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在南陰殭屍死亡率極低。

鳳子煜不管理南陰後,君無邪讓八大屍王分地域管理,或許是逼迫於君無邪的威壓之下。以前謠傳八大屍王不合,南陰屍地現在一片祥和,這些年裏,她去過南陰屍地三回,都是喬裝打扮去的,相當於自助遊。 南陰屍地有鬼魂進入,不像此前君無邪鳳子煜那樣的敵對了,殭屍和鬼魂相處的其樂融融。 小彩:“大嬸子,是

鳳子煜不管理南陰後,君無邪讓八大屍王分地域管理,或許是逼迫於君無邪的威壓之下。以前謠傳八大屍王不合,南陰屍地現在一片祥和,這些年裏,她去過南陰屍地三回,都是喬裝打扮去的,相當於自助遊。

南陰屍地有鬼魂進入,不像此前君無邪鳳子煜那樣的敵對了,殭屍和鬼魂相處的其樂融融。

小彩:“大嬸子,是這樣的,我們是想進入萬鬼谷,這不迷路了嗎。”

“哎呀,你們進萬鬼谷幹嘛啊,裏面都沒人住了。”

小彩故作驚訝道:“那些鬼呢?”

“都被鬼王大人給清出去了,你們都不知道嗎?這都多少年了,怎麼還找來萬鬼谷呢?”

小幽皺眉,據她所知,萬鬼谷清去的鬼都禍害過其他鬼民的厲鬼。

君無邪清理過的,服從的就調教,不服從就殺,或者打入十八層地獄。

怎麼到了這,說萬鬼谷空了呢?

小彩也不相信:“大嬸子,你說的是真的啊?”

“真的。”

“那我當年追了三個月的那隻厲鬼呢?”

“這個,大嬸子還真不知道,你要是不信啊,明天進萬鬼谷看看吧,對了小彩,你們幾個就是爲了追那厲鬼而來的?”

小彩楞了楞,看了我一眼,點頭。

大嬸子笑了說:“那可能沒影了,現在是晚上了,先歇一晚,明天在上路吧。你說怎麼樣?大妹子?”

大嬸子看出小幽的身份,轉頭問小幽。

小幽微笑回:“好,全聽大嬸子的。”

……

小幽和小彩被分配到大嬸子家裏,而幻蝶幻影被分配在婆姥家。

她們死活不依,說要伺候好主子,得和小幽在一塊,擠在一間房裏都願意。

大嬸子樂呵樂呵的說:“行,都來我家擠吧。”

她家是兩層的小樓,樓上樓下兩層,一層四間房,她家裏一共五口人,夫妻,還有兩個年紀二十多的兒子,有個老奶奶。

兩個兒子看起來傻愣愣的,不怎麼說話,進了房子後,像怕女人一樣,看都不看她們一眼,躲得很快。

冥界的鬼是不吃飯的,吃供奉,吸供香氣,所以給她們準備了一些香,準備點時,被小彩制止了。

幻影用隨身攜帶的香給大嬸子換上。

北冥皇宮的香跟質量不同,大嬸子討要了幾根,幻蝶留了個心眼,明天在給她。

她們到樓上住下,四個人擠在一個房間。

上來之前,大嬸子努力撮合小彩幻蝶幻影和她兩個兒子交流,她兩個兒子就像根木頭一樣,一點都不上道。

幻蝶從八寶袋裏,幻化出一張大牀,把原本的舊牀挪開。

牀很大,足夠四個人躺在上面,但幻化出結界後,三人圍着牀在不同方位打坐。

夜很深,室內一片靜謐。

房間裏掛着一盞青魂燈照明,燈燭噼啪燃燒,小幽翻來覆去睡不着。

三人,都在閉目打坐。

看了眼牀頭鍾,午夜十一點半。

睜開眼,一直熬到十二點,房間外面傳來腳步聲。

很輕,從走廊上路過。

其實,剛進這家時就留意過了,大嬸子和她老公是鬼魂體,老人也是鬼魂體,唯獨兩個兒子確實屍體,也就是殭屍,雖然他們故做漂浮狀態,特別拙,身體僵直,一眼就看透。

原本以爲外面腳步聲只是路過,走到她們房間前就停下。

然後又走,走到拐角處,在祕密交談。

一個女聲說:“好像全部打坐了。”

聲音像大嬸子,比大嬸子低沉了幾分。

大叔:“婆姥說今天晚上把她們全部拿下,翻開了祖宗了墳墓,知道了咱們的祕密,爲什麼不當場處死,還引進村裏幹嘛。”

“你以爲這幾個人都是普通的鬼魂? 我的末世領地 我告訴你,那個主子,就是中間那個女人,是人,不是鬼。”

“是人,冥界怎麼可能有人進來?”

