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老哥,明天我結婚……」樂天看著李光明。

李光明愣住了。 「和誰?」他傻乎乎的問了一句。 「當然是和蘇紫萱。」樂天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怎麼這麼突然?」李光明簡直是不可思議。 「有孩子了……」樂天小聲地說道。 李光明驚訝的瞪大眼睛,對著樂天豎了個大拇指。 「份子錢一概不要,人去了就行啊……」樂天叮囑了一

李光明愣住了。

「和誰?」他傻乎乎的問了一句。

「當然是和蘇紫萱。」樂天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怎麼這麼突然?」李光明簡直是不可思議。

「有孩子了……」樂天小聲地說道。

李光明驚訝的瞪大眼睛,對著樂天豎了個大拇指。

「份子錢一概不要,人去了就行啊……」樂天叮囑了一句就離開了。

然後樂天又去了技術部,口頭通知了一下,每個人都知道樂天的奇葩,沒有請柬就沒有唄!

「不要份子錢,人一定要去! 藥神追妻:絕色空間師 不去我不願意。」

樂天笑呵呵的威脅道。

「一定一定……」技術部的人齊聲恭喜。

樂天又離開了。

「份子錢真的不用嗎?我最近剛剛談了女朋友,手頭有點緊……」一個技術部的小年輕問道。

「你第一天來我們山海市警局啊?樂天顧問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那可是咱們山海市警局第一奇葩,他說不要份子錢,那就是不要!你要是送了人家還會急眼呢!我聽說樂天顧問住的可是大別墅,人家哪在乎這幾個份子錢?」一旁的女警哼哼了一聲。

「什麼?結婚?你們已經登記了?」

韓妮妮和小助理驚訝的看著樂天。

「沒有!登記……蘇紫萱不同意,先辦酒席吧。」樂天搖搖頭。

韓妮妮和小助理對視了一眼,蘇隊居然沒同意……難道這是在為她們考慮?

兩個女人的心思一下活絡了起來。

「明天就要辦酒席嗎?酒店選好了嗎?我們去幫忙吧……」韓妮妮看著樂天。

「我就是這個意思,其他的同事我也不好意思喊人家幫忙,你們兩個都是自家人,自然是要過來忙活了,至於酒店……我現在就去定。」樂天點點頭。

這話說的兩個女人居然心裡熱乎乎的。

樂天離開了警局,他來到了天籟集團徑直找到了嚴子黃。

「咦?稀客啊……」嚴子黃意外的看著樂天。

「明天去喝酒,我和蘇紫萱結婚。」樂天說道。

嚴子黃愣住了。

「去哪喝?」他問。

「你看看哪裡合適?幫忙定個地方。」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唔……那檔次可不能太低了。」嚴子黃想了想說道。

「都是些同事……」樂天回答。

「你等等,我先讓我的秘書問一問。」嚴子黃說道。

他拿起電話,時間不長一個男人就快步走了進來。

「董事長……」他看著嚴子黃。

「你馬上去查一下,山海市各大酒店哪個明天沒有被預定,檔次要好一些的。」嚴子黃吩咐。

「是!」

秘書馬上走了出去。

樂天和嚴子黃慢慢的喝茶。

「怎麼這麼突然?」嚴子黃奇怪的問。

「有了孩子……這不趕緊點能行?」樂天攤了攤手。

嚴子黃驚訝的看著樂天。

「婚紗照照了沒?」他問。

「啊?還要照婚紗照?」樂天奇怪的問。

嚴子黃無語的靠了一句。

「你是不是傻?女人這輩子最美的一天,你特么居然不照婚紗照?」他瞪著樂天。

樂天完全是愣住了。

「算了,還是我來幫你操辦吧,好在現在還是上午,一會我給你聯繫一個高級影樓的攝像師,你帶著蘇紫萱去找他,剩下的事我幫你辦了。」嚴子黃說道。

「真的需要嗎?」樂天又問了一句。

「廢話。」嚴子黃哼了一聲。

秘書回來了,他看了看嚴子黃。

「嚴總,由於不知道賓客的人數,目前明天沒有被預定的大酒店還有五家,天倫大酒店、西王大酒店、假日大酒店、金星大酒店、華鵬大酒店……其中華鵬大酒店的檔次最高,可以容納的人數也最多!」他詳細地說道。

嚴子黃點了點頭。

「那就華鵬大酒店吧,你馬上將他整個包下來,明天要舉行婚宴,讓酒店方面馬上開始準備。」他吩咐道。

秘書馬上點點頭,離開了。

沒過一會他就回來了,告訴嚴子黃酒店已經定好了。

嚴子黃也給影樓那邊去了個電話,訂好了上午十點過去拍婚紗照。

「你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有什麼客人需要邀請的你可以現在去。」他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樂天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他去了高小秋的基地,將這些事吩咐了下去,不過除了高小秋和王楚楚,外加一個樂小可以外,其他人還需要留下來照看療養基地。

樂天又去了盛世名門夜總會,夜總會還關著門呢,他只好電話通知了鄧建輝三人。

「卧槽!必須到!」鄧建輝回答。

「人到就行了啊,別的東西一概不要。」樂天叮囑。

想了想,樂天又去了醫院,現在他終於對自己的交際網有了一個清晰的認知了,三教九流自己居然沒有不認識的……

「什麼?你要結婚了?」白夏驚訝的看著樂天。

「辦個酒席,蘇紫萱有孩子了,我得給她個交代。」樂天點點頭。

白夏明顯反應不過來,心裡滿滿都是失望,到最後自己什麼都沒撈到。

「你們什麼時候登的記啊?」她幽幽的問了一句。

「登什麼記?蘇紫萱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打死不和我登記,搞得好像在為別的女人預留空間一樣……」樂天無奈的說道。

白夏精神一振,居然是這樣?

