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華明費了好大得勁才把臉上的溫度降了下來,恢復到往常的樣子,再抬頭看時,已經看不到陸詩雨的身影了,想想還是不放心她一個人,顧不得地上的萬年靈藥,趕緊追了上去。

跟著地面上陸詩雨走過的腳步痕迹,疾行了一段距離后,並沒有發現佳人的影子,按理說二人相差的時間不短,陸詩雨又是在尋找靈草,應該能追的上的,莫非是遇到了危險? 華明賢站在陸詩雨腳步消失的地方,又仔細查探一番,並沒有發現打鬥的痕迹,也沒有察覺到這地方有靈力波動的殘留,怎麼會消失不見了呢? 焦

跟著地面上陸詩雨走過的腳步痕迹,疾行了一段距離后,並沒有發現佳人的影子,按理說二人相差的時間不短,陸詩雨又是在尋找靈草,應該能追的上的,莫非是遇到了危險?

華明賢站在陸詩雨腳步消失的地方,又仔細查探一番,並沒有發現打鬥的痕迹,也沒有察覺到這地方有靈力波動的殘留,怎麼會消失不見了呢?

焦急的華明賢此刻正忙著查探陸詩雨的行蹤呢,並沒有注意到身旁不遠處有一朵沒有靈氣波動的植物,上邊半開著一朵平凡小紅花,正在踮著腳悄悄地向華明賢靠近,好不容易終於能夠蹭到食物身邊,剛打算張開花苞,華明賢就從身邊走開了。

由於華明賢一直在不停的走動著,身後的小紅花鎖定不住目標,只好跟在後邊來回的跑,這一大一小的行走間距幾乎一致,從遠處看著甚是滑稽。

陸詩雨在空間里看到追過來的人是華明賢時,還有些猶豫,如果換成另外兩位,師尊都是金丹期的真人,直接殺了就是,也不用擔心會有麻煩,可是現在這位,畢竟是葯宗化神尊者的嫡系後輩,還是在尊者那裡掛了號的,鐵定不缺保命之法,要是自己動手,萬一身上種有魂印,在出秘境后,只會給自己和家族惹來無盡的麻煩,可是現在,不除掉他的話,自己空間的秘密不保,能不能留得住命還是兩說,即使知道華明 說實在話,許川也不是沒有過戀愛經歷,不過關於哄女孩子這一方面,許川卻是無能爲力,否則他的初戀也不會因此離他而去了。

按照身邊朋友對於許川的定義,大概就是一塊木頭。

不得不說,程夢欣的表現確實把許川唬得死死的,弄得許川都不敢開口說話,生怕錯上加錯。

兩人保持一蹲一站的姿勢大概五六分鐘後,別墅漸漸消失,衆人回到了課堂之中。

也不理會身旁的男生,程夢欣紅着眼,氣鼓鼓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趴在桌上不知想些什麼。

許川只感覺腦子亂的很,現在對那鏡子那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了,偷偷摸摸把鏡子搬到程夢欣課桌旁後,像做賊一般溜回了自己的位子。

許川的奇怪行爲雖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過因爲羅老師站在上方的緣故,誰也不敢開口說話。

“好了,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件道具,到底真相是什麼呢?還請同學們耐心等待,接着往下看。”羅老師邊說邊弄出了屏幕,上面的畫面正是藍衣男子與黃祁山被別墅主人所化厲鬼困在房間的那一幕。

