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夏老爺子和蘇老爺子的事情已經鬧的京城風風雨雨,蘇冰雁的事情已經人盡皆知,蘇老爺子已經打算往W省去找你,夏老爺子似乎也打算跟着去,事情有些太複雜,等到我回去了當面跟你說。”翠鳥似乎在那邊不知道該怎麼完整的敘述,只能夠這麼說道。

“行,那我等你跟狐狸回來。”沈青曈從翠鳥的話中提取最重要的結果,對於京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倒是沒有什麼想知道的想法。 手機掛斷,沈青曈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太好,任誰知道身邊出了一個內奸,甚至在無時無刻出賣着關於自己的消息,都會有些不舒服,特別是那些人翠鳥甚至還調查不出來,這不得不讓沈青曈擔心

“行,那我等你跟狐狸回來。”沈青曈從翠鳥的話中提取最重要的結果,對於京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倒是沒有什麼想知道的想法。

手機掛斷,沈青曈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太好,任誰知道身邊出了一個內奸,甚至在無時無刻出賣着關於自己的消息,都會有些不舒服,特別是那些人翠鳥甚至還調查不出來,這不得不讓沈青曈擔心。

段景樓從房間裏出來,朝着沈青曈‘看’過去,感覺到沈青曈似乎有些不怎麼開心,詢問道。

“曈曈,怎麼了?”

沈青曈聽到了段景樓的聲音,這才快速朝着沈青曈走過來,接着撲到了段景樓的懷中,這些天,她早就已經習慣了段景樓的溫度,知道眼前的男人眼睛會逐漸的看不到,沈青曈就覺得心中酸澀。

“我沒事,就是不知道該給小宴送什麼生日禮物。”

沈青曈悶悶的說道,段景樓聽到聲音低下頭,看到的是一團漆黑,他的眼睛已經逐漸的開始真的看不到了,從一開始的模模糊糊,到現在的眼前一片黑霧,讓他偶爾也會覺得心中慌亂,只是有了沈青曈的陪伴,才讓他能夠逐漸的平靜下來。

“禮物啊……不如就給他做長壽麪?”

段景樓想着,小時候他生日的時候,最想要吃的東西就是長壽麪了,母親親手做成的長壽麪……拉着沈青曈的手到了沙發那邊,摟着沈青曈坐下,段景樓知道沈青曈的糾結,畢竟,沈宴實在是太過聰慧了。

“這個倒是可以,不過我不會做……”沈青曈點點頭,但是想起長壽麪都是一根到底,她還從來沒有嘗試過,於是馬上來了勁頭。“我們去做長壽麪吧!”

說着竟然拉着段景樓就朝着廚房走了過去,現在的段景樓還沒發現,沈青曈現在已經十分的注意他行走的路線以及房間裏面的擺設,只是覺得曈曈跟他越來越親密了。

總是要在故事外的人才能夠清楚的發現故事中的人的不對,家中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段景樓的不對,卻從來不開口說什麼,甚至偶爾還會幫着段景樓‘隱瞞’,至此段景樓還真以爲家中沒有人知道他眼睛看不見的事情,卻不知道,他的這些朋友,早就已經將家中鋒利的東西都收拾乾淨,甚至連有刺角的桌子也被陳驍用理由給換了。

進入了廚房,沈青曈馬上就找到了麪粉,開始和麪,段景樓就站在一旁聽她說話,聽她說關於沈宴的一些事情,還有兩個人以前發生的事情,這些都讓段景樓心情愉悅。

“你不知道,當時我其實挺不願意的,但是你又非纏着我做飯,現在想起來,當時那麪條一定沒熟吧?”沈青曈和好了面,說起兩人十歲時候發生的事情,看到段景樓嘴角的笑容。

那是段景樓十歲的時候,沈青曈那個時候八歲不到,段景樓被關在房間裏沒有吃晚飯,沈青曈就打算偷偷做一些東西給段景樓吃,就選了最簡單的麪條,後來就帶着給段景樓吃,結果第二天段景樓就生病了,沈青曈現在真心覺得可能是她做的麪條根本就沒熟才讓段景樓生病。

