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半部分,是我們去到宋家的事了。 我們把宋子清前半部分和我們去到宋家後半部分的事全部對應了起來,也不難得出宋凌風的目的了。

宋凌風要製造第二把能夠毀天滅地的神劍,不僅如此,還與冥王洛柔勾結,所要做的事情大概也與神劍有關,而之所以宋凌風沒有把宋家人趕盡殺絕,並且用分身特意去向我求救,爲的是用等我們去到宋家,一起將我們殺害。 不過大概宋凌風沒想到的是,我會讓流月提前去宋家給他治傷,也沒想到冷陌和魑魅會與我一同來到宋家

宋凌風要製造第二把能夠毀天滅地的神劍,不僅如此,還與冥王洛柔勾結,所要做的事情大概也與神劍有關,而之所以宋凌風沒有把宋家人趕盡殺絕,並且用分身特意去向我求救,爲的是用等我們去到宋家,一起將我們殺害。

不過大概宋凌風沒想到的是,我會讓流月提前去宋家給他治傷,也沒想到冷陌和魑魅會與我一同來到宋家,冷陌和魑魅都在,宋凌風殺不了我,反而還會讓計劃的事情功虧一簣,因此才設計了這麼一出地獄十九層還魂草的事件,還非要讓我帶了宋天痕,大概也是因爲宋天痕的式神較煩人礙事吧。

宋凌風想讓我們死在地獄十九層,不需要藉助他的手,能除掉所有礙他事的人。

人算不如天算,宋凌風可能到現在都不會想到,他想讓惡魔之王殺了我們,我們卻和惡魔之王成了朋友。

“這宋凌風,還想借助我的手當他的刀!”惡魔之王很不爽的說道。

宋天痕聽到了真相,一時之間沒法消化,靠在樹壁,瞳孔大大睜着,宋凌風也真是太狠了,連宋天痕這樣無辜的孩子也要牽扯進來,甚至還要殺人滅口,絲毫不顧及與宋家多少年的感情,爲了自己的目的,要對宋家斬草除根。

我默默嘆了口氣,收回目光,並沒有去勸說宋天痕,現在讓宋天痕一個人獨自想想,纔是對他最好的安慰。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重回正題,我問冷陌和宋子清。

冷陌和宋子清陷入沉默。

“冷陌的毒該怎麼辦?”我又忙着問。

冷陌和宋子清依舊沉默。

我急了,從樓梯跳起來,拽住冷陌袖子:“冷陌你之前不是說你一切都有安排嗎?是不是你有了解毒的辦法?不管方法有多困難,我們都去試試啊!”

冷陌看我一眼,那眼神,又哀傷又不捨,很快躲開我的視線:“我們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宋凌風接下來會如何做,既然宋子清識破了他的所有計劃,也是說宋凌風下一步會採取其他行動了。”

“現在不管這件事!”我大吼起來:“現在當務之急是把你身的毒解了!”

冷陌不說話了。

我的心拼命的往下沉,冷陌的毒,冷陌的毒……

“丫頭。”宋子清開口叫我。

我以爲他宋子清想到了什麼好辦法,激動的一下子撲向宋子清:“是不是冷陌的毒能用你們的什麼獨門法陣來解?”

宋子清看着我,和剛纔冷陌哀傷的表情一模一樣!

他說:“冥王給冷陌下的毒,之所以被稱作世界第一的邪毒,是因爲,這毒藥,完全無解。除非你能逼迫冥王親自開口爲冷陌解毒。”

逼迫冥王開口解毒……誰能做到?算強大到能逼迫冥王了,冥王會同意嗎?冥王那種寧願一起死,也不會讓你好過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同意!

所以冷陌的毒,所以冷陌的毒……

我退後兩步,跌坐在地:“怎麼辦,怎麼辦……”

“小東西。”冷陌不忍心看到我這樣,伸出手來拉我,可他的手伸在半空,甚至還沒把我拉起來,他人朝我倒了下來。

“冷陌!”我連忙跳起來撐住冷陌,扶着他兩人一起倒到了地,冷陌腦袋磕在我胸,我低頭一看,我t恤,有血!

我嚇懵了,趕忙扶起冷陌:“冷陌!冷陌你別嚇我!”

冷陌幾乎是昏迷了過去,鼻子在流鼻血,綠龜趕緊過來查看,我把冷陌放平到地,人整個的都在顫抖,宋子清捏了下我臉,安慰我:“彆着急,先看看情況。”

這怎麼看情況?冷陌昏迷了!還流鼻血!這讓我怎麼冷靜下來看情況啊!

“毒很深了,侵蝕心臟,如果不盡快解毒,算到時候毒解開了,也會對心臟造成威脅的。”綠龜檢查完冷陌之後說道。

我腿一軟,差點沒站穩,宋子清扶住我,對綠龜說:“能有什麼辦法暫時緩解毒素麼?”