在許川的猜測之中,黃祁山與藍衣男子面對的應該是必死之局纔對,剋制男鬼的鏡子不在,黃祁山與藍衣男子應當要死一個人。

不過現在黃祁山活的好好的,那麼死亡的只能是藍衣男子了。

不過事情都可能會出現轉機,住戶們所認爲的局面卻被藍衣男子輕易打破了。

幾乎是瞬間,在男鬼撲向黃祁山的那一刻,藍衣男子掏出了一件道具。

一雙像是被鮮血侵染的高跟鞋被藍衣男子扔了出去,瞬間把那男鬼給定住了。

“走!”畢竟是自己的道具,藍衣男子自然知道能夠爲自己爭取多長時間。

其他場景的道具如同恐怖信物,也可以帶進另一恐怖場景,不過大部分的道具都是針對某一恐怖而言的。

那些用途極廣的道具稀有程度不亞於恐怖信物。

藍衣男子掏出的血色高跟鞋便是一件用途廣泛的道具,它的功能很是簡單,將血色高跟鞋向恐怖扔出,鞋子上沾染的恐怖之血能夠形成一股怨念,將被扔中的恐怖困住。

因爲是一件在63天級別的恐怖場景找到的道具,藍衣男子估摸着它只能爲自己爭取五分鐘時間。

“事情變糟糕了,都是你個廢物,那麼急着把人弄死,現在被鬼盯上,你去擋啊!”藍衣男子逃到比較寬敞的客廳,便開始衝黃祁山大罵。

珍貴道具的消耗以及陷入險境的困擾,讓藍衣男子心態變得焦躁,氣不打一處來的他自然把氣撒在黃祁山身上。

“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好說的?郭如銘的死和你沒有關係嗎?”黃祁山口中的郭如銘,應該就是之前死去的無名住戶了。

“你……”藍衣男子正欲暴走,不過走廊傳來的粗重腳步聲卻讓他放棄了這個念頭。

男鬼追來了,還是先逃命要緊。

雖說那男鬼的速度不算太快,不過其不知疲倦的特性卻是致命。若是沒有找到解決辦法,兩人肯定會被累死。

“這個男鬼沒有什麼特異的攻擊手段,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兩人應該是要躲進地下室了。”莫如來一邊觀看一邊分析。

果真如他想得那般,黃祁山在與藍衣男子不約而同地跑到了地下室入口,急忙將暗門打開後,兩人立即鑽了進去。

地下室無盡的黑暗格外壓抑,若非藍衣男子順手在客廳拿了個火機,住戶們根本看不見他倆要做些什麼。

黃祁山正喘息着呢,但心裏卻是閃過一個疑問,反正當下無事,便直接問出了口:“之前你被困在這裏的時候,是從哪裏出來的?”

“廢話,當然是從入口離開的。”藍衣男子臉色有些難看,畢竟當時被困的是他。

兩人說完之後,氣氛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覺得你有東西瞞着我。”藍衣男子忽然開口說道,將眼前的黃祁山嚇了一跳,“我很好奇爲什麼你會如此魯莽,即使你知道那女鬼不能離開浴室害人,但經歷了那麼多恐怖場景,你會這麼衝動地認爲這是真相,並開始算計起其他兩人?說說吧,你在別墅裏找到了什麼東西。”

藍衣男子的話瞬間戳中要害,讓黃祁山再也無法接着隱瞞下去,微弱的燈光之下,黃祁山掏出了一件熟悉的物品。

“道具?”藍衣男子看着那牙刷瞬間明白過來。

結合視頻,猜出這是道具並不大難。

“是的。”黃祁山點了點頭,“這牙刷是剋制女鬼的物品,只要拿在手裏,女鬼便無法造成傷害。”

“你個瘋子,爲了自己連其他人都不顧了……算了,現在是要找到離開這裏的方法。”藍衣男子怪異地看了黃祁山一眼。

兩人的對話有些不明不白,住戶們能聽懂的也只有莫如來也江委駒兩人。

這一恐怖場景與下一恐怖場景之間其實有某些關係的,恐怖場景並不會越來越困難,如果在某次恐怖場景裏住戶一方損失極其嚴重的話,下一次恐怖場景的難度會降到40天以下的級別。

40天以下的恐怖場景,無非是些變態的人罷了,面對上常年與恐怖還有其他住戶勾心鬥角的老住戶們,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

而黃祁山,打的就是這個注意,把其他住戶直接害死,下次恐怖場景自然能輕鬆許多。

藍衣男子此時緊張到了極點,黃祁山敢當面將目的說出來,要麼是他放棄了把其他住戶淘汰的念頭,要麼就是……

“嘿,你身上還有道具或者信物嗎?”黃祁山板着臉忽然開口。

“這……還有一件信物,不過等級太高了,不敢用。”藍衣男子一邊說着一邊觀察黃祁山的臉色,生怕後者翻臉把自己給幹掉了。

藍衣男子身上自然有一件信物,但它的等級卻不高,故意把高等級說出來,自然是爲了威懾黃祁山。

藍衣男子甚至做好了關掉火機的準備,如果黃祁山真的敢動手的話。

“其實你不必害怕我,我身上的信物早就用掉了,在高層眼裏,我可沒有你那麼重要,我想你手裏的信物應該是高層給你防身的吧。”黃祁山靠在牆壁上,沒有一絲對藍衣男子防備的樣子。

