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臣強卻根本不介意我呼救,他冷冷的笑着,手裏的絲襪已經勒緊了,要往牀頭上的鐵欄杆上掛,“喊吧,反正不會有人來。現在誰敢毀我的前途,我就毀了誰!” 「鐺鐺鐺~」

二十多分鐘后,敲門聲響了起來。安慕西穿上衣服,踩著人字拖跑去開門。 「時雨姐姐!你來啦~」 開門之後,門外站著黑色高跟鞋,老哥牛仔褲,白襯衫,米黃色風衣,頭髮隨意紮起,手裡提著幾個袋子的時雨。一副鄰家大姐姐的模樣,美麗,大方。 只不過,她後面還跟著一個西裝革履,戴著金絲眼鏡,看起

二十多分鐘后,敲門聲響了起來。安慕西穿上衣服,踩著人字拖跑去開門。

「時雨姐姐!你來啦~」

開門之後,門外站著黑色高跟鞋,老哥牛仔褲,白襯衫,米黃色風衣,頭髮隨意紮起,手裡提著幾個袋子的時雨。一副鄰家大姐姐的模樣,美麗,大方。

只不過,她後面還跟著一個西裝革履,戴著金絲眼鏡,看起來很有氣度儒雅中年男人。

「安小姐您好!噢~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闆~也是我們ingo品牌大中華區副總裁金先生。」

啊嘞?不過是送個貨,用得著一個副總裁親自上門嘛?這也太小題大做了吧……安慕西隱隱覺得,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

「啊!噢!呵呵,金先生好!二位請進~內個~還有其他人嘛?」

安慕西不失禮貌的說著,目光微帶疑惑的往二人後方看了看,不說來送貨的么,貨呢~

「噢,安小姐,您定製的傢具和我們的安裝人員在樓下等待另一部電梯。」

時雨爽朗的解釋道。

「謝謝,安小姐,金某今日之行,乃是我們集團公司共同商議決定的,事先沒有來得及通知您,所以,冒昧打擾,十分抱歉~」

三人來到客廳落座,安慕西給二人倒了水,金先生道謝之後,十分誠懇的說道。

「沒事的!金先生,你剛說…你們集團公司的決定?你過來找我?有事兒?」

安慕西看著儒雅的金先生,這人給她感覺挺好的,彬彬有禮,態度誠懇,和藹,言行舉止都表露著他是個十分有修養的人。

「呵呵,謝謝您的大度,我這次來,的確是找安小姐有事相商,既然安小姐直爽,我就開門見山了。

事實上,我這次來,是想和安小姐談談,您能否做我們ingo品牌大中華區的形象代言人~」

「……!啊?讓我?做……代言人?」

安慕西懵逼了~自己又不是明星,形象代言?她敢保證,在這之前,她無論如何也是想不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安小姐!您不必意外~我們集團做出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經過專業評測,您是我們最理想的形象代言人!」

金先生還是那副誠懇的模樣,安慕西不禁心中疑惑。

「……這,深思熟慮,我特喵的也就昨天才出名,不對,準確的說是昨晚,距離現在不過數個小時,你們公司就特喵的深思熟慮了?還專業評測?」

「安小姐!是這樣的!在咱們華國範圍內,您如今的人氣已經不輸於任何的一線明星了。而且更加難能可貴的是,您代表的是絕對的正能量,代表的是我們華國人的團結,友愛,和善良!可以說,你是青少年一代的偶像和形象代表!」

「……」

「額……金先生,您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的~」

安慕西聽著對方越來越高的稱讚,著實有些不好意思,還青少年的偶像,正能量的代表,就差全村的希望了~

「安小姐!或許您還不清楚您自己的人氣,不清楚您的價值。恕我直言,因為您之前在我們公司購買過產品,有這層便利,我們或許是第一家找上您的。

不過我相信,今天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企業找上您。」

金先生直言不諱的說道。

「安小姐!您不用緊張,也不要先忙著拒絕,請您先聽聽我們集團的實力,還有我們給您開出的條件,然後再決定。下面讓時雨給您簡單講講吧~」

金先生說完,對著時雨點了點頭。

「好的!安小姐,我們ingo品牌總部在義大利,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的家居品牌,從十年前開始,我們就一直處於全球家居產業前三的位置。並連續六年,蟬聯銷售增長第一。

我們集團旗下業務涵蓋傢具,家電,廚衛等一些列產品的研發,生產及銷售。

目前在全球98個國家和地區有我們的分部和工廠。業務覆蓋全球。

本年度上半年全球銷售額1600億元,是國內各大傢具品牌的總合,位居全球第一。另外,我們的售後服務水平,也是排在全球首位的。

而我們目前的市場定位,側重在年輕化!我們的理念是卓越,品質,熱忱,忠誠,健康,環抱,溫暖,友愛,正能量!

