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

三個小時…… 柳澄疑惑的看着黎曉曉,“你信真送到了?” “當然!”黎曉曉硬着頭皮,“我想大概是他害怕大姐大您的實力,所以想準備充分再過來。” “唔……好像有點道理……” 五個小時…… 六個小時…… 啪! 柳澄打着手電筒,光柱直直射在黎曉曉臉上,黎曉曉忍不住

三個小時……

柳澄疑惑的看着黎曉曉,“你信真送到了?”

“當然!”黎曉曉硬着頭皮,“我想大概是他害怕大姐大您的實力,所以想準備充分再過來。”

“唔……好像有點道理……”

五個小時……

六個小時……

啪!

柳澄打着手電筒,光柱直直射在黎曉曉臉上,黎曉曉忍不住用手擋住了眼睛。

“你確定信送到了?”

“十分確定!”黎曉曉理直氣壯道。

他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慫,什麼時候不能慫,既然撤了謊,就算是跪着也要繼續撤下去,現在承認他撒謊的話絕壁會被柳澄給活活打死!

柳澄摩挲着加特林,想了想,“不行,肯定是出了什麼狀況,我們回鎮上看看。”

“哦……”

仨人一路到了布萊特家門口,二層小樓裏黑燈瞎火的,一看就知道沒人,不過院子裏卻停着強的車。

“那混蛋去哪兒了?”

柳澄使勁按了幾下門鈴,沒人應,又哐哐踹了幾腳門。

“你們找強嗎?”隔壁小樓的門打開,門縫裏露出一箇中年婦女的臉,警惕的看着黎曉曉三人。

黎曉曉立刻朝大媽露出一個純真的笑容,“是啊,我們找強先生有點急事,請問他去哪兒了,怎麼這麼晚還不回家?”

“強先生下午被警察帶走了。”大媽回答。

三人面面相覷,柳澄看到黎曉曉也是蒙圈的眼神,很不爽的一巴掌拍在他頭上,然後親自問道,“爲什麼會被警察帶走?強先生犯了什麼罪嗎?”

“好像是有個叫亞當的孩子失蹤了,強先生是重大嫌疑人。”

亞當?失蹤了?

黎曉曉咧咧嘴,那小子果然被強給殺了啊……不過話說回來,這鎮上的警察叔叔效率還真高,竟然一下子就鎖定了嫌疑人!

柳澄可不知道那個亞當是被黎曉曉活活坑死的,只當是個巧合,不由得眉頭緊皺,強進了警察局,這可就不好辦了!

不過不管怎樣,還是先去看看吧!

警察局。

經過打探,柳澄得知強是作爲‘殺人重大嫌疑人’被逮捕的,而且似乎證據確鑿,很快就會被定罪。

總之,強是不可能被放出來了。

“大姐大,現在怎麼辦?”

黎曉曉有點心虛,事情變成這樣,可是少不了他的‘功勞’,要是真把柳澄的任務攪黃了,而後柳澄又發現了他做的事情,那他……就死定了啊!

“還能怎麼辦?”柳澄目露兇光,“劫獄唄!”

劫……劫獄?!

黎曉曉立刻慌了,趕緊獻策,“大姐大別衝動,警察局防衛森嚴,那些警察都實力高強,劫獄實在不是什麼好主意,不如您去探監,然後給強看看布萊特的人頭,讓他狂化後自己逃出來,怎麼樣?”

“唔……這倒是個好辦法。”柳澄笑眯眯的看向黎曉曉,將一個圓滾滾的黑塑料袋塞到黎曉曉懷裏,“那你去吧!”

我……去…… 強衝乾淨了院子裏的血跡,回到屋裏把狗糧滿上,看着自己的狗低頭嚼着狗糧,眼睛裏兇光閃爍。

布萊特被人抓了,對方還送來了通知信,並沒有勒索他什麼,只是要求和他在樹林裏單獨見面。

不是綁架勒索,那麼,就是尋仇了?可他之前並沒有見過那個女人,難道她是哪個仇家僱傭來報復的?

想到這裏,強在腦子裏把自己的仇人篩了一遍,卻沒有任何一個值得懷疑的目標。

“哼!管他是誰呢!反正只要我有浩克藥劑,就能抓到那個女人逼問出背後的主使者!到時候……”

強的眼中兇光閃閃,一副狠辣神情。

篤篤篤!

