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天絲毫都沒懷疑過丫頭,因爲在他看來,這是三叔養過的鬼,肯定是相當聽話的,不然,三叔也不會叮囑自己繼續養着,所以自己沒必要也沒理由懷疑她。

周瑩瑩就更加沒覺得丫頭可疑了,在關係上,那可還是她的姐姐呢! 就這樣,兩個人默默的坐在沙發上等着丫頭那邊的好消息,還想着只要丫頭一回來,帶回了那個男人的魂魄,一切肯定也就要真相大白了。 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丫頭似乎一去不復返了,一直等到張昊天準備上班去了,也還是沒能等到丫頭回來!

周瑩瑩就更加沒覺得丫頭可疑了,在關係上,那可還是她的姐姐呢!

就這樣,兩個人默默的坐在沙發上等着丫頭那邊的好消息,還想着只要丫頭一回來,帶回了那個男人的魂魄,一切肯定也就要真相大白了。

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丫頭似乎一去不復返了,一直等到張昊天準備上班去了,也還是沒能等到丫頭回來!

“要不,今天晚上我跟你一起去吧!”周瑩瑩支支吾吾的說着。

雖然墳地那邊沒住的地方,但是自己還真的很想趕緊找到那本消失了的書,這要是找不到,自己心裏也不會太踏實的,畢竟那本書實在是太邪門了。

張昊天多少有些遲疑,墳地那小房子只有一張單人牀,周瑩瑩要是跟着去了,自己睡哪兒?

腦補着自己和周瑩瑩坐在那個狹小房子裏的樣子,張昊天瞬間覺得尷尬。

“要不,晚上我再幫你找找吧,你晚上好好休息。”這意思已經說的夠明顯的了,就是我會幫你找,但是希望你別跟着來了,真的是不太方便。

周瑩瑩也不傻,自然知道張昊天這話是什麼意思了,想來想去,這大晚上的,一個男的,一個女的,還在那樣一個狹小的空間裏,還確實有點太尷尬了。

“那,還是算了吧,你記得找找,不行我明天早上再過去找。”周瑩瑩儘量微笑着說。

張昊天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就這麼離開直接去了墳地準備接班了。

房子裏只剩下周瑩瑩一個人,未免顯得有些太安靜了。

周瑩瑩回到茶几旁邊,拿起電視機遙控器,隨便選了一個至少自己不是很討厭,可以看的下去的電視劇打發一下時間,順便想想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兒。

可看着看着,周瑩瑩忽然聽到一陣陣哭聲。

周瑩瑩心裏一驚,怕不是家裏又來了什麼東西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慢慢的把電視機的聲音調低,想要再仔細的聽聽剛纔的哭聲,可這樣一弄,剛纔的哭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周瑩瑩心裏開始覺得奇怪,是自己聽錯了嗎?或者說,是鄰居家誰的哭聲,根本就不是什麼鬼的?

可就在周瑩瑩又一次仔細聽的時候,發現剛纔的哭聲又出現了,還是個男人的哭聲。

周瑩瑩慢慢的站起身,小心的尋找着哭聲的方向,就好像是自己稍稍用力,或者是動作的幅度稍稍大一點兒,那個哭聲就會永遠消失不見了一樣。

然而,那哭聲斷斷續續,聽起來也相當的虛弱,周瑩瑩花了好多時間才真的確定了方向。

爲什麼?爲什麼那聲音是從那邊窗口傳過來的?

周瑩瑩心裏納悶兒,朝着那邊的窗口看了一眼,心說不會是白天自殺的那個傢伙回來了吧!

一想到自殺的那個傢伙,周瑩瑩雙眼瞪的更大了一些,要真的是他回來了,那簡直就是太好了!

周瑩瑩朝着那邊的窗口邁了兩步,之後弱弱的問着,“是你回來了嗎?”