“熟了。”段景樓永遠不會忘記那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發現了父母並不是親生父母,後來又屢次被段母懲罰的時候,他就開始害怕了,害怕自己會被丟棄,也就是那個時候,沈青曈的出現,才讓段景樓變得不再害怕,也正是在那之後,段景樓才會逐漸的喜歡上沈青曈,那頓麪條,他永遠記得清清楚楚。

“是麼?你第二天還生病了,可惜當時他們不讓我去看你,說是會傳染。”沈青曈撇撇嘴,現在已經知道當時爲什麼段家父母不想要她去看段景樓了,想起來小孩子確實是天真無邪,根本看不明白大人心中的想法,現在再次想起,只覺得段家父母看着她的眼神中還真是充滿了厭惡。

“你現在做飯就很好吃。”段景樓說道,心中卻是隱隱的心疼,別的女孩子都是嬌生慣養,做飯這種事情,其實很多女孩兒都不太做了,只是沈家很多時候都是沈青曈做飯,當時的段景樓還曾經說過沈夢瑤,結果被沈青曈阻攔,畢竟,當時所有人的人都知道,沈青曈並不是沈家的孩子,不過是一個養女而已,做這些,也不會有人給她出頭。

“那當然,大家都喜歡吃我做的飯。”沈青曈倒是沒發現段景樓的心疼,只是覺得很慶幸,現在想來會做飯也是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情,看着大家笑着吃她做的東西,她的心情十分的愉悅。

十幾分鍾之後,一碗長壽麪就被做好了,沈青曈拿着筷子挑起了麪條,皺起了眉頭。

“不好,斷了。”

長壽麪的精髓就在於要一根到底,現在斷了自然是不行的,沈青曈打算在做一碗,但是看到了眼前的段景樓,卻是用筷子架起了麪條吹一下,送入段景樓口中。

“來,吃麪條。”

段景樓張嘴咬住麪條,卻沒有咬斷,沈青曈突然露出一個笑容,夾起麪條的另外一端放在自己嘴裏,開始吃下去,兩個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題外話------

更新麼麼噠~來秀恩愛一個~今天還有一更~ 她強裝出來的不在意,讓他很痛。

“我不需要你的可憐,我討厭假惺惺的關心,”左承浦在腦海裏搜索着儘量惡毒的話,他只想把她趕走,趕出他的世界。

淚水奔涌而出——

“在你眼裏,我的關心都是假的嗎?那我的愛呢?”一雙氤氳的淚眼看着他。

左承浦的目光閃躲,他望着空空的天花板,“你的愛……似乎不在我這裏吧,李太太?”

他叫她李太太……

歐雪的心如被無數根鋼針刺着,一針一針,瞬間千瘡百孔。

“我離婚了,”她強忍着痛,淡淡的吐出幾個字,讓牀上的人身體顫抖。

他似乎不相信的看着她,眼裏閃過轉瞬即失的光彩。

轉瞬即失……

是的,就算她離婚了,他也不能再擁有她。

他是一個幾乎喪失一切的廢人,他又怎能拖累她?

良久,他發出一聲沉悶的嘆息,“你離婚了也與我無關。”

無關!