此次颱風山豬過境,引起了我們的反思,而您的出現,喚醒了更多人內心的溫暖,這正是我們選擇您作為代言人的原因。

這個是我們擬定的代言合約,以一年為期限,您的代言費是1000萬華幣,當然,這是稅後的數字。

女人,我不愛你了 您放心,合約內容我們會在簽約時,由雙方的律師在場當年審核,不會侵害您一切個人利益。」

「1000萬~卧槽…我,代言一年,一千萬?而且是稅後……人字拖,我特喵的能夠拒絕嘛?」

「……!宿主,你缺錢么?」

人字拖沉默片刻,然後幽幽的說道。

「額,暫時……不缺吧~」

安慕西皺起眉頭想了想,自家這套房子,現在也值近千萬了,而且父母留下的錢,扣掉買車子那五十多萬,也還有一百多萬。

一百多萬,放在今天,的確算不上多,但對於普通人來講,卻也不少了。當然,那些千萬億萬富翁,遠遠不能比。

但起碼眼下,自己不會為金錢發愁。

「那就對了~區區一千萬而已~呵……你要明白,你那些魅力值來之不易~它們的價值遠遠不是一千萬能比的。

如果你拿了這一千萬,你昨天才樹立起來的形象,必然會崩塌。

會有許許多多的人心生嫉妒,然後引發全網的輿論。

畢竟,在此之前,你不是明星,你只是漂亮的普通人。」

人字拖說到這,就沒在說話了。

它的這一番話,讓安慕西瞬間清醒。

是啊,我原本就不是明星,不是公眾人物,網路上雖然人們都在讚揚,讚美自己,還有人說自己為了成名,為了紅故意為之。可如果自己接受了這份價值千萬的代言合約……

那麼接下來那些人會怎樣看待自己?真的是為了出名才去幫忙,才去獻愛心的么?

特別是,在她印象中,有人這麼評價「參加勞動,還打扮那麼漂亮,踩著高跟鞋,一身的名牌,這不是做戲是什麼!」

想到這裡,安慕西欲哭無淚,我特喵的有什麼辦法,我難道要告訴所有人,我的拖鞋成精了!它其實是金手指!然後,我這半個月內,不允許穿重複的衣服,兩周內,我只能穿高跟鞋?

瘋了吧!誰信吶~這理由太牽強,太扯了吧~還不如說自己是齊天大聖呢~

儘管安慕西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可那要看是多少人。

社會輿論有多可怕,她可是知道的,網路上的流言蜚語,可以把一個人活活逼死,活活逼瘋。那簡直就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子。

任由你一個人再怎麼流弊,也扛不住這樣一刀刀的凌遲啊。

所以…… 我一下就明白了,王臣強要殺我們,是擔心我們把他對陳雨婷犯下的惡行泄露出去。

王臣強對陳雨婷具體做了什麼,大概只有宋晴,或者陳雨婷本人知道。我並不清楚事發的經過,以及其中的各種細節。

我當時只想幫助宋晴活命,立刻沒有任何骨氣,哀求勒住宋晴脖子的王臣強,“王老師,我和宋晴的確什麼都不知道,你何必又要再讓自己的手多染無謂的鮮血呢?”

“對!你殺了陳雨婷,也許並不會讓人查到。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的,你殺了我們兩個,無論如何都會留下證據的,你會被判刑的。到時候還有什麼前途可言?”宋晴勒得喘不過氣來,紅着臉對王臣強曉之以理。

王臣強手上一用力,就將宋晴給弄的翻白眼,嘴角里緩緩流出白色的唾沫。

我都快急瘋了,這恐怕就是電視裏常說的口吐白沫。宋晴現在臉色都發青了,口吐白沫,再不想辦法救她,她就真的會被王臣強這個王八蛋給害死了。

而掛在天花板上的陳雨婷,她非但不去對付王臣強,反而幽幽的說道:“終於有人來陪我了,終於有人來陪我了,下面好冷。”

看來鬼魂也是欺軟怕硬的,王臣強弄死了陳雨婷,讓陳雨婷由衷的感到畏懼。不敢收拾他,現在得知我們要死了,能到下面陪她,反倒是是幸災樂禍。

鬼就是鬼,即便生前再有人性,死後也會變得失去本我。變得善妒、狡詐、欺軟怕硬,甚至不敢報復自己的仇人,只敢對自己軟弱的朋友下手。

看着處在生死邊緣的宋晴,我額頭上的三尸神暴跳,整個人都快氣瘋了,“陳雨婷,你就是個孬種,你……你不敢動真正害你的王臣強,你還看着我們被他害死。你……真是死了都活該!”

