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碧荷縮著身子,低垂著眸。

  • on 2022 年 11 月 5 日
  • Likes!

「出去吧。」

「是。」

碧荷一句話也不敢多說,如同得了赦令一般出了屋子。

窗外,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天空中,連個月亮也沒有。

這麼冷的冬日夜晚,除了燈籠照到的地方,四周的一切,都是一片灰濛濛的景象。

丞相府偏僻的后宅冷苑裡,歪歪扭扭的木門被風吹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偶爾有老鼠從牆角竄出來,但馬上進入了另一個黑暗的牆角。

。「怎麼樣,新家不錯吧?」

兩人回來后,高峰就不由對黎嫦開口。

黎嫦將整套房整體看了一下,也不由對高峰的眼光感到驚訝。

之前他老覺得高峰在商業上的眼光和魄力不錯,和自己三觀也能合得來,但卻還真沒有想到,高峰竟然在裝修設計方面,也有獨特的眼光,最起碼眼前這種設計,雖說黎嫦以前沒有見過,但卻依舊覺得十分舒服,甚至她自己的家都想要這麼裝修一番。

「你這種設計風格我很喜歡。」黎嫦緩緩開口。

高峰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對……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199章黎嫦的錯愕 上官晏摩擦著玉扣上的雕刻,回想起當日南宮玥送這個東西給他的場景。

她應當不知道這東西的重要性,只是單純的想送他個禮物。

想起南宮玥,上官晏的耐性總是特別的好,竟然起了想知道畫影跟那個巧娘之間的結局。

畢竟訓練營是不允許存在競爭以外的感情的!

上官晏聽到自己問:「然後呢?」

畫影似乎有點詫異他會追問,愣了一瞬后,笑着答道:「後來我又看上了訓練營的另一個小姑娘,就又送給了那個小姑娘一個花環。」

「主子,你一定不知道!」畫影神秘兮兮的說道:「我後來看上的這個小姑娘有多聰明,琴棋書畫她一學就會,跳的舞……嘖嘖,只要是看過的男人都魂牽夢繞,然後那幾天,天天有人大半夜去河邊洗內褲,哈哈哈。」

「我們教習還以為他們要逃跑,領着狗帶着弓弩,就去河邊逮人,然後就看到許多精神奕奕的小鳥亂飛,哈哈哈哈。」

想到以往的時光,畫影吸吸鼻子,一臉幸災樂禍的道:「然後第二天那些人的訓練直接翻倍!」

上官晏也是第一次聽到畫影說訓練營的事,感覺很是新鮮,但也有不太懂得地方。

於是就不恥下問道:「半夜為何還有小鳥亂飛?人臉鷹?」

畫影:「……」

無語了片刻,畫影暗戳戳的按照上官晏的說法去想。

唔,如果小鳥換成人臉鷹的體型……

美的他們!

等了片刻,見畫影只滿臉浮想聯翩,上官晏淡淡的道:「說!」

「……」糾結了一下用詞,畫影自認為非常內斂的說道:「主子誤會了,如果他們真的有那個實力,那他們的方向就應該是服務貴婦了!」

上官晏皺眉,怎麼又跟貴婦扯上關係了?

雖然想不通其中關巧,上官晏的表情卻不是那麼回事。

畫影以為上官晏懂了,正想再說兩個段子來,卻聽見他家主子,淡淡的道:「你去將事情的原委,跟大掌柜的說一聲。」

「……」

上官晏拿起劍穗想了想,轉身從架子上取了卷龍劍,仔細又認真的將劍穗綁上。

一回頭,卻見畫影還在窗外站着,頓時皺眉道:「還不走?」

畫影這才眨眨眼,一臉欲言又止,欲語還羞的轉身離開了。

如此過了三日。

南宮玥這天又來桃源找上官晏。

上官晏依舊坐在窗下看書,好像從沒動過一樣。

「小叔叔。」南宮玥進了屋,爬上羅漢榻,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喊道。

上官晏看了她一眼,放下書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

看看遞到眼前的水杯,南宮玥眨眨眼,往前蠕動了一些,跟小狗似『哧溜哧溜』的喝水。

她對面,上官晏看的嘴角一抽,:「坐起來喝!」

「不!」

百忙之中,南宮玥果斷的拒絕,復又垂下頭去喝水。

她沒力氣,不想動手!

嘴剛要碰到水杯,一隻白皙修長的大手就將水杯拉走了。

南宮玥噘嘴看向對面的人,誰料一抬頭,水杯就遞到了她唇邊。

「……」

小叔叔今天是不是不舒服?

南宮玥驚疑不定的想到。

「不喝?」

不過是遲疑了一瞬間,上官晏就甩了個疑問詞出來。

南宮玥連忙湊過去,就着他的手喝光了整杯水。

「謝謝小叔叔。」

嗓子眼總算不那麼幹了,南宮玥露出一個甜化人心的笑。

「怎麼了?」上官晏放下水杯,淡淡的問道。

「天好熱,我有點受不了了!」南宮玥拍了拍熱騰騰的臉蛋,苦巴巴的說道。

前幾年在山裏,夏天最熱的時候也不過是有點悶,哪像在晉安城,她感覺自己都要熱化了。

聞言,上官晏放下手中的書,看向窗外毒辣的日頭。

三伏天確實是最熱的時候。

想了想,上官晏起身道:「帶你去個地方!」

「……」南宮玥賴兮兮的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只用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上官晏。

無聲的說着:我哪兒也不去!

