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澈下意識的退了兩步,不悅的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男子。

“放開她。” “首領想要招待一下芳小姐。”兩名男子其中一名開口道。 招待?方可可睜大了眼睛有着一絲不安,她搖搖頭看着歐陽澈。 “有什麼事情衝着我來,放開她。” “抱歉,這是首領的命令。”說着方可可被帶了下去。 歐陽澈想要阻止,可惜已經來不急了。房門再次被鎖上,他用力的

“放開她。”

“首領想要招待一下芳小姐。”兩名男子其中一名開口道。

招待?方可可睜大了眼睛有着一絲不安,她搖搖頭看着歐陽澈。

“有什麼事情衝着我來,放開她。”

“抱歉,這是首領的命令。”說着方可可被帶了下去。

歐陽澈想要阻止,可惜已經來不急了。房門再次被鎖上,他用力的。

他用力踹了幾下,但都無濟於事。

該死的,雷赫到底想幹什麼?

不知道可可會受什麼委屈!他心中有着各種不安,他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必須得像個辦法出去次啊可以。

他看着自己的手錶,這是一個精準的電子儀,可以發送迷死代碼。用着可以和修恩聯絡,他必須要知道修恩有沒有找到那個女人的下落。

結果修恩發來訊號,事情已經有眉目了,這是還沒找打破那個女人,但是已經知道那個女人叫什麼。

她的名字叫丁笑笑。

和修恩結束聯繫,他就必須要要想辦法出去。

而此時,方可可被帶到雷赫的休息室。

偌大的房間擺滿了武器,就像一個軍事倉庫一樣,而在中間,有一個大牀。

雷赫就坐在大牀上,身後一個女人蹲坐着在給他按摩,前面還有一個女人在服侍着他端茶滴水。

搞什麼?這個男人在這裏享受,而她和歐陽澈在受苦。

“死變態,你到底想幹什麼?”方可可不滿的看着他。

雷赫剛剛吃了一個葡萄,不禁擡起頭看着繞想富饒的看着她。

她和笑笑一樣的勇敢,不錯少了一些智慧。笑笑也會向她這樣罵着自己,不過那是在極度的發表的情況下,比如–牀上。

“很多人都這麼說我,謝謝你的誇獎。”

“你……”方可可被氣絕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男人。

“要不要吃些水果?”雷赫提議到。

方可可沒好奇的白了他一眼,“謝謝你的好意了,我怕你下毒。”

雷赫被她的話逗笑了,然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喂,歐陽澈受傷了,你能不能找個醫生看看他。”想到歐陽澈的傷勢,她心中就很擔心。

雷赫看着她,嘴角微微的揚起。“你很關心他?”

“他受傷了,我自然很關心他。”找個還用說嗎?一個人受傷了,她關心是基本的吧。

“這樣啊,那救不救就是我的事情了。”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摸樣看着很想讓人扁他。 方可可氣呼呼的看着他,“你和歐陽澈不是朋友嗎?”

瞬間雷赫的臉色變得極爲難看起來,眼神瞬間變得不悅起來。

“誰是我們是朋友了?”他這輩子最錯誤的決定。

方可可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因爲什麼很歐陽澈了,因爲她搶走了海兒。不錯感情的事情根本沒有對錯之分,如果我是海而,我也呼選擇歐陽澈的。”

“你說什麼?”雷赫不悅的眯着眼睛,眼中有着不滿。

“我說的是實話。歐陽澈和你比起來,他好太多了。起碼,他沒像你此刻這樣子,墮落的像個君王一樣。”方可可一臉怒氣的樣子,眼中有着極度的不滿。

瞬間,雷赫從椅子上起來,不滿的看着方可可。“記住,你現在是我的犯人,如果我不開心,你的後果會很慘。”

百變巫醫:壁咚無良王爺 “是嗎。?難到我現在就有好過嗎?”方可可憤憤不平的看着他。

看着她的樣子,雷赫冷漠的一笑。“看來你是不進棺材不落淚。”冷漠的聲音衝刺着他的無情,接着雷赫擺了一個手勢。

“首領。”一名男子恭恭敬敬的微微頷首着。

“把這個女該帶入水牢離去。”雷赫的聲音落下。

“是。”

就這樣方可可被拉了下去。

此時的可可心中有着許多的不安,可是她最不安的還是擔心歐陽撤的傷勢,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當她被帶到水牢的是,徹底的呆住了。 這個誰來簡直的臭氣熏天,不是人呆的地方。而且還有老鼠和蟑螂。

她最怕這個了。

“我不要呆在這裏,不要。”

可是不管她說什麼就是沒人理她,直接把她扔到水牢裏。水牢的水不睡很深,到可可的腰處,可是這裏的味道幾乎讓人昏厥。他扶着欄杆,看見一隻老鼠遊了過來,她嚇得大叫起來,眼淚也不禁的流出來。

”走開走開……。”嗚嗚嗚,她到底做了什麼錯事要這麼對待她?

