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你參加同學會以後。」邱鵬一副我還不了解的表情盯著梓暢,「不氣了?」

  • on 2022 年 11 月 9 日
  • Likes!

楊梓暢嘴角彎了彎,抬起頭眸光晶亮的看著邱鵬說:「嫌我寬宏大量了?」

「不嫌,不嫌……」邱鵬急忙笑著否定。

楊梓暢不禁笑了,手伸去拿水杯,卻不小心碰到遙控器,對面的電視牆亮了起來,正是重播上次採訪邱鵬的那檔採訪節目,畫面上的邱鵬唇邊噙著一個優雅的笑意,英俊洒脫的說:「愛情我還不能完全懂,但我知道,我要什麼,人一生的路很長,沿途的風景不管別緻還是狼藉,我都希望身邊陪著我的那個人是我的妻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我們中國人最美的意境……」

邱鵬趕緊搶過遙控器啪的一聲關上電視,楊梓暢瞥了眼他,發現這個男人耳根有可疑的暗紅,暗紅,逐漸暈染了開來,原來這個男人害羞了。

不管以前有多少誤會坎坷,最終他們找到了彼此,坦誠相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期待著……所以,當皇帝陛下談及高句麗,即使馬周胸有丘壑,也不敢妄自發言。

李世民瞥了一眼角落裏的馬周,忽然道:

「既然大家對高句麗一問三不知,朕就找知道的人給大家好好介紹這害死楊廣的高句麗吧。」

李世民豪放不羈,還開了死鬼楊廣的玩笑。

眾人暗暗舒了一口氣。

《大唐:落魄皇子,李二偷聽我心聲》第245章滄海遺珠高考前每一分鐘都讓人驚心動魄,我不敢啰嗦,硬是把東西塞到他的懷裏。

他皺着眉咕噥著,「其實你不用買這麼多東西,沒什麼用。」

「你考試你最大,你說什麼有用?」

「抱我一下。」他把我拖到走廊盡頭的樹蔭下,一臉委屈,艱難認真的解釋,「我呼吸困難。」

可能是壓力太大吧?我這麼想着。但這一天學校里的人尤其多,四面都是眼睛,我猶豫了。

然而下一秒,我就覺得腦門上微微一熱,某人的呼吸近在遲尺。

他微微低頭,用他的下巴輕輕蹭了一下我的額頭。

《滿目星河皆是你》第六十二章沈雲霄病發 「這…可…我還沒準備好怎麼辦?」苗月羞答答地矜持道。

「這個時候還矜持個屁啊。你媽拿下你爸第二天,知道廠里多少姑娘因為此事哭得死去活來嗎?想象一下你家小叉日後結婚站在他身邊的不是你,你會因為今日的矜持後悔嗎?」秦璐這話頗有蠱惑洗腦的味道。

「會!不要,這個絕對不行!新娘必須是我苗月,為了小叉,老娘決定不要矜持了,必須睡了他!啊~~~~」苗月經過老媽一番洗腦調教,杏眼睜得滾圓,一副元氣滿滿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

「啊湫~~~」楊凡摸了摸鼻子表情頗為詫異,「我這身體素質還會著涼?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哪個綠茶在想我,想我也沒用!這個月凡哥是屬於如玉姐的。」

「這才是我秦璐的好女兒,頗有老娘當年的氣概!」秦璐一副老懷甚慰的樣子。

「睡小叉,可我該怎麼睡他?看楊小叉的意思這段時間準備閉門苦讀,難道我去他家睡他?」苗月說著說著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一下子蔫了。

「女兒你這想法絕了,咱就去他家睡他,據我所知他家老羅跟你爸一樣都是早出晚歸普通上班族。

我那白天想辦法把楊蘭約出來,女兒你就乘機睡你家小叉,完事給我發個信息,老媽再領著楊蘭回來來個捉姦在床。

生米煮成熟飯依楊蘭的性子,再加上老媽推波助瀾這事就成了!」

秦璐一副計劃通的樣子,苗月聽著心裡忐忑不安,別看苗月剛才喊得凶,作為黃花大閨女的她,說實話真要是在楊凡家單獨面對楊凡她覺得十有八九自己會慫。

可要是讓她放棄吧,心裡真的好捨不得,她是真的好喜歡楊凡,早上在楊家面對楊凡心裡如小鹿亂跳的感覺不是假的。之所以沒控制住炸屁完全是緊張過度的原因。

一想到在楊凡面前炸屁,苗月真的好想死,在心愛的人面前出糗,比殺了她還難受。

「怎麼了?愣在那兒幹什麼?覺得老媽的計策不好?」

秦璐看著女兒心不在焉的模樣,覺得這是對她秦諸葛計謀的侮辱,可誰讓面前的是自己寶貝女兒呢,為了她未來幸福生活老娘只有勞心勞力了。

「挺好…呵呵…挺好,那計劃什麼時候進行?」看著老媽不善的眼神苗月呵呵敷衍道。

「這個事情不宜操之過急,你聽我說…」秦璐開始吧嗒吧嗒給女兒說起具體操作事宜。

……

與此同時,隨著楊凡的人氣越來越火爆,這幾天其關注度始終排在熱搜前列,連韓二少出軌已婚婦人都沒衝上前十。

救死扶傷視頻已經衝到熱點第一,特別是救羅曉藝那一段,眼看著人就要去了,一顆神葯就把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這種神葯你不想擁有一顆,關鍵時刻能保命啊,這世上哪個不怕死?關於神葯的事已經在網上炒得沸沸揚揚,到處都是關於神葯的段子視頻。

