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漸漸的打開,一道柔和細膩的光芒灑進山洞,光芒所到的地方,蛇堆逃難似的四處散開。

龍少決推開了一點之後,越往後門越好推,門被打開出一個可以容人通過的縫隙,龍少決沒有力氣把兩扇門都打開。 開了一條縫隙之後,龍少決回頭。 一條通體紫黑色的巨蛇的尾巴正胡亂的飛舞,蛇尾掃出巨風,王奎幾次差點被風吹倒,好在蛇尾很短,離王奎還有一段距離。 這條巨蛇就像個臃腫的水桶,長度很

龍少決推開了一點之後,越往後門越好推,門被打開出一個可以容人通過的縫隙,龍少決沒有力氣把兩扇門都打開。

開了一條縫隙之後,龍少決回頭。

一條通體紫黑色的巨蛇的尾巴正胡亂的飛舞,蛇尾掃出巨風,王奎幾次差點被風吹倒,好在蛇尾很短,離王奎還有一段距離。

這條巨蛇就像個臃腫的水桶,長度很短,體型很臃腫。

一條大缸粗細的巨蛇,蛇身的長度不到六米,可以想見它的身材是有多臃腫。

蛇界的矮冬瓜?

吊在山洞上的俊俊哇哇哇的大喊大叫,一條蛇已經遊移到金俊的手邊了,遠處的山壁上還匍匐着十幾條蛇。

這條在金俊手邊的蛇,似乎是來觀察敵情的,一旦這條毒蛇發現自己沒有反抗的餘力,它肯定會發信號,接下來那些匍匐不動的蛇,就會包圍金俊了。

吊在山洞上的金俊欲哭無淚,早知道就不上來了。現在他的身下已經被蛇完全覆蓋了,沒有一點可以落腳的地方。

龍少決站在細光籠罩的地方,所以他的身邊並沒有蛇。

龍少決跑到蛇羣邊,他蹲下,手猛然扎進蛇羣裏,迅速的離開,龍少決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一條蛇的七寸。

蛇死命的掙扎着,它妄想用自己的尾巴纏繞住龍少決的胳膊。

龍少決看了一眼身體扭曲的蛇,他捏住蛇頭,手掌左右上下的翻動了幾下,一條細長的蛇被龍少決團成一團。

龍少決拿着蛇團,朝着金俊那邊用力一拋,一條蛇重重的砸在另一條蛇身上,兩條蛇一起落地。

金俊見蛇落地,他長舒了一口氣。

好險啊。

解決了金俊的困境,龍少決的腳下爬了好多好多蛇,龍少決轉身兩步跑到安全的地帶。

王奎被巨蛇蛇尾掀起的腥風折磨,他的身體忽上忽下,幾次差點落地,王奎反應很快,幾次差點落地都有驚無險的躲過去了。

看着龍少決幫金俊化解了困境,王奎連忙說:“老大,還有我呢,還有我。”

龍少決轉身看了一眼懸在半空中的王奎,龍少決看着巨蛇的大大的後腦勺,他緩慢的往後退了兩步。

龍少決忽然奔跑起來,跑到蛇羣邊,他躍身飛了起來,龍少決身體往後傾,他伸腿側踢。

龍少決的腿經過巨蛇的大腦袋,巨神抖了一下,龍少決腿方向一轉,一腿重重的砸在巨蛇的七寸處。

也不知道體型這麼巨大、身材如此短小的巨蛇七寸是不是和尋常的蛇是一樣的。

龍少決踢到巨蛇,他在空中翻身,黑色的外套留下一道飄逸的身影。

“過來。”龍少決翻身,他對王奎伸手。

王奎像游泳一樣,雙手划着空氣,雙腿亂擺,他動作奇醜的朝着龍少決飛過去。

王奎的手放在龍少決的手上,龍少決一把握住王奎的手,用力一拉,他背朝着石門,在空中,龍少決帶着王奎往後退。

兩個人落地,王奎一落地就癱坐在地上,他長舒了一口氣,太險了。

王奎剛坐下,他立刻解開綁在身上的揹包,小心翼翼的從揹包裏掏出趙晨曦的照片:“老婆我再次立誓,等我出了這個地方,我就把老大炒了。”