兩個字足以讓她的心支離破碎。

“你真的要這麼殘忍嗎?”歐雪一下子揪住他的衣服。

左承浦拿開她的手,“走吧,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你只會讓我感到痛苦。”

一而再的傷她,沒有一點點餘地。

歐雪終於發現,之前,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堅強。

她受不了,受不了他的刻薄,受不了他給的傷。

跪着的身體扶着牀邊,慢慢的起來,麻木、疼痛如萬蟲噬心,可她卻感覺不到了。

她剛擡腿走了一步,麻木的雙腿不聽使喚的讓她整個人向後倒去——

“啊……”她跌倒的瞬間,他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叫聲。

他的腿……

歐雪意識到自己碰到了他,碰痛了他……

“傷到了你了嗎?對不起…….我……”歐雪支起身體,掀開被子去看他的腿。

他一下子躲開,“走!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留下來的結果,只能我讓我更痛!心痛,身體也痛……”

歐雪後退,在他冰冷的目光中,她再也沒有呆下去的勇氣。

奪門而出的那一刻,她嗚咽的哭出聲。

“砰”隨着一聲重重的關門,他和她又隔開了兩個世界。

左承浦的手捂住胸口,整個人疼的痙.攣、抽搐。

“雪兒,原諒我,”他把頭埋在被子裏,聲音哽咽。

許久,房門被推開。

左承浦慌的擡頭,有一秒鐘的幻覺,他看到她站在那裏。

“先生,喝水了,”菲傭的聲音打破那一秒的美好,左承浦的目光一下子暗了下來。

“海倫呢?”他問。

“海倫小姐走了,”菲傭小心的回答。

“走了?”左承浦發出一聲冷笑。

“是,她給你新請了歐小姐,”菲傭回答。

“走!讓她走!我討厭那個女人,”左承浦將手裏的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間,杯子跌落地面——支離破碎。

菲傭嚇的連連後退,甚至來不及收拾杯子就跑開了。

左承浦整個人縮到被子裏,他只想此刻世界毀滅,那痛是不是可以就此停止。

過了一會,門被打開,有玻璃片碰撞的聲音,他以爲是菲傭來收拾衛生。

“她走了嗎?”他還是忍不住的問。

撿玻璃的人手抖了一下,一股鑽心的疼由指尖傳來,她怔怔的望着牀上的男人,“你是想她走,還是想她留?”

那熟悉的聲音讓他猛的回頭,他看到了她指尖那滴鮮紅在燈光下跳躍——

是她!

看到她的那一刻,他是驚喜的。

“左承浦,你其實是想她留下的,你是害怕她離開的,.”心底的那個聲音提醒着他。

左承浦閉上的眼睛又睜開,她的臉色慘白,眼睛紅腫的一看就是剛剛哭過,蹲着的身體那麼瘦小,看一眼就讓人疼到心底。

左承浦支起的身體再次倒在牀上,“爲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也折磨我?”

歐雪將指尖的血放在嘴邊吸乾,“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給我一個可以守着你的機會?

“我保證,只要你一好,我就走,”歐雪哭了,捂着臉哭的像是個受委屈的孩子。

委屈……

說真的,她很委屈……

她的每一聲哭泣都如一把刀割扯着他的心,左承浦覺得這種痛,超過他承受的任何一種。

“一週內如果我不滿意,你就得走,”他還是讓步了,給自己讓出一條路,也給她一條路。

他的話卻讓哭泣的人一下子停止了哭聲,“左承浦謝謝你。”

謝謝!

兩個人隔了四年,終還是陌生的,陌生的竟要說這兩個字。

左承浦閉上眼睛,“到我打針的時間了。”

歐雪抹了一把眼淚,“好,我這就去。”

當她按照海倫之前交待過的,從冰箱裏取出他的針,看着那鋒利的針尖,她的手還是顫抖的。

“他每天要注射一隻密蓋息,這是補鈣的,有助於他骨骼的自我修復,注射部位是屁股,你能做的來嗎?”海倫的話回想在耳邊。

歐雪閉上眼睛,用幾秒鐘的時間來平穩自己的呼吸,推門進去看着躺在牀上的人,“可以了嗎?”表面上的鎮靜,仍不能掩飾聲音裏的顫抖。

左承浦瞥了一眼她手裏的托盤,將身體側向了一邊,歐雪呆愣的站在那裏,竟不知道接下來要幹什麼。

大概他有些不耐煩了,“怎麼?是害羞還是不會?”他突然冰冷的開口。

歐雪一下子反應過來,“我會!”

