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舊的倉庫里,打破了往日的靜謐……

  • on 2022 年 11 月 8 日
  • Likes!

足足一下午,要了她好幾次,葉清苒累的虛脫,沉沉的昏睡過去。

……

葉清苒驚醒,刺眼的光從頭頂傳來。

思緒有些飄渺,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被冷汗沾濕的鬢髮粘在臉頰,彷彿依舊置身噩夢之中。

寫滿了驚恐的眸子漸漸恢復清明,看了看周圍,這裡……怎麼會像是酒店的豪華套房?

剛才明明……

瞳孔驟縮,昨天的記憶湧入腦海。

為了拍到T市毒梟交易的視頻,她提前去蹲點,卻沒想到暴露行蹤,被十幾個男人持槍追殺。

情急之下躲進了倉庫,而後救下了一名被困綁的男人,缺沒想到剛離狼口,又入虎窩!

「啪嗒!」

忽然,浴室的門被推開,葉清苒的思緒也被打斷。

轉眸看去,一個男人裹著浴袍,身形高大,裸璐的上半身精瘦有力,剛清洗的髮絲還滴著水,順著脖頸流進胸溝匯成溪。

愣了一瞬,葉清苒立馬移開目光,緊緊的拽住被子遮住自己。

男人勾起嘴角,靠在門邊,眸光幽深的盯著床上的女人。

臉蛋像是剝殼的雞蛋一般細嫩,側臉菱角柔和,睫毛卷翹濃密,微紅的一雙眼睛像是兔子一般可愛。

不驚艷,卻耐看。

葉清苒只覺得被男人的目光盯得坐立難安,沙啞著嗓音小聲問道:「你被下藥了?」

她不是傻子,自然都懂,要不是碰見了她,這個男人就該憋死在荒郊野外。

男人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淡淡的道:「被族中人暗算,也是我們兩個有緣,不過……」

尾音一轉,墨凌霄漆黑的眸子里滿是探究,「看你昨晚也是第一次,怎麼醒來什麼事都沒有?」

葉清苒一愣,抬頭紅著一雙眼睛瞪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拉扯著被子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要我哭著讓你對我負責嗎?」

墨凌霄語塞,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沉默不語。

葉清苒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心頭會蒙上一層淡淡的失落與沉悶,她嘆了一口氣,收斂了眼神,道:「算了吧,你也不是故意的。」

周遭的空氣冷寂下去,墨凌霄抿了抿唇,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葉清苒探身看了看地上的衣服,被子忽然滑落,潔白的背被烏黑的長發半遮半掩,如藕的手臂緊至纖細……

墨凌霄眸光驟然沉下,昨日的種種湧入腦海,一股燥熱蔓延全身。

下一瞬,被子便被女人拉了回去,春咣不見,墨凌霄暗暗捏緊了拳頭。

葉清苒只覺得一道灼惹的目光死死盯著自己的後背,她轉頭,對上那雙火惹的黑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此時氣氛有些怪異,準確來說是有些悶熱粘稠。

她蠕動嘴唇,小聲地道:「衣服……好像穿不了了。」

墨凌霄目光看向地面,只見幾根布條可憐兮兮的躺在地上,還蹭有水泥灰。

。 …………

通天閣

此刻的通天閣人滿為患,其中猶以秒善上師端坐在蓮花台上,雙手擺動着蓮花妙指,一臉悲天憫人的樣子。

其次則是以山本一夫為首,再加上況天佑,陳凡,馬小玲四人,他們應秒善上師所邀,在七月十五日這天晚上,來到通天閣當中,準備在這一天當中,藉助秒善的力量,逆轉時空,回到過去,改變自身被將臣所咬的危機。

此刻的山本一夫身穿六十年前的日軍服飾,發須泛白,眼神陰戾,目視着前方,久久不語。

而位於他身旁的況天佑,則身着一襲村民服飾,就猶如六十年前的穿着一般,至於馬小玲和陳凡倆人,馬小玲穿着一襲綠色衣衫,扎著兩個麻花辮,面容絕美,就算比之六十年前,她的姑婆馬丹娜也不趨多讓。

至於她身旁的陳凡,則一如既往的穿着六十年前的服飾,一襲黑白相間的服飾,其外畫着太極圖案的陰陽道袍,一襲長發披肩,將其襯托的俊美不凡,猶如九天之上的嫡仙一般,是那麼的不可褻瀆,令人為之神望。