“查水錶!”

強:?????

門打開,四個穿着警服如狼似虎的大漢飛撲而上,將強死死壓在地面,咔咔兩副銀鐲子拷住了他雙手雙腳……

直到被鎖在警察局的審訊室,強都是蒙圈的。

然後江雪兒也被帶進審訊室,爲首的傑克警官指着江雪兒對強說,“強先生,這位女士指證你謀殺了阿麗亞女士的兒子亞當,我們也在你家附近的垃圾站找到了亞當的自行車,並且在你家門口的地面上採集到了血液樣本,在血液鑑定結果出來之前,如果你認罪,我們可以算你自首。”

傑克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打算直接一套下馬威讓強主動認罪,這樣他可以少很多工作,早點下班。

不過強是什麼人?從某種角度來說,他也是個慣犯了,警察那點伎倆他清楚的很,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就算是他院子裏有亞當的血又怎樣?找不到屍體一切都是白搭,他只要一口咬定亞當只是失蹤了,警察就拿他沒辦法。

於是他說,“你說什麼我不明白,在我的律師到來之前我不會說一個字的。”

傑克皺皺眉,“你這是自尋死路!”

強扭過頭,嗤之以鼻。

傑克盯着強看了一會兒,豐富的經驗告訴他眼前的男人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而且是最難搞的那種混蛋,常規的方法對他們沒用,只能先把證據收集全瞭然後讓他認罪了,於是他揮揮手,“帶下去吧!”

鎮上的警察局很空,於是強和江雪兒都享受了單間待遇,還是隔壁鄰居,閒着沒事可以聊聊天解悶。

臨時監禁牢房內部並沒有監控,所以倆人很快聊上了。

強兇惡的瞪着江雪兒,“碧池!你耍我?!”

江雪兒嘴角抽了抽,聽到碧池倆字她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柳澄,而一想起柳澄她的心情就會十分不美。

於是江雪兒的臉也拉了下來,“我耍你?你可沒告訴我你殺的那個孩子是阿麗亞的兒子!而且阿麗亞還是個靈媒!還叫我去阿麗亞那裏幫你買藥劑?!她一眼就發現我碰過他兒子的屍體!”

強有些語塞,江雪兒說得對,這件事是他疏忽了,不過他可是混蛋,混蛋又怎麼能承認自己的錯誤呢?

於是強梗着脖子說,“我怎麼知道你這麼沒用?竟然對付不了阿麗亞那個弱雞?還叫警察給抓起來了!”

江雪兒冷笑,“我怎麼知道阿麗亞是亞當的母親?根本就沒提防,她發現我之後不動聲色的悄悄報了警,等我知道的時候已經被警察包圍了!你把我坑的那麼慘,還好意思怪我?!”

“反正已經這樣了,你想怎樣?!”強發揮混蛋本色,斜眼看着江雪兒道。

“我不想跟你撕逼,那毫無意義。”江雪兒掏出浩克藥劑,隔着鐵柵欄遞給強,“有了這個你就可以逃出警察局吧!我只希望你能第一時間找到那個賤人殺了她,如果你殺了她,我就毀供認下殺亞當的罪名,怎麼樣?”

強接過藥劑,鑑定了一下真僞後,疑惑的看向江雪兒,“爲了報仇,你寧願搭上你自己?要知道你可是個黃種人,如果承認殺害了亞當這個未成年人,就算是自首,恐怕也會坐一輩子牢,不會有減刑和假釋的機會。”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說行不行吧!”

這時候系統提示任務已經完成,江雪兒也鬆了一口氣,語氣輕鬆起來。

能做的她都已經做了,現在就看強能不能弄死柳澄了。

“當然行。”強點頭,“就算你不要求,我也會殺了她爲布萊特報仇。”

“好,那你什麼時候行動?”

江雪兒眼睛裏閃爍着興奮的光,一想到強喝下浩克藥劑變身怪獸手撕柳澄的場景,她就激動的滿臉通紅,簡直快要高潮。

強看了看外面守着的獄警,低聲說,“晚上吧!鎮上的警察局連局長在內只有十個人,晚上大部分人都會下班回家,只留下四個人值班,還有兩個會出去巡邏,剩下兩個值夜,等其中一個出去買夜宵的時候我們動手。”

江雪兒聞言驚奇的看着強,“你知道的挺清楚啊!”

