常沒有底氣,我一聽就知道她是不希望我對此事不問無聞,而是希望我能繼續把這個字最終的含義破解出來。

但是我的腦力有限,到最後也猜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意思,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終於熬到出院的日子,雖然已經洗脫了冤情,但我還是不想在繼續在這座城市帶下去。

這裏留給我太多不好的回憶,黃黨的貪婪兇狠,阿梅的孤獨淒涼,每次想起都讓我心裏非常不舒服,所以最後我選擇帶着小美離開這座城市,到另外 一個地方生活,或許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能忘記在這裏不愉快的經歷。

小美對此也沒有任何意見,大概她和我的想法是一樣的。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我們就立刻踏上了征程,和剛來的時候唯一的不同是,我們現在黃黨送的新車和十萬塊錢。



了這些錢我們就不必在辛苦打工看人臉色,還能少惹不少麻煩,所以我們很順利的就到了距離之前那座城市很遠的一個小縣城。

這個縣城不大,大概平時生活也很枯燥,所以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能驚動整個縣城的人。

我們到達縣城的時候,天剛剛轉黑,街上的人不多,但是都圍在一棵樹旁邊,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和小美出於好奇就走了過去,等撥開人羣才知道原來是有人在上吊,我真是服了周圍的人了,看到有人上吊不上去救人,居然還在這裏不知道討論些什麼。

於是我想也沒想,就飛快的跑到那個女人身邊,大聲喊道:“你先冷靜點別怕,我是大夫,我會救你的,有什麼是咱們下來再說!”

說完我就衝過去保住了這個女人的腿,此刻這女人的臉都被勒紅了,聽了我的話之後,非但沒有消停,反而更加劇烈的掙扎。

她一直雙腿亂蹬,我幾下都差點踢到我的臉上,我急忙躲閃,始終沒有辦法把她從上面弄下來,這個時候小美也跑過來幫忙。

但是還不等我們動手,就聽那個吊着女人的樹枝突然咔嚓一聲,自己斷掉了,那個女人自己掉了下來,好在我眼疾手快拉着小美躲開,不然真的就被她砸中了。

不是我自私不想接住她,而是這位阿姨的體重實在看着危險,如果我們在下面接她的話,都又被砸死的危險。

等她掉到地上,小美急忙跑過去扶住她的頭擔憂的問道:“大姐你沒事吧,用不用去醫院?”

這阿姨根本就沒有看小美,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剛纔她上吊用的那根樹枝,渾身抽搐,隨後就開始口吐白沫,這倒是把我們都嚇得夠嗆,人羣中已經有人拿出手機打120了。

嗚嗚嗚……

這個時候人羣中突然傳來一個人的痛哭聲,聲音非常慘烈,像是剛剛遇到了什麼傷心事似得。

我這個人最見不得別人哭,於是循聲開始尋找那個人,其他人自然也聽到了哭聲,也都茫然的左顧右盼,很快我們就在人羣中找到了一個男的。

這個男人正流着淚哭的相當傷心,我看到她的袖子都被眼淚溼透了,於是試探着問道:“大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哭成這樣?”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所有人都看着他,被這個大叔充分的調動了好奇心,然而他的話卻讓我如墜冰窟:“我就是想用她驗證一下,哎命啊,我上吊的時候爲什麼樹枝就不折呢?”

他的話音剛落,周圍所有看熱鬧的人都不見了,唯獨小美懷中躺着的大姐還口吐白沫不停的抽搐着。

而我對面這位仁兄已經徹底變了樣子,滿臉青紫,雙眼暴凸,舌頭也伸出嘴老長,猩紅猩紅的舌頭看得我後背發麻,而且我分明看到這丫的在咧着嘴笑。

只不過他是在冷笑那種陰冷的陰冷的笑,充血的眼中也帶着一股陰冷,嗜血的陰冷。

(本章完) 第611章

「你……我既然敢發誓,自然會告訴你!」白凌冷哼一聲對天發誓。

隨著白凌的誓言落下,一道紅光沒入白凌的眉心,白凌看著墨九狸說道:「你想問什麼就問吧,我只回答你三個問題!」

在白凌看起來黑暗之靈的記憶,不可能恢復,墨九狸也不會知道什麼,就算黑暗之靈的記憶恢復了,也不認得他們三人,他們也根本不必擔心身份暴露……

如果她沒猜錯,墨九狸應該是問墨九琪,或者帝雲的事情吧!因此,她才會在權衡利弊之後,選擇答應墨九狸的條件……

墨九狸看著白凌微微一笑道:「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帝溟寒的親生爹娘是何人? 總裁大人好賣力 在什麼地方?」