「秒善上師,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就在這時,山本一夫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不為什麼,此次回到六十年前,他們一定要殺掉將臣,就算不能成功,他也要在1938年7月15日那天與況天佑同歸於盡。

不為別的,他欠未來太多了!他欠自己的女兒太多了!山本一夫內心如是想到,自從六十年前他被將臣咬成殭屍之後,先是無法接受他那殭屍身份,整天如同暗地裏的老鼠一般,躲在地下無法見人。

再然後,他先是失去了他最心愛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妻子山本雪,他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病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種痛苦,恐怕是誰都無法忍受的吧?他沒有將他的妻子咬成殭屍,因為他不想讓她變得跟他一樣。

經歷了此事之後,他幾預發狂,他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了!他不能再失去未來了!所以那天晚上,他毫不猶豫的咬了她女兒,將她變成了殭屍。

「山本先生,蓮花陣法早就佈置完畢,隨時就可以開始,秒善上師笑着道:「你們背後的慈航線,乃是支持你們進行時空穿越的引子,千萬要謹記,慈航線一旦丟失,你們便會永久的消失在時空與空間當中,永遠都回不來了。

「知道了!聞言,山本一夫頓時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旋即,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略微轉身,將目光望向自己的身後,也就是阿ken和未來的身邊。

「未來,爸爸就要回到六十年前了!你不會再怪爸爸吧?」山本一夫沉重著臉,笑着道:「你放心,這次爸爸回到六十年前,就是為了完成六十年前那場未完成的戰鬥。

到時候,若是未能殺掉將臣,我就會與況天佑同歸於盡,一起死在1938年7月15日,也就是抗日戰爭時期,到時候,一切都會改變,歷史都將會重演。

你的記憶當中,爸爸會死在中國戰場當中,為國捐軀,從此以後,你都將不會有那麼多的痛苦,你會像阿KEN一樣,幸福的在一起,結婚,生子。」

到時候,這世界上就再也不會有山本一夫這個人,說到這,山本一夫語氣微嘆,旋即道:「可惜爸爸不能親眼看到你結婚生子,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遺憾。

「爸爸,見狀,山本未來語氣有些感傷,她有些明白了山本一夫對她的愛,這是父親對自己心愛的女兒的愛,她之前確實是無比痛恨自己的父親,但現在,她卻是不怎麼怪他了。

「爸爸,我不怪你,山本未來眼眶通紅,欲言又止的望向不遠處的山本一夫,說道:「爸爸,一路保重,不管你在不在我身邊,我都會和真悟快樂的在一起,你就放心好了。」

「那就好,聞言,山本一夫笑了笑,見到自己的女兒終於原諒了自己,他感到由衷的興奮,感到由衷的開心,旋即他開口道,將目光望向一旁的阿KEN,KEN,未來就拜託你了!你可不要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吧?」boss,我會好好照顧未來的,你就放心好了!聽到山本一夫這麼說,阿ken頓時點了點頭,示意其放心,就算不用他說,他也會盡自己的義務,全力照顧山本未來,因為未來本就是他的妻子,這是不可替代的。

「那就好,聽到這話,山本一夫頓時點了點頭,對於阿KEN,他很放心,雖然性格有些優柔寡斷,但不可說的是,他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值得她女兒未來託付終身。

「山本一夫,別在這磨蹭了!時間已經不多了!就在這時,位於陳凡身旁的馬小玲提醒著道:「她能夠察覺到,系在她背後的慈航線一陣收縮著,提示着她時間就快到了。

「好,聞言,山本一夫也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不再多言,他對着一旁的阿KEN和未來倆人揮了揮手,示意自己將要離開,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準備一下,此番回到六十年前,他必須全力以赴殺掉將臣,如此,才能徹底改變他們的命運。

「山本先生,時間已經不多了!該啟程了!就在這時,秒善上師笑着提醒道:「此次時空穿梭之行,頗為危險,一不小心,就會遁入時空亂流當中,消失在時間與空間當中,還望你們應當小心一點。

「知道了!見此,無論是山本一夫,還是況天佑,亦或者是陳凡和馬小玲等人都示意自己明白,墮入時空亂流當中的危險他們還是明白的,一不小心就會命喪當場,嚴重的,甚至是會消失在時間與空間當中。

