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可能,我們跑了半天,都沒有碰到過幾個人。目前應該沒有多少人,在這邊找BOSS。」

  • on 2022 年 11 月 13 日
  • Likes!

「是的,我們再仔細找找。」

張山說完之後,繼續圍繞著密密麻麻的野怪,在外圍慢慢的查看。

他覺得,BOSS可能隱藏在小怪中間。

他們剛才雖然查看了一圈,但是看得並不仔細,所以才沒有看到。

這次他放慢腳步,慢慢的找。

突然他看到,遠處的怪物群中,一道紅光閃過。

好像是紅色BOSS的名字。

可是當他再次,向那邊的怪物群中看去,無論怎麼找,都沒有看到有BOSS。

特么的,難道剛才是我眼花了?

這不可能呀。

剛才明明看到了一道紅光。

只是遠處的野怪,實在是密集的有點過分。

而且這片刷怪點,實在是太大。

離得太遠的地方,他根本就看不清楚。

但是他又不好,靠近過去查看。

那樣的話,他就必須要,先清一段時間的野怪才行。

想到這裡,張山直接向遠處的怪物群中,沖了過去。

他相信剛才,自己並沒有看錯。

這群野怪裡面,一定是有一隻紅色BOSS。

只是現在又被其它野怪擋住了,所以無論他怎麼找,都找不到。

既然如此,那他就先把這周圍的野怪清完。

等他將附近的野怪清完,就不信還還不能,把BOSS找出來。

張山衝出野怪群中,一發榴散彈技能打出,然後就開始不停的開槍攻擊。

他打出的彈射傷害,在野怪頭上,不停的跳出傷害。

只是這些七十級的野怪,本來血量就很高。

每隻野怪的血量,都有八萬五。

而且這些野怪,都有聖魔護佑狀態。

哪怕張山這麼猛的傷害,也做不到秒怪。

除非打出暴擊效果,要不然的話。

每打死一隻野怪,他都得要開兩槍才行。

這清怪的效率,真是有點慢了。

一直習慣了秒殺清怪的張山,感覺非常的不爽。

他在隊伍頻道中,向吳老闆和小妖精呼叫道。

「你們找到BOSS沒,沒找到的話,就到我這裡來。」

「沒找到,你那裡發現BOSS了嗎?」

「暫時還沒有看到,不過剛才看到一道紅光,我這邊應該有一隻紅色BOSS,只是現在應該被野怪擋住了,我打算先把這邊的野怪清掉。」

「管子哥,不會是你眼花看錯了吧。」

小妖精表示懷疑的說道。

張山看錯的可能性,當然是有的。

不過他堅信,肯定沒有看錯,這裡面就是有一隻BOSS。

他在隊伍頻道上說道。

「不管有沒有看錯,先把我周圍的野怪清完之後,就知道了。」

「好吧,馬上過來。」

沒過一會,吳老闆和小妖精,也跑了過來。

他們三個人,就在這附近開始清怪。

雖然這些七十級的野怪,並不是很好對付。

但是他們三個人都很強,特么是有張山在。

在他們的持續清理下,很快就清空了,一大片小怪。

突然吳老闆,指著不遠處說道。

「那裡有BOSS,紅色的魔族刀兵統領。」

張山順著吳老闆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見距離他們不遠處,果然有一隻紅色BOSS,魔族刀兵統領。

