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可搖了搖頭,三思噘嘴:「你不知道?」紀可點頭。

  • on 2022 年 11 月 4 日
  • Likes!

三思鬱悶:「就沒見過這麼無知的鬼……真是白死了……」

二七嘴角抽搐:「都說了她根本什麼也不知道,所以才會纏着王凱去查的,你還問她幹嘛。」

三思將離湖冢收起來,聞言若有所思的說:「剛剛那個燈鬼,就是去找王凱的學姐吧。」

三思從屁兜里掏出一個像手機一樣的東西,用手指掃了掃,一個女人的圖片出現在其上。正是剛剛那個燈鬼,白色的運動褲,墨綠色的弔帶衫,半長不短的頭髮,沒錯。

三思將手機塞回屁兜,之後鬼鬼祟祟的四下看了看,見此時沒有人也沒有車,於是抬手將自己的頭摘下來,接着又將自己的腿胳膊什麼的卸下來,全都包進白色的斗篷里,之後再將自己的眼珠子拿出來,粘在斗篷上。

二七無語的從包里鑽出來,將白色斗篷捲成球,三思的眼珠剛好在球體的表面,眼珠轉了轉,三思的聲音傳來:「perfect!就是這樣,二七,Let』sgo!」

二七站在球上,七隻角猛地變長,發出黑色和紅色的光,四條小短腿快速的一倒騰,尾巴隨即噴出火來,那顆白色的大球在二七的火力支援下,飛速的旋轉了起來,朝前疾馳而去。

收費站里,那個苗苗目瞪口呆的看着三思滾遠,之後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我要辭職……

於樹和小梅躺在床上,小梅睡得正香,於樹拿起床頭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24:35,於樹坐起來,套上T恤,下了床。

於樹走到客廳,打開了音響,笙笛合奏的曲子如月光一樣流瀉出來。於樹給自己泡了壺茶,端起精緻的竹木茶杯,走到窗前,嘴角含笑,優雅的飲茶。

卧室里突然傳出手機鈴聲,於樹轉頭看向卧室,面無表情。於樹將茶杯放下,緩緩的走進卧室。小梅還在熟睡,於樹拿起小梅的手機,屏幕上是一個樸素的婦女照片,顯示「媽咪」。於樹將手機關機,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於樹低頭湊向小梅,認真的凝視着小梅的睡臉,英俊的面孔上滿是溺人的情意。小梅醒過來,睜開眼,見於樹正看着她笑,臉一紅,將自己春光外露的肩膀連忙縮進被子裏。

古典樂曲還在繼續,於樹抬手撫上小梅的臉,小梅看着於樹的臉,眼神逐漸痴迷,「老師……」

「嗯……」

「我愛你……」

於樹微笑,俊美的笑顏讓小梅無法自己,小梅擁著被子坐起身,主動湊向於樹的嘴唇。

黑色的奧迪車停在了一棟灰白色的寫字樓下,年輕的男人叫閆震是這棟寫字樓的老闆。

閆震開門上樓,在上樓的瞬間,樓里的燈全都亮了。閆震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喊了幾聲保安,見沒人理他,只好繼續上樓。上到二樓,閆震打開辦公室的門,辦公室里燈也是亮着的。

閆震沒理睬,坐下后即刻打開了辦公桌上的電腦,開始認真的工作起來。不知過了多久,燈光突然開始閃爍,閆震被這種閃爍的燈光晃的頭暈,閆震站起來去接水,恍惚間在水桶中看見了一張在對着他笑的慘白的臉。

「啊!」閆震端著水杯踉蹌的後退到桌旁。

「哈哈哈!」不知何處響起的笑聲,讓閆震有些不知所措。閆震緊張的四處巡看,閃爍的燈光中,牆面上,窗戶上,到處都是黑色的人影。

窗戶玻璃突然碎了,一陣強風吹進來,閆震被風推的貼到牆上,身後的牆面上剛好是那個黑色的人影,那個人影向著閆震轉過頭來,似乎在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閆震的耳朵。

「啊!」閆震捂著耳朵震驚的回頭看,牆面上突然擠滿了黑色的人影。

突然又是一陣強風吹進來,伴隨着不知是什麼重物落地的聲音,大樓里的燈突然全滅了。

閆震在一片黑暗中,驚恐緊張的大口喘氣。閆震摸索著退到辦公桌后,緊張的不停咽口水。到底怎麼回事?是鬼嗎?在高速公路上看到的那個女人,是她嗎?

