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仔聽得是一驚一乍的,直點頭稱是,沒辦法,這裏是陰間,自己個兒還是小鬼,他們是這裏的頭,他們最大,當然得乖乖的了。

“呵呵、、各位別嚇他了、、、我知道各位平時不是這樣的,不會刻意去爲難一個小鬼的。阿仔啊,其實我們找你來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爲了地府,也爲了你的朋友,更是爲了陰陽兩屆,所以你必須去做、、想推遲也不能了、、。”法官藍巖溫和的看向阿仔 “什麼事情呀、、爲了我朋友、、我非做不可嗎、、爲什麼一定是

“呵呵、、各位別嚇他了、、、我知道各位平時不是這樣的,不會刻意去爲難一個小鬼的。阿仔啊,其實我們找你來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爲了地府,也爲了你的朋友,更是爲了陰陽兩屆,所以你必須去做、、想推遲也不能了、、。”法官藍巖溫和的看向阿仔

“什麼事情呀、、爲了我朋友、、我非做不可嗎、、爲什麼一定是我、、?”

“對,非你做不可,爲了地府的太平,也爲了你朋友的清白,所以一定要是你做不可。”

“好吧,爲了我的朋友,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會去做的、、。”阿仔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止爲了你朋友的清白,還有爲了天理,爲了公道、、你都要去做,我們相信你不會拒絕的、、。”聽到這裏,阿仔很吃驚的看着崔玉

“我們希望你能去陽間去替我們保護一個人,那個人對我們很重要,對整個地府都重要,可惜我們公務太忙了是在是抽不開身;地府裏也沒有信得過的鬼魂可以代替我們去、、所以、、、。”

“所以就找我、、爲什麼是我、、?”

“因爲你是地府裏唯一一個敢得罪王延的小鬼,你不怕,而且剛纔連我們要把你關進刑罰部大牢受刑都不怕,所以你最適合,也是可以信任的、、。”

“原來你們剛剛是在試探我的呀,行、、包在我身上、、就如你們所說,爲了天理,爲了公道,也爲了我的朋友,我就去陽間保護他,但我不知道他是誰呀,叫什名字?”

“這個人其實和你還是有一些淵源的,我到時候自然會告訴你,這個人在二十歲有一個生死劫,很可能會遭遇危險,而且他也是法官王延迫害的對象、、所以希望你能好好的保護好他呀。”

“什麼——那我一定得盡力才行、、不過要是我在陽間遇到了比我厲害的厲鬼該怎麼辦,我又打不過、、被欺負了也是自認倒黴呀,還有我去陽間替你們保護人,怎麼說、、也得給點好處什麼的、、保護費那是必須的、、。”阿仔又開始得寸進尺了起來。陽間不是有句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嗎,哪有不給錢就辦事的道理。

“什麼——你小子還要給好處、保護費、、、才肯辦事啊,你可別得寸進尺了、、。”行政部部長洛年一臉怒氣的說道,上下打量起了阿仔

“洛年,別和他一般見識了,阿仔,這好處一定是少不了你的,而且還算你大功一件,你生前所做的所有錯事都可以一筆勾銷,這樣你可以滿意了吧?”聽崔玉這麼一說,在場所有的諸位都呆住了,開什麼國際玩笑,這也太便宜他了吧,這在地府裏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崔法官,這好處你也給的太大了吧,算他大功已經是擡舉他了,但他生前犯得錯一筆勾銷,這個就不用了吧,地府可沒有這樣的先例啊,要是傳出去,只怕地府裏其他的鬼魂們要不服了。”

“是呀,而且這樣不值、、、、” “你們就少說兩句吧,值不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相信他,這個時候我們需要人手,還在爲這些瑣事計較什麼,那地府裏的那些個冤鬼就真的沒救了,他們還指望什麼、、我們要相互信任、、。”崔玉的一番話讓在座的的諸位嘆了一口氣,不由得低下了頭,也讓阿仔的心頭一熱,崔法官果然很好

“阿仔,雖然地府沒有鬼犯的錯事一筆勾銷的先例,但是我今天爲了你破了這個例,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大夥失望,好好的保護那個人、、還有這根警棍你先拿着,這樣陽間的那些厲鬼就傷不了你了,你也可以防身的。”崔玉說完將一根警棍遞了過去,阿仔接過了警棍

“崔法官,謝謝您,我不會讓您失望的,您真的是一個好官,可是爲什麼陽間會有那麼多厲鬼沒有捉回來呢?”