綠龜搖頭:“沒有。”

沒有……

沒有……

沒有……

連緩解毒素的辦法都沒有,如今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要救冷陌,只能犧牲我的性命!

“我們現在去冥界!”我衝動的叫道。

“開什麼見鬼的玩笑!”宋子清吼我:“你現在去冥界,讓冥王殺了你,等冷陌醒過來之後,你認爲他會做什麼?”

等冷陌醒來之後……

如果發現我死了,他會怎麼做……

我又想到冷陌之前說的話了,如果我死了,他也不會苟活,那我們豈不是一起死了,一起死……

“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你們的忙。”在這時,惡魔之王突然開口了。

我們同時齊刷刷看向惡魔之王,我更加激動:“惡魔之王你有什麼辦法嗎?”

“談不辦法,也談不能不能幫你們。”惡魔之王倒是很淡定:“我在這層地獄生活了萬年,已經是萬年不死的老怪物了,血液當擁有你們人所謂的抗生素,有些毒是可以解的,但不知道冥界小子身體這個邪毒能不能解。”

抗生素?血解毒?!

這個概念我還沒理解到是意味着什麼,但綠龜立馬說:“可以試試看!萬年惡魔之王的血,很有可能可以解毒!”

可以解毒!

“真的嗎綠龜?!”我大跳起來。

“不管怎樣,可以試試。”綠龜點點頭。

“太好了!”絕望終於迎來了一絲希望的曙光,我抹掉眼淚,大步跑到惡魔之王面前,對着他,雙膝而跪:“惡魔之王,求您了,用您的血救救冷陌吧!您要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做任何事情我都願意!只要能救冷陌!”

“丫頭……”宋子清在後面語氣複雜的喚我:“你那麼……喜歡他嗎?”

那麼喜歡他嗎?

我哪裏是喜歡他……

愛到,能爲他死。

“小姑娘,你救我寶寶,我欠你人情,如果我的血可以救你男朋友,需要多少,都可以。” 惡魔之王雖然恐怖強大差點殺死了我們,但卻也重情重義,起很多口腹蜜劍的小人來說,不知道要好相處多少倍。

我再次感謝了惡魔之王,事不宜遲,馬懇求綠龜搶救冷陌,惡魔之王也算豁達,不耽擱,地坐下,伸出自己胳膊,綠龜打開惡魔之王家的醫療箱,拿出針管,消毒之後戳進惡魔之王胳膊,抽了半針管的血出來。

惡魔之王的血是深紫色的,很濃稠,綠龜說要抽進冷陌身體裏有可能能解毒,但也有可能出現其他各種不良反應,畢竟血液不經過消毒直接抽送進另外人的身體,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我們現在也來不及再回到城市裏讓血液消毒了,看着昏迷在地一動不動的冷陌,我一咬牙,心一橫,對綠龜說:“堵一次吧綠龜。”

如果冷陌有三長兩短,我一定要殺了冥王,再自殺。

綠龜看看我,點頭,然後將裝有惡魔之王血液的針管插進了冷陌胳膊。

我一眨不眨的看着,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冷陌細微的表情動作。

一針管濃血抽進了冷陌胳膊裏,綠龜拔出針管,冷陌卻依舊沒有任何動靜,綠龜搭冷陌胳膊,臉凝重的神情依舊沒有消退。

一秒,兩秒,三秒……每一秒對於我來說都彷彿過了一千年,這種煎熬的滋味我寧願受傷的人是我自己,也不要看着冷陌蒼白沒有血色的臉。

沒有經歷過真正的生死,沒法徹底看透自己的心,現在冷陌生死未知,我經歷了,我看透了自己的心了,只是還來得及嗎?還來得及……再好好愛嗎?

“有效果了!”綠龜突然大叫了一聲。

冷陌的手指輕微動了動,然後劇烈咳嗽了一聲,吐了一口污黑的血出來。

“冷陌!”我撲去,扶住他,他坐起來,又吐了一口血出來,我忙去捧他的臉:“冷陌你沒事吧?你好點沒有?”

冷陌擦了把嘴角,面色虛弱眼神黯淡的看我,幾秒後,他說:“小東西你哭起來的樣子真不是一般的醜,也只有我能勉強收了你。”

我終於沒忍住,撲進冷陌懷裏大聲哭了起來:“冷陌你丫混蛋!你敢不敢不要嚇人!你明明已經傷過我一次了,你這次要是再出事再傷我第二次,我這一輩子,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不會原諒你了!”

“你不原諒我,下輩子會記住我,下下下輩子也不會把我忘記,這樣想想,也挺好。”他虛弱的由我抱着,開我玩笑。

我把眼淚鼻涕全抹在了他胸膛衣襟,哭着打他胸膛:“冷陌你敢不敢不要亂講!”

