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帶隊之人是洪全和夢紫英兩位祭師,精兵兩千人,最後只活下來了八百餘人,洪全祭師當時爲了保護夢大祭師也受了重傷!

不過要說起這化蛇獸厲害之處,屬下倒也未覺得,只不過這些怪獸一隻只生的體型巨大,而且生性勇猛無比,不畏生死,如果時運不濟,正好碰上獸潮,這些猛獸劈天蓋地攻來的話,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玄鷙聞言,徹底無語了。 盛傳東海域爲西觜州境第五大死亡禁地,看來這所言非虛了,單此一種化蛇獸,足可稱霸

不過要說起這化蛇獸厲害之處,屬下倒也未覺得,只不過這些怪獸一隻只生的體型巨大,而且生性勇猛無比,不畏生死,如果時運不濟,正好碰上獸潮,這些猛獸劈天蓋地攻來的話,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玄鷙聞言,徹底無語了。

盛傳東海域爲西觜州境第五大死亡禁地,看來這所言非虛了,單此一種化蛇獸,足可稱霸一方,更別提其他異類猛獸了。

玄鷙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問道:“可打聽清楚了,火嵐公主此次前去帶了多少精兵,又有哪位祭師陪同?”

魑一道:“殿下此去帶了精兵一千,族長大人生怕公主出了什麼意外,所以專門派了宋雲、宋書、宋傑三位祭師陪同!”

“宋氏兄弟?可是與公主同出一門的那三位大人?”玄鷙一愣,有些驚奇的問道。

魑一道:“正是!”

一旁魯元見玄鷙神色不對,小心問道:“少主覺得可是有什麼不妥?四位大人前去剿獸應該萬無一失了吧?”

玄鷙苦笑道:“如此強的戰力,對付區區未開靈智的海獸,的確勝算不小,就怕其中生出一些莫名的變故來,傷了殿下!”

魯元一聽,哪裏還不清楚玄鷙心意,開口道:“末將這就出去想辦法整隻機關飛鳥來!”

語畢,也不等玄鷙答覆徑自出府去了。

如此一來,魑魅魍魎等人才知自己主子的用意,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他四人可是深知化蛇獸厲害的,沒想到會再次去那等兇險之地。

魯元在不落城已經待了數月,爲了方便玄鷙行事,早就通過簡大人結交了不少達官貴人和軍隊裏的一些軍官將領。

按照族裏規定,機關飛鳥此等珍稀之物除了軍隊、皇家衛隊和那些貴族、王族能夠擁有之外,平民百姓是不可能擁有的。

故而玄鷙對魯元倒是信任的很,畢竟沒了機關飛鳥,衆人想要跨越無邊際的茫茫大海,那是想都別想的事。

而按照魑一所言,火嵐公主早已率兵出發數日,恐怕此時已經與化蛇獸**上了手,勝敗不知了!

按照往年剿獸時間計算的話,短則半月,長則一月時間,就該結束的,如若順利,衆人或許還來得及!

果然,不出半日功夫,魯元便傳來了消息,讓衆人在不落城東城門外集合等候。

玄鷙心裏略安,吩咐了諸人簡單收拾行李不提。

且說玄鷙一意讓李光之留府等候的,畢竟李氏族人如今就剩他一脈單傳了,他可不想落個斷人香火的罪名。

怎奈這小子也是年少氣盛,執意要隨同前去,玄鷙沒辦法,只得順了他。

此時正值黃昏,旭日西落,金黃色餘輝一照千里,映射在東城門外的一個土丘之上。

一隻體長兩三丈的鷓鴣飛鳥突然兩隻巨大羽翅一抖,展翅高飛起來。

鳥背之上,分成兩簇分別站着梅蘭竹菊和魑魅魍魎等人。

梅蘭竹菊中年齡最小的菊兒似乎對李光之頗感興趣,正纏着他問東問西。

就在衆人剛剛乘坐飛鳥離開不落城沒多久,在皇城內院金鵬王休息的一座殿堂之中,一名頭戴金盔的青年男子正向金鵬王祕密稟告着什麼!

許久,金鵬王才道:“如此說來,此子是往東海方向去了?”

青年男子道:“正是,大人可要小的一路跟蹤?飛鳥之上小人已經暗藏了沉蠱香,只要不出三百里,還能追的上他們!”

金鵬王一擺手,道:“算了,他們此行定是前往海嬰島了,到時候自會與公主一同回來的!”話語一頓,又道:“公主那邊可有消息?”

