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他名義上的妻子而已,去哪裏,就算不告訴他,也是無可厚非的,問起來,反而叫人覺得是自己小氣了。

換了其他的時候,黎姿對於狄澈的氣息,總是出乎尋常的敏感,敏感到,只要他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內,她就能憑直覺,將這個人給認出來。 可是這次,這次不是這樣的。 院長媽媽的事情,給黎姿的打擊太大了,知道狄澈都到了她的身邊,黎姿還怔怔地發呆,根本不知道狄澈都到了自己的身邊。 “你的臉色怎麼

換了其他的時候,黎姿對於狄澈的氣息,總是出乎尋常的敏感,敏感到,只要他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內,她就能憑直覺,將這個人給認出來。

可是這次,這次不是這樣的。

院長媽媽的事情,給黎姿的打擊太大了,知道狄澈都到了她的身邊,黎姿還怔怔地發呆,根本不知道狄澈都到了自己的身邊。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狄澈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將人給翻了過來,仔細地看着她的臉色。

黎姿的臉色,說難看,那都是擡舉,給面子的。

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隨時就彷彿是個會嚥氣的死人一般。

“沒,沒事。”

黎姿下意識,條件反射地回答。

“最好沒事。”

這個女人,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在瞞着他了?“你有沒有事我不管,要是孩子出事了,我要你好看。”

“嗯嗯嗯,孩子,孩子不會有事的。”

黎姿用力地點頭。

她一早就知道了,他會對她這麼好,還會陪伴她,不都是因爲,她的肚子,是狄家未來的繼承人麼?

沒有了這個孩子,她黎姿,便什麼也不是了。

可就算是這樣,就算是他看在孩子的份上給她的溫柔和體貼,她也甘之若醴,覺得,着就是自己心中最想要的吧?

狄澈看着黎姿的臉色,在自己面前變了又變,還是惶惶然地低下頭去,用力地,小雞啄米一般地點着,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其實,他也未必就是那個意思了,但是除了這個意思,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表達出什麼意思來。

狄澈深深地嘆口氣,倒叫邊上一直關注着他的黎姿暗暗地心驚了瞬間,還往邊上縮了縮。

她擔心,自己是不是又在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讓他生氣了。

因爲,她總是這樣的笨拙。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惶恐樣子,狄澈忍不住就伸手,將這個女孩子給摟到了自己懷裏

他環着她的腰,讓她可以貼在自己的心口。

黎姿側頭,緩緩地擡起一點目光,探究地看着有些不同的狄澈。

“怎麼?”

“嗯,沒什麼”黎姿趕緊搖頭。

她不好奇,因爲好奇心太重的女人,是會被討厭的。

所以,她只要可以這樣安安靜靜地偎依着他,就會覺得很好了。

院子不遠處的地方,適才狄澈看見的那對老年夫婦,老奶奶,正推着老爺爺的輪椅,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兩人說說笑笑的,半點也沒有因爲身體的不適而有什麼不好的情緒。

午後的陽光灑在他們兩人的身上,彷彿是給兩人罩上了一片難得的神聖。

黎姿順着狄澈的目光看向那兩位老人,腦子裏不期然地閃過那麼一句話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希望如果能夠有以後,自己和狄澈也可以這邊相互偎依着老去。

可是,在狄澈看來,那一對緩緩遠去的夫婦,應該是未來的他,和緱明姿吧?

“走不?”黎姿心口有些悶悶的。

她輕輕地拉了拉狄澈的衣服,讓他的目光,從那一對老人的身上轉開。

“好,走。”

狄澈點點頭,還是環着黎姿的腰,往醫院外面走出去。

他被打攪得心中略有些不快,只是還沒抓住到底自己爲什麼覺得不快活了。

“那個……狄澈……”坐在車上,黎姿側頭看了看邊上這個如同天神般高高在上的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什麼事,說。”

“那個……沒什麼,算了。”

黎姿最終,還是將借錢的話,給生生的吞了回去。

“你無聊不無聊,有什麼就說,別這麼吞吞吐吐的。”

狄澈不耐煩了。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就是……就是,前面有銀行,我想下去看看,看看……我卡上,有多少錢了。”

夠不夠,給院長媽媽治病。

黎姿的聲音越說越小,目光卻很是堅定地看着不遠的地方。

這條路的盡頭,還真是一家頗具規模的銀行。

銀行,看錢?

狄澈的目光閃了閃。 這個女人,就這麼關心自己到底從他手裏撈了多少錢麼?還是對於這個女人來說,反正,孩子也懷上了,很快就要生了,所以已經開始考慮自己存了多少錢的後路了嗎?

