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神祕人邪異一笑,“鑰匙,已經在你的手中了,況且,你說的那個陳泰,他並不是詛咒之體,就算詛咒之玉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同樣打不開這扇門,所以,少年人,只有你,才能打開這扇門!”

我從神祕人的話中,立刻捕捉到了問題所在,便立刻出言反問道:“按照你的說法,那我現在所處的大殿,豈不就是大虞王朝的寶藏所在地?” 神祕人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但他卻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岔開了話題,“讓我看看你的詛咒之力,達到何等境界吧!” 雖然我與神祕人才見過兩次面,根本談不上了解,但我

我從神祕人的話中,立刻捕捉到了問題所在,便立刻出言反問道:“按照你的說法,那我現在所處的大殿,豈不就是大虞王朝的寶藏所在地?”

神祕人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但他卻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岔開了話題,“讓我看看你的詛咒之力,達到何等境界吧!”

雖然我與神祕人才見過兩次面,根本談不上了解,但我卻直到,只要是他不想告訴我的事情,那他就絕對不會說出來,倒不如,我順着他的話題聊下去,說不定還會獲得意外的收穫呢!

“詛咒之力?你說的是鬼脈之力吧?”我遲疑的開口問道。

“算是吧!”神祕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見神祕人點頭,我也不再遲疑,當即,我便全神貫注的催動起了體內的所有力量,霎時間,我的眉心,和雙掌之上,便立刻閃現出了三道璀璨的金色符紋……

此時的我,已經發動了最強的力量,可是,在這大殿之中,卻是掀不起哪怕是一絲一毫的風浪,甚至於,在這神祕人面前發動鬼脈之力,我竟然還有一種關公面前耍大刀的羞愧感覺……真的很莫名其妙!

“才解開了三重?太弱了!”神祕人撇了我一眼,輕輕的擺了擺手,“少年人,看好了,我只演示一次!”

神祕人話音剛落,陡然間,他的周身,立刻爆閃出一團堪比太陽一般的奪目之輝!

“詛咒之力,一始於眉心,二三藏於雙臂,四五隱於雙足,六出於口,七罩於背,八現於胸!”

“身爲詛咒之力的傳承者,擁有七塊詛咒之玉,你竟然只解開了三重詛咒之力,以你的實力,根本走不到這座大殿之前,更不要說打開這扇門了!”

神祕人彷彿在教我,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着,一邊緩緩的踏出一步。

啪!

沉穩的落地上,驟然在大殿之內炸響,下一瞬間,一道金色符紋,立刻從他的腳底映出,並且無限放大!

啪!

神祕人又一步落地,另一隻腳下,亦是同樣出現了代表着鬼脈之力的金色符紋!

剎那間,整座大殿,彷彿被某股力量攪動,頓時狂風驟起,力量翻騰!

要知道,剛纔我可是全力施展的鬼脈之力,但卻無法在大殿之中,嫌棄一絲風浪,而那神祕人,僅僅兩步踏出,便已經將大殿攪的天翻地覆……這就是實力上的絕對差距!

而且,神祕人這手功夫,倒是和李靈兒的落地成符,有着異曲同工之妙處,但卻比之李靈兒,更加玄妙,更加強大! “詛咒之力,源自詛咒之玉,每一道詛咒之力的符紋,都是詛咒之玉上的符紋,這一點,你應該還沒有發現吧?”神祕人再次開口,而且,又道出了一件石破天驚的祕密!

鬼脈之力的奇特符紋,竟然和白玉牌一樣?

這一點,我還真沒發現過!

當即,我便聚精會神的觀察起了神祕人腳下的兩道符文,雖然我沒有完全記清楚七塊白玉牌上的紋理,但我眼前的兩道鬼脈符紋,似乎,真的與白玉牌上的紋理,有些接近……

就在這時候,那神祕人突然低吼一聲,“開!”

話音落地,神祕人的口中,立刻吐出了另外一道金色符紋,這道金色符紋才一出現,便直接撕裂了我與他之間的那片空間!

吱吱吱……

一道道類似於電流的聲音,頓時炸響,便見我的眼前,被神祕人吐出來的那道金色符紋,猶如炮彈一般,直接將我與他之間的那片空間,轟出了一道彷彿來自異次元的小型黑洞!

這就是鬼脈之力的真正威力?