將手裏的藥盤放到一邊,歐雪想着平日裏自己打針時的樣子——

褲子,先要給他脫褲子。

歐雪看着他半側過的身體,發現打針的第一項工作就很難,雖然她和他曾經很親密,可是畢竟隔了四年,她還是覺得羞怯。

“不能做就走,”左承浦火了,他猛的轉過身體,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不是,我可以的,”她的臉微紅,他明白這紅是因爲什麼。

“算了,還是叫菲傭吧,”其實不光是她彆扭,他也是整個人緊繃的,他怕就是她給他脫下了褲子,他肌肉僵硬的,她也無法將針推進他的皮膚。

“不要,“歐雪抓住他按鈴的手,“我真的可以的。”

再一次的指尖碰觸,讓兩個人的心裏都劃過異樣。

左承浦抽出手,“那就開始吧。”

他的身體又一次側過去,歐雪看着他的背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他扶住他的腰。

一瞬間。

他顫抖……

她也顫抖……

兩個人都有一種心要跳出胸口的壓抑,可是兩個人又拼命的壓制着自己的呼吸。

她的指尖捏住了他腰間的睡褲向下輕拉,動作很慢,但她的指尖還是碰到了他的肌膚,他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

歐雪能感覺到,他也和自己一樣的緊張,這個發現反而讓她的緊張少了一些。

“歐雪他是個病人,你現在是他的醫生,”她在心裏給自己鼓氣。

晏少的替身寵妻 隨着她的再一用力,他的睡褲退到了合適的位置,歐雪還沒來及長舒一口氣,就被眼睛看到的嚇住了。

那密密麻麻的針眼佈滿了他的半個屁股,一個一個那麼的扎眼,有結痂的,還沒有沒結的……

她的手指不由的撫上那些傷疤,眼淚也直直的滴落——

“啪”一顆眼淚滴落到他露在外面的皮膚。

他驚住了,回頭。

“很痛,對不對?對不對?”她哭了,那些掩飾此刻都全部瓦解,淚水氳氤的雙眼透着她的疼惜。

那一秒,他很想摟住她,告訴她說,不痛的,有她疼着,他一點都不痛。

可是,話哽在喉嚨裏,他說不出來,也不能說。

“到底打還是不打?”冰冷代替了他的溫柔,讓她的哭聲一下子哽在喉嚨。

只是她抽搐的肩膀,她拼命的壓制的哽咽讓他的心如被塞了塊石頭,又堵又痛。

“打!你忍着,”半天,她才開口,那只細長的針管在她的手裏顫抖。

消毒……

輕揉……

打針前的兩個步驟,這都是海倫交給她的,只是她每做一步,心都痛的像針扎在她的心上。

他的肌肉還是很緊,緊的讓她按在上面的手指都覺得不舒服,“你不放鬆,我沒法打。”

她的話語竟變得僵硬,就如一個和他沒有絲毫牽扯的護工在訓斥他一般,左承浦卻好像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鬆懈下來。

伴着她的一個用力,細細的針尖刺入他的皮膚,歐雪咬着的嘴脣有血腥滲出。

他看不到她此時的痛,他不知道,當針刺到他身體時,她的心是跟着痛的。

這一針用了多久才推完,已經沒有人記得,歐雪拔出針時,整個人有虛脫的感覺。

逃婚小妻子 “你出去吧,”左承浦自己按住她打過的地方。

歐雪將針放到托盤,幾乎是逃出他的房間。

嗚嗚——

走出他的房門,她整個人便倚着牆大哭起來。

哭聲隔着厚厚的門板,還是傳到了門裏,左承浦長嘆了一聲,“雪兒,你讓我怎麼辦?怎麼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