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爲你傻。”我說道。

吵鬧了一會,還是將矛頭指向了眼前的一魄。 我仔細的打量了她一下,發現了一件事。 她渾身上下全部都被黑袍所遮擋住,這怎麼像極了一個門派的作風? 難不成是鬼門一派嗎? 似乎以前謝文九也是這身造型被我殺死的。 如果是鬼門一派,那麼這女子一定是八字屬陰中的特別的存在,不然,此

吵鬧了一會,還是將矛頭指向了眼前的一魄。

我仔細的打量了她一下,發現了一件事。

她渾身上下全部都被黑袍所遮擋住,這怎麼像極了一個門派的作風?

難不成是鬼門一派嗎?

似乎以前謝文九也是這身造型被我殺死的。

如果是鬼門一派,那麼這女子一定是八字屬陰中的特別的存在,不然,此時也不會站在我們的面前。

“你八字屬陰,被鬼門一派的人抓了,被折磨死了?”我說道。

沒想到……

(本章完) 坐在我們面前的這一魄卻突然間的發狂了,在撕心裂肺的‘啊’了一聲之後,在我們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來,這一次,真的要靠我跟馮小峯了。

她莫名其妙的失蹤了,我知道這是一種警告,或者是求助信號。

只是不明白她爲什麼會飄到這裏,又爲什麼會突然消失。

“什麼,什麼情況?”馮小峯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知道這件事可沒那麼簡單。

我看了馮小峯一眼:“走,關店。”

我說完,就立刻拉扯着馮小峯走了出去,將店門立刻鎖上了。

馮小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凌志澤,你是不是剛纔被嚇傻了?”

“沒有,我們要去當一回偵探了!”我說道。

身邊的馮小峯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麼。

我把心中的疑慮全部都跟馮小峯說了,鬼門一派可能是在殺天生屬陰的女子來做什麼壞事,而剛纔那個一魄,我覺得,一定是所有屬陰女子聚集的怨念成爲了那一魄。

怎麼會飄進我的店裏,這個還是個迷。

“所以?你覺得我們現在能做什麼?”馮小峯在一邊說道。

“去找鬼門一派,跟他們決一死戰!”我說道。

其實說實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誰給我的勇氣。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變。

馮小峯聽完我的話,卻突然笑了。“凌志澤,你是喝了多少假酒?就我們兩個人的能力,要去對付一個派?你是沒睡醒?要不要我給你一拳給你打回現實!”

天已經慢慢的黑了,我完全不想聽馮小峯說話。

這小子平時沒好屁,僅存的一點良知估計也在肖何求的那次用完了。

跟我去鬥鬼門派,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同意,我只知道,他看我沒搭理他,一個人往前走,突然上前來摟着我的肩膀。

“朝,真不是兄弟!我說不幫你了嗎,你就跑!”馮小峯說道。

一拳直接打在了我的胸膛上,雖然他給我一拳吧,但是有兄弟挺你的感覺還是不錯。

我跟馮小峯穿梭在黑夜中,彷彿我們兩個早已與黑夜融爲一體。

“你知道鬼門一派怎麼去嗎?我們這麼漫無目的走也不是回事。”馮小峯說道。

我也覺得是,這麼走下去,也不會找到鬼門一派。

我們兩個坐在了公園的長凳上,望着那圓圓的月光,各有所思。

差不多我們兩個都快睡着了,突然間一道聲音從我的頭上傳了過來。

我以爲是誰,這麼一擡眸,原來是宋婆。

我有些喜出望外的坐了起身問道:“宋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馮小峯見到宋婆來了,也恭敬坐了起身。

“你們在這幹什麼呢?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覺,不怕被人抓了?”宋婆笑着坐在了我的身邊。

“要抓也抓女的,我們是男的,抓我們能幹什麼用。”我自嘲的笑着,看了看腳下。

宋婆聽我說這話,立刻變了臉:“你知道鬼門一派抓陰女的事情了

?”

“嗯。”我點了點頭,把今天的遭遇全部告訴了宋婆。

印象裏,她值得我相信,所以我願意托盤而出。

宋婆聽了我的話立刻搖了搖頭:“當初我背叛組織,就是看不慣他們這樣殘暴,糟蹋了人家的姑娘啊。”

彷彿是提及了一個傷感的過去,雖然是黑夜,也可以看的出來宋婆的雙眼裏閃爍着淚花。

可是,我聽到她說背叛兩個字,立即有了興趣。

“背叛?宋婆,你以前是鬼門一派的人?”我問道。

宋婆看着我,雖然很不想讓自己跟鬼門一派有任何牽扯,但還是憤恨的點了點頭。

“是啊,我是看不慣他們殘害人性啊!”