上官晏抿了抿唇:「一個很涼快的地方!」

聽到這話,南宮玥眨眨眼,小聲的問道:「有多涼快?跟到了冬天一樣嗎?」

上官晏卻懶得解釋那麼多,只一句話:「去不去?」

南宮玥糾結的看了看日頭,又看了看冷若冰霜的小叔叔,最終直起身,壯士斷腕般的說道:「去!」

兩人出了侯府,坐上畫影駕着的馬車。

上車前,南宮玥納悶的看了一眼駕車的畫影,小聲的嘀咕道:「這個小斯怎麼整天神出鬼沒的?」

豈料,剛嘀咕完,就聽小斯笑嘻嘻的道:「三小姐留神腳下!」

「啊?啊!」南宮玥驚叫一聲,直直的往後摔去。

現在她可是在馬車上,離地面一尺多高,摔下去鐵定會變成肉餅。

再加上被太陽曬得冒油的地面,那她就是煎肉餅!!!

危急時刻,站在南宮玥身後的上官晏撈住她的腰,將人拉了回來。

南宮玥閉眼等著疼痛到來,卻感覺自己撞進了一個涼爽的懷抱。

悄咪,咪的睜開一隻眼,不期然跟上官晏四目相對。

「小小小叔叔?」南宮玥有點接受不了上官晏離自己這麼近,因為實在是太俊了。

「小心!」上官晏放開手,讓她自己站好。

「哦哦。」小姑娘臉蛋紅紅的點頭。

上官晏握住她的手腕,:「我扶着你!」

「哦哦。」

小姑娘好像成了一個木頭人,只會點頭說『哦哦』。

這次南宮玥順利的上了馬車。

現在已經是夏天,馬車周圍用來保暖用的輕裘早就撤了,換上了輕薄的黑紗。

這樣即涼爽,又能阻擋其他人的視線。

「走吧!」

坐好后,上官晏揚聲淡淡的說道。

「好咧!」小斯歡快的應完,又體貼的囑咐了一句:「公子小姐可要坐好了。」

「得兒駕!」

隨着小斯一聲輕呵,馬車行駛起來。

涼涼的風穿過黑紗撩起南宮玥的額發,總算讓她感受到了一絲涼爽。

「真涼快!」南宮玥總算精神了一些:「剛剛謝謝小叔叔,要不是您,我可能就要成為煎餅了!」

馬車裏,定死的小桌上放着一個大大的食盒。

上官晏正揭下食盒蓋子,聽到這話動作一頓,但他很快就恢復如常。

將蓋子放置到一邊,從中取了一塊紅壤綠皮的西瓜遞給南宮玥。

。 妙清真君倒是沒介意自家徒弟的冒犯,回身取出一把青光閃閃的劍,立身點出一劍。

「你先學習基礎劍招,共十七式。

點劍:提腕,劍尖由上而下,手臂伸直,力達劍鋒,注意不要用靈力!」

妙清真君手持長劍,做一個點劍式,姿勢瀟灑英氣,白瑧不由想自己練劍會不會也是這麼帥氣,就見她家師父看向她,白瑧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她家師父是讓她跟着學,趕緊上前照着師父的動作來了一遍。

「不錯,下一式,崩劍:沉腕,劍尖向上,發力於腕,力達劍鋒。」

白瑧緊盯着自家師父的動作,跟着照做,生怕遺漏了什麼要點,很是認真。

「下一式……」

跟着自家師父練了一上午劍式,她只覺胳膊酸痛難忍,手中劍重逾千斤。

雖說她這劍是柄木劍,但它材質堅密厚重,如今她的小細胳膊抬都抬不起來,還得繼續堅持。只能說堅持不住都是給自己找的借口,如今她也堅持了下來。

中間休息了一次,妙清真君見自家徒兒已熟習了招式,讓自家徒兒好生練習,自己回洞府去了。

白瑧很想挽留一下自家師父,問問可不可以靈力疏導一下疲乏,可見師父面無表情,許是其中另有其他用處,她也就將咕噥在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到了午時,只覺胳膊已經不是她的了,雖然努力控制着拿劍的手,但那顫抖的胳膊卻不是她能控制的,白瑧總算體會到李澤的辛苦。

忍者酸麻疼痛,依然要繼續揮劍,身體似是不聽使喚,只知道揮劍再揮劍,直到天色漸暗,妙清真君才喊停,吩咐明日繼續。

白瑧拖着疲憊的小身體,又累又餓,兩腿不由自主地哆嗦,一路蹣跚著回到她的洞府,扔下劍一頭撲倒在床上,平日覺得有些硬的石床,此時竟也軟和得如母親的懷抱。

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痛痛快快地睡一覺,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這麼小的娃這麼操練,白瑧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這個強度,不會累壞了吧,前世可是有運動過度,組織壞死的,只是她現在很累,想着這些,腦袋都有些遲鈍。

即將睡着時,腦子清明了一瞬,她師父說明日還要繼續練劍,當下打了個哆嗦,艱難的爬起來打坐,這一動渾身似是要散架般,也不知是不是這身體太過嬌弱,這感受異常清晰。

好在《五行功法》運行兩周天後,身上鬆快了些,絲絲靈氣進入身體滋養著血肉。

白瑧使了個除塵訣,摸出點心靈果塞了一肚子,又繼續盤膝修鍊,她現下也無暇關注這種修鍊方式科不科學了,只希望明天還能揮得動劍。

第二日卯時,白瑧神清氣爽的到了崖邊,等橙黃如大餅的太陽升起,也沒見到妙清真君,她想以後可能都是她自己修鍊了。

想想也是,自己一個修真小菜鳥,難道入門還得堂堂元嬰真君時刻看着,當下也不敢偷懶。

當然她也不想偷懶,經歷過一世的她知道,沒有人是能隨隨便便成功的,特別是如今這麼個大環境下,修鍊靠得都是自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