“放我出去,你們這幫沒人性的混蛋。”可可的吼聲回檔在水牢裏,卻沒有人迴應她。

她低着頭,眼淚噼裏啪啦的流了出來,心中有着說不出的委屈。她以爲來泰國可以開開心心的玩一場,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早知道會這樣,她就不來泰國了。

而此時,被關起來的歐陽撤隱隱約約可以聽見可可的聲音。 明草 那一刻,他心裏更加着急了。

該死的,他必須要出去纔可以。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起碼要等到日落之後的。

那個纔是最好的時機1

可可等着我,我一定回去救你的。

日落之後,歐陽撤從窗戶看着。外面有很多的士兵把守着,他這裏是三樓,他掉下去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想着,他打開窗子,趁着沒人注意的時候,他順勢跳了下去。接着,他來到一樓處,這裏有一個人在把手,他從後面走上去,一個劈手把那個人打昏了。接着換上他的衣服,戴上帽子,揹着步槍朝着水牢走去。

剛剛可可的聲音應該是從水牢裏發出來的。

雷赫那個混蛋不該如此的變態對待可可的。

該死的。

想着可可可能在受委屈,他加快了步伐。

走到水牢處,有兩名士兵在看守着。言語之間找到,這裏不準任何人,歐陽撤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想也不想拿着步槍朝着其中一人砸去,順手朝着第二人要穴點去。瞬間,那人暈倒。

歐陽撤扯過昏迷人身上的鑰匙,直接走進水牢。

他一眼就看見了可可在水牢中,看見她哭泣的樣子,他的心都碎了。

“可可。”歐陽撤輕聲喚着她,看見她擡起頭的小臉不滿了淚水,一顆心都跟着疼了起來。

“你……”方可可眨着眼睛,有着一絲不確定。“總……總裁……”

接着就看見歐陽撤開開水牢的門,拉着方可可上來。感覺到真實的一瞬間,她投入了他的懷抱,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嗚嗚嗚,你怎麼纔來,我剛剛怕死了,這裏好髒好臭,還有老鼠和蟑螂,我最怕這些了。”她聽話的小手狠狠的砸在她的身上,聲音哽咽着,有着說不出的委屈。

此時的歐陽撤緊緊的抱住他,心中有着一種久違的踏實感。

此時此刻,可以這樣抱着她的感覺真的很好,他剛剛真的很害怕失去她。

她無法分析心中複雜的感覺是什麼,只是此刻可以抱着她的感覺–還不賴。

好一會,方可可離開他的懷抱,揉着自己的眼睛,發出弄弄的鼻音。

“你怎麼來了?還有,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可可看着他穿着一身酷酷的軍衣,要命的是,還揹着一把槍。

他只是要做什麼?

看着她投來的小眼神,歐陽澈笑了一下。

“不好看嗎?”

“不太符合你的氣質。”方可可認真的說。

“那我的氣質應該什麼樣的?”歐陽澈抿着嘴笑着。

說真的,雖然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可是和她在意,絲毫沒有危機感,這個女孩似乎有着一種魔力,就是讓人忍不住的追隨着。

“那我的氣質應該什麼樣子的?”歐陽澈好奇的問。

什麼樣子的?方可可不禁想了一下,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

“應該是高貴的吧。”雖然不否認這個男人很討厭,可是她還是說出了實話。說

“我很開心你這麼說。”歐陽澈伸出手摸着她的小臉,性感的笑了一下,像是想到什麼一樣。“你的腳還疼嗎?”

方可可搖搖頭,被綁架至今,她都忘記綁架這件事了。

“那我們走吧,我們得離開這裏。”說着,歐陽澈拉着可可的手就離開,可是當走到門口的時候,雷赫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你比我預計的時間要晚了一點,這個可不好玩了。”雷赫雙手環兄看着他。

他就知道歐陽撤會來救這個女人的,只是沒想到比預期完了一些。

看來他挺沉住氣的。

此時的歐陽澈護住可可在自己身後,看着他,眼中有着極度的不滿。

“你到底想怎麼樣?還想玩什麼花樣?”歐陽澈不滿的問着。

雷赫高深莫測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他,“這個我得要好好的想想,玩什麼比較好呢?”

“你這個死變態,快點放了我。”可可在歐陽澈身後不滿的說着。

她探出一個小腦袋來,想上前又怕怕的感覺。

“我不放又如何?小丫頭,我看你的最好別再多嘴,不然受委屈可是你的男人。”雷赫警告着。

她的男人?

她什麼時候有一個男人了。

歐陽澈眯着眼睛,似乎有着一絲的不滿。接着他薄脣微微的揚起,“雷赫,遊戲的規則由你一個人來定似乎太無趣了。”

“哦?難道你認爲你還有機會嗎?”

“你覺得呢?”歐陽澈自信滿滿的說,看樣子雷赫應該還沒找到那個你女人,正好現在可以利用一下,不然這樣很被動他很不甘心。“雷赫,我想你對丁笑笑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吧。”

聞言,雷赫的臉色變了一下。

“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你的女人在我手中。”雖然修恩現在還沒找到丁笑笑,可是看着這情況也應該快了。

雷赫眯着眼睛,有些懷疑歐陽澈的話。但是又不敢輕易的下定論,能知道笑笑的人不多,偏偏歐陽澈居然知道。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

“你抓了笑笑?”雷赫不確定的問。

“你覺得呢?不然你以爲我會白白的來送死嗎?”