“確實是這樣,你也不用太泄氣,大家都快經歷完這七年了,被高層看不看重倒沒什麼。”藍衣男子見黃祁山這副放鬆警惕的模樣,心想自己剛剛是過於緊張了,下意識出聲安慰黃祁山一句。

“你不懂啊,正是因爲不看重,每一次的恐怖場景我過得那是提心吊膽,好不容易搞到一件道具,希望能借此讓下一次恐怖場景變簡單些,現在卻被困在了這裏。”

“沒事,我還有一件信物,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把信物用掉也無所謂。”藍衣男子沉吟道。

“也是,不過……快走,那鬼下來了!”黃祁山突然變得緊張起來,嚇得藍衣男子連忙轉過了身子。

不過,這一切都是黃祁山裝出來的,他的目的是趁藍衣男子不注意,然後將其殺死。

顯而易見,對黃祁山漸漸放鬆戒備的藍衣男子中招了,而他所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的生命。

如果要弄死全部的住戶,把他們全部騙進浴室基本上不可能,在客廳搜尋的時候,黃祁山就在自己身上藏了一把匕首。

這把匕首沒有讓黃祁山失望,鋒利的它捅入藍衣男子脖子後不到一會,便終結了藍衣男子的生命。

雖然地下室已經沒有了光亮,但衆住戶還是感覺到了黃祁山興奮地搜索着藍衣男子的屍體,臉上洋溢着癲狂的笑容。

當火機再次亮起的時候,黃祁山手裏已經是多了一串骨頭項鍊。

後面的情節也變得稀疏平常了,信物人骨項鍊召喚出來的恐怖雖然不敵那男鬼,但還是在死亡前爲黃祁山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當黃祁山進入浴室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

雖然看完了黃祁山四人的經歷,但還是有許多住戶不知道那件隱藏的信物。

這自然是羅老師弄的,本來看到許川拿着鏡子出來的他很是高興,但當許川把鏡子放到程夢欣身邊時,羅老師不免起了疑心。

仔細探索了程夢欣後,羅老師得知了程夢欣是靈媒體質的真相,不過靈媒體質倒無法引起羅老師這類能力者的重視,不過對於其他住戶來說卻是有點不大公平。

所以纔有了那麼一出。

“給的東西雖然不多,但最後把範圍縮得那麼小,應該有人能答出來了吧?”這是羅老師內心的真實寫照。

“看來題目有點困難,很多人都沒有什麼頭緒,找到道具的同學算是一份獎勵,能夠把自己的正確推測說一遍的同學也能得一份獎勵。好了,機會交給你們,五分鐘後我希望有同學能找到答案。”

這個獎勵對於許川來說那是勢在必得,不過這小子還在爲弄傷程夢欣的事情苦惱,居然沒聽到羅老師的這句話。 第八十一章:

陸詩雨在空間里看到追過來的人是華明賢時,還有些猶豫,如果換成另外兩位,師尊都是金丹期的真人,直接殺了就是,也不用擔心會有麻煩,可是現在這位,畢竟是葯宗化神尊者的嫡系後輩,還是在尊者那裡掛了號的,鐵定不缺保命之法,要是自己動手,萬一身上種有魂印,在出秘境后,只會給自己和家族惹來無盡的麻煩,可是現在,不除掉他的話,自己空間的秘密不保,能不能留得住命還是兩說,即使知道華明賢對自己有好感,也不敢賭那摸不著的真心,想到這裡,心中暗下決定,看著還在找尋自己的華明賢,眼神複雜,這又能怪得住誰呢?

陸詩雨在空間里看到一人一妖這一幕,忍不住扶額,不禁心中嚴重懷疑,讓自己的妖植上古食人花——小妖,獨自去對付這個發現自己秘密的華明賢真的沒問題嗎?可是為了不暴漏自己,在這密林中,也只有同是妖植的小妖是最適合的。

「別磨蹭了,一會那兩人趕過來,你就危險了,趁著現在趕緊動手。」陸詩雨見小妖還在那裡蹦躂,忍不住神識傳音道。

小妖聽到主人的命令,傳音道:「可是主人,小妖追不上他呀,怎麼辦?」若三歲幼童般糯糯的嗓音,帶著點小小的委屈。

「你就不能在邊上等著他自投羅網嗎?」陸詩雨頗有些恨鐵不成鋼,不禁懷疑自己是不誰人錯了,這麼呆蠢得妖植怎麼會成為上古大妖的,不會是自己當初認錯了吧?