「啊!好疼啊!放開我!」

「沒見過你這麼喜歡惡作劇的女鬼!為什麼要嚇那個可愛的年少有為的帥哥?我非得教訓你一下!」

「啊!放開我!有本事把燈打開,我再跟你打!」

「你休想!啊!你敢抓我頭髮!臭丫頭!」

閆震驚悚的聽着四周傳來的好像是女人打架的聲音。一低頭,是一個長著七隻角,眼睛發亮,角也發亮的怪物在對着他笑:「hello!我的來歷太不一般,所以不能告訴你,不過你可以叫我阿火。」

閆震驚悚的瞪大了雙眼,二七齜著牙自以為熱情友好的對着人家笑,殊不知在閆震眼裏,他的笑顏,恐怖程度絲毫不亞於女鬼。

閆震踉蹌著退到後面,轉身哆哆嗦嗦的去摸索在桌面上的手機,摸索到后,點開手電筒,向著周圍猛地照過去,光線中,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對他鼓著臉頰怒目而視:「你在幹什麼!快把它關了!」

閆震被嚇的將手機照向另一邊,是一個看不清臉的渾身是血的女人。

閆震不敢置信的驚恐大叫:「啊!!!」

那個女人撥開擋住臉的頭髮,露出一張清秀的面龐,鄙視的看着他:「叫什麼啊叫!我有那麼嚇人嗎!」

三思氣得不得了,在閆震後方大喊:「讓你把它關上!快點關上!」

女鬼笑的陰險,回頭對三思挑釁的一笑,向著閆震衝過去,鑽進了他的手機里。燈亮了。

閆震看着終於恢復明亮的辦公室,長舒了口氣,之後失魂落魄般的跌坐進椅子裏。

二七跳上桌面,走到閆震面前,擔心的問他:「沒事吧?」閆震突然看見二七,被嚇得向後猛地靠過去,之後冷靜下來后,見二七隻是一隻迷你的小動物,正歪著頭裝可愛的看着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閆震看向三思:「你們,到底是誰?」

三思鄙視的看着二七,走過去抓住二七的七隻角,將他塞進了自己的背包里。

三思臉上都是汗,很是狼狽,頭髮亂七八糟的,衣服也髒的要命。三思深呼了口氣,義正言辭的對閆震說:「我要沒收你的手機。」

閆震不解:「什麼?」

三思氣呼呼:「什麼什麼?你剛不是看見了,那個女鬼鑽進了你的手機。所以我得帶走你的手機,將她從光里剖離出來,才能將她關進離湖冢。」

閆震看了眼自己的手機,又看了看三思伸出的手,隨後笑了笑,將手機放在了三思的掌心裏。

三思將手機關機然後塞進背包里:「你不用擔心,我明天就把手機帶來還你。」

閆震搖了搖頭:「不用急。你慢慢來。」

三思定睛看向閆震的頭頂,那裏白霧瀰漫,透露著一片死機。三思皺眉,三思凝重的看向閆震,想說什麼,卻終究沒開口。

閆震柔和的看着三思,見她似乎有所煩擾,體貼的笑了笑:「你要說什麼?」

三思低着頭雙拳緊握……不能說,不能說,說了就完了,我就完了……倒霉的傢伙,你的壽命馬上就要到頭了,你還笑,有什麼可笑的……怪不得被燈鬼看上,唉,偏偏被我遇上,我的心這麼軟,可怎麼辦……

三思搖了搖頭,轉過身走到窗前,「謝謝你的配合,希望你不要將今晚的事說出去。」

閆震微笑:「嗯,我不會說的。」

三思狠下了心,隨後一躍而出。

閆震有些驚訝,走到窗前往下看,就見三思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正疼的哼哼唧唧。

「你妹的!怎麼又這樣!疼死我了!我難道再也飛不起來了嗎……啊!我不要!」

閆震噗嗤一聲笑出來,隨後連忙跑下了樓。

閆震將三思扶起來,拿出手帕給她擦臉,體貼的問她:「沒事嗎?雖然只是二樓,但也挺高的,沒摔著吧?」

三思獃獃的看着閆震,愣愣的搖了搖頭。

閆震忍俊不禁,替三思攏了攏頭髮,幫她拍了拍衣服。三思不自知的滿臉通紅,閆震有些錯愕的看着三思,隨後笑了笑抬手拍了拍她的頭。

「你看起來很小,不到二十歲吧,這麼小就有這樣神奇的本事,真是了不起。」

三思偷笑着撓了撓鼻子咕噥著:「沒什麼,沒你說的那麼厲害。」

閆震拿出車鑰匙,對三思笑的可愛:「我可以送你回家嗎?」

三思有些不知所措:「呃……」

二七突然探出頭來:「不能!」

三思擰二七的耳朵:「沒你的事兒!」

二七疼的四隻爪子不停掙扎:「怎麼沒我的事兒,那小子企圖不軌,你理他遠點!」

閆震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偏過頭去。

三思嘆氣:「唉,就我這個模樣,有人肯送我回家,那是善舉,是美德,你以為都像你,心眼比針尖都小。」

三思將二七的頭按進包里,之後痛快的跑了過去,閆震剛想給三思開車門,三思已經麻溜的自己打開車門滑了進去,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

閆震笑了笑,之後走回來,開門坐下:「你住在哪裏?」

三思正擺弄著安全帶,聞言有些懵懂的回頭說:「呃……」三思轉了轉眼珠子,想的很認真,她住哪兒呢?

