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我急忙擋在了水猴子面前。手中的令牌,朝着血屍砍了過去。

血屍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隨即將我甩到了一旁。我跪在地上,喉頭一甜,突然出了一口鮮血。 我捂着自己的小腹,緩緩地站了起來。這時,水猴子已經被血屍扼住了脖子。鋒利的爪子,刺破了水猴子的皮膚,殷虹的鮮血,從水猴子的脖子處流了出來。 水猴子看了我一眼,發出了一聲悲鳴。對着我揮了揮手,大叫了一聲

血屍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隨即將我甩到了一旁。我跪在地上,喉頭一甜,突然出了一口鮮血。

我捂着自己的小腹,緩緩地站了起來。這時,水猴子已經被血屍扼住了脖子。鋒利的爪子,刺破了水猴子的皮膚,殷虹的鮮血,從水猴子的脖子處流了出來。

水猴子看了我一眼,發出了一聲悲鳴。對着我揮了揮手,大叫了一聲和血屍扭打在了一起。

此時的水猴子戰鬥力陡然上升,可是我清楚地知道,它這已經是迴光返照的亢龍之象了!

我捂着小腹,快速跑到了血屍面前。手中的令

牌,狠狠地刺進了血屍的後背當中。

血屍吃痛的叫了一聲,捂着自己後背處的傷口,向後退了幾步。

水猴子站在地上,捂着脖頸處的傷口,靜靜地看着我。

二目相對,我從它的眼神當中看出了,不捨、懊惱、悲憤,等諸多神情。

血屍身上的紅毛,開始掉落了下來。失去了紅毛的保護,血屍的戰鬥力下降了一大截。

水猴子率先朝着血屍跑了過去,面露痛苦的血屍,無暇顧及水猴子的到來,被水猴子撲倒在了地上。

水猴子看了地上的血屍,大吼了一聲,雙手握拳,迅速的朝着血屍的臉上轟了過去。

血屍捂着自己的臉頰,不停地在地上翻滾着。見水猴子已經佔到了上風,我長鬆了一口氣,坐在地上喘氣了粗氣。

血屍面對水猴子不要命的攻擊,顯得有些慌亂。幾次掙扎未果後,血屍猛地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掙脫了水猴子的控制。

血屍捂着面頰,對着我們大吼了一聲,看它的樣子,好像想跟我同歸於一一般。

緊接着血屍大吼了一聲,朝着我們抽了過來。一旁的水猴子見狀,急忙迎了上去。

兩人自此扭打在了一起,漸漸的水猴子佔到了上風。

水猴子將血屍逼到了石壁前,雙手成爪,死死的抓住了血屍的頭蓋骨,用力一捏,血屍應聲倒在了地上。

看到水猴子的手法後,我不禁感嘆了一聲,“鷂子爪!”

鷂子爪是趟子手最基本的技能,聽犁頭說,出了趟子手以外,外人絕對不可能會這種手法!

想到這裏,一種不祥的預感,從我的心裏冒了出來。

水猴子捂着傷口,對着我揮了揮手,示意我向前走去。

轉過墓道,水猴子帶着我來到了一座墓室當中。墓室的角落裏,竟然也躺着一隻水猴子!

這隻水猴子明顯受了重傷,臃腫的身體,散發出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水猴子指了指地上的同伴,對着我支吾了兩句。聽他的意思,好像是想要我將它的同伴,帶出水墓一樣。

就在這時,墓室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嗡嗡的響聲。

水猴子聽到響聲,顯得有些緊張,等我們走出門外一看。只見一羣巨大的馬蜂,正在撕咬着血屍的屍體,而且有少數一羣馬蜂,已經在朝着我們飛了過來!

看到巨大的馬蜂后,我不禁大叫了一聲,“屍蜂!”

水猴子不捨的看了一眼,角落裏的同伴,隨即衝了出去。

看到水猴子的舉動,我突然明白了過來,它是想自己引開屍蜂羣,從而爲我們逃離古墓,爭取時間!