我跟馮小峯似乎全部都抓到了一個點,就是宋婆曾是鬼門一派的人。

那麼既然如此,她一定知道鬼門一派怎麼去了?

我們這算不算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宋婆?我很想知道,鬼門一派的人抓陰女是幹什麼的?”我問道。

宋婆人搖了搖頭,似乎很不願意想起,但還是告訴了我:“抓陰女煉製他們的魂魄,無非就是給有錢的人續命。”

以命續命,想着這四個字,就滿是血腥。

這些人,還真的是可惡,竟然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

“鬼門一派要怎麼去?鬼門一派的老大又是誰?”我問道,滿身熱血無處釋放。

宋婆看了我一眼,問道:“你想去?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修煉的是邪術,是很難破解的邪術。”

我知道宋婆是爲了我擔心,但是我還是比較堅持。

爲了方纔那一魄,我必須要將這個事情處理的清清楚楚。

“宋婆,我知道你有辦法的,你能不能幫幫我!只要能帶我入了鬼門一派就行。”我說道。

身後的馮小峯也一同幫我求宋婆。

宋婆見我跟馮小峯比較堅定,也沒好在堅持。

只是叫我們先回去睡覺,明天這個點,她會去我們店找我。

夜已經深了,我跟馮小峯除了聽宋婆的話就別無他法,雖然我們並不知道宋婆這樣做的原因。

可是,現在只能靠着宋婆走進鬼門一派,除了相信,別無他法。

我跟馮小峯跟宋婆告別之後,就回店睡覺了。

等待着第二天的夜幕降臨。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這一覺睡的,一直到中午,我跟馮小峯纔起來。

可能是我們都覺得應該好好的補補身體來對付鬼門一派的人,所以才睡的那麼死。

可是等到我們起來開店門的時候,沒想到,鬼門一派的人竟然率先的找上門來了!

店門外,站着幾個身穿鬼門衣服的人,站成一排,在門口等着我們開門。

大中午的,敢這麼猖狂放肆的來到我們店門口排隊,怕也是有別的目的。

接?還是不接?

我跟馮小峯幾乎是同樣的疑惑,相視之後,決定開門迎接。

既然決定去打他們,這樣的送上門來正好。

也可以藉此試試他們鬼門一派的能力到底是怎麼樣的強。

我笑着打開門,馮小峯也做好了迎接戰鬥的準備。

鬼門一派的人瞬間全部都衝了進來,一時間將我們店全部都坐滿,幾個可以從外面看向裏面的位置也全部都被他們遮擋的嚴嚴實實,完全沒有一絲縫隙。

這是明顯的有目的性的來找我跟馮小峯。

“匡。”店門被最後一個進來的鬼門一派的男子也帶上了。

瞬間幾個男子拿着刀片像我跟馮小峯走來,他們應該是很瞭解我跟馮小峯的弱點,那刀片上面,全部都刻着我跟馮小峯的生辰八字。

看來,不知道是哪個高人,在背後想要要了我跟馮小峯的命。

“是誰指使你們來的!”馮小峯喊道。

我不慌不忙的坐在一邊泡着咖啡。

不過我這一舉動確實把它們嚇了一跳,怎麼說呢?

這裏是我的地盤,我對這裏不要太熟,利用這一點,來爲我跟馮小峯造勢我覺得很有必要。

鬼門一派的人倒也不藏着掖着:“得罪誰了,自己不知道嗎!告訴你們,韓破天已經跟了我們大哥,所以你們,還是乖乖的跟我們回去,讓我收了你們一個人一滴血,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想要用拘魂這招將我跟馮小峯的魂魄拘束在這刀片裏?

這麼惡毒的招數一看就是韓破天想出來的。

果不其然,看來張麗山真的像徐婷婷所說,離開東海了,不然這韓破天怎麼這麼快又靠上別的靠山了?

