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語氣沒再那麼犀利,倒溫和了些。

“那個……我爸媽的喪事,處理好了麼?”提及父母,她就忍不住潸然淚下,貝螢夏聽後,一怔,緩緩擡頭,看到姜千雪擦淚了,她回過神,馬上就點了點頭。“處理好了,放心吧……”兩人談了許多,等貝螢夏出來的時候,她站大門口,頭頂,太陽很溫和,光線卻仍舊讓她覺得很刺眼。貝螢夏擡手遮了遮眼,這才沒那麼難受。忽然,一

“那個……我爸媽的喪事,處理好了麼?”

提及父母,她就忍不住潸然淚下,貝螢夏聽後,一怔,緩緩擡頭,看到姜千雪擦淚了,她回過神,馬上就點了點頭。

“處理好了,放心吧……”

兩人談了許多,等貝螢夏出來的時候,她站大門口,頭頂,太陽很溫和,光線卻仍舊讓她覺得很刺眼。

貝螢夏擡手遮了遮眼,這才沒那麼難受。

忽然,一聲不太確定的聲音傳來。

“貝螢夏?”

聽得這話,她一怔,下意識地轉身看去,卻是見,佐以城正站那旁,手頭拿着什麼資料。

確定真的是貝螢夏後,佐以城笑笑,朝她走過來了。

“真的是你呀?我還以爲不是你呢。”

她淡淡地勾脣,算是回禮,佐以城走到後,熱情地邀約。

“吃飯沒?一起吃吧,我請你。”

見別人都這樣說了,她當即也不客氣,立馬就點頭同意了。

“好。”

安靜優雅的餐廳內,兩人面對面,佐以城吃着時,時不時會瞧她,貝螢夏被瞧得多了,自然也察覺。

這時,在又看到他瞧自己後,貝螢夏不禁擡眸掃去,手裏切割牛肉的動作並沒停下。

“你看什麼呢?”

男人笑笑,搖頭,他收回視線看盤裏的牛肉,一邊切割着,一邊回答。

“我看你的時候,就在想,你曲折也算蠻多的,人也夠堅強的,一般的女孩,可能承受不了。”

聞言,她怔了怔。

也是在這時,貝螢夏想到了過往,的確,她的經歷,也許比不上別人的大風大浪,但,曲折真的蠻多的。

許多人,因她而死,雖然她沒有直接參與,卻的確是她造成的。

想到這點,貝螢夏也想起了沈君斯,更想起了白尊樓。

她忽然興趣一來,視線直直瞧着佐以城,不禁問。

“佐以城,對於沈君斯,你知道多少?”

貝螢夏總感覺,沈君斯的身份不簡單,可,她猜不出來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對面,男人聞言後,眼神倒有些複雜起來了。

只見他手中動作一停,擡頭看向貝螢夏這裏來,也不怕跟她說直白了般。

“我們警察內部,是知道他涉黑的,但,苦於沒有證據,所以,多年來,他一直囂張,甚至出現你這種被強搶的事情。”

因爲知道貝螢夏是被強搶,所以,她才沒被警察加重盯上。

否則,她也很有可能因爲身份不乾淨,而被列爲加黑名單。

(本章完) 啪的一聲,一滴眼淚落在紫櫻色的和服上,被吸收了。桑洛雲仰起了頭,仍然在微笑。聽到身後傳來的故意加重的腳步聲,她輕道,“幻璃,我做得選擇,對麼?”

“至少,不用再逃避了。”顧幻璃站在她身邊,陪她一同仰望着粉色天空。

微笑從桑洛雲的臉上消失了。好像已經到了忍耐極限似的連臉都有些扭曲了。她咬緊了嘴脣,

淚水不停的從垂下的白皙的臉頰滑落下來。

“我知道,我們仍在同一片天空下,然而已經,沒有再相見的方法。”過了一會,桑洛雲用有些哽咽的聲音坦白道,“現在,我是真得失去他了。”

“失去你將是他人生最大的遺憾。”顧幻璃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苦惱了半天,砰的捶了一下手。 “走,我們一面賞櫻一面喝酒今天,不醉不歸”

“我才不是借酒澆愁呢”

“我知道。”

“我只是想放過他,也放過自己。”

“我明白。”

“你一點都不明白唉,學長真是太可憐了。”

“呃……”顧幻璃困惑地看着桑洛雲,爲什麼又要扯到學長身上?

