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先生點頭:“這種方法拒不外傳,以後性命攸關的時候可以用到!“

景鈺寶寶點點頭。 景先生教了他一個咒術,可以對付昆蟲,這個咒術當年惠人在他身上實驗過,好在起作用了,不然他早就被蟲子吃掉了。 一家三口玩了整整一天,晚上景鈺寶寶跟父母住在酒店。 … 景鈺寶寶的事蕭白第二天才知道,他覺得自己這個校長做的還是不到位,於是花了半天的時間,處理了下

景鈺寶寶點點頭。

景先生教了他一個咒術,可以對付昆蟲,這個咒術當年惠人在他身上實驗過,好在起作用了,不然他早就被蟲子吃掉了。

一家三口玩了整整一天,晚上景鈺寶寶跟父母住在酒店。



景鈺寶寶的事蕭白第二天才知道,他覺得自己這個校長做的還是不到位,於是花了半天的時間,處理了下學校的員工,教導主任第三天就離開了學校。

這件事處理的很隱祕,大家都不知道,等週一上學的時候,大家除了發現班上少了一個性格惡劣的小華外,沒有任何異常。

落落和景鈺寶寶一個班,她羨慕的看着景鈺寶寶的新衣服新書包。

更羨慕景鈺寶寶有個漂亮的媽媽。

落落的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下課後,景鈺寶寶把她叫到自己宿舍門口。

很快,他拿出一個新書包,還有一套新衣服給落落。

“我媽媽送給你的!”景鈺寶寶把東西遞給落落。

落落愣了一下:“我…奶奶說不能隨便要別人的東西!”

“可我媽媽不是別人呀,她說你很勇敢!”景鈺寶寶說的很認真。

“你媽媽真的這麼說嗎?”落落問。

“嗯!”

落落接過景鈺寶寶手裏的書包和衣服,書包和景鈺寶寶的差不多,衣服則是一套綠色的裙子搭了件小外套,很漂亮。

落落從來沒有過這麼好的衣服,看着景鈺寶寶漂亮認真的小臉,她眼眶有些泛紅。

“謝謝!”



這件衣服一直被她珍藏着,很多年後,她哄着兩個孩子睡着後,問沙發上坐着的那個帥氣的不像話的男人:“當年的裙子是不是你買的?”

景鈺想了想最後笑了:“是啊!覺得很配你。”

落落就知道,她只和景鈺說過她喜歡綠色。

獵心遊戲:邪惡總裁太生勐 她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我就知道!”

“孩子們都睡了?”景鈺問。

落落點點頭:“這個點他們都睡了。”

“好帶嗎?”

“很累人!老大還好,老二太小了。”落落嘴上這麼說,臉上卻盪漾着幸福的笑容。

景鈺起身,在家裏轉了轉,看着照片上幸福的一家四口,嘴角輕揚:“我真沒想到你會嫁給小華!”

落落笑了笑:“我也沒想到,他被開除後,鬧了好一點時間,後來你轉學走了,他就想欺負我,不過他從來都打不過我!”

落落像是回憶起一件幸福的往事:“後來也不知道爲什麼他就開始追我了!”

景鈺回頭看了看落落,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她時,她話都說不利索,黑黑瘦瘦的一點不漂亮,而如今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依舊不是特別漂亮,卻多了幾分溫婉。

景鈺由衷的高興。

落落被他的笑晃了眼睛。

“你有什麼打算?不成家嗎?”落落看着他修長挺拔的身影問。

她記得他小時候那張精緻的臉,第一次見的時候落落就在感概,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小孩子,還是個男孩子,長大後一定是個禍害。奶奶臨走前就說過:“太漂亮的男孩子不是你的依靠。”

落落現在想想,奶奶當時說的就是景鈺。

如今的他依舊是這麼俊俏的不像凡人,落落也有過幻想,青春期的少女總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只不過落落開的早了些,可惜景鈺後來轉學走了,只跟她說了句再見,就再也沒見過。

落落難過了很多年,她常常在校門口張望,希望那個如玉一般的少年能夠回來,可惜她失望了,景鈺再也沒回來過,就連蕭白也不見了蹤影。

小華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開始時他只想報復落落,景鈺走了,他決定的他能隨心所欲的欺負落落了,可他一個男孩子,居然每次都被落落劈頭蓋臉打一頓。

小華很挫敗,但他沒放棄,就這樣,忽然某一天,他還沒欺負落落就哭了,她說她等的人不會回來了。

小華忽然就心疼了…

落落抽回思緒,她想,景鈺這樣的,終究不屬於哪個女人吧!