狄澈的表情越發的冰寒起來,連帶着整部車子裏面的空氣都快要凝固了。

前面開車的保鏢暗暗地苦着一張臉,就差沒有求爺爺地告奶奶地扒住黎姿讓她不要隨便招惹狄總生氣了。

瞧瞧,狄總這麼一發火,還沒到深秋的,他想開暖氣啊有木有!

“你就這麼着急知道,你從我身上撈了多少?”狄澈沉默到車上所有的其他人,都快要受不住了,才緩緩地開口。

他因爲他的氣勢,可以將那貪戀鈔票的小女人給壓得死死的。

可沒想到,車上那些身死邊際來過好幾遭的保鏢都忍不下去了,黎姿還是一副呆愣愣地看着窗外,尋找着外面的銀行,毫無知覺的樣子。

天知道,她因爲擔心院長媽媽的身體,還因爲不知道錢會不會夠,腦子裏一直都在飛速地運轉着。

她想要知道,錢到底夠不夠給院長媽媽治病。

而且,她會忍不住地去想,爲什麼院長媽媽生病的時候,讓人來找她,可是她卻根本就沒有得到消息呢?

狄澈雖然平時看起來狄淡得不行,但是對於慈善事業,也是從來都不吝嗇於花錢的。

所以,不會是他的,一定不會是他不讓自己的院長媽媽告訴自己生病的事情。

黎姿知道狄家那是通天的背景。

也知道自己不過是什麼都沒有的一個孤兒。

她是的的確確地,攀了狄澈這段高枝。

可是,她也足夠清楚自己的身份,從來不會因爲孤兒院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去麻煩狄澈。

什麼新進來的孩子需要找工作之類的。

她知道狄澈只要願意,就可以將那一家孤兒院的所有人,都捧到天上去。

可是,她卻並沒有這樣坐。

黎姿很清楚的是到,人,是要知足的,人,也是要自力更生的。

那些孤兒院的種種,是她的家,她的親人,卻不是狄澈的家,狄澈的親人。

說到底,他都沒有幫助他們的義務。

所以,他就算是趕他們離開,那也是說得過去的

可是,可是……再怎麼說得過去……她,她還是……

“等等,停車,啊,就是那裏。”

黎姿突然出聲,到叫車上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

司機也下意識地,就聽着黎姿的吩咐,一腳踩下了剎車。

然後,他就發現,自己居然就這樣將車,穩穩地停到了銀行門口。

狄澈目光一沉。

他方纔還覺得黎姿是跟他在一起混久了,膽子大了,所以他生氣,她居然也給個臉色還回來,當做沒有看見,沒感覺。

誰知道,她居然是完完全全地就沒有將他給放在心上,而是全身心地,就惦記着銀行,就惦記着,她從他手裏撈過去的,錢。

“你到底是有多喜歡錢?”狄澈忍不住皺眉。

他連諷刺的力氣都沒了。

很累,也很懶。

黎姿一愣,心急如焚的她,根本沒反應過來狄澈說這話的意思:“很喜歡啊,因爲錢可以做到很多,很多的事情。”

比如,讓院長媽媽,多出來,活下去的希望。

他不喜歡她的那些所謂的“家人”,那麼她還是不要告訴他,平白地讓他傷心好了。

黎姿這樣想着,自己拉開了車門,從保鏢手裏接過小包,就往銀行裏走去。

那小包裏面全部都是狄澈給她的卡,厚厚的一大疊。

黎姿根本就用不完,也不清楚,狄澈到底有事沒事給了她多少錢。

如果,如果能夠多一點的話,那麼院長媽媽,活着的希望更加的多了。

黎姿這樣想着,好歹還算是顧及了自己的肚子,跌跌撞撞地跑了過去,推開了銀行的大門。

她沒注意到自己身後的狄澈,那頗具深意的目光。

“狄總……這?”那保鏢今天才被狄澈給罵過,本來是想下車追上去的。

結果沒想到,手剛剛放到門把手上,這正主兒,愣是半點要動的反應都沒有。

幾分鐘前,不都還是挺好的嗎?

保鏢們又開始犯愁了。

這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啊,狄總,您敢給個準信兒不?