“呵呵……”強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兩個人老老實實的呆在牢房裏等待着。

到了下午六點,果然如強所說,除了值班的四個警察其他人都下班了。

到了十點,兩個警察結伴出去例行巡邏了,後半夜纔會回來換班。

剩下的倆人,一個人守在辦公區一個人守在牢房門口,而且守在辦公區的人會在不久之後出去買夜宵。

強捏着藥瓶蠢蠢欲動,準備隨時逃獄。

這個時候,監獄外來了三個不速之客。

“嘖!這警察局的防衛可真是‘嚴密’啊!”

已經觀察過警察局情況的柳澄吐槽了一句,扭頭笑眯眯的看着身邊提着黑袋子的黎曉曉,“好了,你進去吧!我堵門口等強出來。”

黎曉曉悲憤的看着柳澄,做最後的掙扎,“大姐大,我們也算是過命的交情了吧!之前的任務我也幫了你不少吧!你就真的忍心用我當魚餌去釣強那隻食人魚?我很大可能會被吃掉的啊喂!”

柳澄依舊笑眯眯的,輕撫黎曉曉狗頭,“放心,警察局的牢房很結實的,在他破門而出之前你絕對有充分的時間逃出來,我柳澄向來人品堅挺,從不賣隊友。”

你賣我賣的還少啊喂!

黎曉曉自知反抗無效,只能雙眼含淚的和倆人告別,“任天,我去了,如果我死了,記得照顧好我的鍋子。”

“放心吧黎哥,我會善待它的。”任天抱着鍋子狠狠點頭。 “有人來了!”

聽到樓梯間傳來的腳步聲,江雪兒和強都探頭朝牢房外看去,片刻之後,見一個警察帶着一個青年走了下來,和守門的警察說了兩句話之後,打開了牢房外門,把那個青年放了進來,然後也沒鎖門,兩個警察走到樓梯口那抽菸去了。

黎曉曉瞅了眼樓梯間那兩個一邊抽菸一邊你一張我一張分他的美鈔的警察,撇撇嘴,走進了臨時牢房的通道里。

江雪兒看到黎曉曉十分驚訝,手忍不住往腋下摸去。

“你幹什麼?!”一直注意着江雪兒的黎曉曉警惕起來,“這可是警察局,你不要亂來。”

江雪兒在腋下撓了撓,面無表情的看着黎曉曉,“我撓癢癢不行麼?”

在警察局殺人可不是小事,可能會被警察當場擊斃,雖然以江雪兒的實力可能不會死,但她不想節外生枝。

她的敵人是柳澄,不是黎曉曉這個菜雞,只要能弄死柳澄,暫時放過這個菜雞也無所謂,反正副本結束後她有的是辦法找到他!

確定江雪兒有所顧忌不會攻擊自己後,黎曉曉鬆了一口氣,轉頭看着強。

強也皺眉看着黎曉曉,他認得這個小子,是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傢伙,而且也許是亞當口中給他送信的人。

布萊特果然是被那個女人抓了嗎?

於是強直接問:“我兒子布萊特怎麼樣了?”

“我帶他來見你了。”黎曉曉背靠着通道的鐵門,渾身肌肉緊繃着,準備隨時逃命。

強:????

江雪兒:????

黎曉曉飛快的打開塑料袋,朝着強亮了一下里面的東西,然後一句話不說扭頭就跑!

江湖我黎哥,人慫話不多!

強和江雪兒都愣了一秒,等強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看到了什麼之後,雙眼立刻變成了猙獰的猩紅色,整個面容扭曲起來,狂暴的氣息席捲整個牢房!

“吼~~~~”強哥狂化了!

甲乙兩個警察正在你一張我一張的愉快分贓,被強一聲吼嚇了一個哆嗦,手裏的鈔票全都掉在地上。

哎,又得重新數了。

兩個警察憤怒的看向牢房裏的強,警察甲抽出了警棍向那邊走去,“鬼叫什麼?!”

警察乙瞟了一眼飛快上樓梯逃走的黎曉曉,感覺似乎有點不對勁,下意識的掏出了手槍,也跟着警察甲走了過去。

狂化的強哥渾身肌肉膨脹了一大圈,看起來比終結者還強壯了兩個檔次,不過還是沒什麼卵用。

強哥用力掰着監牢的鐵柵欄,可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那鐵條也只彎曲了一米米弧度,這弧度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嘲笑的笑容,嘲笑着強哥的一身快要爆炸的肌肉。

警察甲獰笑着按下魔改電棍的開關,朝強走過去,“在我的地盤上搞事情,你是不想活了嗎?”