“你感覺不到她呼吸和心跳嗎?練一千年,你練到茅坑裏了?”

“噓,給我小聲點,別把人吵醒了,那幾個女鬼小彩是魅影,本來就不容易對付,剩下兩個雙胞胎,鬼修在小彩之上。”

“去,你去告訴婆姥,說她們都休息了。”

大叔:“不用了,婆姥帶人來了,村裏全來了。”

小幽聽見這句話,一下從牀上坐起。

幻蝶幻影小彩睜開眼睛,三隻鬼迅速飛到牀頭雕花木窗前,將窗簾揭開。

往下望,很多火把,大概有上千火把從村子四周浩浩蕩蕩的圍積而來。

全往大嬸子家裏奔來。

幻蝶問:“主子,怎麼辦?他們這是想燒死我們啊。”

小幽嚴聲厲色的看了眼小彩。

小彩一下跪在地上,給小幽磕頭,帶着哭腔說:“主子,我不知道會是這樣,都是小彩的錯。”

幻蝶說:“主子,咱們要衝出去嗎?還是等人過來,跟咱們打一架?”

幻影:“對,主子這些鬼修雖然不弱,但是加上八寶袋的魅影和陰兵,衝出去不成問題。”

打一架是沒問題,但君無邪很快就會知道,會瞬間移動趕過來逮住她,將她往北冥皇宮押。

“你們有沒有辦法瞬移出去。”

幻影爲難了:“主子,瞬移是可以,但是鬼谷和鬼鎮的格局不一樣,我們只能將您移到鬼谷內,我們實力沒有大人那般的強。”

小幽點頭:“夠了,移到墳墓那邊。”

那些人應該想不到她們會在去一次墳場。

小彩好奇的問:“主人,你要去哪裏做什麼啊?”

小幽睨了她一眼。

她低下頭,不敢多嘴在問。

小幽說:“將你們身上衣服剪出一個衣角給我,幻蝶,你放風看下面走到哪裏了。”

“是!”

三人撕扯衣服。

窗戶外的腳步聲浩浩蕩蕩的,從百米遠越來越近,到幾十米遠。 幻蝶看了眼窗外,急促道:“主子,他們快趕過來,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離。”

小幽拿出黃紙,包裹三人的衣角,迅速對摺,摺好後拿出剪刀剪好,剪出三個只紙人的模樣。

做完這些,幻彩比剛纔更着急了。

“主人,到樓下了,快沒時間了,我們走。”

小幽皺眉,屏息凝神,還差一個,還差一個自己。

扯出一縷頭髮,塞進剪好的四個紙人裏。

幻影和小彩圍繞聚在小幽身邊,萬分焦急。

小幽斂氣,唸咒:“清氣乾坤,攝赴酆都,化爲人形……”

紙人幻化成四個人形,和她們一模一樣,躺在牀上,閉着眼睛。

小幽:“好了。”

下面,鬼氣和屍體越來越接近,聽見火燒房子噼噼啪啪的聲音,還聽見婆姥分佈人手,設置陣法。

他們將小幽幾個人團團圍住,困死在這裏。

到了樓下,婆姥的聲音沒有再掩飾,聲音大的樓上不能聽見:“一隊人馬去房子後面,圍住。 至尊瞳術師 所有人跟我來,記住,不能讓他們跑了,一直蒼蠅都不準備放出去。”

衆村民異口同聲道:“是婆姥。”

幻蝶幻影拉住小幽的手,焦急地對小幽說:“走了主子,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小幽點頭。

幻蝶吩咐小彩進入八寶袋。

她化成一縷煙鑽進去。

兩人挽住小幽的胳膊,默唸:“123,瞬移……”