只是這個刀兵統領,和周圍的小怪,長得完全一模一樣。

同樣的鎧甲,同樣的刀。

怪不得他剛才,找了那麼久,都沒有找到。

這特么的,魔族刀兵統領,混在一群魔族刀兵中間。

如果不看怪物名字的話。

完全就看不出來啊。

「哈哈,你們靠後一些,我來拉BOSS。」

張山說完之後,就一邊清怪,一邊快速向魔族刀兵統領的位置推進。

沒過一會,他就接近到,魔族刀兵統領的仇恨範圍之內。

只見魔族刀兵統領,從一群野怪中間,沖了出來。

揮舞著大刀,對著張山就是一刀砍下。

傷害-92356。

BOSS的傷害,並不算太高。

張山隨手反擊,他端著手炮,無數的子彈,如雨點般的向魔族刀兵統領,橫掃而去。

傷害不停的,在BOSS和周圍的小怪之間,來回的跳躍。

張山一邊開槍攻擊,一邊查看魔族刀兵統領的屬性和技能。

魔族刀兵統領(紅色):70級,攻擊力5萬,生命值5億。

技能1,橫掃千軍,技能2,狂刀,技能3,魔神意志,技能4,地王刀。狀態:聖魔護佑。

橫掃千軍:魔族刀兵統領長刀橫掃,對正前方的目標,造成兩倍傷害,傷害範圍為正前方五碼。

狂刀:魔族刀兵統領快速揮砍,快速砍出五刀,造成五次傷害。

魔神意志:當遇到危機的時候,魔族刀兵統領會召喚出魔神虛影,協助作戰。

地王刀:魔族刀兵統領獲得上古傳承的刀法,對周圍的目標,造成五倍傷害,傷害範圍五十碼。

聖魔護佑:……

在看過魔族刀兵統領的技能之後,張山輕舒了一口氣。

這隻BOSS的實力,並不算強。

可以說是很弱。

比起之前雙子城中的魔族鐵匠,還要差上很多。

不難打爆。

就是魔族刀兵統領的這個血量,對於張山來說,有那麼點難辦。

沒辦法,七十級的紅色BOSS,好像最少都有五億血量。

而且在天門關地圖中,BOSS都有一個聖魔護佑狀態,傷害減少百分之五十。

他們這裡,基本就靠張山一個人打輸出。

想要將魔族刀兵統領打爆,得要花很少的時間。

當然了,打得久並沒關係。

只要能夠打得死就行。

在張山拉住BOSS之後。

吳老闆和小妖精,站在他身後,也加入攻擊BOSS的行列。

至於說周圍的小怪,他們並沒有再去清理。

有小怪在,正好讓張山的彈射被動,發揮出效果。

至於吳老闆和小妖精,他們兩個人的安全問題。

他們自己想辦法,照顧好自己就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潛看向王玄英,示意的說道:「玄英,你來給重溫講講吧。」

「好的、父親。」王玄英應了一聲后,才面向王重溫說到:「重溫,我和你爺爺讓你儘快回來,就是因為擔心你的安全。」

王重溫不明白,疑惑的看着他爹。

之後,王玄英就將千殺門左護法,親自替千殺門門主傳話給『絕殺』,不得對蘇州、葉扁舟下手,否則就是跟千殺門為敵之事,全跟王重溫說了。

而後,王玄英擔心的問道:「重溫,你可有看到千殺門的人?」

王重溫搖了搖頭,說:「爹,也並沒有看到有千殺門的人在。」

「那就奇怪了。」王玄英念到。

不過下一刻,王重溫突然想到什麼,他出聲道:「爹,爺爺,這次我在南洲,遇到一個女子。她跟蘇州的女兒蘇明月,簡直一模一樣。

但我可以確定,她不是蘇明月!而且我懷疑,她跟千殺門有關係。」

緊接着,王潛突然開口問道:「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

之後,王重溫就從頭開始說,他遇到池魚,以及之後蘇州、葉扁舟被『絕殺』的殺手刺殺之事,全盤托出。

過了良久,王潛才憂心的開口道:「咋們王家,估計有場仗了。」

一時間,整個書房中,氣氛低沉。

三天後。

池魚剛潛回鎮北王府,從北音身後出現。

北音頓時被她嚇了一跳,又緊接着興奮起來,急不可耐的說:「太好了少主,你終於回來了。快快快!那任臨逸已經起了懷疑,鬧騰著要見你。

屬下裝作你的樣子,遠遠的讓他看見,但他依舊不信,還想強闖王府。後來被顧世子攔了下來,他沒能進來,不過他依舊懷疑你不在府中。

聽世子說,他已經在鎮北軍中,又鬧么蛾子了!」

池魚皺眉罵了一句任臨逸「狗東西!」,又問北音:「軍中那邊要緊嗎?」

北音微微搖了搖頭:「應該不打緊,畢竟還有陸軍師震著。」

池魚一聽不怎麼打緊就好,然後她立馬吩咐道:「北音,讓人準備水,我要沐浴更衣。等我收拾好了,再去收拾那狗東西不遲!」

「好。」

之後,池魚洗漱完,風塵僕僕和疲憊暫時一掃而空。

然後騎上早已經準備好馬,走之前對北音和顧管家說:「你們倆幫我告訴一聲我娘、父王和我哥,時間緊急,等我處理完軍中的事物,晚上再回來見他們。」

顧管家和北音同時點頭應道:「喏。」

半個時辰后。

池魚騎馬趕到軍營,許久不見她來軍中的守衛們,驚訝了一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