顧天熙站在不遠處,他的目光沒有絲毫變化,只是冷冷地靜靜地看着這一切。沒有靠近,也沒有說話,就那樣一直……一直守着,直到夜幕徹底籠罩,滿街霓虹五顏六色地一盞盞亮起來。

示意保鏢把醉倒的桑洛雲送回飯店的客房,顧天熙彎腰輕柔地把微醺的顧幻璃打橫抱起,就像抱着一件稀世珍寶。

走到路旁的enigegg CCR黑色跑車旁,打開車門,顧天熙小心翼翼地將顧幻璃放在副駕駛座。

“哥哥。”兩頰微紅的顧幻璃睜開醉意朦朧地眼,笑盈盈地仰望着他。

忍不住扶着額頭嘆氣的想法,顧天熙細心地爲她繫好安全帶,“怎麼了?”

顧幻璃低下頭,似在盤算,許久才又擡起頭,嬌憨的樣子就像那個在花園中黏着哥哥的八歲女孩一般,“我以後長大了,要當哥哥的新娘。”

看着她長長的睫毛在不安地抖動,顧天熙的脣邊漾起一絲笑意,“爲什麼要當哥哥的新娘呢?”

一滴晶瑩的淚從眼角溢出,似一瓣透明的櫻花,滲入布紋間,消失不見。“這樣我們就可以永永遠遠在一起”臉上有着淺淺的紅暈,微微發燙,顧幻璃軟軟糯糯地說道。

“好,傻丫頭。”顧天熙捏捏她的鼻子,一臉疼愛。

之後,黑色的跑車急馳而去。

只留下滿樹的櫻花隨風飄散,像落了一場粉白的雨水……

上弦月高掛夜空,伴着點點星光,鶴雅溫泉飯店二階層式貴賓室——丹頂亭.秋霜內,顧天熙扶着顧幻璃慢慢躺下,“明明不會喝酒,偏偏還要逞能。”

“對不起。”她習慣性地道歉,只是,打從胃裏焚起的熱,迅速往四肢尖梢處燒開。

“雖然清酒的酒度只有16,與葡萄酒相似,但後勁強勁的清酒,經常讓人在不知不覺中便已醉得一塌糊塗,所以飲用時一般都用淺平碗或小陶瓷杯。”顧天熙臉上冰霜依舊,心中卻是懊悔無比。自己實在不該讓這個叫桑洛雲的女孩接近顧幻璃,與其說是唯一的朋友,倒不如說是損友一名。否則,明明是兄妹難能可貴的度假,卻偏偏弄成現在這副模樣。

“對不起。”顧幻璃黛眉微攬,她看着哥哥一面教訓她,一面又忙碌的照顧着她,剩餘的一點點理智提醒着自己,要乖乖聽話,乖乖聽哥哥的每一句話。

顧天熙的手掌輕撫過她細柔如絹的額頭,“頭還疼麼?”

顧幻璃搖搖頭,“我沒有洛雲喝得多。”

“沒喝多就開始說胡話,喝多了還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模樣呢”顧天熙嘆了口氣,“哥哥不是和你說過麼,情緒化的反應不能解決問題。YZUU”

顧幻璃仰望着哥哥的臉,那是一種讓人眩暈,沉迷的感覺,頭腦裏是空空的,什麼也不願想,但卻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很多的意識。

“洛雲是我唯一的朋友。除了哥哥,她是學校裏唯一肯親近我的人。”

“哥哥,我不明白,爲何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卻偏偏推開彼此。”

“哥哥,如果愛情真得這麼苦,爲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趨之若鶩呢?”

“哥哥……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也有很多人愛着你,爲你傷心吧?”