我盯着那神祕人,一時間,我有一種驚爲天人,忍不住想要去頂禮膜拜他的衝動!

下一瞬間,那神祕人突然閉口,黑洞與金色符紋,雙雙消失,可是,還不待我回過神來,神祕人的後背上,便再次綻放出一道金色符紋!

這道金色符紋雖然不大,但卻完美的將神祕人的身後,籠罩了起來,看起來,就像是烏龜殼!

對,就是烏龜殼!

雖然形容詞不太好聽,但確實,就像是保護身後的烏龜殼!

那那烏龜殼一般的金色符紋乍現之際,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也頓時席捲而來,在這股力量的面前,我的內心,竟然產生了一股極其卑微渺小的感覺,就彷彿,無論我發動什麼樣的攻擊,動用什麼樣的力量,都無法轟破那烏龜殼一般的金色符紋似的!

瞬息之間,神祕人,收斂起了所有的力量,他,再次迴歸到了那種平靜從容的狀態,“少年人,你可在此領悟一番!”

我盯着神祕人,張大了嘴巴,但卻久久說不出話來,就彷彿,我的喉嚨被某種東西堵上了似的!

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之後,我才略微的平復了一下震撼的心境,這才輕聲喝道:“你……爲什麼會我們楚家祖傳的鬼脈之力?而且力量如此之強,運用如此嫺熟?”

“楚家祖傳的鬼脈之力?哈哈哈!”

神祕人肆意大笑了起來,隨着他的笑聲,越來越強烈,他的身體,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淡,直至笑聲達到了一種震耳欲聾的頂峯,他的身體,也消失了……

自然,神祕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神祕人消失之中,整座大殿,又變回到了我第一次進入夢境那時候的狀態,幽暗,漆黑,一眼望不到邊境,就連大殿中的巨柱,也都紛紛被黑暗吞噬了!

我,獨自一人,愣愣的站在奇黑無比的大殿之中,沒有人影,沒有鬼影,沒有聲音,就彷彿,天地之間,只剩下了我一個人那般……

無力,無助,孤單,種種負面情緒,便瘋狂的涌上了我的心頭,面對這一股股突如其來的負面情緒,我的內心,立刻產生了一種抓狂的感覺!

可是,我並沒有真正的抓狂,我只是竭盡全力,去壓制內心中的狂暴,因爲,我知道,現在可不是抓狂的時候,就像神祕人所言那般,我需要在這裏,進行一次修行,就算我無法達到神祕人的高度,但是,我也應該將神祕人掩飾的幾種鬼脈之力,領悟貫通才行! 想到了此處,我便深吸了幾口氣,轉而,我盤膝坐於地上,並且閉上了雙眼,同時,腦中還在不斷的回憶着神祕人之前打出的那幾道鬼脈之力……

不知不覺間,我進入到了一種奇妙的入定狀態,彷彿,我不存在於世間,世間同樣也沒有我……

我的腦中,翻來覆去都是那神祕人的身影……

雙腳一踏,落地化符!

張口一吼,鬼脈轟出!

心神一斂,金符護身!

這一刻,我整個人,彷彿都融入到了那神祕人的身體之內,伴隨着他的一招一式,一揮一動,我也作出了相同的動作,長此以往,永不停歇!

重生之陰毒嫡女 不論我此時所處的奇幻空間,是否是夢,是否是真正的大虞王朝寶藏,是否是平行宇宙交叉點,終究,會有醒來的那一天,只不過,我並不知道我何時會醒,更不知道,這種玄妙的入定狀態,我到底保持了多久……

直到某一時分,盤膝而坐的我,突然睜開了雙臂,身體猶如彈簧一般,高高彈起,當我的雙腳踏在地面上的那一瞬間,我有一種說出來的感覺……

我體內的道氣,情不自禁的涌向了雙腳!

左腳落地,激起一陣灰塵,同時,一團金色光芒,猶如盛開的花朵,朝着四周擴散!

嘭!

一道沉悶的響聲陡然炸開,金色的鬼脈符紋,直接在我的腳下炸開!

右腳再次落地,又是一道巨大的金色符紋,彷彿被雕刻到地面上一般,蔓延而出!

“成了!”我無比激動的怒吼一聲,可是,我的口中,卻並沒有像神祕人一般,噴出足以撕裂空間的金色鬼脈之力,最多,也就是噴出點口水而已……

很尷尬!