哭聲戛然而止,可很快就又出現了。

周瑩瑩又靠近了一些,這時候哭聲也變得稍稍強了一些,只是他還是沒有要回答的意思。

周瑩瑩心裏開始着急,這一次她直接衝到窗口,猛地推開窗戶,朝着外面看了過去。

當週瑩瑩看清楚的時候,發現那還真的就是白天跳樓自殺的那位啊!

“你可回來了,我們找你好半天呢!趕緊進來!”周瑩瑩臉上出現了喜悅的神情,太好了,他回來了,只要他能找回來,他自殺的原因也就能知道了。

那隻已經變成鬼的傢伙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行,我是新死的鬼,還是被別的鬼抽走戾氣的鬼,能靠近你家已經不容易了,哪兒就還能進去啊!”

周瑩瑩一聽,這纔回過神來。

迷姝 是啊,這幾天自己爲了防止趙建波找上門來,把家裏所有驅鬼的東西幾乎都搬了出來了,厲鬼想要進門都有些難度呢,就更別提他這種新死的鬼了。

“這樣啊,那你在樓下等我,我這就請找你!”周瑩瑩說着,轉身就想要朝着門口衝。

“等下!”只是還沒等她走出去兩步呢,就被那隻鬼給喊住了。

“怎麼了?”周瑩瑩轉身好奇的問。

“我的時間不多了,我長話短說,求求你們了,一定要找到殺害我兒子的兇手,回頭真的找到了,麻煩幫我燒兩張紙錢,給我捎個話,下輩子我也感激不盡啊!” 都市之少年仙尊 那隻男鬼帶着哭腔說着,這是他的執念,要是兒子的死因找不到,殺害兒子的死者找不到,他真的是不能瞑目的。

“我,我們會盡量的,但是這事兒……”周瑩瑩支支吾吾的說着。

這事兒要怎麼說啊!說自己一定能幫忙嗎?這不明顯是在騙鬼呢嗎?

就不說別的,那家商場裏的事兒很複雜,甚至一個不小心就要搭上自己和張昊天的性命,還有,自己和張昊天剩下的陽壽也不多了,那個老太太的孫子還沒找到呢,回頭要是真的找不到,估計就有鬼來勾魂了,就不是能不能解決問題的事兒了!

可如果自己說幫不上忙,那這隻鬼會不會就此不走,滯留人間變成厲鬼呢?

就在周瑩瑩猶豫着應該怎麼說的時候,窗外的那只有些等的着急了,“我求求你了,不管現在事情進展到哪一個程度了,我希望你能跟我說實話!不然,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會不會一直纏着你,找你報仇。”

“報仇?”周瑩瑩沒明白這傢伙的意思。

自己貌似不是殺害他兒子的兇手吧,更不是殺害他的兇手,甚至自己和張昊天還一直在幫忙,找自己報仇,那不成了恩將仇報了?

“是,報仇!因爲殺害我的不是人,是鬼!並且還是你們兩個養着的那隻小女鬼!”窗外的那隻說到這裏的時候,原本的哭腔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憤恨,看着這個架勢,要不是他目前還有較好的自制力,真的已經直接去報仇了!

周瑩瑩雙眼瞬間瞪的更大了一些,“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那可是三叔馴養的小鬼,遠的不說,就說前段時間,三叔爲了救自己和張昊天,勉強從被束縛的地下掙脫出來,最後還提醒自己千萬要幫着張昊天養好那隻鬼,要是那隻小女鬼真的有問題,爲什麼三叔還要讓張昊天養着?

“你也別不相信。” 冷梟,你就從了吧 那隻鬼快速的把之前的事兒說給了周瑩瑩聽,“所以我在張昊天家裏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我身邊的時候,其實就是那隻小女鬼,後來我看到的是我兒子的樣子,可當我真的跳下去的時候,我看到我兒子竟然也變成了那隻小女鬼!”

說到這裏,之前的哭腔又一次出現了。

周瑩瑩有些不理解了,要是那隻小女鬼丫頭做的,她的目的是什麼?僅僅就是爲了好玩兒嗎?這不可能啊!

