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消息確實來得比較意外。

秦陽和蘇婭很快就走訪了附近的不少孤魂野鬼,但是,他們都表示,沒聽說過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女鬼的存在。 “這不科學啊,總不可能只有那麼一個鬼遇到了那個女鬼,其他都沒看到吧?” 秦陽看着不遠處已經詢問過的小鬼們,眉頭又皺了起來。 “會不會是那個女鬼騙了我們?”蘇婭問道。 在陰陽術方

秦陽和蘇婭很快就走訪了附近的不少孤魂野鬼,但是,他們都表示,沒聽說過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女鬼的存在。 “這不科學啊,總不可能只有那麼一個鬼遇到了那個女鬼,其他都沒看到吧?”

秦陽看着不遠處已經詢問過的小鬼們,眉頭又皺了起來。

“會不會是那個女鬼騙了我們?”蘇婭問道。

在陰陽術方面,她雖然進步很大,但遠遠不能跟秦陽相比。

這也正是她一直以來都默默陪在秦陽身邊,從不覺得他不如自己的原因。

最初,來到這裏的時候,作爲一個並沒有太多感情的“人形武器”,她最先選擇跟在秦陽身邊,主要還是因爲五百年以後的那個秦陽。但是,她畢竟是有獨立人格與思想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她對秦陽的情況越來越瞭解。

一開始,她承認自己心裏是覺得,秦陽很弱,需要她來保護。但是,漸漸的,她發現自己這個意識並不完全正確。

身邊的這個秦陽確實很弱,身手等各方面都不如她,也跟五百年後的那個鐵血男子有很大的差別。可他的內心很強大,大到讓她都驚訝的地步。

別看他平時都吊兒郎當的,可他很有主見,一股領導能力已經在不經意中形成。假以時日,只要有恰當的契機,他就能把這種能力發揮出來。

同時,他很冷靜。現在的情況其實已經非常嚴峻了,斷了線索,丟了朋友,包括之前那麼多人的死亡,那個神祕人還要逼他、挑釁他。若是其他人,抓狂、煩躁、對自我產生懷疑等等負面情緒都會涌上來,甚至會吞沒整個人。

但是他沒有。他痛恨對手、痛恨自己,但從來沒有崩潰、自甘墮落。哪怕是線索全斷,比如現在,他還是在想辦法,試着繼續去找出新的線索。

最重要的是,以前看他那麼動動手,念念口訣,覺得陰陽術也並不是很難嘛。可真的自己去嘗試、學習之後,才能真切地發現,把那麼多口訣、手訣、陣法、道具全部運用得那麼隨心所欲、信手拈來,真的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一般人就算看到那些東西,都不見得能具體描述出來。(比如作者小星-_-)

秦陽很厲害,特別是跟更多的陰陽師接觸了之後,蘇婭更加能感覺到這一點。

他未必是心性最成熟、考慮事情最全面的人,但是在陰陽術和細節把握方面,那些比他年邁得多的前輩,都不敢有任何託大。

一個人、兩個人如此,那可能是自謙,可所有人都是如此,那就是秦陽真的強了。

“喂、喂,發什麼呆呢?”一隻手在蘇婭面前晃。

蘇婭回神,面無表情:“沒事。”

絕世美男寧缺毋濫 秦陽看着她,有點擔心,更多的是疑惑:“真的沒事?”

蘇婭繃着臉:“我剛纔在想事情。”

“是發現什麼細節了嗎?”秦陽也沒想到她具體在想什麼,以爲她是發現了什麼線索。

蘇婭搖頭:“我在想你的事。”

“我的事?我什麼事?”秦陽有些意外。

蘇婭猶豫了起來。

秦陽嘴角微微上揚:“喲,還學會害羞不敢說了?想什麼少兒不宜的事呢?”