我頗爲不爽的撇了撇嘴,雙肩一抖,胸膛一縮,學着神祕人的模樣,想要將後心出的鬼脈符紋,也激發出來,只可惜,不論我如何發力,我的後心,就是沒有金色的鬼脈符紋乍現!

“難道……第六和第七道鬼脈之力,我還沒能解開封印?”我有些不爽的站直了身體,自言自語的嘀咕了起來。

我有些不甘心,當我想要再次嘗試第六和第七道鬼脈之力的時候,忽的,我眼前的黑色空間,突然發生了顫顫,就好像,這處空間,隨時都有可能崩塌似的!

“怎麼回事?”我不解的環顧起了四周,但我卻沒有任何的擔憂,反正,那神祕人沒有理由殺我,我是不會死在這裏的。

黑色空間的震顫,越來越劇烈,甚至牽引着我的身體,也跟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隱約中,似乎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呼喚着我……

“楚風……楚風……”

這道聲音非常的縹緲,而且還是那種充滿了陰森味道的長音,就像,某隻女鬼想要勾我的魂似的!

女鬼……的確是女鬼!

我聽出了聲音的主人,不對,是主鬼,正是虞姬!

我正想回應虞姬,就在我剛要張口的那一瞬間,黑色空間,突然消失了,我眼前的場景,好似無縫對接一般,完美的轉變了……

歐羅巴大陸,教廷,神州隊休息別墅的二樓,那熟悉的房間,熟悉的牆壁,以及那隻存在了幾千年的熟悉女鬼,都接連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盯着眼前的虞姬,此時,虞姬那場本就慘白的俏臉上,已經白到了發紫的程度,就連虞姬的鬼體,也變得猶如鏡像,甚至,還給我一種,只要我伸手一碰,虞姬的鬼體便會立刻支離破碎那般!

由此可見,虞姬現在,的確是虛弱到了一種極限! 我望着虞姬,乾澀的眨了眨眼睛,道:“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虞姬的鬼音,很輕,很飄,也很虛弱,“你經歷過什麼嗎?”

“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個神祕人,那神祕人教了我一些鬼脈之力的手段……”我並沒有隱瞞,而是一五一十的將我所有的經歷,都說給了虞姬聽。

聽了我的敘述之後,虞姬的絕美俏臉上,竟然也閃過了一抹驚詫的神色……我貌似還是第一次見到虞姬露出這種表情!

這麼說,那神祕人的身份,虞姬也不清楚!

甚至於,對於那神祕人,虞姬搜索了幾千年的閱歷,都完全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

這下子,就有意思了!

“那神祕人……”虞姬欲言又止,似乎是在絲毫,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神祕人,只不過,虞姬想了半晌,也沒有想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神祕人,這才作罷,轉而,便好奇的對我出言問道:“經過了這次修行之後,你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變化?”

我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又看了看自己的雙腳,又摸了摸嘴巴,最後,我屏氣凝神,開始感應體內的道氣變化,經過了一番折騰之後,我竟然意外的發現,我的身體,我的狀態,包括我的力量,竟然沒有任何的變化!

沒錯!

就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難道,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失敗了?

不應該啊!

我既然見到了神祕人,並且在夢中解開了第四和第五道鬼脈之力,那麼,我應該算是成功的吸收了白玉牌之中的力量纔對!

可事實卻是,我的身體,包括我的力量,仍舊沒有任何的變化!

“我好像,沒有任何的變……”我的最後一個“化”字,還沒出口,霎時間,一股無比狂暴的力量,便直接從我的體內炸開!

緊接着,我的周身,立刻泛起的刺眼的金色光芒,甚至,這陣奪目之輝,逼的虞姬都向後飄出了一段距離!

“怎麼回事?”我茫然的望着已經退到了牆邊的虞姬,茫然的說了一句。

“你在提升境界!”虞姬似笑非笑的對我說了一聲,“集中精力,感應一下,你現在的境界,達到了什麼程度……還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七塊白玉牌的力量,已經全部融入了你的體內,至於何時爆發,會爆發出何等強度的力量,我也不知道……”

“提升境界……”我按照虞姬的話,全神貫注的集中精力,開始感應體內的變化……

我的體內,一股狂暴無比的力量在不斷的亂竄,幾秒鐘的時間,便直接席捲了我體內的每一條經絡,甚至是每一滴血液!