華明賢還不知道有危險臨近,還在圍著陸詩雨消失掉的腳步痕迹,打著圈的尋找著,看看有沒有其他新的線索,而他此刻正在尋找的人,就是想要他命的人。

小妖聽到主人的命令后,就在原地紮根不動,舒展著為數不多的幾片葉子,鮮紅色的花苞迎著風飄揚,看著和身邊其他野花沒有什麼不同,在那等著華明賢自投羅網。

看著華明賢越來越近,還沒開過葷的小妖激動的抖著全身的葉子,慢慢的抽長著身體,隨風飄蕩著向目標人物靠近。

華明賢正在地上勘察者,忽然有種心悸的感覺,全身的毛孔都顫慄者,修真之人對危險都有一定的感知,華明賢雖然被保護的很好,除了飛天黃蜂那次,並沒有經歷過威脅到生死的危險,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那種心悸的感覺來自哪裡,為了自身的安全,還是決定先離開這裡再說。

還沒來得及御劍,就察覺到自己身後有東西在悄無聲息的向自己靠近,手中一枚雷電符沒有回身就扔了出去,原本想等著身後的東西,在符籙的攻擊下自顧不暇時,好給自己爭取逃亡的時間,誰知符籙扔出去后,並沒有爆炸聲響起。

「華師兄快跑!」顧明晰看到華明賢身後,碩大的花苞在吞了一枚符后,眼看著就要吞噬掉華明賢,趕緊出聲提醒道。

李尚喜手握彎弓,提箭對著花苞就射,在接近花苞的時候,就被連帶著華明賢一起吞進去了。

二人見華明賢被吞,對視一眼后,想到化神尊者的怒火,一起出手,準備救出華明賢。

小妖雖然是上古大妖中號稱無物不吞的食人花,但那是成年的大妖所擁有的能力,小妖現在還是個四階妖植,能力就有所不及,在吞噬掉雷電符后,雖然極力消化,還是被炸出了內傷,後來能夠吞噬掉華明賢,完全是應壓住傷勢的結果,現在已經完成主人的任務,看著來勢洶洶的二人,哪裡還敢停留,聽到主人的命令,就趕緊遁走了。

陸詩雨在二人追過去后才顯示出身形,把地面上自己的痕迹清理了一遍,這才隨在二人身後追了上去,等看到二人停下來后,這才追上去,疑惑的道:「師兄,怎麼回事?剛才聽到你們在鬥法,就趕了過來。」

顧明晰一臉凝重的道:「華師兄剛剛被妖植吞食了。」說話的同時不忘警戒著四周。

陸詩雨一臉驚慌的道:「天啊!華師兄出事了,我們出去后怎麼向尊者交代?」

顧明晰沒有回答,只是眼帶審視的看了陸詩雨一眼,又轉過身來看著還在尋找那兇手的李尚喜,道:「李師弟,發現那朵花了嗎?」

李尚喜聽到顧明晰的問話,這才停下來,失望的搖搖頭,他和顧明晰一樣,都是外門弟子築基后,才拜師進入的內門,除了有一個金丹期的師傅外,在葯宗是一點根基都沒有,如今化神尊者的後輩和他們在一起出的事情,還不知道出去後會怎樣呢?真是愁人!

顧明晰道:「先找到那東西再說。」就是華師兄的命救不會來,能把兇手交出來也好。

李尚喜聽懂了顧明晰的未盡之言,又在那朵妖植消失的地方仔細的查找起來。

陸詩雨也沒有多問,現在有人看見華明賢被小妖吞噬,正好和自己撇開關係,以後只要不把小妖放出來,就沒人會懷疑自己,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趕在二人頭裡,把小妖收進空間,其他事情,看情況再說吧

陸詩雨隨著二人在原地上摸索,在聽到小妖的傳音后,裝作尋找的樣子,來到小妖所在地,看著腳下枯萎的小草再看到自己后,努力的點點頭,陸詩雨趕緊把它收進空間,等確定沒有人發現后,這才放下心來