他低低笑了起來。

“冷陌大人,我現在要抽一些你的血看看毒素有沒有解除一些。”綠龜說道。

我這纔想起了正事,連忙從他身離開:“綠龜拜託你了!”

綠龜爲冷陌抽血,檢查他血液毒素的濃度,全程冷陌都在緊緊盯着我看,目光炙熱,我被看的有些彆扭,別開視線:“冷陌我臉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你老是看我幹什麼?”

“沒有。”他搖頭。

“那你怎麼總是盯着我看?”我擡眼問他。

他對我的視線:“因爲害怕下一秒再也看不到你了,所以現在能多看一秒,是一秒。”

因爲害怕下一秒,我看不到你了……

“冷陌你別亂說!”我鼻子再次猛的酸澀起來,捂住他的嘴,忍着哽咽:“你一定不會有任何事情的!惡魔之王的血液一定能救你的!絕對!”

他握住我捂着他嘴的手,裹在手心,握緊:“我也希望自己能活下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太短,我不捨得。”

一句‘我不捨得’,讓我再次泣不成聲,總是這樣,惹哭我最多的人,總是冷陌,總是冷陌……

老天啊,如果你聽到了我的哭泣,如果你聽到了我的請求,請你完成我的心願吧。

我希望冷陌能夠活下來,即使這個代價,是我的壽命。

我閉眼,淚順着眼角滾下,在心默默祈禱。

或許是老天真的聽到了我的心願,或許是老天見我哭的實在傷心,又或許是冷陌福大命大,綠龜在檢查完冷陌抽出來的血之後,對我說:“童姑娘,好消息,冷陌大人血液的毒素真的變淡了!惡魔之王的血真的能解冷陌大人的毒!”

……

命運有些時候真的太特別,爲了救宋子清,我們來到第十九層地獄,遇見惡魔之王,不僅沒死在惡魔之王手,還知道他和流月一族是至交,最後陰差陽錯救下了他的寶寶,而爲了還我們人情,惡魔之王又解了冷陌的至邪之毒,環環相扣,命運鋪成大,大悲之後,又讓我們見到了希望。

“需要多少血。”惡魔之王問。

我望向惡魔之王。

綠龜說:“惡魔之王的血液不僅有強大的抗生素,還有最乘的邪念在其,以毒攻毒,碰巧把冥王的毒藥解了,按照這樣的解毒速度,大概還需要三針管可以了。”

“好。”惡魔之王毫不猶豫的點頭。

“惡魔之王……”我擦掉眼淚,吸了吸鼻子:“大恩大德,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來感謝你,真的,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惡魔之王咧開月牙形狀的嘴笑:“我說過,藥師的朋友,是我的朋友。”

綠龜抽出惡魔之王的血,注入進冷陌胳膊。

冷陌扭頭,注視向惡魔之王,薄脣緊抿,幾秒後,他對惡魔之王說:“從今天起,我這條命,隨時可以送你。”

能讓冥界至尊王能說出這般承諾,恐怕惡魔之王,是第一人了。

惡魔之王還是笑,滿無所謂的擺擺手:“我要冥界小子的命做什麼,要真想報答我,以後多來找寶寶玩玩,她沒有媽媽,又喜歡你,你的體質對我寶寶的成長會有很好的幫助,這是對我最大的感謝了。”

冷陌點點頭:“一定。”

在注入了三管惡魔之王的血液,在冷陌吐了幾十口毒血之後,冷陌的毒也算是完全解除了。

冷陌站起來,輕輕拍了拍衣袂:“現在,是時候該我們反擊了。” 毒素解除,冥王對冷陌的威脅也蕩然無存了。

確實是反擊的時候了。

這股怒氣,我已經憋很久,很久了。

“如何反擊?你們這些人,怎麼和冥王打?”惡魔之王問道。

目前的人數力量我們顯然佔據絕對劣勢,宋子清剛從葫蘆出來,傷勢還尚未恢復。宋天痕才17歲,算能召喚式神實力也依舊單薄。綠龜只懂治療,並不會戰鬥,只能做後方支援。我雖然有鬼眼和紅紅,也難敵龐大的冥王軍隊。

但是,冷陌既然敢這樣說,他一定已經有了對策。

“先去找魑魅。”冷陌說。

“你是說地府,找魑魅?”我仰起脖子看他。

“對。”他點頭:“魑魅不管怎麼說也是個強大戰鬥力,再加地府的鬼差,鬼差羣實力不容小窺,首先拉攏地府是策。”

拉攏地府……可地府對冷陌的怨恨,不是我能勸說的了的。

冷陌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手掌按我腦袋:“彆着急,我自然有辦法。”