這才走了沒幾天,各種驚險,王奎唯恐趙晨曦守寡,一路上小心謹慎,也正是因爲王奎的謹慎認真,他們才躲開了遲緣的陷阱,並且找到了安全準確的入口。

“你們都過去了,我怎麼辦啊?”看着王奎和龍少決站在安全的地帶,掛在山洞上的金俊苦着臉問。

早知道金俊就自己打頭陣了。

“那女人呢?”龍少決看着氾濫成災的蛇羣,疑惑的問。

“她在蛇羣下面,我能聽到她的聲音。”金俊回答。

龍少決開始思考怎麼把金俊帶過來,金俊現在的位置很尷尬,他的身下已經被蛇羣佔領,遲緣這塊人肉跳板也沒了。

金俊的肯定沒法在空中飛十米遠的距離,龍少決和王奎也不可能飛過去,然後帶着金俊再飛過來。

“她在呻-吟,那個女人在呻吟,不對,是叫-牀,她在嬌-喘。”金俊認真的聽着身下的動靜,他大聲的說。

王奎聽到金俊的話,他不禁笑了起來:“這話怎麼說的,那女人在毒蛇堆裏呻-吟叫-牀,難不成毒蛇qiangjian了那個女人。”

“不,不是毒蛇強-奸了那個女人,是女人強-奸了蛇。”金俊道。

“金弟弟,我有辦法了,你看看這裏蛇這麼多,公母肯定是平均的,不如你試着勾-引勾-引母蛇吧,這樣你就能脫險了。”王奎笑着打趣道。

“去你媽的,有多遠滾多遠。”金俊罵了一聲。

站在一旁的龍少決像是聽到了什麼動靜,他凝眉細思:“金俊沒有聽錯,那女人確實在呻-吟,聽動靜她很享受毒蛇,很舒服。”

“臥槽,她不會真的在強姦蛇吧,這特太重口味了。”王奎道。

“先把金俊撈過來。”龍少決說。

是蛇強-奸人,還是人強-奸蛇,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當事蛇知道,外人誰能說的清楚呢。

“老王你去抓兩條蛇過來,抓體型大一點的。”龍少決靈光一現,他下令。

“好。”王奎放下揹包,走到蛇羣邊。

王奎在自己手上套了一層布,他撿起一條一米多長,手腕粗的蛇隨手丟向龍少決。

龍少決拿出寒魁刀,刀光一現,蛇頭與蛇身分開,蛇身落地,龍少決像打羽毛球一樣用刀身把蛇頭打回蛇堆裏。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王奎又扔了一條,龍少決用同樣的方式分開了蛇身蛇頭。

如此重複了六次,王奎身側爬滿了毒蛇,他也不敢耽誤時間,轉身回到安全的地帶。

地上蛇血流了一地,龍少決收起寒魁刀,他蹲在地上把蛇尾系在一起,六條蛇接成一條蛇肉繩子。

龍少決把蛇身結成的繩子遞給了王奎。

趙晨曦有一段時間癡迷逛廟會,她最喜歡廟會上用竹條編成的圓圈套東西的遊戲。

第一次去王奎他們什麼都沒套中,王奎覺得丟人,他回家之後苦練了好長時間,練就了一手套圈的本事。

王奎接過蛇,他把蛇身繩子在手裏悠了悠:“金弟弟準備好。”

“綁手,你要是敢勒我脖子,等我們回家我就去勾引你老婆。”金俊單手吊在山洞上,他伸出了一隻手。

王奎一聽到金俊說要勾引趙晨曦,他心裏清楚金俊是在開玩笑,可他揮出去的繩子,還是不偏不倚的纏繞住了金俊的脖子。

金俊兩眼一翻,王奎收緊繩子,龍少決躍身飛起,接住了金俊。

龍少決把金俊放下,王奎一扯,纏繞住金俊脖子的蛇身就落下了。

王奎臉色很難看,金俊揉着自己的脖子,若無其事的看了一眼王奎。

王魁像是要發怒的獅子,金俊像是精緻美麗的貓,兩個人在氣勢氣質上迥然不同。

他們二人劍拔弩張,一張不痛不癢的打架看起來是免不了的。

龍少決側身鑽進石門裏,他波瀾不驚的心間猛然收緊,幽深不見底的眼眸中似乎掀起了波浪。

楊暖暖來了,他感受到楊暖暖的存在了。

現在的楊暖暖很不開心,她很憂愁,她很煩惱,她很無助。

龍少決腳上的步伐加快,他一下子鑽進石門裏,稀疏的腳步聲很快就消失了。

王奎金俊劍拔張,王奎手握成拳頭,眼神兇悍的盯着面如桃花,俊美如春的金俊。

“我不和你打架,老子可不想當你的人肉靶子。”金俊瀲灩着無限柔情的桃花眼靜靜的看了一眼王奎,他識趣的說。

金俊知道自己不是王奎的對手。

“嘶~嘶~嘶~“蛇羣忽然沸騰了,成千上萬條毒蛇,不停的翻滾發狂的吐着信子。

成堆成堆的毒蛇,細長的身體纏繞在一起,它們像是在打架一樣互相纏繞,不停的翻滾,蛇翻涌起的波浪一陣接着一陣。

空氣中瞬間瀰漫着一股令人難以接受的腥臭味,金俊伸手捂住口鼻,王奎察覺不對勁,他慢慢的放下對着金俊的拳頭。

“這怎麼回事?”王奎皺眉問。

這些毒蛇是忽然發瘋了嗎?