“其實那些個厲鬼多半是怨氣太重了,或者是心願未了等其他原因不肯來地府,地府也懶得理會他們,他們也沒辦法來地府,所以就只能在陽間做孤魂野鬼了。萬事都要講個理字,如果我們這裏都不講理了,那不是天下大亂了嗎?”

“嗯,我記住了,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會順便幫幫他們的,他們也很可憐的。只是我去陽間之後,我的朋友被關進了枉死城,我不放心她,崔法官您看可不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她呀、、?”

“這個恐怕不用我去說,那個枉死城的城管也會好好對待她的吧、、哈哈、、你放心好了、、、只怕現在那傢伙正在忙着照顧鄭麗佳的起居呢、、、、。”崔玉說到這裏笑了起來,阿仔呆住了,不是吧,要照顧也不用這麼好的服務吧,只要不欺負捱打就哦彌陀佛了

“也是,鄭麗佳落在了那傢伙的手裏,根本就不用擔心的、、。”

聽到這裏,阿仔不由納悶了,那個枉死城的城管應該沒有必要對佳姐那麼好吧,他們又不認識,沒必要的啊、、、難不成對佳姐有意思、、、嘻嘻、、

“阿仔,你生前雖然不怎麼樣,可畢竟也不是什麼作惡的,你心地好,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快走吧,車站那裏我已經叫司機在接應你了、、。”

阿仔轉身就離開了,會議廳裏再次議論了起來

“小崔哥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您爲什麼一定要選這個阿仔呢,況且我們還不是很瞭解他,您就那麼信任他,萬一他、、、?”電臺臺長郭瑤說出了她的擔心

“我覺得瑤瑤說的有道理,那小子生前就是個混混,偷雞摸狗的事沒少幹,信不得、、。”輪轉部部長楚傑也發話了

“我也贊成他們的話,與其相信這樣品德的小子,還不如讓小柯去,畢竟小柯使我們用了十幾年的,我們大家都信得過、、、。”司法部部長陳芊芊說道

“嗯,不錯,小柯我們用了十幾年,與其相信那小子,還不如相信小柯,我到更放心他,他也差不多算是我們大家的心腹了、、。”

“我們也有同感、、。”崔玉看了看在座的諸位,無奈的笑了笑

“你們都不懂,這件事不能讓小柯去做,不然會害了小柯的、、。”

“小崔,此話怎講,我們都不明白了,怎麼會害了小柯呢?”

“那個人一直是王延仇恨的對象,如果讓小柯去保護那個人,萬一和王延起了正面衝突,到時候受害的就又會多一個,王延一定不會饒了小柯的,到時候小柯怎麼辦、、反而只有阿仔,他可以,也更加合適,他可以和王延起正面衝突,王延也不能拿他怎麼樣,只能乾生氣,所以你們明白了嗎?”

“什麼,原來是這樣,小崔,你可真是想的周到啊、、。”

“但爲什麼王延不能拿他怎麼樣呢?”

“陰間法律法規第一百零二條規定是什麼,你們說說、、。”

“陰間法律法規第一百零二條規定:鬼犯在尚未徹底死亡斷氣之前,不能收押治罪、、、。”在場的官員異口同聲的說道,不由吃了一驚。

“但這和阿仔又有什麼關係呢、、、難道他還沒死、、還沒有徹底斷氣嗎、、?”此話一說,大夥眼中一亮

“不錯,他還沒有完全死,只是變成植物人而已,我看過他的資料了,他陽壽未盡,隨時都有可能甦醒,重返人間,要不然他在審訊室那麼公然得罪王延,居然要能平安無事、、所以他纔是最合適做這件事的、、。”聽崔玉這麼一說,在場的諸位官員紛紛表示贊同

“但光是讓阿仔去,我還是不放心,爲了以防萬一,我得讓小柯暗中監視他去,隨時回來報告一舉一動,不到萬不得已不可插手、、。”陳芊芊說出了她的看法

“好,這個辦法好,讓小柯暗中監視。”

“對,我還得順便去麻煩一下孟婆,她在陽間有一個私交,再多一個凡人的力量,畢竟阿仔和小柯是鬼,有很多事情鬼是不方便去做的,要有人的力量才行、、。”

“是啊,我們大家也想像孟婆一樣在陽間交一個凡人朋友呢,還可以享受一番人間的上等焰火,又有人祭拜供奉,不知道該有多好呢、、。”刑罰部部長吳飛調侃道

“唉,我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身爲地府官員,堂堂的鬼仙與人私交總是不好吧、、還是算了吧。”輪轉部部長楚傑樂呵呵的說道