看着水猴子一瘸一拐的身影,我舉起手中的令牌,大聲喊道

:“清風,求求你。救救它!”說着,我咬破舌尖朝着令牌上吐了一口鮮血。

我的話音剛落,令牌便開始顫抖了起來。緊接着,一陣刺耳的尖銳聲,從令牌當中傳了出來。

石縫羣聽到響聲,一鬨而散。見狀,我心中一喜,將令牌別在了腰裏。走到角落裏,將水猴子抱了起來。

可就在我看到它那臃腫的面容之後,我不禁大叫了一聲。腦袋就好像被大錘砸中了一樣,腦海中一片空白!

角落裏瀕死的水猴子,竟然是神宮寨裏的楊子!

楊子看了我一眼,用手指着一旁的水猴子,說:“老..人…精,我先走了!”

說完,楊子的頭顱便垂了下去。聽到楊子的話,淚水不自主的從眼眶當中流了出來。

我眼含熱淚的看着,站在一旁的老人精。心就好像被刀割一樣,昨天晚上老人精還在尚家,爲什麼此刻它會變成了這幅模樣!

在我心底,早已經將這個一起出生入死的老頭兒,當做了自己的朋友,此刻看着它身上的傷口,我的身子就好像快要炸了似的,雙手開始不停地顫抖了起來!

老人精走到楊子面前,伸出手掌,將楊子的眼睛合了上去。

老人精看着楊子的屍體,顯得格外沉靜。它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後,隨即坐在楊子身旁,捂着自己脖頸處的傷口,支支吾吾的說:“楊..家…將!”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深吸了一口氣。

我哽咽的將老人精曾經唱過的戲詞,再次重複了一遍,“恨石虎將爺的戰馬絞倒!”

老人精聽到戲詞,猛地站了起來,做出了一副亮相的姿勢。

緊接着它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見狀,我急忙說道:“大爺,咱不唱了。咱們別唱了!”

此刻的老人精,宛如高山一般,靜靜地看着前方,顯得格外冷靜。

老人精擦了擦嘴角的血漬,點着我點了點頭,示意我繼續唱下去。

看着已經瀕死的老人精,我強忍着內心的痛苦,哽咽的唱道:“爲大將無良騎怎把兵交!”

老人精做了一個雲手,在原地跑了一趟圓場後,隨即停在了我面前。

老人精對着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隨即仰天大喊道:“常化風!”

說完老人精再次吐了一大口鮮血,它面無表情的看着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着我做出了一個笑臉。

我最親愛的你 我跪在了老人精面前,嚎啕大哭到:“大爺,咱們回去!我帶你走!”

老人精擡頭看了一眼墓室上空,突然大聲笑了起來:“哼哼哼哼哼!”

緊接着,老人精直直的到在了原地,如一片秋葉一般,結束了它最後的行程!

(本章完) 我蹲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老人精的屍體。心中百感萬千,這個曾經跟自己同經生死,如老小孩一般的老人,這次正躺在我面前,已經失去了生機!

我跪在地上,兩眼血紅的看着墓道,手指已經插進了,夯實了的泥土牆當中,“常化風!”

這時,腰間的令牌開始顫抖了起來,緊接着一陣巨大的衝擊破,將我按倒在了地上。

一陣蒼老的聲音,從令牌中傳了出來,“快走,我在屋子裏下了禁忌。等你報了大仇,再來帶他們走!”

我搌幹了眼淚,對着老人精的屍體,磕了三個響頭,隨即轉身離開了墓室。

從水底出來,光頭大漢走到了我面前,“找到了?”

我擡起拳頭,對着光頭大漢揮了過去,“滾!”

光頭大漢捂着門牙,滿臉怒氣的看着我,一旁的衆人,紛紛圍了上來。

我從口袋裏掏出了,陳三送給自己的趟子牌。

光頭大漢看到我手中的趟子牌,顯得有些狐疑,“你是牢子手?那條線上的。”

我背起了躺在地上的趙老鴰,緩緩地朝着前方走了過去,“犁頭兒”

就在我剛剛走了沒多遠,光頭大漢再次衝了上來,“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就得死!”