青年男子道:“按照速度,殿下應該早在前兩日就已到達海島之上了!”

金鵬王“嗯”了一聲,屏退了男子軍官,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之上沉思起來!

高空,鷓鴣飛鳥鳥腹之中,一間不大密室,僅容兩三人居住的模樣,此時玄鷙正手捧金書看的津津有味。

此書正是玄鷙從九陽神鼎中所得“乾罡煉神決”!自從那日得了此書,一直未能靜心翻看,有此閒隙,便拿了出來。

此書既然是李純陽特意所留,其價值之大,可想而知了!

玄鷙沉浸其中,一看便是一個日夜,之後才意猶未盡的嘿嘿暗笑起來。

此書共分爲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堪稱博文雜記,記載了許多上古時代的修仙祕聞和基本常識,第二部分所載纔是乾罡煉神決的功法口訣心得。

看完第一部分,玄鷙長吁一口氣,似有恍然大悟之感。

書中不但明確記載了有關太極珠的一些基本常識,對修仙仙人的法力境界之分也作了明確介紹。

伴隨着修仙者法力的不斷提升,修道之人將會從先天境依次向道體境、初乙境不斷攀升,直至經歷過神劫,成就了大羅金仙之體,修至混元境。

而李氏先祖李純陽正是混元境大成的大羅金仙,只可惜此人一心爲了殲滅魔族殘留餘兵,留在了西觜州,如若不然,在神域祕境再修煉萬載歲月的話,此人大有可能修煉至太元境界也未可知。

當然最讓玄鷙在意的並非於此,還是其體內的那顆有些大異於書中所述太極珠的後天元氣珠!

一想到此,玄鷙背後就忍不住寒氣直冒! 很明顯經過天機子完善後的小元春決功法雖然能夠讓他持續修煉下去,並且小有所成,但顯然與上古時期那些修仙者所走修仙大道大相徑庭,此種功法一直修煉下去是否真的會留有後患,實在難說的很。

不過這種憂慮在玄鷙心底也只是一閃而過,若沒有修煉此功的話,他現在能否存活於世,還是兩說的事情,更別提今後的復仇大計了。

當然“乾罡煉神決”在帶給他困擾的同時,卻也給了他一個意外的驚喜,那就是此套功法竟然可以讓一名修仙者從先天境一直持續修煉到混元境,這倒是讓他所料不及的,畢竟即使在上古時代,能夠有這麼一套完整的功法,對於任何一名修仙之人而言都是珍稀異常之事。

玄鷙把金色典籍一收,低首沉吟起來。此功法雖好,但畢竟如今的西觜州已經不再適合人族走修仙大道了,空有寶物在手,卻無用武之地,除非他能夠再找到一處類似靈山祕境此等天地靈氣尚存的空間來。

玄鷙苦笑一聲,獨自搖了搖頭,只得把此事暫且放下心來。

*************

海嬰島西南方向千里遠處一個佔地百方的孤島,宛若暗礁一般,孤零零的佇立於茫茫滄海之中,一波海浪接一波海浪狂打而來,數次把孤島淹沒在了汪洋大海中。

但在此島最高點,一團黑氣繚繞,在這團黑氣的下方,彷佛有一個直徑一米大小的漆黑深洞一般,深邃不見底,黑洞之中,一股股無名黑氣不斷的順着洞口向外冒出,縈繞在那團黑氣的周圍,久聚不散。

而在這團黑氣之中,透過濃濃黑氣隱約可見一個人形模樣的怪異形體不斷在黑氣之中來回扭動身軀,猶若薩滿法師跳大神一般,不斷帶動滾滾黑氣來回飛舞。

與此同時,在海嬰島上空,火嵐公主腳踏七彩霞雲,一身杏黃色錦袍,在凜冽海風的吹動之下,嗤嗤作響。在其手中,水藍色冰劍法器劍端,一滴滴黑紅色的海獸鮮血正噗嗒噗嗒的往下滴落不停。

火嵐公主雙目疑光閃爍,有些頗爲驚訝的看着前方深海之中不斷來回竄動的大量化蛇海獸和地面上正在瘋狂攻擊的化蛇獸羣。

這些化蛇獸羣或十幾只或上百隻組成一個攻擊陣型,小山丘般大小,像是受了某種刺激一般,毫不畏懼前方的金烏族精兵炮陣,不管多少顆炮彈轟擊而來,依然奮不顧身的蜂擁而前。

在金烏族士兵的輪番攻擊之下,雖然有大量的化蛇獸灰飛煙滅,屍骨無存,可疑的是每失去一批總會有新的海獸重新從海里遊弋而出,爬上岸去繼續攻擊。

金烏族士兵固然勇猛,此番前來所攜帶武器堪稱精良,但在數輪抵抗之後,明顯呈現出了不支之態!