“好了好了,你們想怎麼樣都隨便你們,總之光靠一個人的力量還是不夠的,我還得去找一個人,還得我親自去陽間拜託他才行了、、。”崔玉一臉苦笑道

“什麼,什麼人有那麼大的面子,要您這個地府的法官親自去請、、?”大夥吃了一驚

“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幫你吧、、。”

“不,一定要我親自去,這個人是誰,你們最後會知道的,他絕對有這麼大的面子,可以請得動我,呵呵呵。”

“唉,話說,也不知道我那個可憐的助手蘇珏怎麼樣了,過得還好嗎,那個阿仔的牛脾氣簡直是和他一模一樣,只是他就是不聽我的話,硬是要得罪王延,結果也不知道王延有沒有放過他–。”說這話的是輪轉部部長楚傑。

衆所周知,他的助手蘇珏因爲屢次寫舉報信去閻羅大人出投訴王延,結果惹惱了王延,遭到了王延的瘋狂報復、、、

“楚傑,你就放心吧,我們不會讓他有事的、、一定會保他沒事的、、。”

“這個王法官也真是的,那麼久了,還是不肯放過他,小珏那小子都已經投胎去陽間快要二十年了,還是不肯放過他,報復心真他媽的重、、。”會議室裏一片嘆息聲傳來——

阿仔走出了鬼門關,很順利的上了黃泉路,此時的黃泉路上又來了很多鬼魂,排着長長的隊伍來地府報道做筆錄了、、、阿仔走在一邊避開了他們 阿仔沒有理會他們,黃泉路真是他媽長啊,他幾乎用跑的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跑到了車站,他四下張望了起來。就在這時一輛公車開了過來,車內的司機斜眼看了看他,並衝他點點頭,伸手示意他上車,他不由分說立馬就上了車,車門關了。

看來,這就是來接應自己的司機了,阿仔這樣想着。 一朝爲奴.公主不承歡 車快速的開了、、、、

“小子,崔法官要我給你帶個話,他要你無論如何也別對任何人和鬼說起這次的事、、以免招來麻煩、、。”

“嗯,我知道了、、、。”司機點了點頭,並遞給了他一部手機

“這部手機你拿着,是崔法官送你的,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用這個聯絡。別弄丟了、、。”車內就只有阿仔和司機兩個,公車快速的行駛着。

接過手機的阿仔十分興奮,呵呵、、辦事情還倒貼一部手機,怎麼說自己都是賺到的,而且還是蘋果的呢。

很快,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了,阿仔已經到達陽間了,他下了車,深呼吸了一口氣,正是正午時分,太陽毒辣辣的照着大地,照到了他的身上,令他的身體瞬間就呈現出了透明的狀態,不過讓他奇怪的是,並沒有不舒服的感覺,自己不怕太陽光了,阿仔吃了一驚,難道是因爲這根警棍的原因嗎?他暗自竊喜。

接下來該去哪兒呢,難得來了一趟陽間,不好好玩玩怎麼行呢。對了,去找一下阿坤吧,不知道那小子現在怎麼樣了,馬仲平有沒有把他怎麼樣啊?

想到這裏,他快速的朝阿坤的家飛去,速度異常的快。阿坤家的門是開着的,阿坤正獨自一人坐在電視機前抽着煙,表情十分的哀傷、、阿仔想了一會兒,立馬集中了注意力,走到了阿坤的身邊坐了下來,他上下打量起了阿坤,卻見阿坤的手中正拿着自己和佳姐的照片。

阿仔不由得難過了起來,他集中精神用嘴吹了一口氣在阿坤的臉上,阿坤頓時覺得臉上麻酥酥的,好冷啊,他打了一個哆嗦,並揉了揉雙眼。

“如果覺得冷的話,就去多穿一件衣服啊。”阿仔滿臉微笑的說道。

“嗯、、也是、、謝謝、、。”阿坤正要起身,不由嚇得呆住了,剛剛是誰啊、、他嚇得連忙回頭,只見阿仔正坐在沙發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阿坤嚇壞了,他連忙朝後退了幾步。

“阿仔、、哥、、你、、不是、、不是、、還躺在醫院裏嗎,這麼快就醒了,也不早點告訴我,我好去醫院接你嘛、、。”阿坤嚇得連忙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

“是嗎,這麼說,你也知道我沒死,身體現在就躺在醫院裏,那麼馬仲平也知道我沒死嗎?”阿仔一臉怒氣地看着阿坤,阿坤嚇得不知所措了起來。

“阿仔哥、、你、、你、、你、、。”阿坤聽了這話已經是嚇得魂飛魄散了,阿仔連忙上去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他打了一個哆嗦,好冰啊。

“你不要叫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不用怕,我又不會害你,我這不是還沒死嗎,只是成了植物人而已,現在不過是靈魂出竅罷了、、。”阿仔連忙安慰起了阿坤,阿坤好不容易平靜了下來。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呢、?”