蘇婭:“……沒有想少兒不宜的事。”

她頓了頓:“就是覺得,你其實挺厲害的。”

秦陽被她突然這麼一句誇獎給說得有點茫然。他沒反應過來,爲什麼蘇婭這個時候會突然誇他這麼一句話。

蘇婭說完這句話之後,也愣了一下,然後……又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秦陽看出了她的羞澀,原本有些焦慮的心情也變得輕鬆開心起來。

他按在了蘇婭的頭頂,輕輕揉了幾下。

“我再厲害,也沒你厲害。走吧,這裏暫時是找不到什麼線索了,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蘇婭沒回過神來:“去哪兒?”

“這邊。”秦陽把手機屏幕遞過來給她看,“這邊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帖子回覆說貌似有鬼。我們去看看。”

蘇婭哦了一聲。

兩人再次乘坐地鐵,坐了兩站之後,到了目的地。

但是,不巧的是,他們到了之後再聯繫那個層主,層主“絕世香蕉”卻表示自己現在正在公司上班,能不能等傍晚下班的時候再來。

這隻能怪秦陽沒有事先跟對方聯繫好。

現在才中午,兩人在附近的商業中心找了一個店,隨便吃了點。

他們選的這個店環境裝潢得不錯。古色古香,裏面的服務生也都是一身旗袍,身材個個都說得過去,而且畫着淡妝,就像是從古代仕女圖裏面走出來的江南女子一般。

秦陽朝那些女人身上多看了好幾眼,回頭就發現蘇婭正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視着他。

一瞬間的慌亂之後,秦陽坦然地注視回去,衝她彎眸笑。

“沒你好看。”

蘇婭猝不及防,被這句話又一次搞得面紅耳赤。

秦陽要是現在有把扇子,一定會得意地打開,扇幾下。

菜很快就上了,兩人一邊吃,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這話。

都是老夫老妻了,蘇婭也不是健談的人,平時他們相處,基本上都是這個模式。秦陽不說話,蘇婭就不會特別主動地開口。

“你看看旁邊那一桌。”秦陽小聲地說道,“看看人家姑娘多主動,多活潑。你也學學,平時多笑笑。長這麼好看,老木着一張臉多浪費。”

蘇婭:“……”

她悄悄瞥了旁邊桌一眼,只見一個十來歲的小妹妹正貼身坐在一個十七八歲的男生旁邊,衝他笑,給他夾菜,喂他吃飯……說着一些特別親密的話。

甚至親密到,有些話聽着已經覺得有點噁心的地步了。

蘇婭默默扭回頭,看了秦陽一眼,略一挑眉,同樣小聲回覆。

“你喜歡那樣的?”

秦陽直覺不妙。

“完全不。只是覺得,你應該多笑笑。不然別人還以爲,你跟我談戀愛有多不情願似的。”

他也夾了一筷子的菜到她嘴邊,七分故意、三分興趣地說:“來,啊。”

蘇婭:“……”

“乖,要掉了。”

蘇婭飛快開口,把筷子咬了進去。

耳根又已經紅透了。

“……就是那個畫《我的妹妹怎麼可以那麼可愛》的作者的新一部漫畫……”

身邊傳來一個聲音,似乎在討論什麼漫畫。

秦陽長嘆一聲:“啊……我的媳婦兒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秦陽原本打算,暫時放下帖子裏的其他訴求,陪自己親愛的媳婦兒逛逛街什麼的。

他記得大學的那些女同學,大多數都有日常護膚品、化妝品啊什麼的。他曾經在食堂吃午飯的時候,曾經聽過隔壁桌一對閨蜜談這些,列出來了一連串的東西。什麼洗面奶、化妝水、面霜、面膜、防曬霜、隔離乳、脣膏、口紅、眉筆、睫毛膏、眼線筆……

最可怕的是,這麼多東西竟然都只是“日常用品”,而且還可以講半天的各種牌子。特別是那個口紅,貌似還能有幾百種色號!

不都是紅色麼?!