蛇翻涌的波浪帶着腥腥的、臭臭的味道不停的朝着他們二人的臉撲過來。

金俊被薰得胃裏開始直冒酸水,這味道簡直了,金俊捂住口鼻轉身想跑。

再不跑,金俊肯定會被薰吐。

“我怎麼知道怎麼回事,咱們還是先跑吧,這地方太他媽嚇人了,我第一次看這麼多毒蛇一起發瘋。”金俊回答。

“恩,先跑。”王奎也被薰的噁心想吐,他點頭轉身邁腿。

“啊!!!!!!!!”遲緣猛地起身,她仰頭狂吼,吼叫間許多筷子粗得小蛇從她的嘴巴鼻孔掉下來。

王奎金腳步同時一滯,怎麼回事。

“靠,這女人難道是高-潮了?”金俊停下腳步,低聲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聲。

“我看像。”王奎說。

“這*嚇人了,一個女人被蛇高-潮了,奧特曼怎麼還不出來拯救地球。”金俊道。

王奎金俊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兩個人默契的點頭,轉身準備看看身後是怎麼樣一副場景。

“哇靠!”金俊一轉身嘴裏罵了一聲,他一跳三米高。

王奎的反應被金俊穩重多了,他看到身後的場景,他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誰能告訴他們,現在那個站在蛇羣中的人形東西是什麼玩意?

身材高挑的遲緣站在毒蛇堆裏,她身上覆蓋了厚厚的一層毒蛇,那些蛇最裏面的一層緊緊的纏繞住遲緣的身體,接下來一層一層的攀附。

除了依稀可見的人形,遲緣現在沒有一點人的跡象。

遲緣臉上的鱗片消失了,她臉上掛着一層滑膩膩的白色液體,那種液體看起來的感覺很像是透明的蘆薈膠。

或許是因爲那層液體很滑,有蛇從遲緣的頭頂慢慢的朝着她光潔的臉蛋爬過去,一接觸她的臉,蛇就哧溜一下的落地,掉進密密麻麻數也數不清的蛇羣之中。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遲緣眼神恍惚,茶色的眼眸裏帶着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滿足感,通過這樣極度滿足的眼神,可以看出遲緣現在的感覺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舒服到別人沒法想象。

“呵呵。”遲緣慢慢的伸手,她的手臂上掛着好多好多蛇,重量不輕,遲緣費力的將手上的蛇貼在自己滑溜溜的臉蛋上。

毒蛇嘶嘶的吐着信子,它們像是明白了遲緣的意圖,掛着遲緣手臂的上的毒蛇同時張嘴,同時咬住了遲緣的臉蛋。

被咬的瞬間,遲緣的表情**,嘶啞的嗓子裏傳出一聲低吟的呻-吟。

“你看,你看,你看,好戲來了?”金俊看着眼神恍惚的遲緣,他踢了一腳站在身邊的王奎道。

“我知道好戲來了,你以爲就你一個人長眼了嗎。”王奎毫不客氣的反踢了金俊一腳。

遲緣慢慢的張開嘴巴,她的嘴巴越張越大,越張越大,最後她的嘴巴裂開到耳根。她滿嘴尖牙,舌頭像蛇是的開了分叉。

張開嘴巴之後,遲緣肚子裏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動靜,遲緣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

一條一條血紅的小蛇,動作麻利的從遲緣的嘴巴里掉下來,小蛇捲翹着尾巴,頭尾相連,有條不紊的從遲緣已經裂到耳根的嘴巴里游出來。

血紅色的小蛇一落地就被蛇羣包裹壓在身下,很多剛剛出生的小蛇都被同類壓成了一灘肉泥。

“她是蛇母嗎?”金俊看着遲緣,疑惑的問。

“什麼狗屁蛇母,蛇母最起碼的標準得是蛇吧?這個女人是個人,他怎麼可能是蛇母。”王奎回答。

“不管她是什麼東西,我們都得走了,別看了,又不是什麼花姑娘。”金想到遲緣是卡瑪的徒弟,對於她的妖異狀態便也看清了,他嘴裏催促着王奎,自己提了提褲子。 王奎看着金俊提褲子,他笑着打趣道:“怎麼了?