聞言白凌臉色一變,雖然她極快的反應過來了,還是被墨九狸三人看到了!帝琛沒有想到白凌也知道自家徒兒的身世,看著白凌的眼神,又冷了幾分……

白凌沒有想到墨九狸竟然知道這件事,看帝琛的眼神,分明帝琛都是不知情的,為何墨九狸會知道呢?難道是洛晴告訴墨九狸的?

想到之前有人傳來消息說,是墨九狸的丹藥救活了帝雲,白凌又覺得即便如此,洛晴也不可能傻到這種地步,把這種事情告訴未來兒媳婦吧?

「你怎麼會知道的?」白凌忍不住問道。

「似乎是你應該回答我的問題吧!」墨九狸說道。

「你……」白凌語塞,心裡在猶豫著該怎麼說,才能將自己撇清關係,畢竟帝琛還在這裡呢。

帝琛疼愛帝雲的兒子,整個隠族都知道,萬一他告訴帝雲或者告訴他徒兒,然後他徒兒去質問自己的父親,早晚帝雲都會知道的……

當初她聯合洛晴,也是為了日後手裡有個籌碼。可是沒想到洛晴十分有手段,竟然把她也扯進去了……

因此,她縱然手裡有底牌,卻依舊被洛晴壓得死死的,根本就無法使用,這也是她最鬱悶的事情……

「呵呵——白谷主,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哦!你若不方便就別說了,就讓誓言……」

「等一下,我說就是!」白凌打斷墨九狸的話道。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希望你們不要告訴帝雲!」 婚婚欲墜 白凌看著帝琛說道。

「說吧……」墨九狸催促道,三人誰都沒有變態,讓白凌氣惱不已,卻又無計可施。

「帝溟寒的親生父母,名字叫什麼我也不清楚,當初那孩子剛出生沒多久,我和洛晴奉命刺殺他的父母,可是我們去的時候,那孩子的爹娘並沒有在身邊,而是兩個丫鬟看護著,洛晴因為一些事情,使得她不能生育,於是那一次便從丫鬟手中,將那孩子帶走了,那個時候帝雲閉關沒多久,因此洛晴便將那孩子作為自己的孩子收養了!帝雲出關后,也一直以為是自己的兒子!後來,孩子的父母找上門來,被我們殺死了,只是當時他們夫妻的魂魄卻逃走了,至於現在如何又在何處,我也不清楚了……」白凌看著墨九狸和帝琛三人說道。 我猛地朝身後退了幾步,擋在小美跟前,冷冷的瞪着這個傢伙,這傢伙也同樣瞪着我,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中帶着濃濃的殺意。

眼看着那些周圍看熱鬧的人指望不上,我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擊退這隻吊死鬼。

好在剛纔下車的時候,我記得把桃木劍一併帶上,所以心裏還算比較有底氣。

“臭小子就算你有兵器也奈何不了我,我今天就要殺了你和你那個小情人!?”

吊死鬼看到我手上拿着的桃木劍,不屑的冷笑了一聲說道。

我的冷汗頓時流了下來,感覺周圍突然多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吊死鬼看到我這個樣子,冷哼了一聲,就伸出舌頭猛的朝着我們甩了過來,而且再半空中瞬間變成一填猩紅的毒蛇朝着我們撲了過來。

“天,小美快跑!”眼看着那條噁心的舌頭朝我們伸了過來,我急忙拽着小美朝一邊躲閃。

我可不希望這條噁心的東西甩到我和小美的身上,但是事與願違,吊死鬼顯然找就預料到我們往哪個方向逃跑,他的舌頭很靈活的勾到了我的腳踝,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直接摔了個狗吃屎,而且是下巴先着地的,差點咬到舌頭,疼的我眼淚差點流出來。