警察乙舉着槍的手也放下了,雖然他們只是鎮級的小警局,但牢房的防禦也不是強那種程度就能破防的,一旦進了他們警察局的牢房,就是龍也得趴着!

強冷冷的看着兩個警察,拔開水晶瓶子的瓶塞,將裏面的綠色藥劑一口悶了!

“吼~~~~”

一隻蒲扇大手緊緊握住了警察甲戳過去的電棒,藍色的電流滋滋響着在強哥全身跳躍,可他卻紋絲不動。

在兩個警察驚恐的眼神中,強哥全身的皮膚、毛髮、血液都迅速變成了草綠色,只剩一雙眼睛保留了狂化的猩紅之色,身體像是吹氣球一樣迅速膨脹到了接近三米高,全身肌肉如老樹根一般糾纏蠕動着,讓他看上去像是一隻擇人而噬的怪物,恐怖極了!

啪!

魔改警棍被強哥生生捏斷,隨後他一腳踹出,堅固的門鎖被他一腳踹壞,監牢門嘭的大開,站在門外的警察甲猝不及防被門pia的一下給拍飛了!

警察乙驚恐的擡槍射擊。

砰砰砰砰砰砰!

六發子彈彈無虛發,一股腦的傾瀉在強哥的胸膛上,加上強哥裸露的左乳,在強哥胸膛組成了一個北斗七星的形狀。

強哥被子彈的衝擊力打的倒退了三步,站穩後低頭看看胸膛上鑲嵌着的子彈,一伸手撥拉掉,捏着雙拳發出咔啦啦的聲響,獰笑着一步一步朝警察乙走過去……

江雪兒微笑着撿起強哥扔過來的鑰匙串,迫不及待的打開牢房,柳澄被綠巨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場景,她可不能錯過啊!

警察局外。

黎曉曉拉着任天已經躲到了遠處的旮旯裏,探頭探腦的張望着。

柳澄一手提着布萊特的人頭,一手提着加特林好整以暇的站在警察局大門口,等着強哥出來。

之前不願在鎮上動手,就是顧忌到一旦她動手就會引來警察和其他鎮民一起幫助強對抗她,不過現在就沒有這種顧慮了,只要強從警察局裏跑出來,那他的身份就是被通緝的逃犯,殺死他不但無罪還會有功。

而且一旦別的警察趕來,也會選擇幫助柳澄而不是強。

砰!

警察局的大門忽然被撞開,警察乙狼狽的跌跌撞撞跑出來,一邊對着手裏的對講機狂吼,“有犯人逃獄!極度危險! 法術真理 請求支援!請求支……啊!!”

一張辦公桌飛了出來,將奔跑中的警察乙拍倒在地、頭破血流的暈了過去。

哐哐哐!

一坨綠色從警察局大門“擠”了出來,呼哧呼哧噴着鼻息,猩紅的眼睛四下掃描,就像是一頭正在尋找獵物的瘋牛。

然後那雙眼睛和柳澄對上了。

空氣彷彿靜了一瞬,柳澄看着那坨赤條條的肌肉塊,嘴角抽了抽,MMP,讓我和這玩意打?!我能不能要求系統先給那玩意打個馬賽克?會嚴重影響我發揮的啊喂!

遠處偷看的黎曉曉和任天也不約而同罵了句MMP然後轉過頭,都想去洗眼睛。

“果然浩克的褲子是不科學的玩意,現在強哥這樣子才符合常理。”黎曉曉吐槽。

任天點點頭,“黎哥說得對,可漫威要照顧觀衆的感受啊,畢竟,真的好辣眼睛啊……”

“吼~~~~”

辣眼睛的強哥怒吼着撲向柳澄。 噠噠噠噠噠!

伴隨着紅色的火光,一粒粒特製的金紅色子彈有節奏的傾瀉而出,發出美妙的聲音,如同一曲激昂的戰鬥交響樂。

黎曉曉覺得,此刻給柳澄放個克羅地亞狂想曲當BGM一定很帶感!

可惜沒買組音響帶着。

一溜兒子彈在強哥胸膛上打出個射手座,柳澄猛地向側面一躍離開原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