“我沒什麼打算,只是問你馬仲平他知道我沒死的事嗎?”

“他還不知道,我也是接到警方的電話通知才知道你和佳姐都出事了,也是偷偷去醫院照看你的,你放心吧。”聽阿坤這麼一說,阿仔算是徹底放心了。

“這就好了,陪我出去走走吧,現在只有你才能看得見我了,以後見了我別出聲就行了。”

阿坤點了點頭,便隨阿仔的鬼魂走出了家門,由於已是傍晚時分,路邊的一些燈光將阿坤的影子拉的老長老長。

一路上,阿坤一直看着阿仔

“不要老看我,不然路人會把你當成瘋子的,想說什麼就說好了,知道你想問我的、、。”

阿坤點了點頭低頭看了一下,地面上只有他自己的影子,卻沒有阿仔的影子,他倒吸了一口氣。

“阿、、仔、、哥,我原來一直以爲鬼神啊什麼的是迷信,原來是真的啊,那麼也有陰間的嘍。”阿坤結結巴巴的說道。

“然後呢,你就只說這些,其實鬼神這種東西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現在的世界有鬼,自然也就有陰間、地獄了。”

“那阿仔哥、、你有去過陰間嗎,陰間是什麼樣子的啊?”阿坤隨後就鎮定了下來,好奇心也大起來。

“阿坤,不要打探陰間的事,這不是你該知道的東西,你是個人,應該好好關心陽間的事,太過好奇去打探一些不該知道的東西,只會害了自己,我這就是從陰間上來的,因爲有一點事情。”阿仔面無表情地看着阿坤,阿坤點了點頭。

寵妻無度:BOSS老公惹不起 此時的路邊已經是熱鬧非凡了,街道上小商販已經開始四處張羅起來了,馬路上車輛來來往往,行人們從阿仔的身體裏紛紛穿了過去。由於是夜街鬧市,所以面對阿坤獨自一個人自言自語,自然引來路人的注意和怪異的目光。阿坤則看着一個個行人從阿仔的身體裏穿了過去,卻沒說什麼。

“這人怎麼回事啊,一個人自言自語的、、。”

“管他呢、、快走吧、、也許精神有問題吧、、。”

聽着路人的議論,阿坤連忙閉緊了嘴巴,不再說話了。

“都讓你別和我說話了,別用眼睛看着我了,你這樣不被人說成瘋子纔怪呢,我剛剛是對你吹了鬼氣的,所以你纔看得見我,能和我交流。”

話音剛落,只見前方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女人的尖叫聲,周圍的人羣開始騷動了起來,從遠處跑過來一個披頭散髮,衣衫凌亂的女人,那個女人光着腳在大街上狂奔着,身上滿是淤青,臉上也盡是傷痕,腫的特別厲害,嘴角還掛着血絲、、

“救命、、救命啊、、、、啊、、救命、、、。”那個女人一邊跑一邊大叫着。這一幕引來了路人紛紛的圍觀和議論,有一些人甚至還拿出了手機拍照、、、、、、

“那女人是怎麼回事啊、、我們去看看吧、、。”阿仔說完就立刻走了過去,阿坤也隨後從圍觀的人羣裏擠了進去。

“啊——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不要打了–放過我吧——。”女人大叫着在地上翻滾着,表情異常的痛苦和猙獰,身上的傷痕卻不停的在增加。

這種奇怪的現象讓在場所有人無不稱奇,好奇怪啊,又沒人動手打她,她身上的傷痕居然不時的多出了許多。 阿坤也吃驚不小,不過也難怪,這種場景,凡人肉眼怎麼可能看得到呢,阿仔可是看的呆住了。

這女人是被鬼搞了呀,而且動手的居然是李老太太,一旁,柳娜、陳明輝正吃着香燭,看着這一幕,彷彿像看熱鬧一般,同時他們也看見了阿仔。

“阿坤,等一下你別出聲,我的幾個朋友在呢,這個女人是被鬼搞了、、。”一聽這話,阿坤更是嚇呆了。只見,阿仔笑眯眯地走了過去,柳娜,陳明輝笑着遞過去了一盒香燭

“阿仔,這麼巧啊,你也在這兒,快吃一根,別客氣,李奶奶請客的、、。”