「那就好,如此,本座就放心多了!見狀,秒善上師微微一笑道:「也不在意,素手一揮,緊接着,一道柔和的光葷籠罩在四人的身上。

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陳凡,馬小玲,山本一夫,況天佑,四人身形頓時化為一道金光,沒入一道虛擬的門戶當中,那是可以直通過去與未來,慈航線鏈接的就是六十年前的紅溪村,也就是1938年7月15日,8點,山本一夫和況天佑倆人被咬的時間點。

「阿彌陀佛,緣起緣滅,就在此時,秒善上師輕頌一聲,貧僧能幫你們的,就這麼多,能不能把握住,能不能成功殺掉將臣,徹底的改變你們的命運,就看你們的了。」

。 很顯然,言清喬這不痛不癢的話並沒有嚇到那小廝,相反,那小廝更加肆無忌憚。

「想要我腦袋的人多了去了,小妞想要,也得到小爺身邊來才能拿到哈哈哈哈。」

說着,伸着手指頭沖着言清喬勾了勾。

那小廝臉上的神色很是活泛,走了兩步到了言清喬的正對面,上下打量她,越看越覺得眼熟,起先也沒放在心上,邪笑着繼續不怕死的說道:「小妞,不如就跟了我們公子,我們公子人長得那叫一個倜儻,又最會疼惜姑娘家,既然你的馬車擋住了我們公子的馬車,你肯定是要賠償的,不如就把自己賠我們公子,就算我們公子看不上你這種類型的,還有我們兄弟,總歸不會讓你吃不飽穿不暖就是了,我們肯定會對你好,況且你這麼面熟,你長的真挺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啊?」

那小廝忽然間反應了過來一般,上下打量言清喬,嘴裏話說的越來越弱,看過來的眼神也越來越遲疑,有些不敢相信般的又往前走了一步,看清楚言清喬長什麼模樣之後,滿臉見鬼般的表情,急急忙忙的縮了回去,這會兒是真的不敢上前來了。

還沒有等幾個小廝交換眼神得出來最正確的答案,對面那騷氣紅色的馬車終於悠悠蕩蕩的有了動靜,似乎是裏面的小公子才睡醒,打了一聲長長的哈欠,從門簾後面走了出來,懶洋洋的伸了伸懶腰,也沒看言清喬這邊,叉著腰張口就叫罵。

「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擋了本小爺的路,信不信小爺把你扒皮抽筋吊在城門口上示眾三日……」

話還沒說完,言清喬兩步跳上了那馬車,立馬就到了那人的面前。

青金攔也沒攔住,也知道言清喬的臭脾氣,便只能坐回了馬車擋板上,伸頭看言清喬。

只要她不吃虧就行。

言清喬當然也吃不了虧。

小公子長長的懶腰哈欠還沒完,在看見言清喬的一瞬間陡然僵住了,就這麼舉著雙手往後仰著腰,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現的言清喬。

言清喬似笑非笑。

「我道是什麼狗東西敢撞上我的車,原來竟然還是個熟人。」

「小姐,不,姑奶奶我不知道前面車裏坐的就是您啊…」

小公子縮回了手,囂張氣焰蕩然無存,幾乎是嚇得魂飛魄散,急忙求饒,說着說着轉頭就要往馬車裏面跑。

能躲一時是一時。

言清喬哪裏還會讓他有跑的機會,一把抓住了這人的后領,把他幾乎拎小雞一樣拎在了手裏裏面,上下打量著這個少年。

「想起來姑奶奶是誰了嗎?」

言清喬微微笑,看着無辜又和善。

都到了這個地步,小公子哪裏有想不起來的道理,怕是自己著接近二十年的橫行霸道走街串巷,唯一就在言清喬手裏栽過,事後找了許久都沒查出來是哪個不長眼府門裏出來的小姐,小公子對言清喬這張臉可算是印象刻骨,後面的小廝同樣道理,所以這會恨不得自己是透明人,一個也不敢吱聲。

言清喬轉過頭看了一眼後面站的不遠處的青金。

上次青金被這人打的鼻青臉腫想息事寧人,言清喬又在五味齋把人又給反打了,沒想到今日這般湊巧,竟然是又給他碰見了這小公子。

還正好,又是言清喬氣悶不得疏解,糾結猶豫沒地方發泄,碰上這麼個出氣筒,當即也沒客氣,巴掌朝着那少年的臉上溫柔拍了拍,笑眯眯的說道。

「叫什麼名字?真有緣,我記得我上次讓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否則見一次打一次是不是?」