閆震見狀,理解的笑了笑:「我的朋友在市裏開了家酒店,還不錯,你就先住在那兒吧。」

三思臉紅,隨後點了點頭。

閆震見三思似乎不會系安全帶,就傾身過去幫三思繫上。閆震的靠近讓三思渾身不自在,不知何故,閆震一靠過來,三思就感覺渾身又熱又麻,特別想跳進水裏清醒一下。

安全帶系好了,閆震看着三思笑着說了聲:「出發!」三思也傻乎乎的笑起來:「出發!」

車漸漸遠去,還能聽到閆震和三思的聲音:「你叫什麼名字?」

「呃……」

「也不方便說?」

「你叫我思思吧。」

「思思……和你一樣可愛。」

「謝謝……」

受寵若驚的三思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兩個小時后,於樹的卧室里,床上,小梅還在躺着,但全身的皮膚都變成了黑色,雙眼空洞洞,像是沒了眼珠……

於樹在衛生間里,對着鏡子,喝下了一碗發着光的水。喝完后,於樹無比痛快舒爽的長呼了口氣:「啊……」

。 【進過一番激烈的博弈和戰鬥,GMO戰隊取得了一場BO3的勝利】

【趙銘的個人能力上升3點】

【鄭新陽的個人能力上升1點】

【周興的個人能力上升2點】

【韓軼的個人能力上升3點】

【徐樂的個人能力上升2點】

【獲得10勝利點數】

雲歌掃了一眼系統的信息,這些選手們的個人能力再度提升,GMO戰隊的實力也進一步增強了,對此雲歌躊躇滿志,準備帶領隊伍踏上追求季後賽的道路。

贏下和BBG戰隊的比賽后,整個LCL聯盟的戰隊都要開始正視GMO戰隊了,於此同時,2-6的戰績,也讓GMO戰隊在積分榜上悄悄前進了兩名,來到了第十四的位置。

距離季後賽區域的第十名,已經只差四個名次了,如果論勝場的話,僅僅是兩個勝場而已,如果GMO戰隊能拿下4-6的戰績,差不多就能進入前十名。

而GMO戰隊的下一個對手就是排在他們前面的FG戰隊,這是一支在LCL沒什麼名氣的戰隊,目前戰績2-5,並不比GMO戰隊強上多少,因此雲歌並不是很擔心。

在結束和BBG戰隊的第二天,雲歌先讓秦明先整理關於FG戰隊的數據后,他就徑直走到了總經理劉源的辦公室。

雲歌敲了敲門,得到劉源的回應后,就推門走了進去,坐在辦公桌內的劉源,一看進來的人是雲歌,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哎呀,雲歌教練,快坐快坐。」

「你最近帶隊的成績很不錯,一上任就取得了兩連勝,比上任主教練王明強多了,我和老闆都非常欣慰。」

「早知道這個賽季初就讓你上任就好了,那個王八蛋教練,一點水平都沒有。」

雲歌一走進辦公室,劉源就開始恭維他,隨便還罵了兩句前任主教練,臉上掛著的笑容就像是個老狐狸。

但云歌知道劉源是什麼人,並沒有把他的話放到心上。

「多謝劉經理的誇獎,最近隊伍戰績這麼好,除了我和教練組的努力之外,選手們的功勞也很大。」

「我知道,你們都辛苦了,這些我都看在眼裡,昨天比賽結束的時候,老闆還跟我打電話稱讚你們呢。」

「說真的,要是你早點上任,說不定我們這賽季的戰績會更加出色,說不定現在已經排在季後賽行列了呢。」

劉源稍微嘆了口氣,似乎意有所指,隨著這兩場比賽的勝利,他的心思也變得活絡了起來。

本來讓雲歌教練上任,只是為了破罐子破摔,沒想到居然取得了意外的效果,雲歌這個毫無經驗的主教練,還真的帶隊打出了好成績,因此經理劉源也對季後賽有了幾分念想。

「季後賽,我們也不是沒有希望。」雲歌瞅了劉源一眼,意味深長的給了劉源一個回應。

「真的?你有把握嗎?」

劉源連忙追問道,他的神情有些激動,如果這個賽季GMO戰隊能夠進入季後賽的話,那還真的算是一場意外之喜。

「我有把握,但是需要管理層的配合才行。」

雲歌沖著劉源點了點頭,給了他一個保證,神情充滿了自信,他今天來找劉源經理,就是為了季後賽做準備的。

「你說,需要我怎麼配合。」

聽到雲歌這麼說,劉源的神情一下子就冷靜下來了,他身體後仰,貼在沙發的靠背上,表情也恢復常態,似乎已經聽出了雲歌的言外之意。

「我需要給選手們一些激勵,比如贏下一場比賽發放一定獎金,打進季後賽再發放一定的獎金。」

「我明白了,」劉源點了點頭,似笑非笑的看著雲歌,心中明白了他的來意,於是語氣也變得有些遲疑。

「但這有些困難。」

「你也知道,我們俱樂部財政目前只靠老闆一個人維持,今年隊伍戰績也不怎麼樣,也接不到太多的贊助和廣告,經濟狀況也不怎麼好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