“我不吃了,倒是你們,怎麼會和李奶奶在一起教訓一個陽間地女人呀?”阿仔推回了香燭,反問到。

“李奶奶說啊,這個女人和他的未來老爸有一腿,阻礙她投胎,所以就上來好好教訓一下她,而且也就讓我們也來看看熱鬧、、、、。”

“是啊,阿仔,你也知道的,這李奶奶在陰間有地位,我們也得巴結一下她的嘛、、。”剛說完,李老太太便停止了動手,走了過來,阿仔笑了笑。

“阿仔呀,那麼巧,剛剛奶奶我在教訓這個賤人,看她還敢不敢囂張了,還來妨礙我投胎,不知死活、、。”

“奶奶呀,您看這女人都已經得到教訓了,她現在這幅狼狽的樣子,在衆人面前出盡了洋相,這已經夠讓她生不如死的了,所以您看是不是可以高擡貴手啊、、。”阿仔於心不忍了起來。

“小子,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同情心的,不過,這女人可不能輕易就放過啊、、。”

“可是奶奶,這個教訓我想她大概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了,再說,以後有的是機會教訓她,您也不用急於一時,教訓這個臭女人,那不是髒了您老的手了嗎?”阿仔繼續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說道,又說了一通肉麻的話哄起了李老太太,說的李老太太是心花怒放。

果然,李老太太心裏那是美滋滋的,也柔和了許多、、

“好小子,嘴巴夠甜的,奶奶我喜歡、、就按你說的,我先饒了她,等她死了再和她算賬、、、。”李老太太說完就笑眯眯地轉身消失了。

見狀,陳明輝、柳娜一臉佩服的走了過來

“阿仔,有你的,一張小嘴哄得李奶奶是一愣一愣的,這個我們可學不來了。”

“我最不擅長甜言蜜語了、、唉,那小子好像能看到我們一樣,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盯着我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和別人的反應也相差太大了吧。”

“唉,還真是,那小子好像有鬼眼吧。”聽柳娜這麼一說,陳明輝也警覺了起來,一臉不屑的打量着毫無表情阿坤、、、

“兩位,他是我生前的好朋友,你們可不要碰他喲、、我對他吹了鬼氣,他能看得見我,不過絕對看不見你們的,你們放心吧。”阿仔急忙站到了阿坤的面前,見狀阿坤嚇得轉身就跑開了。

這樣的一幕令眼前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很快救護車與警車紛紛趕到了現場,將那名女子帶離了現場,並疏散了人羣。

“居然是你的朋友,那我們就算了,放過他吧,接下來我還得去要錢呢,我年紀輕輕就這麼死了,怎麼說他們也得多給我燒點好東西下來纔是、、、哼!”柳娜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柳娜,不會吧,你又去搞你的家人了,這樣做恐怕不好吧。”聽了陳明輝的話,阿仔愣住了,啥、、、

“這又有什麼的,陳明輝,你可別忘了,咱們現在可是鬼啊,哪裏來的什麼感情啊,還有在陰間沒有錢的日子有多難過,你不是不知道,難道你想做一個天天被欺負的窮鬼嗎,我勸你呀,也學學我,缺什麼就去要什麼、、。”聽柳娜這麼一說,陳明輝的心也癢了起來,其實,柳娜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誰不想在陰間能過得好點,只要熬到投胎就好了。

“你們在說什麼呢、、啊、、?”

“阿仔,你也知道,在陰間日子不好過,所以柳娜把她的家人全部都搞了一遍,唉,你還別說,柳娜的家人親戚一個個給她燒了好多東西:紙別墅、紙寶馬、還有上萬元的冥幣呢、、現在柳娜的日子好得不得了、、。”

聽了這話,阿仔徹底無語了。

“柳娜,既然這樣,那你還要向你家人要錢?”

“阿仔。這錢是不會有嫌多的時候,陰間消費又那麼高,沒辦法、、呵呵、、你懂得、、。”說完,柳娜笑眯眯的消失不見了。

“唉,阿仔,我也不和你多說了,我也覺得她說的沒錯,我們是鬼,不是人,只要那些人類不來招惹我們,我們的日子好過了,也自然不會去找他們了,你說是不是呀?”說完,陳明輝也消失不見了。

阿仔嘆了一口氣,便要去找阿坤,誰知卻碰見了那個小女鬼——早餐店老闆的女兒

“大哥哥、、、怎麼在這兒呀?”