“是我自私地將哥哥綁在身邊,讓哥哥沒有自由。”

“在我不知道的角落,一定有很多人討厭我,詛咒我。”

“我只是想留在哥哥身邊。”

“如果,我也讓哥哥和洛雲一樣痛苦,那我還是消失的好……”

……

積鬱了太久的憂慮與彷徨像潮水一樣傾泄出來,她撐了一個月,那麼累,那麼無力,終於有人可以抱着她哭一場。

聽着破碎的囈語聲從她蒼白透明的脣中硬咽着溢出,心裏的某個地方被她的脆弱和無助所觸動,顧天熙吻上她的額頭,輕聲訴說,話語幾不可聞。“我不會讓你消失的。因爲,我是你哥,我會好好保護你,一輩子照顧你……”

似乎聽到這句誓言一般,顧幻璃在他懷裏漸漸睡去,只是臉上淚痕依舊,寫滿了憂傷。

顧天熙拉過被子細心地給她蓋好,溫熱的大掌撫摸着她眉宇緊皺,冷汗直冒的額頭。像是得到了慰藉,原來還很不安的身體在他溫柔的撫摸下,漸漸平靜下來。

看到顧幻璃眉宇舒展,他稍離開她一點點,才發現,衣角仍被睡夢中的她緊緊攥着。顧天熙看着她無聲地笑了笑,身體稍向前傾去,拿過牀頭櫃上的話機,按了個號碼拔了出去,淡淡地叮囑吩咐完一些事,隨後便掀開被子合衣躺在她的身邊。許是溫暖讓她滿意,顧幻璃發出一聲細微的、舒服的嚶嚀,在他胸前無意識地蹭了蹭,又安靜地睡了。

或許是因爲大醉過一場,或許是因爲終於將狠話說出,不留一絲餘地,不留一點退路,桑洛雲沉重的心反而輕鬆起來。時常在顧幻璃身邊調侃着,若是她也有這麼好的哥哥,只怕全天下的男人都要對她望而怯步了。

顧幻璃看着她臉上重回的笑容,也笑了,那是一種淡然、欣慰、安心的笑容。沒有人能將愛恨瞬間剝離,唯有時間才是最好的金創藥。但是,心若放下了,苦痛的消散,指日可待。何況,像桑洛雲這樣的好女孩,本就該值得更好的人愛惜與呵護。

然而,喬尹淏還是追到了日本,當他出現在顧幻璃面前時,幾乎是一副發狂到想要殺了她的地步。他知道自己的女友在學校裏有這麼一位好朋友,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年紀不過十五六的小丫頭竟然有這麼大的魄力和說服力。

喬尹淏不是不在意桑洛雲,他只是希望她能藏於人後,甘心爲他洗手作羹湯。以他看來,自己現在正是“鴻運當頭”,雖然進入娛樂園原本只是玩票的興致,但是,粉絲的擁戴和掌聲卻讓他甘之若醴。所以,他在拍戲的間隙帶着她去歐洲玩,甚至,帶着她參加了巴黎社交界最爲盛大的舞會。

她沒給他丟臉,然而,自從他們回國以後,桑洛雲對於自己的態度卻淡了。再加上他同時有兩部戲要趕,也沒時間哄她,誰知道,等他突然想吃桑洛雲親手做的花生豬腳湯時,這才察覺到,女友失蹤了。

他們交往的事情是祕密,所以,桑洛雲的家人根本不知情,也不可能允許他貿貿然前去打聽女兒的行蹤。喬尹淏萬般無奈,只得動用了家族力量。結果,下屬給他的回答是,有人不希望他查到桑洛雲的下落,如果非要聯繫他,必須由喬尹淏的經紀人簫振宇出馬。

這種事,喬尹淏從來沒有遇到過,國內竟然有人敢不給他娛樂圈貴公子面子,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當他拿這件事向簫振宇抱怨的時候,簫振宇嘆了口氣,回答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尹淏,這件事還是由我來處理吧。何況,洛雲自小就是和我一同長大,和我也全是情同兄妹。”

只是,出乎喬尹淏意料的是,簫振宇帶回的消息竟然是分手分手那個蠢女人竟然對自己說分手喬尹淏氣急了,立刻向劇組請了五天假,他就是用綁得也要將那個蠢女人綁回來。

這次,他很輕易的知道了桑洛雲正確的位置,所以下了飛機以後,他立刻飆車到餐廳。準確無誤地將車子停在餐廳門口的停車位上,他一眼就看坐在窗戶旁渾身顫抖,卻強裝鎮定一樣揚着下巴、目光凜然不可欺的桑洛雲。