「姑奶奶,這一切就是個誤會。」

那少年有苦難言,被言清喬這麼半拎在手裏,不住的朝言清喬拱手賠罪,臉都皺成了一棵苦瓜,急急忙忙地解釋道。

「是小的有眼無珠,不小心碰了姑奶奶您的車輛,壞了姑奶奶的心情,小的願意賠您車錢,姑奶奶最近想吃什麼點心?小的就是上天入地,都給您找出來可以嗎?」

「那去吧,五味齋給買了。」

言清喬獅子大開口。

那小公子嚇得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言清喬,下意識的說道:「姑奶奶您這不是在為難我,誰都知道五味齋這些年來在京城裏的生意有多火,便是我有這個錢,他們那掌柜也不捨得把這麼大一鋪面轉給我…要不姑奶奶您再想想?我今日一定會想辦法給您消消氣。」

「是不是我長得太過於和和氣氣,所以讓你產生了可以討價還價的錯覺?」言清喬仍然笑眯眯的,甚至可以說是和顏悅色了,此時此刻小公子卻被這種和善的眼神盯着頭皮發麻。

被言清喬拎在手裏的小公子欲哭無淚,根本就動彈不得,哆嗦著連忙解釋。

「姑奶奶,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言清喬挑了挑眉頭,轉頭看向了那個之前把那老大爺攤子上所有東西都打翻小廝,意味不明。

那小廝被言清喬嚇的一激靈,上次他可是當着面看見言清喬跟個活閻王一般把他們一行人教訓的五體投地的,他們主子被打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回去個把月才養好,這才剛剛出門沒幾日,竟然冤家路窄又遇上了!

言清喬都還沒動作,小廝手背上雞皮疙瘩一層接着一層冒了出來。

「您…您…小姐…姑奶奶…」小廝根本就不知道言清喬到底是什麼名字,當然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更不敢問,只得沿用自家小公子的叫法,沖着言清喬拱手結結巴巴的問道。

「奶奶可是也想吃瓜子了?」小廝笑的諂媚,一邊說着,一邊從懷裏面摳出瓜子花生一大把,捧著也不敢靠近言清喬。

言清喬把手裏的小公子丟了出去,挑着眉梢盯着那頭都不敢抬的小廝,眯着眼睛冷聲問他。

「你算是什麼東西?也配跟我說話?懂不懂什麼是規矩?」。 高城滿夕陽,天色無纖塵,煙籠巨城,霞光遍天。

溫熱的夏日之風輕拂在空中,虎嘯城長街小巷中,眾人衣袂飄飛而起,周空中充斥著鋒利的殺氣。

趙雲宛若猛虎下山,殺氣衝天,手中青釭劍變幻莫測,身影如鬼魅般向高承衝殺了去。

「眾兄弟看到他背後那兩位身材婀娜多姿,讓人噴火的尤物沒,殺了這兩人她們就是眾位兄弟的!」

「動手!」

「殺!」

李家眾護衛見高家大批武者將和趙雲交戰在一起,他們知道這是渾水摸魚的最好時機,紛紛抽出腰間的大刀,氣勢洶洶的向趙雲撲了過去。

「哎,真是可惜了這麼多條生命!」

李猛看著自己麾下的護衛全部加入激戰中,長嘆一聲,面露惋惜之色。他並非向高承那樣的庸人,趙雲的強勢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如此殺伐果斷,戰氣衝天的厲害角色,豈會是高承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披靡的。

「砰!」

「砰!」

「砰!」

伴隨著兵刃撞擊聲響起,高承手下的眾兄弟已經和趙雲短兵相接,這些人素日里在虎嘯城中橫行霸道,欺負百姓囂張跋扈。可今日遇到趙雲簡簡直就是羊入虎口。

趙雲神勇無匹豈是如此宵小之徒可抗衡的,短暫的交手后近百人的包圍下,趙雲左衝右突,青釭劍劍氣長虹,破天穹而動,所過之處眾人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紛紛向後倒飛出去。

「砰!」

「砰!」

「砰!」

當眾人的身影撞擊在地面上時,塵埃漫天而起,地面上的青石板炸裂,飛沙走石反卷而起懸浮在虛空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