也就在這時候,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前所未有的充盈!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現在的修爲,應該已經達到了大天位後期,距離大天位後期巔峯,也僅剩半步之遙!

這就是吸收了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之後的結果嗎?

而且,我敢肯定,七塊白玉牌的力量,我絕對沒有完全吸收乾淨,就像虞姬所說的那般,我的體內,一定還隱藏着白玉牌之中所蘊涵的力量!

就算我的身體對白玉牌之中的力量產生了抗體,就算大天位後期是盆,但我仍舊不相信,五塊白玉牌的全部力量,只是幫我提升到了大天位後期而已!

所以,我堅信,只需要一個契機,或者再次引爆一點隱藏於我體內的白玉牌的力量,我便能輕易完成突破! 我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當即,我周身的金光,立刻散盡,體內那股澎湃的力量,也迴歸了平靜……

“你的修爲,之所以會提升的如此之快,我相信離不開那神祕人的幫助!”虞姬一臉笑顏的望着我,“而且,那神祕人,應該便是七塊白玉牌湊到一起,進而引來的,對吧?”

“應該是這樣……”我見虞姬對那神祕人完全一無所知,我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與虞姬糾纏了,當即,我便岔開了話題,對虞姬問道:“我睡了多久?大家呢?都完成修行了嗎?”

“胡墨在十五個小時之前,已經完成了我佈置的修行任務,並且先一步動身返回了神州,按照現代世界中,所謂的飛機的速度,胡墨現在應該已經踏上神州的大地上了!”虞姬不假思索的說道:“其他人,尚未完成我佈置的修行任務,仍在苦修之中,不過,我已經感應到,大家都到了最關鍵的時期,隨時都有可能完成修行!”

“至於你修行了多久……”說到這裏,虞姬突然露出了一抹神祕莫測的笑容,“你睡了三個月的時間!”

“三個月?”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我就是在神祕人制造的奇幻空間之中入定了一下而已,竟然用了三個月的時間?”

“楚風,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叫做,修煉無歲月?”虞姬好像看傻小子似的望着我,“當初我在修行的時候,一睡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你,區區三個月而已,對我而言,三個月,彈指一揮罷了!”

“你可是秦末楚漢時期的人,存在了幾千年的靈魂,對於時間,你自然沒有概念了!”我撇了撇嘴,不由的抱怨了一聲,“三個月,我三個月沒有返回神州,也不知道那羣傢伙亂到什麼地步,還有疆省那邊,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呢?”

我憂心忡忡的皺起了眉頭,說實話,我真沒想到,我會一睡就是三個月,而且,在這三個月之中,我滴水未進,粒米未食,可我的精神和身體狀態,卻是仍舊保持着巔峯狀態,這很奇怪,甚至,已經超出了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了!

可是,在夢中,我明明感覺,我只是入定了不長時間而已……

難道說,奇幻空間之中的時間,與現實世界中的時間,不同步?

完全有可能!

畢竟,那是我們人類科技尚且無法攻克的領域,而且,之所以將其成爲奇幻空間,而不是平行宇宙交叉點,那就說明,奇幻空間與平行宇宙交叉點,一定有某些不一樣的地方存在!

不過,這些都不是我要考慮的問題,我現在只想知道,神州那邊的動靜,以及各大勢力和疆省的消息,僅此而已!

就在這時候,別墅內,突然出現了一股極其熟悉的陰氣,而且,這股陰氣還在朝着我和虞姬所在的房間,飛速飄來!

會是誰?

懸念,並沒有持續太久,下一瞬間,一條我無比熟悉的陰魂,便直接穿門而入,我定睛一看,赫然便是胡老三!

“大人……”胡老三一進門,便慌慌張張的輕吼了一聲,當它見到我已經清醒過來之後,先是一愣,隨後,它那張本來很清秀俊俏的鬼臉,卻突然露出了一抹爲難的表情,“楚大師……醒了?”

“怎麼?看見我醒過來,你很不開心的樣子?”我沒好氣的瞪了胡老三一眼,這傢伙之前竟然對我隱瞞了那麼重要的情報,若不是看在它三番幾次幫過我的份上,我肯定狠狠的收拾它一頓!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楚大師能醒來,我當然很開心……只不過……”胡老三吞吞吐吐,不斷的用餘光偷瞄我。

一見胡老三這副模樣,我的心中頓時涌上一股邪火,當即,我便毫不客氣的對胡老三說道:“只不過什麼?有屁快放!”