“小飛你沒事吧?”小美被我拽了一下,也跌倒在地,不過根本沒有查看自己的身體,而是忙着問我有沒有事。

我還不及迴應她,那條舌頭就又朝着我的面門砸了過來。

我急忙用桃木劍擋住這傢伙的舌頭,沒想到這傢伙的舌頭想是鐵做的,撞到我桃木劍上,竟然發出錚的一聲輕響,想是撞到了鐵上。

我被這刀的後勁撞得虎口發麻,險些跌倒好在身後有小美扶着我。

而那條舌頭這個時候又追了過來,我知道再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猛地衝着自己的舌尖咬了一口,隨後一口血就噴到了吊死鬼伸長的舌頭上。

吊死鬼立刻慘叫了一聲,舌頭劇烈抖動,像是被電擊中了似得,瘋狂的將舌頭收了回去,這肯定是我的舌尖學起了作用,但是咬了一口之後,鑽心的痛。

我可不想再要自己第二口,於是我急忙拽着小美往人堆裏跑,但是那個吊死鬼的舌頭有很快伸了過來,攔腰就把我捲了起來,而且速度非常快,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雙腳已經徹底離地,那條舌頭的力量非常大,像是要把我從中間勒斷似得。

總裁通緝令 www ★т tκa n ★co

“小飛!”這小美一直和我拉着手,所以剛纔我被拽起來的時候,直接把她帶得摔了個跟頭,眼中閃過淚花,但是我知道現在我根本指望不上她幫我,她現在只是個凡人,隨便一個小混混都將她打倒。

“沒事!”我咬着牙朝那隻吊死鬼看去,這丫的正滿臉得意的看着我,眼中充滿兇狠,像是恨不得現在就把我碾碎似得。

這人逼急了,自然會下狠手,好在我的兩隻手還在外面,於是我奮力舉起桃木劍就朝着吊死鬼的舌頭劈去。

桃木劍在被我舉起的瞬間,通

體都發出血紅光,劈到舌頭上的瞬間,我只聽到噗嗤一聲,原本以爲會噴上一身血,結果舌頭是被我徹底隔斷,卻沒有流一滴血。

只是從端口出流出淡綠的液體,看上去非常噁心。

嗷……

吊死鬼被我割斷舌頭之後,立刻發出一聲慘叫,疼得滿地打滾,而纏住我的那段舌頭迅速脫水,很快就化作了灰燼。

我急忙將身上的灰燼抖落掉,於是我急忙拉着小美朝着法拉利跑去。

這個時候吊死鬼正疼得滿地打滾,根本顧不上我們,所以我們順利的上了車,我飛快發動車子朝前面開去,我和小美對這裏都不熟悉,而且經過剛纔那件事之後,我們都嚇壞了,只想儘快離開這裏地方。

所以我也沒顧上看路,只顧着飛快朝前開車,“小飛這是什麼地方?”開了一段路之後,我們才發現周圍的環境非常陌生,小美有些害怕,於是擔憂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咱們開得遠一點省得被那隻吊死鬼追上。”

我輕嘆了一聲,腦子一片混亂,只想儘快擺脫現在的危機。

小美擔憂的往窗外看了一眼,眼底流露出無盡的恐懼。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裏更加不好受,而且自從上了車之後,我心裏一直都有些不安,像是完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小飛前面有個人!”就在這時,小美突然驚恐的朝着我尖叫,我嚇了一跳,急忙朝前看去,但根本沒有看到一個人影,反而看到一輛大卡車迎面朝着我們撞了過來。

我猛打方向盤,可是這個時候兩輛車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了,根本躲不開,我眼看着自己開的法拉利和卡車相撞。

隨後耳邊傳來一陣劇烈的撞擊聲,以及小美的尖叫聲,渾身一陣劇痛,失去了意識。

接近着那種掉到海里的感覺又出現了,那種無力感讓我抓狂,卻又無能爲力,我茫然的飄蕩在其中,以爲自己會窒息而死,卻沒有想到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突然又被人從海里撈了出來,自己茫然的坐在一間漆黑辦公室的地板上,地板是大理石的,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一點冰冷,只覺得身邊有一道人影晃過,於是急忙轉頭朝朝着那道人影看去。

這個人似乎根本就沒有打算避諱我,他直直的走到我跟前,透過昏暗的光想我纔看清楚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不久之前被我的桃木劍殺掉的黃黨。

天亮了,就再見 此刻他正滿臉奸笑的看着我,那樣子和活着的時候一樣欠揍,看得我只想發火,這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