“紀副將,速點五十名勇士隨我殺進獸羣,其他將士掩護!”

軍陣之中,一名女子一聲嬌叱,高聲喊道。

紀氏副將領命,快速安排了下去。

不一會兒功夫,五十餘人一身烏金戰衣,手握彎刀,在鶯兒的帶領之下便衝進了亂獸之中。

一時間,血光四起,哀嚎聲一片,哪裏還分得清人與獸,只見虛空之中到處瀰漫了星光血影,腥臭之味逐漸的順着海風之勢飄蕩開來。

火嵐公主見下方形勢危急,想都不想,手中冰劍往下方輕輕一揮,一道冰寒元氣一掃而出,“噗噗噗……”聲傳來,瞬間有十幾只化蛇獸被火嵐冰劍一斬爲二。

火嵐反手再一掃之下,又是數道藍色光影閃出,一陣轟然聲響,下方堅硬岩石地面之上,被擊出了數道鴻溝,伴隨着海獸屍體咕嚕嚕的被掩埋其中,海獸獸羣頃刻間又有數十頭命喪其冰劍之下。

火嵐連番出手數次,下方衆士兵威脅大減,吶喊狂戰之聲不絕於耳,一個個殺紅了眼似的,紛紛衝到了陣前,手舞彎刀,招招砍向火蛇獸要害之處。

獸血迸濺,徹底染紅了金烏族戰士的戰袍和飛靴,讓他們宛若血海戰神一般,形象顯得高大無比。

火嵐的肆意虐殺,似乎激起了深海之中爲首化蛇海獸的滔天怒意,一聲聲巨吼從海底深處傳來,激起十幾丈浪花,雨打芭蕉般朝火嵐公主狂卷而去。

火嵐目中精光一閃,體表自動泛起一層藍瑩瑩的護體光罩,光罩之上藍光一閃,便把射來飛雨隔絕在了體外。

“砰砰砰……”數聲,下方翻涌的海平面上突然浮現出幾座山丘虛影,巨力之下,周圍較小化蛇獸一陣翻滾,悉數向周邊翻騰而去。

數只山丘般大小海獸一聲震天吼,數丈長肉翅“噗嗵嗵”在拍打海水的重擊之下,竟然一一騰空而起,近似人臉的面孔之上,猙獰之色一閃,巨口一張,同時噴出五六道碗口粗水柱出來,直朝火嵐激射而來。

火嵐一驚,慌忙一催體內法力,護體光罩由虛變實,自動演化成數面幾尺厚冰盾緊緊的護住了己身!

“轟……”的數聲巨響,空中火嵐公主嬌軀一震,數面冰盾竟同時碎裂而開!

火嵐在巨力反震之下,口中一甜,一口鮮血奪口而出。

這一下,火嵐嬌容大變,首次露出了謹慎驚懼之色。

這些化蛇獸王顯然要比其所知道的更加厲害三分。

數頭獸王見一擊見效,其中兩隻碩大軀體一擺,重新潛入了深海之中,但下一刻,海岸之上,“轟隆隆”聲傳來,兩隻獸王再次現出身來,肉翅一拍石岸,激起岸邊無數沙石,猶如飛蝗箭般射向了戰場中的人獸大軍。

“嗚呀呀”聲聲震天,不管人獸在其重擊之下,受傷者無數,軍心瞬間大亂。

火嵐面色一惱,嬌軀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一團黃色光影向下方急衝而去,藍色劍影閃動,直接穿透虛空,直勾勾的從一隻獸王胸膛穿透而過。

空中黃光一閃,火嵐身影重新浮現而出,只是此時其面現慘白之色,顯然剛纔一劍之擊吃力非常!

“好結實的一具皮囊!”火嵐嬌聲自吟一聲,嬌軀一抖,全身再次變得潔淨異常。

火嵐一劍擊斃了其中一隻王獸,其他幾隻獸王各自一聲巨吼,在其體表,隱隱一層稀薄的黑色霧氣泛現而出,同時再次一張巨口,數道比先前更加粗大的水柱夾帶“砰砰……”之聲朝火嵐所處位置狂襲而來! (對不起各位,昨天晚上公司團隊聚會,喝多了,沒能碼出來,敬請諒解!)