“我得先去看看我師父,他給我來信說在一個村子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

景鈺說的很婉轉,落落卻聽明白了。

他很快要走了,而且此別,他們估計再也不會見了。

“小華也該回來了,我還是先走,免得他誤會!”景鈺說。

落落一怔:“這麼急,吃點飯再走吧!”

她話音剛落,門外傳來小華的聲音:“落落,你看我帶了什麼回來!”

“什麼?”落落下意識的回頭去看。

小華手裏拿着兩條魚跑進來,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新鮮剛釣的,今天給你燉魚吃!”

“嗯,好!”落落笑了笑,回頭看時,景鈺已經不見了蹤影! 「宿主!睡不著的話,你可以練習高跟鞋~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人字拖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我特么問過你半小時了,你才回我話?」

「……」

想起那個半個月內不能重複穿搭的奇葩任務,就是一陣頭大,今天穿的阿迪跑步鞋,明天穿耐克滑板鞋,之後的兩個星期,就只能穿各種各樣的高跟鞋和……人字拖~

「……」

安慕西腳踩一雙銀色高跟鞋,扶著牆,雙腿顫抖~

「宿主~走兩步!」

「我不!」

「……走兩步~」

「不!人字拖!我現在連你都不服!就扶牆!」

「……」

「宿主,你這樣是不行的!人生中的每一天,都會主動被動的接受各種各樣的新事物~你要學會適應,才能走上巔峰~」

「人字拖!你這個毒雞湯,我不喝!」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宿主~走兩步~」

「不!我退貨!」

「宿主!在你拆開我包裝的一剎那,拼嘎多已倒閉!不可以退貨~」

「……」

「很好!宿主,再走一步~」

「……」

安慕西最終選擇了妥協,她十分清楚,作為一個女人,駕馭高跟鞋是必備技能之一~

一人一拖,就這樣練習到很晚~

上天還是公平的,但凡有努力,就一定會有所回報,不知道是不是服飾搭配精通那20點經驗值的影響。安慕西覺得,穿高跟鞋似乎也不是特別的難~

起碼在上床睡覺之前,她已經可以正常走路了~儘管兩個多小時里,她崴了十八次腳,腳踝磨破了皮~

但人字拖似乎有鞋類的天賦技能,護腳。在每次崴腳和磨破皮膚后,穿上人字拖,腳立馬就恢復如初了~

「宿主! 總裁的夜妻 今天的高跟鞋行走訓練到此為止,明天練習跑步模式!早睡早起,才可以保持美麗~」

「人字拖!你是不是瞎~早睡早起,現在都凌晨兩點了好嘛!」 不負年華愛上你 安慕西不滿的叫道,尼瑪,今天剛學會走路,明天就要跑步了~穿高跟鞋跑步……大爺的!

「宿主,四捨五入也才零點!」

「去你丫的四捨五入~」四捨五入是這樣用的嘛……

「c哩c哩~嗶哩嗶哩~」

「………!!!卧~~~槽!人字拖!誰給我設定得鬧鐘!」

安慕西正在享受美夢,突然被突如其來的神曲給驚醒,氣急敗壞的叫道。

「宿主!這鬧鐘是你~是安幕東設定的!」

「……」好像,的確是以前的自己設定的,這是死肥宅的上班鈴聲~

「呼……可惜了美夢!我都快成功的把自己了脫光了~就差一步!」安幕東感覺很可惜,她夢中,自己都已經快要把自己給征服了……

「……」

「吹呀吹呀我的驕傲放縱~」手機鈴聲響的飛起~

「誰呀,這麼早打電話~」

正準備倒頭繼續做夢的安慕西嘟囔了一聲,拿起來一看,打電話來的竟然是穆小桃,於是按下了接聽鍵。

「喂?小桃?」

「歪?歪!西姐!你火了!」手機里傳來穆小桃誇張的叫聲,嚇得安慕西一個激靈。

「什麼?什麼火了?」

「你看抖森同城!上面有關於你的視頻和照片!發布才一晚上,點擊都數十萬啦!好評如潮!」

「抖森?」

「嗯呢!不說了!你快看吧!對了!駕校的事情,老爸給咱倆安排好啦!你不用管了!明天我們就去練車!拜拜!」穆小桃說著便掛掉了電話。

安慕西一臉的莫名其妙~抖森?之前作為一個肥宅,抖森也是她每天必刷的app,是時下最流行,最火爆的段視頻軟體,小學僧到初中,高中,大學僧,再到白領,社會青年,無業游民,幾乎人人必刷。

點開手機上的抖森,看到自己的頭像從死肥宅變成了美少女,昵稱也從「摳腳大叔」變成了「妲己」,心道果然如此~

按照穆小桃的說法,點開了同城,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果然是自己~

點開第一個視頻,就見一個美麗的背影,在前面走著,視頻中還有個小學僧的旁白:

「跟拍顏值逆天小姐姐,求贊求撒花!刷禮物我就撲上去!!!