“你想幹什麼?”我冷冷的瞪着他,厭惡到了極點,同時心裏的不安又加重了幾分。

黃黨奸笑着對我說:“即使我死了,我也要讓你痛不欲生。”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頓時咯噔一下,隨後腦子猛然清醒過來,我迅速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一間一醫院的病牀上了,而小美正躺在我的旁邊,此刻還昏迷不醒。

我費力的從牀上趴下來跑到她旁邊,看到她的頭上幫着厚厚

的繃帶,面容憔悴,雙眼緊閉,那樣子讓我心痛不已。

我幫她整理了一下頭髮,但是由於有繃帶擋着,所以根本就沒有整理不好,我越梳心裏越酸,最後直接抱着小美痛苦了起來,像是要把最近幾個月的苦水全都倒出來。

不知哭了多久,我們才被醫生拉開,醫生給我做了全身檢查,確定我沒有事,這才放心離開,而小美卻始終都沒有醒過來,一動不動,我非常擔憂,於是忍不住問醫生:“小美到底受了什麼傷,爲什麼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給我們看病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來歲的大夫,姓辛,帶着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的,他面無表情的看着我說道:“由於劇烈撞擊引起的中度腦震盪,以及身上多處擦傷,造成暫時性昏迷,放心吧她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只是……”

“只是什麼?”聽到辛醫生說小美是中度腦震盪的時候,我心裏還暗自慶幸,因爲上次我是重度腦震盪一樣醒了過來,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不過看辛醫生的表情似乎情況比我想象中的嚴重得多,於是我滿臉期待的看着他,辛醫生眉頭微蹙,笑着說道:“你也別太擔心,不會有事的,你自己也好好養傷,我晚點再來看你們!”說完他也不等我回答,就飛快的帶着小護士離開了。

我又一次朝着小美看去,摸着她冰冷的小手心又一次沉到了谷底。

“嘿,你醒了,你們可真是命大呀,被那麼大一輛卡車連人帶車一起撞飛居然還能活着!”

就在我鬱悶至極的時候,身邊突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聽聲音應該是和我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而且是一個性格比較開朗的那種,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忍不住和她調侃一會,但是小美現在昏迷不醒,我真是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喂,你怎麼不說話呀!”這女孩看我理都沒有理她,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我這才無奈的轉過頭,看到這女孩之後,不禁愣住了,這女孩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披散着長髮,皮膚白皙,齊齊的劉海下一雙大眼睛顯得非常靈動,櫻嘴輕呡,算是一個標準的甜妹,我機械的點了下頭,隨後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你們可是我送來醫院的,連醫藥費還是我交的不用謝我,我是看你們太慘了,你們開得那輛法拉利直接就被撞成廢鐵了,那場面相當的慘烈!”

這女孩微眯着眼睛看着我,雖然她一直在和我強調車禍場面的慘烈,但是我卻從她的嘴角看到了一絲興奮的笑容,我突然覺得這女孩有些神經大條,但不管怎麼樣是人家救了我們,所以我還是禮貌性的和她道謝。

我客氣的問道:“我叫毛小飛這是我女朋友小美,你叫什麼名字,麻煩給我留個卡號,我會盡快把住院費還給你的!”

“我叫寧靜,我就想告訴你另外一件事,出事的時候你們車子前面不是還橫着一隻鬼。”

這女孩瞪着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看着我,嘴角帶着神祕的淺笑,但是她的話卻徹底把我震驚住了。

(本章完) 第612章

「你和帝雲他們是那裡人?」墨九狸聞言,沒有說什麼,看著白凌繼續問道。

白凌聞言一驚,就連帝琛和墨小夜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也是很疑惑!帝雲雖然不是真正的帝雲,但是不也是浩天大陸的人嗎?難道他們還是別處的?

帝琛和墨小夜對視一眼,看向白凌,在看到白凌震驚的表情時,兩人微微一頓,難道說白凌和帝雲也是跟墨九狸一樣,從下界飛升上來的?只是,這可能嗎?

不管是帝琛還是墨小夜,都有些迷糊了……

「你?」白凌看著墨九狸,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難道對方真的知道了什麼?