我這些話,還頗有效果,喊完屋子裏面就更冷了,女鬼的哭泣聲讓人戰慄不已。

見奏效了,我繼續喊話諷刺陳雨婷分不清楚主次矛盾,不對付真正的殺人兇手,反倒對我們下手,挑撥她對付王臣強。結果,剛喊了沒幾聲,我就又被王臣強的電棍來了一下。

重生之甜蜜日記 這回,我徹底倒在了地上,身上抽搐着,半句話也吐不出來了。

“哭什麼哭? 愛太誘人,你太兇猛 在哭,你那開膛破肚的屍體,就會變成野狗的美餐!”王臣強惡狠狠的威脅了陳雨婷一句。

陳雨婷的哭聲也在王臣強的威脅下,止住了,驚恐的看着王臣強。

我看着不敢防抗王臣強的陳雨婷的魂魄,又眼看着宋晴快要沒氣了,眼淚模糊了雙眼,絕望的感覺一下就涌上心頭。

我想救她,卻連自己的手指都擡不起來了。

那真的是要被一股氣,活活的憋出內傷來,只能讓淚水在臉上洶涌着。

我要失去宋晴了……

失去我這一輩子最要好的朋友!

這時候,卻聽到“碰”一聲巨大的踹門的聲音,兩個穿着制服模樣的人闖進來,電光火石之間就將王臣強壓倒在地上。

這兩個人應該是警察,板着一張嚴肅的臉,對着王臣強冰冷的就說道:“現在,我們以故意殺人罪,和蓄意傷害罪逮捕你,你最好老實點。”

兩個警察說完,就將王臣強押解出去。

我的身體也被人扶起來,摟進懷裏,“芒芒,讓你受苦了,我找了高人問過了。你的確沒有騙我,你被陰胎纏身,我真的冤枉你了……”

現在,這些都不重要!

我說不出話來,麻木的兩隻手的手指卻緊緊的攥着簡燁身上的衣料,目光緊張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宋晴。

簡燁難道不想管她嗎?

宋晴是我們兩個的好朋友,也是青梅竹馬。

好在宋晴沒有真的厥過氣去,在地上趴着躺了一會兒,才緩緩的伸出手將自己脖子上的絲襪艱難的扯去。

嘴裏緩慢的呼吸着新鮮空氣,她也被電棍電到,一時半會只能趴在地上。

一個身穿黃衣道袍的男人,手裏拿着桃木劍和黃紙,指着掛在房頂上的陳雨婷碎碎念。念得陳雨婷身上渾身黑氣蒸騰,整個人都好像個要蒸發在空氣裏一樣,陳雨婷在黑氣裏掙扎着,卻發不出半點的聲音來。

她的魂魄越來越虛弱,越來越透明。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玄黃道術,就見到黃衣道袍的男人手中那張黃紙被他扔了出去,黃紙被抵在劍尖。

黃紙隨着他快速的舞劍,直接加速了前進的速度,被推到了陳雨婷的額頭上。

一瞬間,空氣中多了無數的猶如白紙被火焰燃燒過後,帶着淡淡火光的灰燼。這些灰燼從陳雨婷即將瓦解的身體裏爆發出來,然後被一道勁風,從窗戶吹到了外面去。

灰飛煙滅了!

一個魂魄就這樣在我們的眼前永遠的沒了!

這會不會太草率了?

連一個機會也不給冤死的陳雨婷……

我遇到的震撼太大了,和倒在地上的宋晴一起,不約而同的看着陳雨婷在道士唸唸有詞中灰飛煙滅。

心裏面卻閃過了無數的念頭,讓人理不清思路。

簡燁是從什麼時候反應過來,我肚子裏的是陰胎?

還有,關於陳雨婷和王臣強的祕密,他是怎知道的?

他今天來的太及時了!

簡燁依舊是摟着我,溫柔的吻了吻我的額頭,語氣柔軟的說道:“芒芒,我們不訂婚了。我們結婚吧,我們婚禮過後,就去領證。道士會想辦法處理掉你肚子裏的陰胎的……” 果斷拒絕!