火嵐已經吃了一記大虧,怎敢再去力敵,急忙身影一轉,在原處消失瞬移到了他處。

一聲“轟”的巨響,數道水柱直接相撞在了一起,濺起一道道水箭四射開來。

其撞擊威力赫然比先前一次攻擊更加強大了幾分。

看着這些海獸身體的突然變化,火嵐一雙美目四處張望,身軀一抖,直接向下方亂軍之中衝去。

就在火嵐公主率軍力阻這些強大海獸之時,在海嬰島的其他三個方向,宋氏三兄弟各自帶領二三百名精銳士兵亦在進行奮勇抵抗。

東南方向闊臉男子宋雲祭師,兩手舞動兩條赤紅銀鏈幻化成兩條紅色銀蛇忽閃忽現不斷穿梭在亂獸羣中,所過之處哀嚎聲一片,獸屍堆砌如山。

宋雲殺的興起,忽然聽見遠處海面“咕咕”聲傳來,定睛望去卻是一道海浪,翻騰而來。

那道海浪初時只有一米來高,還未等宋雲看清裏面情形,頃刻間就漲至一丈,再近時已是數丈高起,朝着岸邊人獸大軍撲面而來!

“不好!”宋雲驚呼一聲,身軀一躍,騰空而起,腳足一點,向後方疾速退去。

可憐那些正在與化蛇**戰的士兵,被海浪一擊,一個個身體不由自主的東倒西歪起來。

而那些化蛇獸浮游海浪之中,如魚得水,攻勢更加兇猛,幾個回合,近百名士兵悉數被海獸吞食了個淨幹。

“啊……”宋雲一聲咆哮,發出了一陣歇斯底里的吼叫,手中兩條銀鏈空中一揮,形成兩個直徑兩丈大小的紅色圓環。

“去!”宋雲沉喝一聲,圓環紅色光影一閃,發出一連串光環虛影往下方海獸一罩而去。

這紅色圓環天生似有一種禁錮之力一般,所過上空,海獸各自身軀一滯,竟動彈不得。

“破!”宋雲咒喊一聲,一時間,海水之中傳出“噼裏啪啦”的聲聲巨響,濃濃血水瞬間染紅了大片海域。

此人憤怒之下,竟然直接動用了其本源法術“萬象錮噬”。

此術雖然對那些高階祭師禁錮之力不大,但對付此等尚未開啓絲毫靈智的海獸來說,綽綽有餘。

宋雲一見擊殺了大量化蛇獸,心中一喜,待要再次施法對圍攻衆士兵的海獸進行攻擊時,海面上“砰”的一聲,飛出兩隻三四十丈長的巨型怪物出來,渾身漆黑如墨,體表墨汁液化成霧,翻滾不停。

兩隻怪物細望過去與普通化蛇獸七八分相似,只是其與人臉相似的面孔變得有些扭曲起來,鼻額高高隆起,嘴巴也向前凸出了不少。

此等怪物宋雲顯然從未見過,自從出道以來,他帶兵剿殺化蛇獸也不是第一次了,即使是化蛇獸王也被他滅掉了不止一隻,何曾見過此等兇物。

兩隻變異化蛇獸四隻銅鈴般大眼咕嚕嚕一轉,便盯住宋雲不放了,四隻墨黑羽翅空中一扇,飛起數丈來遠,幾個閃動,就已襲至宋雲面前,巨口一張,噴出一團黑霧出來!

瞬間一股刺鼻腥味迎面而來,宋雲還未動手,就有一種頭暈目眩之感。

宋云何等樣人,法力境界雖然還未到達上等境,對敵應戰經驗非常豐富。

頭暈感覺一傳來,心知不妙,急忙一扇臂上長袖,拂起一股勁風,把襲來霧氣逼退,身軀一退,躲避開來。

宋雲還要動手,但覺體內法力一滯,可以調動法力的竟十不足一。

“糟糕!”宋雲暗叫一聲,想都不想,口中一聲長嘯,發出了急速撤退的命令。

那些正在拼死與海獸惡戰的勇士一聽嘯音,紛紛轉變陣型,轉攻爲守,向後方退去。

半盞茶時間後,經過一番大戰尚且剩餘一百多人的剿獸戰士在宋雲的帶領下紛紛踏上巨鷲形飛鳥,朝火嵐大軍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東北、西南方向,宋書、宋傑兩位祭師幾乎同時遭遇了數只變異化蛇獸的突然襲擊,這些變異海獸雖然不能使用法術,但都能各出奇招,均是幾人見所未見的,不堤防下,吃了大虧,不敢戀戰,帶兵退了回來。