「你可以不說,最多就是死而已!」墨九狸聞言說道。

「你……我們……我和帝雲,還有洛晴,我們三人來自光明世界!」白凌微微閉眼說道。

她不想死,既然墨九狸這麼問,顯然是黑暗之靈說了什麼。難道墨九狸真的是主子說的,那個人的轉世嗎?白凌越想心裡越害怕……

「光明世界?你們三人來到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墨九狸問道。

「我們奉了主上的命令,在這裡看守黑暗之靈!監視黑暗之靈的主人,只要對方出現,便想盡一切辦法滅殺掉,絕對不能讓她轉世重生光明世界去報仇……」白凌說道。

帝琛和墨小夜有些聽的迷糊,但是他們大概也知道了,就是白凌,帝雲,洛晴三人並非浩天大陸的人,他們是來自另一個大陸的人,等在這裡為了看守什麼……

想到這裡,帝琛和墨小夜心裡都是一驚,如果說對方來自上界,那實力豈不是在他們之上?

彷彿看出兩人的心思,白凌無奈一笑道:「我們的實力確實比你們強,奈何從光明世界到這裡,並非你們認為的上下界,在浩天大陸之上還有一層高級界面,然後才能到光明世界!因此,我們想要在這裡長期居住,只能用秘法封印自己的實力,不然會被界面規則直接強行帶回去的……」

「好了,我的問題問完了,這是解藥……」墨九狸說完隨手丟給白凌一顆丹藥道。

白凌接過丹藥吞了下去,不過片刻發現她識海中的那條印記,果然消失不見了!當白凌剛想站起身時,卻發現眼前一黑,話都沒來得及說,整個人就昏死了過去……

意識消失的瞬間,白凌暗恨自己大意了!竟然著了墨九狸的道……

帝琛和墨小夜一愣,墨九狸微微一笑說道:「師父,我們走吧!」

「啊……回去嗎?」帝琛問道。

「不,去那後面找墨九琪!」墨九狸說道。

帝琛和墨小夜還沒等說話,墨九狸便朝著落花谷的後面而去,緊跟墨九狸出來的帝琛和墨小夜,到了外面才發現……

落花谷外的護衛丫鬟什麼的,一個個不知道什麼時候都躺在了地上!顯然應該是中毒了……

帝琛和墨小夜,根本不知道墨九琪是誰,跟墨九狸之間有什麼過節,墨九狸的事情墨小夜和帝琛知道一些,卻並不詳細…… 聽了寧靜的話之後,我的腦子裏立刻響起在撞車之前,小美和我說的話,她貌似也看到車前面多了一個人,而且好像還被我們撞到了,所以小美非常害怕。

經歷這場車禍之後,我早就把這件事忘到腦後去了,沒有想到居然是真的。

寧靜眨着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看着我表情複雜的樣子,很乖巧的閉上嘴呆在一旁。

“你看清楚那個人長什麼樣了嗎?”良久我才緩過神來,而且突然有種可怕的念頭,會不會當時攔住我們車的那個就是黃黨,而他根本就是打算來看好戲的!

“我只看清了他的背影,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不過看身形應該是個男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以上,反正挺高的!”

寧靜仔細想了想,隨後瞪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說道。

說完之後她像是想到什麼似得,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錶說道:“咱們有空再聊吧,我得去上課了拜拜!”

這丫頭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病房裏,又想一陣風似得飄走了,等我緩過神來想問問她看到那個男的什麼樣衣服的時候,她早就跑沒影了。

對此我只能搖頭苦笑,回到病房之後,無意中我又拿起天書打開一看,上面赫然寫着一個車字。

我現在終於明白無字天書的意思了,這上面根本不是想要告訴我什麼法術的修煉法子,而是想告訴我,我即將出車禍,只是我和小美當時想歪了,不然這次的車禍根本不會發生。

想到這我莫名的有些自責,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陣細微的咳嗽聲,我轉頭一看,發現小美已經醒了過來,正瞪着一雙大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圍的環境,最後經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看剛纔那個醫生的態度,我還以爲要再等一段時間,小美才能醒過來,沒有想到她這麼快就醒過來不說,精神貌似還不錯。

我急忙叫來了醫生給她做檢查,辛醫生給她昨晚全身檢查之後,微笑着說道:“放心吧,你女朋友已經沒事了,不過她頭上的傷有些重,還需要在醫院療養一段時間,另外你別再到處亂走了,你的腿……”

“這個我知道,我一定聽您的!”對於我來說,小美能醒過來就比什麼都強,我懶得再和醫生廢話,只想和小美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尤其是經歷了這次的劫難在之後,更讓我懂得了應該珍惜眼前人,不然等哪天她真的要離開我了,那我就真的會遺憾終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