想清楚的安慕西,咬牙切齒的做了這個決定。

是的,果斷拒絕,她不想因此讓自己陷入輿論風暴的中心,陷入人性討伐,道德綁架中去。

「金先生,時雨姐姐,首先,我非常感謝貴公司的看中,一千萬,真的是個讓人難以拒絕的價碼。」

我的超級莊園 「呵呵,安小姐,你不必客氣!如果您滿意的話,我們隨時可以準備正式合約。」金先生看到安慕西似乎有些心動的樣子,連忙緊追不捨的說道。

事實上,作為多年來全球家具行業的龍頭企業,他們ingo集團不是傻子。他們不會隨便找個長得漂亮一點的人,然後隨隨便便就給人家每年1000萬做他們的形象代言人的。

之所以選擇安慕西,確實是他們公司高層,自己品牌策劃部門深入研究過得。

目前安慕西的人氣,值這個價碼,別的不談,在他們預算部門的人眼中,光是安慕西那個一夜之間,擁有數千萬粉絲的微博賬戶,就能夠在短時間內,掙到1000萬。

關鍵的是,安慕西實在太美,實在太優質了~他們暗自調查過,安慕西的背景很簡單,幾乎木有什麼朋友,也沒有談戀愛,關鍵是,她還很年輕。

經過昨日的網路發酵,ingo公司的人判斷,接下來會有很多企業願意付出足夠的價碼,來藉助安慕西的人氣打廣告。

就憑藉安慕西的顏值,更不排除,會有娛樂公司找上她,加入安慕西進了娛樂圈,稍加做作,就一定能夠成為千萬人擁戴的偶像明星,因為她有這個資本。

退一萬步來講,即便安慕西不去做明星,退而求其次的去做網紅,那也一定會在短時間內,成為最炙手可熱的網紅。

畢竟,國民老婆,國民兒媳婦,國民女兒,這樣的稱號,目前為止,不管是娛樂圈或者是網路上,沒有一個女性可以獲得。

這就是安慕西的實力,也是她的優勢。起點實在是太高了。

即便是明星和網紅,也需要一天天,一年年,來滿滿累積人氣,吸引粉絲,好幾年下來,也不一定擁有數千萬粉絲,可安慕西呢?一夜之間就做到了!

向隔壁許先生撒個嬌 即便是如今網路異常發達,可這依舊稱得上是一個奇迹。

他們相信,雖然這個奇迹和颱風山豬有很大的關係,但是即便颱風山豬天天來,也不會再有下一個安慕西。

「額……金先生,你們給出的價碼,雖然讓我心動,可是,我還是不能做這個代言人。事實上,我只想快快樂樂的,自由自在的過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十分抱歉~」

安慕西禮貌的回絕了。

「額?安小姐如果嫌錢少的話,我可以回去和集團商議,我想集團會願意加價的~一定可以滿足…」

「金先生!十分抱歉,這真的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事實上,我並不缺錢。更重要的是,這次上新聞,上頭條,並不是我的本意,這只是個偶然的意外。

我想你們應該也清楚,在這之前,我只是個普通人,默默無聞的普通人~

我沒想過做什麼代言人,亦或是公眾人物,希望你們理解我的難處~」

「啊…原來如此,安小姐,您的感受我能夠理解,這件事,的確是我們唐突了~不過,恕我直言,不管您怎麼想,不管您願不願意,如今,您都已經成為公眾人物了~

當然,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善意的提醒您,作為公眾人物,有很多事情,都會身不由己的,希望安小姐儘快適應克服。

另外,我還是想說,我們集團是真的非常希望能夠跟您合作!您不用立刻做決定,如果哪天您想通了,可以聯繫我們~」

金先生非常真誠的說道,可謂是苦口婆心。

人家把話說道這份上,自己也沒啥好說的了,畢竟,人家說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自己只能感謝。

「好的,金先生,謝謝您!這件事我會認真考慮的!如果我有代言這樣的想法,一定會首先考慮你們的。」

「哈哈,那就太好了!我很期待~」

金先生爽朗的笑道,然後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

很快,鞋架包架已經安裝完畢。

定製的產品非常合適,顏色和房間內的主題色也非常搭配,不管是自然光還是夜晚開燈,看起來都很和諧自然。

兩個架子剛好佔據了兩面牆,嚴絲合縫,分毫不差。

在時雨熱情的幫助下,客廳里的兩大堆鞋子包包,全部擺放了上去,碩大的架子,瞬間給填滿了。

「天吶~安小姐!您這都可以開一家品牌專營店了!天吶~太震撼了!」

時雨激動的捂著嘴巴,對著滿滿兩架子的包包和高跟鞋,看了一遍又一遍。

愛馬仕,迪奧,香奈兒,巴寶莉,全部都是國際一線品牌。

此時剛剛起身準備告辭的金先生,也來到了架子前暗自打量。一看之下,就連他這個ingo大中華區副總裁也不禁心頭一驚。

不為別的,因為這裡面的幾款包包他恰好認識。

其中一個粉色的愛馬仕,是上個月新發布的限量款,他印象深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