說着,光頭大漢抽出了一把鋼刀,朝着我撲面劈了過來。

見狀,我急忙向旁邊一閃,將趙老鴰放到了地上,準備跟光頭大漢戰鬥。

光頭大漢摸了摸頭頂,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冷笑,“滅了他!”

衆人聽到光頭大漢的大吼,紛紛衝到了我面前。看着朝自己看來的鋼刀,我在地上一打滾,躲過了衆人的攻擊。

我從地上站了起來,快速朝着光頭大漢跑了過去。擒賊先擒王,只是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

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光頭大漢竟然已經有了防備。見我朝着自己奔來,手中的鋼刀朝着我劈了過來。

我躲閃不及,被鋼刀砍中了肩頭。看着不斷流血的肩頭,我大喝了一聲,扼住了光頭大漢的脖子。

就在我以爲事情結束了的時候,一旁的人羣已經將趙老鴰拎了起來,“別動,要我不認我殺了他!”

看着趙老鴰脖子上的鋼刀,我緩緩地鬆開了手掌。光頭大漢踹了我一樣,“小犢子,繼續打我啊!”

我趴在冰面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光頭大漢。我絕對不會讓我的朋友,再次死去了!

光頭大漢將腳擡了起來,放在我的頭頂,說:“給大爺擦擦靴子!”

我掙扎着想要反抗,卻被兩個中年男子,抓住了雙臂。

光頭大漢拍了拍我的臉頰,說:“我們常家人,你都敢得罪?膽子不小啊!”

聽到光頭大漢的話,我現在一喜。難不成他們是野仙?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令牌就可以發揮作用了!

我長嘆了一口,做出了一絲氣餒的表情,“放開他,我帶你去取小鼎。”

光頭大漢指了指趙老鴰,說:“你不要騙我!”

我看了趙老鴰一眼,隨即跳下了湖水當中。在跳下湖水的那一刻,

我悄悄地將腰間的令牌取了出來。

就在光頭大漢進入水底的一瞬間,我抄起手中的令牌,狠狠地朝着光頭大漢的小腹刺了過去。

光頭大漢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掙扎着想要上到水面上,卻被我抓住了肩膀。我按着光頭大漢的肩膀,帶着它沉入了水底。

看着光頭大漢焦糊的傷口,我冷笑了一聲,“果然是野仙!”

光頭大漢捂着傷口,看着我手中的令牌,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

我將令牌猛地插了進去,隨即用力一轉,將光頭大漢踹了出去。

光頭大漢躺在淤泥裏,掙扎了幾下,隨即便斷了氣。

我冷冷的看了光頭大漢一眼,製造出了一絲,被水猴子襲擊過的假想,隨即浮到了水面上。

站在岸邊的衆人,看到我浮上來後,顯得有些緊張,“我們大哥呢?”

我捂着自己的小腹,裝作十分痛苦的樣子,“水下有水猴子,我們被襲擊了!”

一箇中年男子,狐疑的看了我幾眼,隨即說道:“過來幾個人,跟我一起下去!”

等我帶着人們,下到水底時,我驚奇的發現,光頭男子的屍體此刻竟然不見了!

何處不重逢 中年男子踹了我一腳,指着水底,好像在質問我一般。

我悄悄地拿起了令牌,準備一擊必殺。 狂愛頑妻 就在這時,我們上方突然遊過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這黑影好像是一條魚,長長的脖子顯得格外駭人。

中年男子看到我們頭頂上的怪魚後,顯得有些吃驚,張大了嘴巴,猛灌了幾口河水。

看着紛紛朝着水面上游去的衆人,我心裏突然緊張了起來。

怪魚張開它那血盆大口,將一名男子吞了下去。見狀,我急忙朝着水面上遊了過去。

在此過程中,我身邊接連綻放了幾朵“血花”!

趴在水面上,我驚魂不定的看着水下,問:“那是什麼!”

中年男子蹲在冰面上,驚恐的說道:“雪湖裏的河伯!”

我走到趙老鴰身前,準備帶着他逃離這裏。就在這時,我們腳下的冰層,開始發出了巨大的迸裂聲。

見狀,我急忙跳到了一塊岩石上。抱着趙老鴰,死死看着腳下的冰層。

緊接着,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冰層裏浮現了出來。

一個二十多歲的胖子,看到腳下巨大的黑影,頓時嚇癱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跳上一塊岩石上,喊:“快跑!”