他是真的迷惑。

而再看看蘇婭,貌似就沒見她用過任何東西。

想來他這個男朋友做得也真是不夠好。網上總有熱搜說,愛女友就送她xxx牌子的口紅、護膚套裝等等,而他這麼長的時間,都沒送過她什麼像樣的東西。

什麼包啊、口紅啊、香水啊、布偶啊,他竟然什麼都沒買過。

於是,他拖着蘇婭來到化妝品的櫃檯,那邊正好有個免費化妝體驗的活動,他果斷把蘇婭推過去,按在椅子上。

“我不……”蘇婭看着他,有些不情願。

“化。”秦陽大手一揮,蓋棺定論。

半小時後,平時素顏朝天的蘇婭,轉眼像是整了容一樣。

她本來就好看,底子特別好,在化妝師的手下,她的顏值瞬間甩網紅、校花一百條街。

周圍櫃檯那邊的櫃員都圍了過來,驚豔得一個勁讚歎。

蘇婭全程保持羞澀,在化妝師說“好了”的時候,才緩緩睜眼,看向旁邊的秦陽。

如果說,之前的蘇婭是一朵百合,那麼,現在的她就是一朵帶着晨間雨露的玫瑰。

美得驚豔。

“這位小姐再換一身衣服,比那些明星都好看多了。”一個圍觀的櫃員友情提醒道。

同時,她們也七嘴八舌地推薦起了她們的化妝、護膚產品。

秦陽手頭現在也有點錢,大手一揮,買了。

“不用這麼多!我又不會用。”蘇婭忙攔住他。

“沒事,多試試就會了。女人嘛,哪有不會化妝的。到了年紀都會的。小姐你這麼好的底子,真的不應該浪費。”一個櫃員笑吟吟地說。

買了一堆不知道什麼是什麼的化妝護膚品之後,秦陽又拉着她來到了樓上……

傍晚,門鈴響起。

陳彥博開門,當即被門口兩位給整懵了。

“兩位是……”

門口的男子淺灰色圓領t恤、黑色休閒款風衣、深藍色牛仔褲、小白鞋,乾淨清秀。門口的女子棕白橫紋短衫、五分袖的卡其色休閒外套、淺色牛仔短裙、情侶款小白鞋,美豔如畫。

男子歪了歪嘴角,輕笑:“你好,我是論壇上的秦陽。請問是‘絕世香蕉’麼?”

陳彥博驚呆。

這貨是陰陽師?有這種打扮的陰陽師?

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在這一刻被顛覆了。

“我就是。那個……你們確定不是什麼街拍模特嗎?”陳彥博小心翼翼地發問。

秦陽點頭:“下午的時候,確實在路上被人拉住求街拍了。不過你放心,我是專業的陰陽師。有什麼靈異的事情,可以跟我說。”

每次跟新的客戶見面,大多數的情況,秦陽都要跟人家解釋一遍:你們看的跳大神的電影都是假的假的假的,真正的陰陽師年紀很輕的,活不了七八九十歲的……

“好了,說說什麼事吧。”秦陽和蘇婭走進了陳彥博的家。

陳彥博不是本地人,本來是來b市上學的,後來畢業、考研、讀博等等,反正現在年紀也快三十了,在b市有了一份比較體面的工作。目前有一個感情穩定的女友,打算等過陣子向女友求婚。

可是,就是前不久開始,他感覺家裏似乎有其他人的存在。

男人嘛,在家有時候懶一點,下班回來之後就不怎麼收拾屋子。但是,這段時間,每次早上起來的時候,都能發現家裏很乾淨,就像是田螺姑娘來過似的。

他一開始問了女友,問她是不是晚上悄悄來他家了。但是,女友的反應能判定,不是她。

雖說這個田螺姑娘的行爲深得陳彥博的心,但他畢竟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這種半夜悄悄進屋子收拾的行爲,無論如何都讓人感到害怕。

萬一哪天,那位不收拾家,反而把他一刀斃命了呢?