“是你呀,上次還真是謝謝你了,不過你一眨眼就不見了,我怎麼找也找不到你,我都還沒來得及謝你呢。”

“呵呵,那個呀,不用了,是我應該的,生前我被爸爸罵的時候,還得謝謝你給我的糖呢,算是報答你吧。”

“對了,你的傷不要緊吧?”阿仔樂呵呵的問道

“我是鬼,這點小傷不要緊的,只要休養一下就好了,大哥哥,你怎麼來陽間了呀?”

“有點事情要辦、、、對了,你怎麼也上來了呀?”

“今天是我的頭七,我上來和自己的身體以及家人告個別,看最後一眼人間的,然後就得回去投胎了、、。”小女鬼說到這裏笑的特別開心。

“哦,那好啊,恭喜你、、、。”

“我的下一世、、、、是一個男孩子、、、了、、、。”說到這裏,阿仔愣住了,投胎也有性別要求啊,有意思

“大哥哥,我要走了,我不能留在陽間太久、、希望下一世還能見到你、、。”說完,她就跑開了

望着小女孩消失的地方,阿仔不由笑了笑,便繼續去追阿坤了,很快就在一棵大樹下找到了正在喘着氣的阿坤,這傢伙過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剛剛的那一幕簡直是嚇死他了,被鬼搞,想想都會害怕啊,而且阿仔還替那個女人求了請,滿嘴的好話,對方一定是一隻厲鬼了,而且很厲害的那一種

“你還好嗎?”阿仔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身邊,關心的問了一句,更是讓他嚇了一跳,這讓他的小心臟有些吃不消了。

“哇,阿仔哥,你別嚇我了,我、、已經沒事了、、下次出來時可不可以先提前打個招呼呀、、、這樣子我的小心臟可要受不了了。” “拜託了,我是鬼,出來的時候怎麼可能會有聲音嘛,好了,記得有時間多燒點東西給我,我有點事情要辦得先走了、、。”

“哦,好的,好的,一定。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啊,那個女人、、?”

“你就別問了,那女人是她自己活該,我走了、、。”阿仔說完就消失不見了。

米羅花園小區內的一間住房裏,林曉茜正獨自一人坐在書桌前寫着信,並不時的翻看着一邊厚厚的信封,這些信都是她的一個筆友寄來的,她的筆友和她是從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認識的,一直都在已書信的方式互相聯絡,彼此相互交流和安慰,他們無話不談,整整通了六年多的信,可以說是朋友,也可是知己。

可是,直到現在,他們卻沒有見過一次面,她曾經幾次提出見面的要求,可每次到了見面的地點,卻總是不見他的身影,讓她每次都是失望而歸,卻又能收到他不斷的安慰信,久而久之,她也已經習慣了。

儘管如此,她還是盼望着能和他見上一面,哪怕是一面也好,有時甚至希望在夢裏見到他,也許她是愛上他了吧,愛上了一個從未謀面的人。終於有一天,他告訴了她他的名字,他姓玉,叫自強,好好聽的名字,這讓她高興了很久,從此她就在信裏稱呼他爲玉哥、、、、

“曉茜,那麼晚了,怎麼還不睡覺?”門外,表哥衝她叫道

“哦,我馬上就睡、、。”她應了一聲,連忙收拾好東西,快速上牀睡下了。

夜漸漸地深了,她緩緩起了身,打開了門走了出去,獨自在大街上走動了起來,街上走動的行人越來越少了、、、、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小轎車飛快的駛了過來,將迎面跑過來的女子狠狠地撞飛了出去,並壓了過去、、一股鮮血直直的噴在了她的身上、、、、、

血、、、、血、、又是這些血、、、啊、、、她嚇得大叫了起來,轉身就往家的方向跑、、救命、、、血、、、、有血啊、、死人了、、、

“曉茜、、曉茜、、你醒醒啊、、曉茜、、、。”

“啊——救命、、救命、、、死人了、、血、、血、、、死人了、、、。”她大叫着坐了起來,擡頭看了看,只見是表哥杜川正坐在牀邊焦急的看着她。

“曉茜,你怎麼了。叫的這麼大聲,一定是又做噩夢了。”表哥杜川一臉擔憂的看着她。

“哥、、、、我、、我看見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它撞死了佳佳姐、、、、佳佳姐的血、、我身上全是佳佳姐的血、、、。”她嚇得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