雖然她看上去像是個小孩子,可心智一直都很健全,算是個大人也不爲過,這種事兒她完全沒必要做的,甚至,傷害了無辜的人對她還有百害而無一利啊!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窗外的那隻已經從悲傷當中抽離出來了。

“這些事兒我都可以不計較,人總是要死的,就當我用我的性命換取我兒子死亡的真相好了!但是前提是你們必須要幫助我!你們可以嗎?”這話說的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就算是傻子也能聽的出來這字裏行間的威脅了。

“我,我……”周瑩瑩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說,重重的嘆氣之後,乾脆直接把最近發生的事兒一股腦兒的全都說給了窗外的那隻。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後操控着那些鬼害人,是嗎?”

“可以這麼說,那人八成是答應了那些鬼,事成之後可以帶他們離開那個地方,所以那些鬼才願意幫忙的!不過,那地方的事兒太複雜了,裏面的鬼也太多了,我們不敢輕舉妄動。”周瑩瑩一五一十的繼續說,這些也都是真的,現在他也變成了鬼了,沒什麼需要遮遮掩掩的。

“那我兒子呢?會不會還在那個商場裏面?”窗外的那隻繼續激動的問着,算下來,要是能行的話,自己真的寧可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哪怕是被困在那個地方几百年。

“這個我不知道,我們甚至都還沒搞清楚那個傢伙要那麼多人的魂魄做什麼,不對,我們甚至都還不知道那個傢伙到底是誰,所以我說,這事兒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

“你說,你們的陽壽被拿去做交換了,那你們還有那麼多時間調查嗎?”窗外的那隻忽然又想到了這個問題。

周瑩瑩開始嘆氣,“哎,這事兒就要看老天爺的了,我們現在的陽壽剩下的不多了,不知道哪天,我們就跟你一樣變成了鬼了,這也不是我們不想找到人,只是,我們不管怎麼找,根本就沒有那個人的信息!”

“那個人叫什麼,大概什麼樣子,我去找!”窗外的那隻這會兒也着急了,要是張昊天和周瑩瑩的陽壽耗盡了,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肯定也就找不到了,畢竟這種事兒指望警察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自己現在或許可以幫他們找找那個傢伙,算是自己盡一份力了。

事實上週瑩瑩根本就沒抱有希望,那個老太太都找了那麼長時間了,自己和張昊天,還有女鬼丫頭也都找了好多天了,一點兒線索都沒有,他就能找到嗎?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把那個老太太孫子的信息說給了窗外這隻聽。

“基本上就是這樣,但是,實話跟你說話,他奶奶都找了很長時間了,我們也費了很大力氣,那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根本就找不到!”周瑩瑩嘆着氣說着。

窗外那隻默默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本以爲窗外的那隻還會再說點兒什麼,但是周瑩瑩根本就沒等到他說話,反倒是看着他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周瑩瑩站在窗口又稍稍等了一會兒,可也沒等到那傢伙,想着他可能是去想辦法找人去了,周瑩瑩開始默默的在心裏祈禱着,希望可以趕緊找到那個老太太的孫子,也可以趕緊解決了那家商場裏的麻煩。

關好窗戶之後,周瑩瑩重新坐回到沙發上,但是剛纔的電視劇說什麼也都看不下去了。

那傢伙剛纔說,是小女鬼丫頭害死的他,這事兒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自己是不是要提醒張昊天一聲,讓他多注意安全,不要被丫頭算計了?

可要是這事兒是那傢伙看錯了,或者是杜撰出來的,那自己豈不是冤枉了丫頭了?

那可是從前三叔養着的鬼啊,還是自己的親姐姐,要真的是冤枉了她,那還真的是不太好說了。

思考再三,周瑩瑩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張昊天提個醒兒,讓他自己多加小心,至於這件事兒,自己還是十拿九穩了再說!