他說話的時候,黑色長袍無風自動,這樣的氣勢,如此的氣場,過去那個冷陌,又回來了。

“好。”我點頭。

冷陌無人能敵。

“距離我毒發還有2天時間,在這兩天我們先去把地府的事情解決,而後再聚集回冥界,我過會兒給寒羽以及部下發送私信。”說完,冷陌頓了頓,眼神望向遠方虛無的地方:“這一天,我等了太久,雖然倉促,但終於還是來了。”

終於來了。

冥王,過去那些一筆筆的賬,咱們從現在開始,好好算一算。

“姐,我想先回宋家。”一直沒有說話的宋天痕這時站了出來。

對了,還有宋凌風的事,還有宋家的事需要解決,但現在……

在我爲難的時候,冷陌替我說道:“要回宋家首先需要回到地府,地府的事情解決完之後才能回宋家,所以,目前我們需要做的事,只有地府一件。”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地府是人、冥兩界互通的必經之地,要回人界必須要經過地府,我一時激動,竟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宋天痕不再言語了。

宋子清前來,垂手立我身旁,注視冷陌:“既然我妹妹認定了你,我不會多說什麼,但我會一直在她身邊,地府之行,如果她去,我去。”

這句話,也是間接告訴冷陌,他也願意跟隨冷陌,一同反抗冥王了。

“有你的加入,事半功倍。”冷陌回答他。

“算了吧,別給我來這些客套話。”宋子清呵一聲,又自嘲的扯了扯嘴角:“真沒想到有那麼一天,我會和討厭的冥界人,站在同一戰線。”

“宋子清……”我張張口,總覺得兄妹相認之後,宋子清並沒有太大的喜悅,反而多了些淡淡的,說不出的哀傷,我不知道該如何撫平他的哀傷,到最後,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宋子清看了我一眼,也是什麼都沒說,把目光移開了。

冷陌微微皺眉,彷彿洞悉了什麼,但他也沒說話,只是岔開了話題:“我們在這裏休息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去地府。”

此時的冷陌是決策果斷的王,他說的話不容質疑,只准執行。

我們席地而坐,按照他的指令,休息一個小時。

冷陌出樹洞去發信息給他的部隊了,綠龜讓宋子清吃了幾顆泥丸,惡魔之王家還有些草藥,又讓他吃了下去,宋子清外面沒什麼大礙,主要是內傷,他現在雖然待在葫蘆的時候已經穩定下來了傷勢,但依舊沒有達到最佳狀態,如果用盡全力的話,頂多只能發揮五成功力。

“你真的不要緊嗎?”我坐在宋子清身邊,擔心的問他。

“在去地府的路休息足夠了。”宋子清一邊喝水一邊說。

守護甜心之回憶的夢 “小清哥。”宋天痕從另外一邊挨着宋子清坐下:“你說爺爺真的會那麼狠心嗎?又殺你又要讓我死。你說爺爺會不會是被附身了,或者被冥王施加了什麼特殊的法術咒語,才導致了爺爺做出這些事?”

這個可能性其實也並不是沒有。

但宋子清否定了:“宋家密室開啓之後我曾懷疑爺爺也是像叔叔一樣被控制了,所以才追出去質問爺爺,一個人的言行舉止可以被控制,但是宋家內功永遠是不會被控制的,爺爺打我那一掌,我還沒弱到分不出到底是真是假,所以爲什麼我會如此確認爺……不,他已經不是我們爺爺了,宋凌風並沒有被附身或者被控制,他是我們認識的那個爺爺。”

“怎麼會……”宋天痕依舊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爺爺一直都那麼疼愛我們,怎麼可能會突然讓我們去死,怎麼可能……我不相信,我要親自去宋家確認!”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我們會去宋家的,從地府離開去。”宋子清說道,眼神漸漸變得鋒利:“宋凌風在這其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我想,到了地府,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了。”

說來也是怪,從冷陌毒昏迷之後,紅紅再沒說過一句話了。

不,確切的說,應該是從離開宋家開始,紅紅的話變得很少很少了。

我只是當事情緊急紅紅不想說鬧來分散我注意力,並沒有太在意這件事。

惡魔之王拿了些藥材給我們儲備,又拿了食物讓我們補充體力,雖然我們幾人都沒什麼食慾和心情,但爲了補充體力,爲了後面更多的戰鬥,還是強迫自己吃了些,綠龜也再次給我們吃了泥丸。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當冷陌再次從樹洞外回來的時候,是讓我們準備出發的時候了,他已經告知了他的部隊,做好了在冥界的一些安排。

惡魔之王說他雖然不能帶我們去地府,但能帶我們去最近的傳送陣,有了他的幫忙,我們順利渡過了紫水河,惡魔搖籃裏也沒有怪物再敢來攻擊我們,我們非常迅速的到了傳送陣,傳送回第十八層地獄的傳送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