蕭楠高興地把採到的第三株寒冰雪九蓮裝進玉盒封印好,看了看四周還在尋找靈藥的師兄們,揚聲問道:「師兄們,收穫如何?」

程潛哭喪著臉道:「一株都沒有找到。」

魯商上前拍著程潛的肩膀,安慰道:「師弟,被灰心,你看著四周都看不到邊際的雪地,雪華獸還不知道有多少只呢,前面一定還有。」

「是啊!」其他幾人也隨聲附和。

程潛算了算,知道附近的寒冰雪九蓮已經采了差不多了,而秘境開啟一共只有十天時間,也不好因為自己沒找到寒冰雪九蓮而拖沓行程,就像是魯商說的,前面未必沒有,該是自己的一定會找到的,不是自己的也強求不來,想通后道:「我們去前邊看看吧!」

「走吧!」本來就是為了等程潛,見他開口,自然贊同。

眾人早已經習慣了出入靠御劍,現在走了這麼長時間,倒有些不適應了,可是在這裡卻不敢御劍飛行,以免被雪地里生活的妖獸當成活靶子,只是長時間的走路,雙腿實在有些受不了,真是讓人鬱悶。

蕭楠拍了拍有些酸痛的雙腿,把靈力在酸痛的地方運轉一圈,這才好一點,看著沒有邊際的雪地,蕭楠不禁懷疑,就是把秘境中的十天都浪費在這裡,也不一定走的玩吧!莫非在其他地方有傳送陣?

蕭楠越想越覺得可能,畢竟這個秘境也不算小,又是在上古時期建立的,那時候資源豐富,可不像現在似的,連布置傳送陣的材料都找不全了,就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幾座傳送陣,還被幾大宗門把持著,沒有重大事件,幾乎不怎麼動用,當然,開啟傳送陣需要用到的靈石都是極品靈石,一般人也付不起這個費用,而高階修士的御劍速度很快,在用傳送陣花靈石,又實在是不划算。

我的竹馬前夫 孫流年用肩膀扛了扛身邊的蕭楠,道:「蕭師妹,你看那是什麼?好漂亮啊!」

蕭楠被孫流年打斷思緒,順著他指向的方向看,就見遠處的天空中,風吹著雪花在空中翩躚飛舞,像是在下雪一般甚是美麗,風吹著雪花向著著六人所在的方向飄來。

「好漂亮啊!就像是在下雪一樣。」蕭楠指著前方高興的道。

孫流年見蕭楠笑得很開心,想到文印安說的討好女孩子的話,不得不佩服,果然,女孩子還是喜歡美麗的東西。

自從蕭楠來到修真界以後,被說下雪了,就是連下雨都少見,除非是有人在渡劫,不然每天都是一樣的天氣,早就不記得下雪時什麼樣子了,現在看到這番美景,又想到了已經忘記了多年的穿越前的日子,想到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將近十年,不禁有些感慨。

文印安看著孫流年的動作有些好笑,這個大腦簡單的師弟,現在居然學會討女孩子歡心了,莫非是終於開竅啦?不過,蕭師妹確實長得不錯

文印安順著二人的目光看去,越看臉色越蒼白,忙叫住低頭趕路的幾人,驚恐的道:「別往前走了,我們趕緊改道,前面那不是在下雪,是噬血蝙蝠。」

看著孫流年還在那傻站著,沒有反應過來,怒斥一聲道:「笨蛋,把靈力運到眼睛上看得清楚。」

蕭楠運轉靈力於眼部,這才看清楚,那雪花哪裡是風吹起來的,分明是嗜血蝙蝠飛行的時候帶起來的,地上還跑著一群躲避嗜血蝙蝠的華雪獸,還是那麼一大片。當下趕緊把飛行靈器放出來,在全都上去以後,為了安全起見,一致決定向沒有危險的來時方向逃亡。

宗明等人再蕭楠身邊圍成一個圈,讓蕭楠專心駕駛飛行靈器逃亡,幾人則是警惕著四周。

程潛站在蕭楠後邊,正還能看見後邊的情境,早前要運轉靈力才看清楚的嗜血蝙蝠,現在隨著距離拉近,就是肉眼也能看的清楚,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白色蝙蝠追著一群白色的雪華獸,落後的幾隻被嗜血蝙蝠捲走的雪華獸,在蝙蝠過後,連根骨頭都沒落下來,要是換成人的話,估計也和雪華獸差不多的命運。

看著離自己這一群人越來越近的嗜血蝙蝠,程潛實在不能做到面不改色,急切的催促著駕駛飛行靈器的蕭楠道:「蕭師妹,趕緊在加快速度,那群嗜血蝙蝠就要追上來了。」 五分鐘這點時間對於住戶來說算是極其不充裕的了,本來以爲答案會被羅老師公佈的他們卻被這招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很多人都開始努力回憶之前的畫面,希望能從其中得到一些重要的提示。