與此同時,張昊天正在墳地裏巡查,這也是他每天例行的工作,今天更是又多了一項,就是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周瑩瑩丟失的那本書。

小女鬼丫頭這會兒就跟在張昊天身後不遠的地方,時而開心的大笑,時而飛到旁邊的大樹上搖晃幾下樹枝,總之玩兒的相當的開心。

張昊天不知道小女鬼到底是在開心什麼事兒,但是看着她開心的樣子也還覺得不錯,至少她能活躍氣氛,自己也不至於覺得無聊。

繞着墳地轉悠了一大圈,張昊天沒什麼收穫,在準備回到小房子裏的時候,小女鬼笑呵呵的繞到張昊天前面,一臉歡喜的看着他,“你說,我要是還活着的話,會不會也很美啊!”

張昊天被她問的一愣,這算是什麼問題啊!

她和周瑩瑩是雙胞胎,要是她還活着的話,樣貌身材應該和周瑩瑩出入不大吧!

但是,這丫頭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了?

心裏雖然詫異,但是張昊天還像哄着小孩子一樣,微微一笑,“是,你肯定很美,丫頭這麼好看,要是能長大啊,絕對是個標誌的美人兒!”

這樣的話說完,張昊天自己都覺得好笑,這不是糊弄小孩還是什麼?不過,就丫頭現在這個形象,真的很難讓張昊天覺得她是個活了很多年的人。

丫頭聽到張昊天的話,臉上的笑容加深了不少,“真的啊!你真的覺得我很美嗎?”

“真的!”張昊天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答,反正這個問題就是假設的,好像這個丫頭能長大一樣,根本就不存在的!所以爲什麼不讓她心情好一點兒呢?

“那,要是我還活着,你會喜歡我嗎?”丫頭瞪大了那雙好看的大眼睛繼續問。

張昊天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這種事兒,不是太好說吧!

看着張昊天沒吭聲,丫頭馬上嘿嘿一笑,“看你緊張的,我這是在跟你開玩笑呢!”這話說完,丫頭又去了那邊的大樹上,穿梭在樹枝中間玩耍去了。

張昊天看了她兩眼,看着她沒有要下來的意思,輕輕的搖了搖頭,心說就這樣的,能像是長大了嗎?這完全就是個小孩子啊!

於是當週瑩瑩打電話給張昊天,提醒他多注意小女鬼丫頭的時候,張昊天覺得周瑩瑩想的有點兒多了。

“那就是個孩子,小孩子心智,她能有什麼陰謀詭計的?”張昊天腦補着小女鬼丫頭嘟着嘴耍花樣的樣子,那不就是小孩子鬧着玩兒啊!

讓她開個玩笑也還可以,要說她能在背後做一些不好的事兒,張昊天真的沒辦法相信。

“你是相信我還是相信她?”周瑩瑩心裏着急,剛纔窗外的那個傢伙不會無緣無故的冤枉丫頭,所以這件事兒還有待於考察,但是不管怎麼說,考察期間張昊天還是多加小心一些比較好。

“那,行吧,我自己會看着辦的,你也累了一天了,早點兒休息。”張昊天勉強答應下來,但是心裏並不覺得這事兒周瑩瑩就是對的,自己之所以會答應,完全也是擔心周瑩瑩會生氣,女孩嘛,多順着她一點兒沒壞處!

“把這個當個事兒聽,別聽完就忘了!”周瑩瑩心裏不放心,正所謂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要是那隻小女鬼丫頭真的有問題,還是早早提防的好。

“嗯,嗯,我知道,我肯定當個事兒!放心好了。”張昊天嘴上仍舊是乖巧的答應着,就像是一個幼兒園裏十分聽話的孩子一樣,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完全沒有半點兒要反對的意思。

周瑩瑩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好,又反覆的交代了幾句之後,這才掛斷了電話。

張昊天收好電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說這個周瑩瑩是怎麼回事兒啊,好端端的爲什麼要懷疑到丫頭身上,就不說那是三叔之前養着的小鬼,就說關係,她們可是親姐妹啊,這麼點兒信任都沒有嗎?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小女鬼丫頭蹦躂着從外面飄了進來,在站到張昊天跟前的時候,衝着張昊天又嘟了嘟嘴,“我餓了!”