就在這時,正在嗡嗡作響的冰層,徹底破裂了!一個巨大的牛頭,從冰層裏探了出來。

這時我纔看清,雪湖河伯竟然有十來米長。巨大的牛頭山,佈滿了紅褐色的鱗片。兩隻長長的犄角,出現了許多分支,儼然就是一副古代異獸,麒麟的模樣!

中年男子吃驚的看着河伯,說:“麒麟!”

雪湖河伯打了一聲悶沉沉的響鼻,張開它那足有蒸扇般大的嘴巴,將地上的胖子吞了下去。

雪湖河伯的一雙巨爪,彈到了水面上。用力一拍,堅

硬無比的冰層,頓時變成了一堆碎片。

洶涌的湖水,被掀起了一道巨浪。我坐在岩石上面,死死的摟住了趙老鴰。

巨浪過後,僅存的一些冰片也被水流沖走了。看着腳下深不見底的河水,我心裏非常焦急。

如果稍有不慎掉進水底,頃刻就會變成河伯的食物。

這時,一旁的中年男子,大喊道:“二叔,快救我!”

朝着中年男子望去的方向看去,只見常化風正站在岸邊,連連冷笑的看着我。

我看着常化風,大喊了一聲,“常化風你不得好死!”

事情到了這裏,已經明朗了起來。雪湖河伯一定是常化風引來的,而水墓當中變成水猴子的老人精、楊子,二人很有可能是遭了常化風的毒手,纔會變成那個樣子的!

雪湖河伯大吼了一聲,隨即潛入了水下。我顧不得去理會常化風,急忙低頭朝着水下看去。

只見雪湖河伯潛在水底,隨即朝着中年男子衝了過去。

中年男子看着竄出水面的河伯,大叫了一聲,隨即淪爲了河伯的果腹之物。

見狀,我長出了一口氣。看着漸漸下沉的河伯身影,我心裏突然浮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果然,河伯快速朝着我們衝了過來。看着四周無邊無際的河水,我心裏一下子慌了神。

就在這時,水面上突然想起了一聲炸雷。一股蘑菇雲從水底衝了出來,“快走!”

只見尚然正站在快艇上,快速朝着我們遊了過來。河伯發出了一聲低吼,隨即朝着快艇遊了過去。

尚然點燃了手中的炮竹,對着河伯扔了過去。隨即一聲炮響,河伯吃痛的叫了聲,隨即沉入了黑沉沉的水底。

我抱着趙老鴰跳上了快艇,看着英姿颯爽的尚然,說:“回頭,常化風在岸邊。快回頭!”

尚然看了常化風一眼,隨即調轉船頭,朝着另一邊開了過去。

我將趙老鴰放到了甲板上,拿起一旁的炮竹,靜靜地注視着河流中的一舉一動。

水面上非常平靜,河伯遲遲沒有出來,見狀,我長舒了一口氣,心想河伯應該被炮竹嚇退了吧。

就在這時,船身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我扶着船身,死死的盯着水下。

尚然看了我一眼,說:“螺旋槳被東西纏住了!”

聽到尚然的話,我急忙朝着船下看去,只見河伯此刻正浮在船下,死死的咬住了螺旋槳!

見狀,我急忙點燃了手中的炮竹。朝着河伯扔了過去,河伯吃痛的叫了一聲。隨即鬆開了螺旋槳,尚然駕駛着快艇,全速朝着岸邊開了過去。

站在岸邊的常化風,見狀大吼了一聲,隨即跳進水裏,朝着我們遊了過來。

常化風的身體就好像一條蛇一樣,速度竟然絲毫不比快艇慢多少!

眼看着常化風,就要趕到我們跟前。尚然焦急的說:“螺旋槳的風扇壞掉了,這樣下去遲早會被它追上的!”

就在常化風,快要追到我們跟前的時候。河伯突然從水裏衝了出來,張嘴咬住了常化風,兩人一起沉下了水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