嘎?有個二貨從馬路對面過去了,和小姐姐搭訕了!

好像要求合影來著,豁,被拒絕了看來!灰溜溜走了!

卧槽!老鐵們!我貌似被發現了!小姐姐坐計程車跑了~老鐵們!我要不要跟上?」

「……」安慕西聽著旁白,看著視頻中回眸一撇,然後乘車逃離的自己,想起了昨天早上偷拍自己的那個小學僧。發誓再次見到一定打死!

「點擊量……六十多萬!!!」 豪門少爺倒插門 安慕西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習慣性的點開下方評論~

「求坐標!不發坐標給你寄刀片!」評論後方點贊一萬多,評論兩千多,

「哇!小姐姐回眸一撇,我感覺自己戀愛了~忘了說,我是女的~」後方點贊一萬多,評論三千多。

「腿玩兒年!」後方點贊十萬,評論六萬多。

「嘖嘖嘖,這腿,我可以舔到她懷疑人生~」點贊兩萬多~精華評論~

「等你掛了我接著舔~」

後面還有十幾萬評論,安慕西翻看了幾下就關掉了。

有些文筆之犀利,用詞之霸道,尺度之大,簡直不堪入目~

再次點開第二個視頻,這個並不是視頻,而是動態照片,算是自己的自拍照。

安慕西瞬間知道了,發貼這個人鐵定就是昨天拉自己兩次的出租司機。

下方配著文字:「本人開車八年!頭一次載這麼美麗的女子~感覺人生圓滿了~」

下方點贊五十多萬,評論十幾萬。

「瘋了瘋了!人字拖!我該怎麼辦?以後我還怎麼出門啊~」安慕西有點不知所措。

「宿主!這才是個開始!你要學會習慣~這個世界上還有數十億的人類等著你去用美貌所征服!」

然後安慕西腦海中就開始有數據不斷閃爍:

「異性魅力值+0.00001!」

「異性魅力值+0.0001!」

「+0.001!」

「+0.1」

「同性魅力值+0.0001」

「宿主!你已經獲得了80多萬異性和800同性的好感!繼續努力!征服更多的人吧~」

「……」安慕西心中忐忑,一陣無語。

正準備關閉抖森,突然發現,下面又出現一個新的視頻,標題是「絕美小姐姐百達群毆~」

點開之後,就看到視頻里的自己坐在地上流眼淚,周圍有不少人群圍觀,然後就是康寶見義勇為,倆黃毛被群眾暴揍,以及自己離開的場景。

很快下方就出現點贊和評論……

「世上還是好人多~把小姐姐讓給哥!」挺押韻……

「這倆黃毛我認識!聽說現在在拘留,有沒有人跟我去蹲點兒?等出來再揍他們一頓!為小姐姐報仇!」後面立馬就有人響應……

哦漏~可憐的黃毛~ 思思總有好多煩惱,卻又不像是單純的煩惱。

她有漂亮的容貌,良好的家世,呃…還有一個多少年過去了,那個容顏不變的父親…

思思有些頭疼,從前覺得爸爸帥是一種優勢,畢竟幼兒園的時候,連年輕的女老師都會多給她一些照顧,可是如今…

思思已經23歲,馬上大學畢業了,可她神一樣的父親,年紀也停留在二十多歲。

這樣,思思出門的時候總會被認爲是情侶,有眼睛好使的看到他們的長相,會覺得他是他哥哥…

思思有些頭疼,以後她老了,會不會被認爲她是唐書的媽?

就在思思煩惱之際,手機響了,是她那位帥氣迷人父親發來的消息。

明天景鈺一家人要來。

思思來了精神,她想能明白她想法的大概只有景鈺哥哥了,他那妖怪一樣存在的父母想必也讓他很頭疼吧。

可惜思思想錯了,景鈺本來就是個妖怪一樣的存在,何況現在的景鈺半隻腳已經踏入了神界,他不成仙,只是因爲單純的不喜歡神界。

思思想了想給御清發了條消息。

御清很快回了,說她會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