“餓了?”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這會兒更是覺得這小女鬼丫頭好玩兒了。

或許,當初三叔還活着的時候,每天夜幕降臨之後,肯定也是丫頭來陪着他上班的,所以三叔纔會這麼放心不下她。

不過,自己明明昨天早上才餵養過她,怎麼這麼快就又餓了?

小女鬼丫頭重重的點了點頭,“嗯!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是的,我餓了!”這次說着這話的時候,丫頭還用那雙胖嘟嘟的小手撫摸了兩下肚子,像是要證明自己真的餓了一樣。

“不行!昨天剛喂的你,這才一天,不行!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才行。”張昊天拒絕了小女鬼的要求,周瑩瑩之前說過,小鬼不能每天都喂,會出事兒的。

“我餓嘛!再說了,我這麼能幹,能量早就消耗光了,我真的是太餓了!”小女鬼丫頭開始一臉傷心難過的樣子,這讓張昊天甚至有那麼幾秒鐘覺得自己虐待了這隻小女鬼。

被小女鬼丫頭磨嘰到不行,又考慮到她今天確實又沒少出去找人找鬼的,張昊天只能從抽屜裏摸出縫衣服的針,在打火機上燎了幾下之後,輕輕的刺了一下自己的右手中指,把兩滴鮮血就這麼直接滴在了小女鬼丫頭的嘴巴里面。

丫頭喝道理鮮血,眨巴了兩下好看的大眼睛,開心的蹦跳着,離開了這小房子。

張昊天看着丫頭那天真可愛的樣子,更覺得她不會在背後做什麼壞事兒了,這就是個孩子啊!

然而,小女鬼在離開小房子之後,一躍,就這麼又跳了剛纔的那顆大樹上,舔舐着嘴脣,原本臉上的稚氣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陰狠。

在盯着張昊天的小房子看了一會兒之後,小女鬼丫頭轉了個身,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周瑩瑩還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依稀覺得有一束很奇怪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看。

然而,當週瑩瑩真的睜開雙眼看向周圍的時候,發現周圍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

這是什麼情況?好好的,難道是自己產生幻覺了嗎?

周瑩瑩揉了兩下眼睛,想着自己很少會產生這樣的幻覺,所以,剛纔的那種十分強烈的感覺應該不是幻覺!

難不成,是趙建波來了?

想到趙建波的名字,周瑩瑩猛的從牀上跳下來,開始檢查着家裏的那些擺放,在發覺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周瑩瑩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還是不能徹底放心。

如果不是趙建波,那會是誰?是昨天晚上窗戶外面的那隻嗎?

這也不能啊,他現在應該是在找那個老太太的孫子,要是沒有消息,估計他也不會輕易回來的,要是有了消息,他不可能只是站在外面看着自己,一定會想辦法叫醒自己的。

周瑩瑩狠命的撓了撓頭,想讓自己的思路能稍稍順暢一些,然而,並沒有任何作用。

又深呼吸了兩下之後,周瑩瑩覺得或許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多了,自己哪兒就那麼倒黴啊!還能被什麼新的鬼盯上了,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

周瑩瑩努力的想要說服自己,隨後轉身奔着洗手間,想着自己趕緊洗把臉清醒一下,順便早些去墳地,跟張昊天再找兩圈,興許能找到那本書也說不定呢!

此時張昊天已經收拾好小房子裏面,等着老六來接班了。

小女鬼丫頭這會兒就蹲在張昊天不遠處的地上,說是那邊有幾隻螞蟻,她覺得好玩兒,就蹲在那裏仔細的看着。

但是因爲她身上的陰氣比較重,那些螞蟻全都用最快的速度急匆匆的離開,這讓小女鬼丫頭十分傷心,撅着嘴又走到了張昊天跟前,“它們爲什麼不跟我玩兒?”