從房子上空飄了出去,幻蝶幻影是君無邪專業培養出來暗衛,不論鬼修還是身手,比影魅還迅速。

她們從上空飄過,除了婆姥,其他人都沒有看見。

小幽往下看,婆姥陰狠毒辣的眼光盯着她,枯瘦如竹的雙手死死地捏着龍頭柺杖,杖上的環佩發出叮叮叮的響動,顫抖的極爲厲害。

突然,柺杖上的環佩飛出來,往她們方向追。

幻影看見了,掏出幾支銀針射下,打中環佩,叮叮叮,一串銀針敲擊環佩的聲。

許是銀針阻擋,環佩最終沒有追上來。

片刻之後,三個人從房子移動到墓地。

落地的地方是墓地的正中心,也就是那個幾百米高的橢圓形大墳包。

上面長滿了樹木,尤其是在夜晚,看起來並不像墳,陰森森的到是像個鬼林。

幻影幻蝶把小幽放下。

“主子我們到地方了。”幻蝶看了看四周又補充道:“放心吧,飛出來時,我們走的是鬼谷方向,那些人不會想到我們會拐道兒再來這片墓地的。”

小幽點了點頭,叫幻影掛起青冥燈。

燈被幻影懸在半空中,比剛纔更亮,能照射到整片墓地。

青冥燈和引魂燈有同曲異弓之處,相似卻又不相同,青冥燈更亮,範圍更廣,能當凡間五十瓦左右的照明燈用。

幻影飄到半空中一看:“主子,墳地裏沒有任何的幽魂,聞不見半點氣息。”

“下來。”

“是!”

青冥燈光線一出,能看見的光線的鬼魂,會自動圍過來,是無法抵抗的,有人中毒的人瀕臨死亡,尋到解藥般。

升到半空,方圓十里沒有鬼魂圍繞,說明附近沒有鬼。

小幽拿出羅盤,調整方向,掐指一算。

“乾、坎、艮、震、巽、離、坤、兌……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

往前步行十米,右三米,左四米,停下……

收羅盤,往她腳下的地方拿出一個銅錢一放。“這裏,幻化工具,挖……”

幻影幻蝶兩人走上前,面面相覷一眼。

“主子,這好像是個山。”

“對,山附近全是墳墓,像風水匯聚點,也像個祭臺,真的要挖嗎?”

小幽看了眼村子的方向,哪裏火光沖天,冒着滾滾濃煙。

這個村子隱藏了太多祕密了。

她堅決道:“挖,快動手。”

幻蝶幻影道:“是,主子。”

“人手不夠,八寶袋裏把帶來的陰兵放出來挖。”

“是!”

小幽後退十餘米,幻影幻化出一個椅子讓她坐下,站在一旁。

幻蝶從八寶袋中召喚出三十多個陰兵,在小幽標記的地方開始動手挖。

人多,動作迅速,不到一個小時,挖出寬兩米,高十餘米的深坑。

幻蝶從坑裏跳出來,對小幽說:“主子,下面好像沒什麼不尋常啊。”

她站起來,手電筒照亮挖出來的土胚,顏色和質地跟山表面不一樣。

“繼續挖……”

下面果然不尋常,跟她想象中的一樣,下面有墓。

斷層土胚,當年尋採魅時進入的古代皇族葬羣方法一樣。

他們在往下挖深三米時,幻蝶突然道:“主子,下面有石磚。”

“石磚清出來。”

“是!”

幻蝶帶人清理石磚,擺出洞口,圍成三米高。

看見如衆多磚石,小幽站起來,從旁邊缺口往下看,聚光手電筒照下去,如她所料,下面是一個規模龐大的古墓。

馨馨在陽間之事,她也知曉一些,有個叫司焰烈小青年在纏着馨馨,讓她去幫忙尋找一千多年他的屍身。

小幽有懷疑,讓馨馨找的屍身,會不會就在下面。

帶着疑惑,小幽喊:“打開了嗎?”

幻蝶在下面喊:“主子打開了。”

“下面是什麼?”

“好像是個墓,非常龐大的古墓,規格不似一般的王公貴族,倒像是皇室。”

“確定?”

“主子,我看見下面壁畫的龍鳳了。”

幻蝶是暗衛,本身是鬼,黑暗下夜視的能力要強於人很多倍,不會看錯。

小幽喊:“陰兵將士上來,守住入口,有人進來阻止。”

“是。”

前夫夜敲門:愛妻,離婚無效 陰兵一個個飄出來,一層層環住洞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