我跟馮小峯使了一個眼色,他立刻就明白我想要他幹什麼了,趁着這些鬼門一派的人猝不及防的時候,扔下一張沾有處女血的網,瞬間從房樑上落了下來,將這一行人全部都扣了住。

看來,韓破天就連我們都跟不放過了。

“我們在這裏等宋婆,看着他們,也不敢亂動。”我說道。

馮小峯走到一旁扔給我了一瓶水,“慢慢等,不急。”

我故意將這網用手觸碰了一下,瞬間,這突然間殺進來的鬼門一派,都變成了一堆娃娃熊仔。

每一個熊仔上面全部都寫着一個字‘令’。

看來這次,韓破天是玩真的了。

不過幸虧當初幸虧自己留了一手,不然,怕是死的相當難看。

“熊仔也拿來刺殺我們?看來此地不宜久留了,馮小峯,我們不主動出擊,他們還是會一波一波的派別人來。”我說道。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一聲,兩聲,三聲。

跟我們昨天約定的剛剛好。

我喜出望外的去開門,終於把宋婆給等來了。

宋婆一看到我們屋子裏狼藉的一片,還有被處女網所破解的茅山邪術,整個人不禁一怔。

“這麼快就找上你們了?”

“嗯,是韓破天,這個茅山的叛徒,沒想到被肖何求打傷之後,投靠了鬼門一派。”我說道。

宋婆看了看我,揮了揮手:“既然如此,你們只有自己爲自己的命運做回選擇了。”

宋婆走在前面,帶着我跟馮小峯不停的走再路上,不知繞了多少圈,我們纔到一個很讓人感覺到神祕的地方。

(本章完) 我跟馮小峯完全被宋婆帶着繞瘋了。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反正是跑到一個特別特別偏僻的地方,宋婆的腳步才停下。

轉身看了一眼我跟馮小峯,就在一座沒有墓碑的墳墓上,燒了一張符篆。

待符篆燒完後,竟然從空氣中撕裂出來一個空間。

那裏面霧靄層層,完全看不清切裏面的建築,和人。

模模糊糊間,宋婆在我跟馮小峯的額頭上都貼了一張符,不過這符跟別的符不同。

шшш✿ Tтka n✿ C 〇

這符到了我們的額頭上,就完全消失了,坐落在我們額頭上的一個黃色的小孔。

也是因爲這符篆,我看這裏的情景竟然開始真切了起來。

鬼王門,比我想象的還要比較邪門。

就連進入鬼王門的祕密基地,都需要他們佈置下的結界。

如果不是宋婆,怕我很馮小峯就算找一輩子,也找不到這裏。

“現在,你們全部都站在我的身後。”宋婆說道。

我跟馮小峯自然不敢怠慢,直接站在了她的身後,跟着她一點點挪動着自己的步子。

宋婆帶着我們躲過那些鬼王門的人。

可是我比較奇怪,他們明明都在這裏站着,爲什麼會像看不見我一樣?

“他們不是人麼?”我問道。

宋婆點了點頭:“這些都是幻術,就是想讓外人在進去鬼王門的時候,被他們吸引去,然後跟他們打鬥浪費掉所有的精力,真正屬於鬼王門的人,不會出現在這裏做這些無聊的事,而正應該在抽別人的魂魄。”

“在哪裏?”我連忙問道。

宋婆靜靜的停下了腳步:“哪裏最陰,哪裏就是。”

前面的一個廢棄工廠裏,傳來女子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聲。

我跟馮小峯對視了一下,也算是知道了,一定是這裏了。

鬼王門想要做的那些見不得人人的勾當,看來日後也是不可能的。

我跟馮小峯從兜裏各自掏出來了一張符,念決後,直接將符篆扔在了腳下,等着這符篆在我們腳下打轉。

差不多有三圈之後,我跟馮小峯才繼續向前走去。

宋婆看了一眼我跟馮小峯:“你們的法術?”

其實我也不知道,總是覺得,自從肖何求走了之後,我的法術就突然功力大增,可能是他在背後搞的什麼鬼吧。

“這是增加功力的符篆,點燃這個,我們的功力就會比以前厲害幾倍。”我說道。

宋婆點了點頭,說了句還是小心一點好。

就帶着我跟馮小峯繼續往前走。

前面,陰風陣陣,就連走在路上,都覺得這風冰冷的刺骨,深深的刺着我們的四肢百骸。

我跟馮小峯不禁的抱成了一團。

就在這時,廢棄工廠的門卻突然被推開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