一抹笑容,在喬尹淏的臉上抹開了。

是的,沒錯,他就是喜歡她這副純真又倔強的模樣,比起那些豪門千金的做作,比起娛樂圈那些女孩兒的世故,簡單的桑洛雲簡直就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

然而,喬尹淏卻忘記了,擺在他面前的,不是單純的名爲灰姑娘的童話故事。某個做惡龍很有心得的人,怎麼可能讓好友再回魔爪之中慘遭蹂躪

所以,喬尹淏抓住桑洛雲不過說了才三句話,一旁的顧幻璃突然從他手裏巧妙的搶回桑洛雲的手,而且天真地問,“洛雲姐,這位喬大叔的行爲是不是就是電視劇裏的強搶民女?就算這裏是日本,我們也要報警啊”

強搶民女?桑洛雲的額頭冒出一滴冷汗。

報警?喬尹淏的額頭冒出三根黑線。

顧幻璃卻視若無睹地繼續說道,“大叔怎麼可以和姐姐在一起呢這是亂+倫啊”

“噗”桑洛雲忍不住笑了出來。

“見鬼的大叔,我才二十八,怎麼就大叔了還有,你懂不懂什麼叫亂+倫啊美國回來的小丫頭,中文不好就別瞎用”喬尹淏的額頭冒出一根青筋,怒吼道。

“我用錯稱謂了麼?”顧幻璃對着喬尹淏茫然地眨眨眼,困惑道,“可我都十六了叫你爺爺……不太合適吧”

“你”喬尹淏瞪大了眼睛,指着顧幻璃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不過,這麼滄桑的大叔,非要讓我叫爺爺……唉,誰讓我如此懂得尊老愛幼呢”顧幻璃臉上的表情變成了洋洋得意,她甜甜地笑道,“洛雲姐,我們一起叫他爺爺吧。這樣,爺爺的玻璃心就不會碎了。”

開始還差一輩,現在都隔代了喬尹淏總算是認認真真地打量起顧幻璃,像個準備勇鬥惡龍的王子一般,義正言辭道,“洛雲,這就是你的好朋友實在是太無禮了吧你平時就和這種人在一起,怎麼能提升你的格調 “你先去洗吧!”古笑不甚在意地脫掉外套,露出略緊身的t恤,t恤的質量不好,後背都有點溼,那是汗,剛纔攬着她跑了一路,體能好熱量好的他,都有點出汗了,“我好得很!”

隨意將外套扔在沙發上,回頭見可樂還傻站着,挑起眉,笑着湊過去:“需要我幫你洗嗎?”

看着他身材看得有點臉紅的可樂,臉頓時跟冒了火似得,狠狠地推開靠過來的他,一把衝進了浴室。

古笑搖頭低笑幾聲,他也不曉得怎麼越來越愛逗她。

但他隨即又沉下臉,堂而皇之地走進鎖不了的房間門,打開放在桌上的電腦,開始查起關於女星可樂的消息。

浴室裏,可樂正站在花灑下,任由着熱乎乎的水沖刷着被風吹得乾冷的皮膚,熱得舒服了,人舒爽了,腦子也跟着越發迷糊了。

古笑很不錯的吧,這位大叔顏值高、身材好、會做飯、會疼人、智商高、情商高,這麼優質的男人就在她身邊,要不就這麼収了吧?花癡樂情不自禁地想着。

不不不,不行,何可樂,你難道忘了他的真實身份了嗎,他是儲維笑,是儲家人,你忘了他兒子儲誠是怎麼對你的嗎?頭上長角的惡魔樂,拿着大叉子指着自己罵,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可是,害自己的是儲誠,跟儲維笑其實沒多大干係的吧?

當初兩家要聯姻,明明指定的是你,最後變成了何可傾,身爲父親,他能不知情?

可是……可是他現在不是儲維笑,他是古笑啊?