行至半途中,宋雲一見宋傑、宋書二人帶領的人馬,心道不妙,略一交談下,果然情形大都相同。

“趕快走吧!希望公主無礙!”宋雲一臉抑鬱之色,滿腹擔憂的說道。

三人奉金鵬王之命保護火嵐安全,萬一火嵐有個好歹,三人可是經受不住那位大人的雷霆之怒的。

畢竟金鵬王視火嵐公主如掌上明珠,疼愛有加,這是全族上下人人盡知之事。

三人帶領衆巨鷲飛鳥路上不敢耽擱,加速行駛下,半頓飯功夫,就看見前方海平面上突兀的漂浮着幾個冰雕獸影,岸邊一波又一波的海獸仍然繼續向岸上猛烈攻擊着,人獸軍中,一道黃色身影特別顯眼,正是火嵐公主。

宋雲長吁一口氣,率衆人直接奔去。

但還未到達陣前,前方深海之中,突然又掀起數道巨浪,其中一個個漆黑墨影接踵而來。

宋雲三人滿腦門子黑線閃動,目光驚疑不定。

火嵐公主顯然也發現了海中異樣,嬌臉之上陰暗之色一閃,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適才她雖然自恃法術高強,動用控焰玄冰術制服了數只化蛇獸王,但此招一出,也讓她法力大爲受損,如若再冒出數只獸王的話,對付起來還真是棘手的很!

“公主,此次獸亂有些不太尋常,我們暫且撤退,以待來日再作打算吧!”宋雲飄落在火嵐身側,焦急的勸道,與其先前對獸亂毫不在意之態大相徑庭。

三人慘狀,火嵐盡收眼底,這三人在那三個方向阻擊海獸之時顯然吃了大虧,尤其是三人身上法力波動異常,絕非假裝一下就可矇混過關的,再考慮到己方情形,火嵐銀牙一咬,只得傳令退兵。

不大會兒功夫,整個海島之上到處涌滿了大大小小的各類化蛇獸羣,不斷的在島上搜尋着什麼。

*********

鷓鴣飛鳥之上,玄鷙略帶憂慮的從底層密室中走了出來,看着下方山川河流匆匆走過,卻毫無任何興致。

“還有多長時間可以到達海嬰島?”玄鷙問道。

鋼鐵甦聯 魑一道:“再有半盞茶時間,就到了東海之邊了,再往東去,我們還需在海上飛行一日,便可到達海嬰島!” (終於按時補上了這一章!)

次日午時,鷓鴣形機關飛鳥掠過千里海面,終於展動雙翅來到了海嬰島外圍十幾裏遠處。

玄鷙站立在飛鳥鳥首,看着下面波瀾壯闊的涌動潮流,心裏極不平靜。

根據魑魅魍魎四兄弟所言,剿獸行動一旦開始,就會有大量的海獸圍集在海嬰島周圍,但以目前來看,衆人已經將近海嬰島,卻沒有發現一隻海獸,而且海面以下也未見到有任何其他海里魚蟲,實在有些怪異。

非但玄鷙,魑魅魍魎四人也都東張西望,臉現疑色。

至於梅蘭竹菊四女與李光之初到東海,才見識到自然之力的浩蕩氣勢,早已沉默不語了。

“天地萬物,唯有自然之力強不可破,誰掌握了天地之道,天地間的法則,誰就可以成爲世間強者,一統神魔。”玄鷙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告誡衆人。

此話正是乾罡煉神決開篇所語,意義深遠。

此話中所蘊含的仙道大意也只有玄鷙才能領略一二,其他衆人聽之茫然。

畢竟玄鷙現在已經初步掌握了一些風道之力,其威力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十幾里路程轉瞬即到。

“前方便是海嬰島了!”魑一指着前方看似不大的小島,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彷佛當年在此廝殺的兇險一幕再次上演一般。

“魑一大哥,聽說當年你曾被一隻化蛇獸吞進腹中可是真的!”李光之看着前面小島突然問道。

魑一臉色一陣煞白,苦笑道:“確有其事!”

李光之見其沒有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不禁有些失望!

魅二取笑道:“小子,一會兒少主帶領我們下去廝殺,你可要照顧好自己了,哥哥們可是沒空護着你的!”

李光之一聽,有些不服氣的冷哼一聲,道:“二哥年紀大了,只管照顧好自己便是,光之早就給自己卜算過了,以後的路還長着呢,怎可能會喪命在這種小地方!”

諸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