爲了查出是誰在搞鬼,他特地決定裝睡,熬夜看情況。

可是,連續好幾次,他明明喝了不少咖啡、濃茶提神,半夜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睡着。

醒來之後,就連那些喝完的咖啡罐都被收拾了。

這讓他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正好看到論壇上的那個置頂的帖子,他看回復說是真的,也不管是不是託了,先求助了再說。

沒想到真的有人聯繫上了他,而且……還是這麼兩個年輕的一對。

秦陽瞭解了大概的情況之後,在整個屋子裏逛了一圈。

“陰氣有點重,看樣子確實是鬼來過……”秦陽摸着下巴說道。

“那……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我雖然很感謝那位的好心,但我畢竟還是會害怕。”

秦陽表示理解。

他正走到電視櫃旁邊,看到上面擺放着的全家福和跟女友的合照、女友的單獨照片。

“拍照不錯啊。”再旁邊還有一臺性能配備不錯的單反。

陳彥博說還好還好。現在的女朋友都喜歡男朋友把她們拍成小仙女,被逼着學出來的。

秦陽聽了,默默回頭看了蘇婭一眼。

蘇婭也像是有心電感應似的,對上了他的視線。

“回頭我也學,我的媳婦兒,怎麼說都不能比別人委屈。”秦陽直接表態。

他又看向陳彥博:“吃飯了麼?”

陳彥博:“……啊?”

“介意添兩雙筷子嗎?”秦陽剛纔在廚房已經看到了一些食材。

看來還是個會做菜的,嘖,五好男人啊。

又不吸菸,還能全方面哄女朋友,還有穩定工作,待人接物態度也不錯。

有出息啊。

陳彥博一開始有些疑惑,但是還是應下了。 陳彥博只買了兩人份的飯菜。突然加了秦陽和蘇婭兩人,之前買好的那些分量自然是不夠了。

不過秦陽也沒讓他多忙,表示他們可以點外賣。

反正b市也是重點城市,這裏還是市中心,點外賣分分鐘的事情。

“我在這個屋子裏感受到了陰氣比較重,但是我沒法從這個陰氣中跟蹤發現那個鬼在屋外的哪裏。所以只能等到晚上,等那個鬼自己出現了以後,再跟那位聊聊。”秦陽給他解釋。

陳彥博明白過來了。

沒一會兒,大門被打開,相框裏的女主角出現了。

“親愛的,你沒忘……啊,這是……有客人?”進來的姑娘也很懂打扮,現在已經是深秋了,可她一身打扮,看上去一點也不臃腫。

她進來就看到秦陽和蘇婭在客廳。

“寶貝,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陰陽師。我這段時間不是總感覺家裏鬧鬼麼,正好這位秦陽先生在b市,就把他請到家裏來看看。”陳彥博又看向秦陽他們,“這是我女朋友,夏佳佳。”

夏佳佳在聽到介紹之後,當即皺了皺眉,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陰陽師?他們?”

陳彥博也懂她在想什麼,忙有些尷尬地把她推進了廚房,說是一起準備晚飯。

雖然他是好心,奈何,秦陽和蘇婭聽力都比常人好。雖然隔着幾米遠,廚房裏的聲音他們還是能聽得一清二楚。

“你可別是被騙了啊。這種打扮,說是捉鬼的,誰信啊。”夏佳佳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說話也直接了不少。

秦陽坐在外面的餐桌前,單手托腮看着旁邊的蘇婭,輕聲說道:“俊男美女就不能是陰陽師了?這算是職業偏見了吧?”

蘇婭也帶上了一些笑意。

每次都這樣,她都有點同情秦陽了。

陳彥博悄悄跟夏佳佳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反正他帖子上說了,可以在完成後交錢,而且,就前兩天,不是破獲了一起地鐵那邊的案子嗎,據說有他參與。我暫時信吧,不然,我也沒別的人可找了。”

夏佳佳:“……好吧,那你小心一點。真不靠譜的話,我來幫你說難聽的話。咱賺錢也不容易,千萬不能被騙子給騙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