儲維笑就是古笑,等他恢復記憶,知道你騙了他,還讓他洗衣做飯打掃衛生,穿廉價的衣服,睡沙發連被子都沒有,還苛刻他,動不動罵他,以儲維笑的脾氣,你會死得很慘的我告訴你!

“嗚!”花癡樂跟惡魔樂在可樂腦子裏吵得不可開交,最後惡魔樂的話,讓可樂彷彿遇見了被儲維笑報復的情景,痛苦地蹲下身。

不知道爲什麼,她一點都不希望有一天,古笑會用痛恨的眼光來看自己!

要不,以後對他稍微好點?

挫敗地抓抓頭髮,可樂覺得自己沒救了,她竟然想着對自己的仇人好一點?

直到熱水都有點變涼了,可樂才關掉花灑,圍着大毛巾蔫蔫地擦乾水準備穿衣服,一摸放衣服的架子,空的?

腦袋當機了兩三秒,可樂猛地想起她剛纔直接衝進的浴室,根本沒拿換洗的衣服!!

……

古笑關掉各個網頁!

放在鼠標上的手指,一下一下地點着,那是他思索時下意識的動作。

女星可樂就是他的小女友何可樂幾乎可以確定了,除非這世上真有一模一樣的人,也難怪她不止要求他出門戴口罩,她自己也捂得嚴嚴實實!

那些關於她的桃色新聞,他一個字都不信,可樂是怎樣的女孩,沒有誰比跟她朝夕相處快一個月的他來得清楚,以她對他一開始的“惡言相向”,實在沒必要再在他面前僞裝得那麼徹底,所以在他面前的她,大多是真實的。 季宇平還是打開了檔案袋,雖然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潘多拉的盒子,可是還是打開了,如自己猜測的最壞的情況一樣,原來,他根本不是季家的孩子!

他該怎麼辦?那麼多年鬱積在心中的仇恨是不是應該放手呢?他在矛盾中,只要一想到他媽媽死得那麼慘,他就忍不下這口氣!

這個仇他還是要報的!

在北京發生的事到底是不平靜,風聲很快就傳到了季家去,尤其涉及到莫家的事情,以及這段時間季恩佑在北京的分公司無所事事,聽說已經好幾天沒有去公司上班了,謝微立馬拉着季宏軒來到了京城,要看看她的寶貝兒子到底在幹什麼。

季家父母風風火火地來到了公司,問在一邊膽戰心驚的吳權:“吳權,快點說,恩佑到底去哪裏?不是說要來京城看一下分公司嗎?怎麼搞到最後連跟莫家的關係都弄得這麼僵呢?”


吳權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都不敢忤逆季家的大家長,但是也不敢背叛總裁,只好說:“夫人,我也不太清楚,您是知道的,總裁向來都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行蹤,我也不好問啊!”

“季家養你是幹什麼吃的?”謝微怒不可遏,居然打聽不到季恩佑的消息,這樣的情況發生在她的身上像話嗎?當年她還不是一個人得意地打倒了小三?

“夫人,對不起!”吳權現在就害怕自己說錯了什麼話,連大氣都不敢出,這些年好不容易在季氏幹出了點成績,他也不想就這樣離開。

“到底說不說?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謝微說話算話,季宏軒急急拉着她,說:“你生什麼氣呢?好好說話不行嗎?”

“季宏軒,你有什麼資格說我?當年的事要不是我忍辱負重,現在還有你們這個季氏嗎?”

季宏軒乖乖地閉嘴了,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但是謝微一直都沒能釋懷,只怪他當時糊塗了,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也許去醫院的話會有所收穫的!”吳權若有所思地說。

謝微恍然大悟,趕緊又趕往了醫院,心裏早已炸開了鍋,是不是他的寶貝兒子出了什麼意外呢?她不想想下去了。

問了很幾次醫才知道季恩佑的消息,謝微鬆了一口氣,幸好不是她兒子生病,聽說是一個小女孩,她倒要看看這個小女孩有多大牌。

“叔叔,我好喜歡這個娃娃,謝謝你!”心心在季恩佑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現在心心越來越離不開季恩佑了,有他在的時候,心心就完全忘記了她這個媽媽的存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