那豈不是說……其是蘇紫萱早就為自己留下了退路了?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氣喘吁吁的樂天。

「你幹嘛?」她問。

「跟我走。」樂天拉著她的手。

「去幹嘛?」蘇紫萱莫名其妙。

「拍婚紗照。」樂天回答。

蘇紫萱被樂天強行拉著跑了,她有些意外,樂天這樣的奇葩居然能想到和自己拍婚紗照?

這真的是讓蘇紫萱有點嚇到了。

「好……這位美女,嘴巴撅起來一點!帥哥,帥哥你靠近一點!對對對……保持三秒!」

攝影師一邊大聲地提醒,一邊快速的按著快門。

兩個人被像木偶一樣的擺來擺去,兩個人都沒料到,拍一個婚紗照需要的時間居然這麼長?

「差不多了吧?」樂天看著這個攝影師。

「唔……再拍最後一組。」攝影師回答。

樂天忍了。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

「差不多了吧?」樂天又問。

「拍最後一組!」攝影師回答。

樂天吸了口氣,又拍了一個小時。

中午飯還沒吃不說,這都下午兩點了……

「差不多了吧?」樂天實在忍不了了。

這特么純屬折騰人嘛!

「最後一組最後一組!」攝影師喊道。

「卧槽!我信了你的邪……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你給我老實說……這到底是不是最後一組!」樂天吼道。

攝影師愣住了,他看了看樂天手中的銅匕首……

蘇紫萱無語了。

「你把銅匕首拿出來幹嘛?攝影師……再拍最後一組就不拍了。」她攔住了樂天。

攝影師點了點頭。

下午四點。

「好了! 吾家萌妃路子野 兩位什麼時候的婚期?」攝影師詢問。

「明天!」蘇紫萱回答。

攝影師愣住了。

「這麼趕?那您需要和我們的老闆談談了,時間這麼趕的話……估計費用會高很多。」他提醒道。

「錢無所謂!」樂天哼了一聲。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攝影師點了點頭,這位主開的可是賓士大G,也的確是不缺錢。

「那兩位去我們影樓選一下你們喜歡的照片吧。」他說道。

兩個人又去了影樓。

樂天看了看電腦上的那些照片。

「嘖嘖嘖……原來我這麼帥啊?」他嘟囔了一句。

蘇紫萱差點沒憋住笑。

「不用選了,全部都要了!」樂天一揮手。

攝影師愣了一下。

「您確定全都要了?這些照片全要的話可能需要幾萬的費用!」他詢問。

「全要了,給我每張照片要三張!做成三個相冊!」

樂天說道。

攝影師吸了口氣,這可是大買賣啊。

「兩位稍等,我喊老闆過來。」他急忙說道。

時間不長一個女人出現了,她看了看樂天和蘇紫萱。

「咦?這不是蘇隊嗎?」她驚訝的問。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這個女人,她並不認識這個女人。

「哦,我是在新聞上看到您的,這是您的先生?真的是一表人才啊……」這個女人客套道。

蘇紫萱鬆了口氣。

「老闆,這位先生要將所有拍下來的照片每張要三張,做成三個相冊!您算一下費用!」攝影師提醒道。

「這個……一共是多少張?」老闆問。

「一共是三百八十六張!」攝影師回答。

女人點了點頭。

「兩位選好了用哪一張做打的婚紗像了嗎?」她詢問。

蘇紫萱搖搖頭。

「那蘇隊您現在就去選吧,我和您的先生在討論一下其他的費用。」影樓老闆說道。

蘇紫萱去了,樂天看著這個女人。

「婚期是哪一天?」女人詢問。

「明天。」樂天回答。

「明天?這麼急?明天所有的東西都要嗎?」老闆驚訝的看著樂天。

「都要,多少錢你儘管說!」

樂天點點頭。

「婚車要嗎?婚紗是買還是租?樂隊要嗎?慶典司儀要嗎?禮炮要嗎?」婚紗影樓老闆詢問。

他們這裡可以包辦所有的一切。

「全要!別人要的我全要!」樂天點點頭。

「車用什麼樣的車?我們這裡有賓士車隊、奧迪車隊、寶馬車隊……」老闆繼續問。

「隨便吧!這個無所謂……」

樂天回答。

蘇紫萱選好了照片又回來了。

「多少費用一共?」他問。

影樓老闆正在計算,她點了點頭說道:「所有的婚禮費用,加上婚紗、照片、婚車、一共是一百三十六萬四千!那四千就不要了!」

「這麼多?」

蘇紫萱嚇了一跳。

「這已經是打完折的價格了,因為您太著急了,我們一晚上要準備這麼多東西,需要外調不少的人……另外婚紗照的製作也要通宵完成!工人至少要付三倍的工資……」影樓老闆回答。

「沒事!我給你一百四十萬!我只有一個要求……別人有的我要有,別人沒有的我也要有!整個婚禮過程不允許給我出任何意外,另外因為一些原因,我們雙方的父母都無法到場,所以你告訴那些司儀,煽情的那一套我一點不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