說着這話的時候,簡直萌到不行了,要不是她是鬼,張昊天真的很想伸手撫摸一下她的頭髮了。

“因爲它們害怕你身上的陰氣。”張昊天順嘴解釋着,這也是事實。

只是,當丫頭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悲傷瞬間加重了。

張昊天覺得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解釋,“不對,肯定是螞蟻想回家了,你也準備一下,跟我一起回家了!”

女鬼丫頭仍舊是耷拉着腦袋,一臉的不高興,但還是弱弱的點了點頭,算作是答應了張昊天,隨後,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看着丫頭那天真無邪的樣子,張昊天更覺得周瑩瑩想的太多了!

那就是個小孩子心性,說她會撒嬌這個自己相信,但是說她會算計自己,這個自己真的沒辦法相信!

眼看着小女鬼丫頭漸漸消失,張昊天跟已經來了的老六打了個招呼,隨便說了幾句話之後,拎着自己的東西離開墳地。

周瑩瑩本來還想再睡一覺的,但是腦袋裏全都是剛纔的那種感覺,窗外的到底會是誰?爲什麼要偷偷的盯着自己看?

就在周瑩瑩心裏納悶的時候,之前的那種感覺又一次出現了,這一次周瑩瑩的動作相當的快,猛的一轉頭,朝着那束目光的方向看了一眼,然而,這次也僅僅只看到一個白色的衣角,轉瞬即逝了。

周瑩瑩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看着那個方向,心裏很明確的知道那隻鬼已經離開了,只是,爲什麼那隻鬼感覺像是一隻女鬼呢?自己和什麼女鬼有過節,或者是有什麼瓜葛呢?

張昊天本來是想回家的,但是想着還是應該去周瑩瑩家裏一趟,一來是跟她說一聲沒找到那本書的事兒,順便也好商量一下,看看如何能知道那本書的來歷,之後再找應該就能簡單一些。

二來,也應該商量一下商場那邊的事兒了,雖然這兩天沒再陸續死人,但是誰知道那地方什麼時候再出現變故啊!還是趕緊解決了比較好。

再說了,這都答應了那個男人了,要是真的不幫人家做事兒,不找到殺害他兒子的兇手,人家估計死都不會瞑目的!

可這剛出墳地的範圍沒多遠呢,張昊天就發現前面不遠處的大樹下面,正站着一個自己十分熟悉的背影!

張昊天仔細的打量着那個背影,心裏開始狂跳,這個背影,這個背影……

要是自己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夏小沫啊!

就在張昊天驚呆的時候,大叔下面的那個背影慢慢的轉過身,極盡溫柔的看向了張昊天。

張昊天這顆心真的快要飛出來了,根本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三步併成兩步的朝着夏小沫的方向衝。

“你,你,你怎麼回來了。”張昊天幾乎語無倫次了,記得上次和她分開的時候,自己糾結了好多天,不知道她到底是魂飛魄散了,還是被那個男的抓走了,活着,就這麼直接投胎了。

因爲一直都沒音信,所以張昊天仍舊還在盼望着她能回來,真的沒想到啊,今天竟然如願以償了!

“是,我回來了,我也沒想到我會這麼順利的找到你,你,你這段時間過的是不是不太好,你看看,你都瘦了!”夏小沫擰着眉頭,擡手輕輕的撫摸了張昊天的臉頰。

雖然夏小沫的右手冰冷刺骨,但是這對於張昊天來說,還是喜歡到不行。

小女鬼丫頭感受到夏小沫身上厲鬼的氣息,猛地從張昊天身後攛了出來,拉開架勢想要跟夏小沫一較高低。

但是還沒等小女鬼丫頭真的動手呢,倒是被張昊天給阻止了,“不行,她是我朋友,你別輕舉妄動!” 大漢從吹牛開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