“那個……楚大師……胡墨小姐剛剛和我取得了聯繫,她說……她說……讓我們虞姬大人儘快喚醒你,因爲……神州燕京的羅家,那個叫做羅藝的人,要嫁人了!” 羅藝……要嫁人了?

我如遭電擊一般,目瞪口呆的盯着胡老三,一時間,我的大腦,竟然變得一片空白……

足足過了半晌,我的思維,才從羅藝嫁人的震撼之中,驚醒了過來……

當即,我直接衝向胡老三,低吼一聲道:“羅藝要嫁給誰?”

胡老三好像很害怕現在的我,見我朝着它衝了過去,那傢伙立刻嚇的連連後退,甚至,直接穿過了房門,退到了房間之外,這才幽幽的對我說道:“楚大師……具體……我也不清楚……你可以問胡墨小姐……”

聞着房門外傳來的鬼聲,我的大腦,也逐漸的冷靜了起來。

“其實,你應該去找那條小狐狸聊一聊!”虞姬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我的身邊,用那近乎於縹緲的鬼音,還夾雜着一抹戲謔的味道,對我說道:“我能感覺到,你對那名叫做羅藝的女孩子,很有感覺,同時,對另外一間房中,那名叫做李靈兒的女孩子,你似乎也保持着複雜的感覺,我覺得,在這方面,胡墨,可以幫到你!”

虞姬話音落地,門外的胡老三也附和着說了一句,“大人說的對,楚大師,我跟在你身邊這麼久,我瞭解你,對於感情這方面,你就是個弱智……”

說完這句話,胡老三的陰氣,便瞬間消失無蹤了,這傢伙,好像很害怕我在一怒之間,把它給直接滅了!

不過,胡老三其實說的很對……

我站在原地,不由的回想起了身邊的人……

寧思思,林纖,李靈兒,甚至是羅藝,似乎,我與她們,都有說不清楚的關係,然而,我卻選擇一而再,再而三的避之不談,哪怕是林纖早已向我表白,但我還是畏她如虎……

胡老三說的對,對於感情方面而言,我的確不聰明,而且,就像胡老三說的那樣,在感情方面,我是弱智!

雖說是感情上的弱智,但羅藝要嫁人了的事實,我卻是無法接受!

所以,我一定要馬上返回神州,去找胡墨,問一問究竟!

籃壇碧玉刀 我想,這應該也是胡墨的意思,不然的話,胡墨不可能讓胡老三給虞姬傳話,馬上喚醒我,胡墨,一定也想讓我立刻回去!

“我要回神州!”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比堅決的說道。

“沒問題!這裏交給我就可以了!等你的小夥伴們全部完成了修行,我會讓他們返回神州找你的!”虞姬一邊說着,一邊穿出了房門。

我見虞姬走了出去,當即,也打開了房門,走出了房間。

此時的二樓,異常寧靜,彷彿空氣都處於凝固狀態一般,不過,分佈在二樓的幾間房中,卻是隱約透着一股股強勁的力量波動……正如虞姬所言,大家的修行,似乎都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

我深深的看了眼那幾道房門,當然,我和虞姬都沒有說話,只是繼續保持二樓的安靜,隨後,我便同虞姬沿着樓梯,走向了一樓……

“你去找託雷斯,他會幫助你在最短的時間內,返回神州,我相信,在現代世界中,教廷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虞姬言罷,便指了指窗戶外面,那兩名不苟言笑的鎧甲騎士,“那兩個傢伙是託雷斯前幾天特意派來的,爲的,就是方便你們聯繫他,你想見託雷斯,就去和他們說吧!”

“多謝了!”我朝着虞姬,深深的鞠了一躬。

這一鞠躬,是我發自內心的想要感謝虞姬,雖然我與虞姬,人鬼殊途,但虞姬爲我,包括我的夥伴們所做的一切,都值得我向它鞠這一躬!

“快去吧!”虞姬輕輕的笑了笑,又朝着我擺了擺手,“把你心中的塵結解開,對於你的疆省之行,會有很大幫助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