“我以爲你在乎這個女人。”雷赫的聲音響起。

歐陽澈冷笑一下,有着一絲不明所以。“你以爲我在乎她?其實你錯了,我一點也不在乎她。 掬進眼裡的暖陽 我今天回來,只是想看看你有什麼花樣,不過如此而已,根本不值得我去玩了。”

冷漠的話緩緩的落下,讓雷赫愣住幾秒,他不知道歐陽澈到底想幹什麼。

而此時,方可可在歐陽澈的身後也愣住了,尤其在聽到他說不在乎的自己的時候。

爲什麼她感覺心口那麼痛呢?

“是嗎?”雷赫突然開口了,“居然你這麼不在乎她,那麼我也沒什麼好在意的了。”話音剛剛的落下,雷赫一個手勢,接着幾十個人上了上去。

歐陽澈一聲沒放反應過來,對着上來的人一陣對坑。這個時候,他和可可分開了,而雷赫,目標根本不是歐陽澈,而是方可可。知道手下的人抓了可可,倒到雷赫的面前。

“住手。”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去。

歐陽澈眯着眼睛看着雷赫抓了可可,眼中有着一絲不滿。

該死的!

“雷赫。”

“你真的不在乎他嗎?”雷赫的聲音剛剛落下,一把拉扯過可可的頭髮。

痛得可可呲牙咧嘴的大叫着。

“放開我放開我……”

“放心吧,我會放開你的,但不是現在。我只是想做一個實驗。”說着,雷赫拿過一邊的一個水杯,裏面有着白色的液體。

“歐陽澈,我在問你最後一遍,你真打不在乎這個女孩?”雷赫將水杯送到可可的嘴邊,威脅着歐陽澈。

此時的歐陽澈握緊了拳頭,心中有着喲西不滿。他看着可可,不想在威脅下說出這樣的話,更加不願意承認自己能被一個女人給影響。

雷赫看着他,**不禁笑了一下。“看來你真是不進棺材不落淚。”說着,雷赫把水杯送到可可的嘴邊,眼中有着一絲殘忍。

這是一場耐心的筆試。

看着雷赫的舉動,歐陽澈不禁握緊了拳頭,眼中有着一絲不滿。可是就在自己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雷赫已經把水慣了進去。

“嗚嗚……”不管可可如何的反抗,水多多少少還是慣了進去。

可可緊緊握住自己的脖子,一雙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

“你……給我喝了什麼?”老天,她喝的不會是什麼毒藥之類的吧。

雷赫看着她,嘴角不禁笑了一下,“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那不毒藥,只是會讓你興奮的東西。”雷赫意味深長的說着,接着木管看着一邊的歐陽澈。

“我想你狠清楚那是什麼?”

“該死的雷赫,你混蛋。”歐陽澈緊緊握住了拳頭,眼中有着一絲不滿。

他沒想到雷赫會這麼卑鄙,他居然給可可喝這種東西。

“總裁,我的喝的是什麼?我還不想死,嗚嗚嗚~~”可可被嚇得眼淚流了出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澈不禁嘆了一口氣。“放心吧,你喝的不是毒藥。”他真的沒幹告訴這個女人她喝的是什麼,不然她一定會不當定的。

方可可吸吸鼻子,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他,“你別安慰我了,我知道這次定了。我就知道,我一定會被你們害死的。我死不足惜,只是我欠你的錢沒辦法還了,還有……麻煩你轉告我的好朋友,讓她們在我母親的忌日,記得去拜祭一下她老人家。還有,我死了以後,你可不可以多給我燒些紙錢,我現在已近是一個窮鬼了,不想下輩子也做窮鬼。”

嗚嗚嗚~~她真的不想死啊,真心啊的。

歐陽澈快被這個這個女人搞瘋了。

“方可可,你不會死的,不用在說遺言了。”

“這不是遺言,我在交到我的後事。”

歐陽澈頓時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了,他怎麼會遇見這個奇葩的女人?

看着兩個人之間的你來我往,雷赫笑了一下。“來人,把方小姐待下去,好好整理一下。”

“是。”侍衛點點頭。

“喂,你們要帶我去哪裏?歐陽澈救救我……”殺雞般的聲音再次響起。

當可可被帶了下去之後,歐陽澈眯着眼睛看着他。

“雷赫,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有什麼衝着我來就好了,爲什麼要連累其他的人?”歐陽澈不想把事情弄得複雜化,可是雷赫卻一再的逼迫和他。

雷赫眯着眼睛看着他,“我只是在幫你而已。歐陽澈,別和我說你對那個女人真的沒感覺,如果你真的不喜歡她,就讓她難受死好了。不然,賞給其他男人,我這裏不缺的就說男人,我的士兵可是幾個月沒碰女人了。”雷赫嘴角扯出殘忍的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