“行了行了,我們快走吧,老大現在都沒影了。”金俊提好褲子,不耐煩的說。

“老大是去找嫂子了,我們還是別去做電燈泡了。”王奎說。

金俊自然知道龍少決是去找楊暖暖了,他漸漸放慢了腳步,爭取不做電燈泡。

王奎走了兩步他轉身又看了一眼全身上下全是蛇的遲緣確認了遲緣沒有危險,他看着金俊說:

“誒,金弟弟你說你,長的這麼妖孽,你怎麼還是單身呢?按理說像你這樣的小妖精應該是男女通吃的呀,你說說你,到現在還單身,我都替你着急。”

“看看看,你還看什麼,都說了身後沒有花姑娘。”金俊指着王奎粗獷的大臉道。

王奎撇了一眼故意繞開話題的金俊,他淡淡的開口道:“什麼樣的花姑娘都比不上我老婆,花姑娘的吸引力只侷限於金弟弟你這樣的單身狗。”

“還是不是兄弟了,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金俊不爽的瞪了一眼王奎道。

“頭可斷血可流,老婆不能被欺負,誰敢碰我老婆一根頭髮,我就親手把他碾成骨灰。”王奎說。

“行了,趕快走吧。”金俊懶得聽王奎撒狗糧,他單手推了一把王奎。

毒蛇羣發出的動靜,着實把金俊嚇的不清,金俊俊臉慘白,他回頭防備性的看了一眼蛇羣,直覺告訴金俊,從遲緣嘴裏爬出來的血紅色的小蛇一定不一般。

也不知道這些血紅色的小蛇會不會突然進攻?

毒蛇不停的啃咬這遲緣,遲緣舒爽的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放-蕩,想到遲緣這個女人這麼興奮是因爲蛇,金俊的腿都抖了。

“不堪入耳,世風日下。”王奎朝前走着,遲緣的叫喊呻-吟聲越來越誇張我,王奎想忽視都做不到,於是他舉起雙手捂住了耳朵。

“我怎麼覺得不對勁。”金俊跟着王奎,他皺眉沉思,到底是忽略了什麼重點呢。

“……”王奎堵住了耳朵,他並沒有聽到金俊的話。

兩個人前後從石門出了山洞,王奎在前,金俊殿後。

經過石門從山洞出來,又是一條長長的墓道,墓道中漆黑一片,這裏的黑暗折射到山洞之中,卻是一片柔和細膩的光芒。

真是很奇怪。

王奎金俊在黑暗之中也能準確的看清自己周圍的環境,兩個人默默無言的走了一會。

“金弟弟你有沒有覺得不對勁?”王奎放下堵住耳朵的手,回頭看着金俊問。

“安靜,太安靜了。”金俊回頭。

“看前面空曠的墓道,按理說我們的聲影應該能迴盪悠長,可是現在我們的聲音像是被四周的牆壁吸收了一般。”王奎說。

“啊。”金俊試探性的大叫了一聲,聲音剛剛喊出口就消失不見了。

“這路有古怪,先離開再說。”王奎說着加快了腳上的步伐。

兩個人快速的走在漆黑一片的墓道之中,墨色濃稠,寂靜無聲,金俊王奎二人視力奇絕,有可以夜視的功能。

兩個人步子越來越快,最後奔跑在墓道之中,一路向前,筆直的墓道出現了分叉路口。

“停,停,停。”王奎舉起左手,示意金俊停止前進。

金俊也同時看到了分叉路口,他也沒說話,慢慢的停了下來。

王奎走上前,細心的觀察着兩個路口,兩條方向完全不同的路口,從表面上來看,基本上是一模一樣的。

王奎仔細的看了看又看。

王壽指着左邊的路口說:“這條路,有人在這留下了記號。”

判斷好了方向,兩個人也沒多說什麼,再次邁腿。

寂靜的黑暗中,忽然出現窸窸窣窣的動靜,那種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有人在摩擦塑料袋發出的動靜。

金俊王奎聞聲回頭看,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墓道里,忽然出現了一條條發着光的長條形物體,這些像節能燈管一般東西一直在往前移動。

一條條發着紅光的東西,窸窸窣窣的朝着金俊王奎二人爬過來。

“蛇,這些發光的東西是那些血紅色的小蛇,它們長大了,它們不像其他的毒蛇畏懼這裏。”金俊看着通體發光的蛇,跳腳道。

金俊最怕了蛇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