狄澈深深地看着那銀行的大門。

黎姿跑進去,大門一關,銀行裏面永遠冰狄的恆溫,彷彿太平間一樣,直接隔絕了外界的一切。

“回公司。”

“啊,黎小姐這邊……”還有那沒眼色的保鏢過來請示

“不用管,隨她。”

狄澈丟下這兩句,就將車子的車窗給升了起來。

自己則是往靠背上一靠,懶洋洋地閉上了眼睛,開始假寐。

自從和狄澈在一起以後,黎姿就很少來銀行這樣的地方了,這一次走到銀行裏面,她根本就不記得自己拿的卡,是可以有VIP服務的,反而是很乖的,和所有的人一樣,拿號,排隊。

大概真的是腦子裏太着急了,心也跟着就慌了吧?不然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等到黎姿反應過來,準備去VIP室的時候,一回頭,才發現,狄澈已經不知所蹤了。

他不是第一次這樣來年個招呼都不打,就將她給丟下了,所以就算是這樣的情況,黎姿也沒覺得特別的難過。

她只是,默默地站在窗口,被那微涼的空調狄風吹着,看了看外面被太陽曬得有些扭曲的街道而已。

他大概是有什麼事情要忙,所以有些顧不上自己吧?

黎姿這樣想着。

有了VIP的待遇,自然辦事是非常快,很快,黎姿就辦理好了轉賬的手續。

她將之前,狄澈答應給過她的,所有的錢,一分不剩的,全部都轉到了那個劉國給她的賬號上面。

這樣的話,院長媽媽一定夠錢治病了吧?院長媽媽,一定要好起來纔可以吧?

黎姿轉賬完了以後,就自己在外面叫了個出租車,回家了。

她本來以爲,事情就會這樣過去的,這個世界,也就是這樣,慢慢的,就過去了,但是沒想到,卻發生了,讓她幾乎就要崩潰的事情。

第二天,狄澈去公司的時候還好好的,等到黎姿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別墅的外面,圍滿了所有的記者。

於媽和幾個保鏢,戰戰兢兢地堵着大門,不讓他們進來。

“這,這是怎麼了?”前一晚,黎姿休息得並不好,之前的每個晚上,自從黎姿開始偷偷地牽着狄澈的手指而他不再拒絕以後,她總是會偷偷摸摸地去拉他的手指。

可是昨天晚上,狄澈,甩開了她的手指。

黎姿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就挺着肚子,還往牀邊縮了縮,自然是一個晚上,心思翻來覆去的,就是沒怎麼休息好了。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就會看見門口多出來一大羣的人。

黎姿一臉的茫然,正要出門,卻被於媽給拉住了。

“誒誒,黎小姐,別出去,現在先別出去。”

於媽是想要動手拉住黎姿的,可是黎姿腦子裏還裝着前一天晚上,狄澈甩開了她的手指的事情,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於媽的阻攔。

她就這樣,直接一拉開門

門外的記者,瘋子一樣的衝了出來,圍上來:“你好,我是每日電訊報的記者。”

另外一個人將那個還在自我介紹的白癡一胳膊肘擠開:“黎小姐你好,請問你同你孤兒院的那些人,還有聯繫嗎?”

黎姿一怔,還沒來得及回答,就有話筒直接送到了嘴邊:“黎小姐,你是否知道蘇蘭院長重病的消息?”

她正要開口,可是那些記者估計是太過於激動了,居然連個開口的幾乎i都沒有給她,又接連不斷地問她:“黎小姐,你是不是覺得有孤兒院的親戚非常丟人?”

“黎小姐,孤兒院表示您自從加入豪門以後,從未對他們進行援助是否屬實?”

黎姿的腦子,彷彿是嗡地一下就炸開了。

這……這些都是怎麼回事?

好在她能愣住,周圍那些傭人到也都不算是省油的燈,七手八腳地將無孔不入的記者們擋到了外面,護着黎姿就往房子裏頭退:“這是私人住宅,你們這是違法的。”

“黎小姐安心養胎中,這些事情一概不知。”

等等的官方語言,一遍遍地重複着,一直到那些鼎沸的人聲,還有耀眼的閃光燈都離開了黎姿的視線位置。

門被關上了,彷彿是從喧囂的地獄重新回到了人間。

黎姿呆呆地被人扶着,一直攙到了沙發上坐下,還有些失神的模樣。

“黎小姐,來,先喝杯牛奶,壓壓驚。”

於媽很快將將一杯溫牛奶端了上來,放到了黎姿的手心裏。

黎姿呆滯地接過牛奶,擡起臉,目光都沒了焦距。

她的腦子裏,不可抗拒地迴旋着之前的那些記者們圍上來的時候,大聲重複的那幾個問題。

“是不是從來沒有援助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