“黃祁山能夠成功逃離,肯定是利用了那件道具的,如果道具從來沒出現過的話,羅老師不可能讓我們去解答,所以道具在屏幕中一定出現過,從地下室出來的黃祁山沒拿什麼東西,那麼道具只能藏在浴室裏了。”莫如來仔細分析一波,很快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五分鐘很快就到了,羅老師拍拍手把思考中的衆人驚醒後,開始公佈答案。

只見羅老師向前方揮了揮手,放在程夢欣桌子下的鏡子居然飛到了空中。

看着鏡子中突然出現的女鬼後,道具之謎終於被解開了。

“好了,有同學解出來了嗎?”羅老師臉上帶着微笑,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

不過大家也不是剛進學院的新手了,誰知道回答錯誤會不會受到懲罰呢?

沒有讓大家回答就公佈答案,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陷阱。如果說不出讓羅老師滿意的答案,很可能會被懲罰。

見衆人沉默不語,羅老師開始了提問,而提問的第一個住戶,就是找到鏡子的程夢欣。

“程夢欣同學,請你說說你是如何找到鏡子的?”因爲靈媒體質的緣故,羅老師已經把程夢欣列入作弊的行列,一旦程夢欣說不出原因,自己便會剝奪她得到獎勵的資格。

程夢欣自然是不知道答案的,有了靈媒體質的指引,她根本沒想過去想這究竟是爲什麼,現在突然被羅老師提問,整個人也是緊張得很,不知如何作答。

“如今的情況或許是一個機會,試試許川的反應未嘗不可。”程夢欣心裏打定主意後,目光轉向了坐在一旁的許川。

和自己想的差不多,許川對於剛剛的事情很是內疚,自己剛剛看過去,便看到後者慌亂地把頭扭到一旁。

“許川!你來說。”程夢欣聲音有些不滿,聽得大家莫名其妙。

不過還沒等大家有所猜測,便看到許川猛的站起了身子。

“程夢欣同學心情有些不好,這個問題他和我討論過,我可以代她說說。”許川小心翼翼地說道,生怕自己的說法引起羅老師的反感。

不過羅老師卻並不在乎這個,他只想知道大家的能力如何,如果許川答不出,羅老師不介意將兩人一起處罰。

“因爲羅老師並沒有說明答案的標準究竟是什麼?我按照自己的想法認真說一遍,希望大家能耐心地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羅老師從一開始就是設計了這個題目,還特意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爲的就是淡化鏡子的存在……”許川想了一下,開始了自己的敘述。

之後的幾分鐘裏,衆住戶時而皺眉,時而拍頭作恍然大悟狀,不過毫無疑問的是,許川的答案得到了住戶們的一致認可。

莫如來心中也是佩服得很,不過是對程夢欣,這個女孩在他腦海裏一直是一個花瓶,不過這一出後,莫如來開始思考如何把她真正地拉入自己的陣營。

沒人懷疑許川故意爲程夢欣解圍,畢竟這涉及到獎勵,許川不會蠢到這樣做吧?

但事實的確如此,許川的確是在幫助程夢欣,不過這不是蠢,而是因爲自己內心的愧疚。

羅老師什麼也沒說,擺擺手示意許川和程夢欣兩人坐下後,便宣佈下課了。

當然,羅老師並不會去懷疑許川的說法,既然有人說出答案,自己把獎勵給他就行了,許川不要,難道還要硬塞給他嗎?

除了許川,莫如來和程夢欣三人外,其他住戶紛紛離開了教室,程夢欣複雜地看了一眼許川后,跟着羅老師去領取獎勵了。

許川留下是因爲李老師的話,而莫如來留下則是爲了在李老師爲許川解答時進行詢問。

詢問的內容自然是關於那些現實世界能力者的由來。

和許川想的一樣,李老師的身影在衆人離去後不久悄然出現,不過她沒有立即詢問莫如來留在這裏的原因,而是直接將許川弄消失了。

“李老師?”莫如來知道眼前人不會隨意坑害自己,不過心裏還是免不了一陣緊張,尤其是單獨面對她的時候。

“有問題?”李老師眼睛在莫如來身上打量了一會,才慢吞吞地問道。

“一些小問題,希望能得到老師的解答。”

“嗯,你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