都知道神葯厲害,裡面隱藏著大量的利益。因此全國各地醫藥公司、各大投行、財富榜富豪聞著腥味而動,紛紛派出精幹人員前往魔都想和楊凡合作。

而魔都作為大華國一線沿海城市,它的開放形包容性自然引來世界各大公司入駐,國內這麼大動向自然引起世界各國關注,特別是有實力的資本主義國家。

都是富人階級當政,越是富人越是怕死,上層建築決定政治動向,這些資本主義國家不僅發動國內強有力的公司來魔都尋求與楊凡合作,同時還派出了大量精幹的諜報人員。

楊凡這隻小蝴蝶翅膀無意扇起了一場風暴,自然引起了國家高層關注,立即對楊凡有關信息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現實楊凡這27年人生平平無奇。

若不是這次意外調查人員懷疑楊凡是不是還是苟下去,至於楊凡口中的丁紹勇師傅,上京醫學院老檔案里還真有此人,描述寥寥幾筆一樣平平無奇。

不愧是師徒倆一脈相承,明明有本事卻喜歡藏著,這個古老門派行事真得好苟。調查人員覺得這個門派乾脆叫苟門得了,也得虧現在自媒體發展迅猛,想藏也藏不住。

高層得知消息後下發命令是,密切關注,予以一定保護。

一開始楊家門口的華山路1221號弄堂成了江河製藥公關經理白骨精蕭倩領導的潘長江小弟們加上自願為楊家保駕護航的羅大友與媒體記者、網紅鬥智斗勇的地方。

這倒是苦了楊爸楊媽,一出門就被媒體記者、網紅堵截採訪。一開始蘭姐還樂呵呵的接受採訪,後來直接煩了連家門都不出。

楊爸上班也不安生乾脆請了長假,看看情況發展如何?若是沒有好轉就辭職,自己掙錢也是為了養家,現在一想到那天回來妻子拿出來價值3.44億的小玩意,似乎也沒必要再去看著上司臉色上班,自己兒子出息了是不是應該提早退休享清福?

楊爸楊媽現在知道楊凡有一場即將到來的師門考試,覺得這可比考大學重要多了,大學只是提供一張就業文憑,師門考試合格那可是立馬繼承億萬家產。

沒辦法楊凡忽悠的太好,現在全世界都信了,甚至有時連他自己也覺得有個師門。忽悠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也忽悠了,楊凡覺得在忽悠方面貌似已經登頂了。

兩老一致必須得給兒子做好後勤工作,保證兒子有充足的時間學習。後勤工作主要就是給兒子補,蘭姐拿出積蓄可勁在網上掃貨,以前捨不得買的好吃的、大補的,全部都要。

老羅自然是將買來的高級貨鑽研烹飪,當然一些常用的蔬菜肉類必須買新鮮的,好在現在買菜可以送貨上門雖然貴點倒也方便。

蘭姐和老羅知道現在家裡有這麼安靜的環境多虧了羅大友和蕭倩幫忙,一來二去老兩口就和他們成為了朋友。羅大友是真心實意的,而蕭倩自然是帶著目的的。

期間苗母打電話約蘭姐出去,準備實施計劃,得知楊家目前情況,計劃只能暫時擱置。苗月也需要跟隨節目組拍攝,也沒時間實施,秦諸葛向女兒表示好事多磨,你忙你的,你家小叉那媽媽幫你盯著,一有機會就通知你。

隨著越來越多強有力的人士來到魔都,潘家似乎快招架不住了,恰好此時警方派出人員入駐,理由是記者網紅太多,防止騷亂維持秩序,楊家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沒受打擾。

此刻的安靜也只是暴風雨下面的寧靜,神葯裡面隱藏著巨大的利益就像裝滿烈性炸藥的火藥桶,隨便一點火星就會引發驚天爆炸。 顧沐雪咬牙,顧知鳶,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邊顧沐雪在想方設法的平息流言蜚語,另外一邊,顧知鳶過得十分悠閑,關於她的流言已經全部被顧沐雪和杜郎的流言壓下去了。

她照舊進入皇宮裡面去給宗政無憂看病,有時候在看兩本醫書。

「這幾日的葯,你都沒有吃了,可有什麼感覺不舒服的地方么?」顧知鳶給宗政無憂把脈過後輕聲問道,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她每日都來看宗政無憂,生怕他毒癮壓制不住。

宗政無憂坐在床邊:「還行吧,就算難受,本王也會忍著,本王絕對不允許這種烏七雜八的東西來控制了本王自己的身體。」

聽到宗政無憂的話,顧知鳶滿意的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嗯嗯,知道你是最棒的了。」

「夠了!」宗政無憂做出生氣了模樣,嘟著嘴巴說道:「女人你太過分了,本王說過,不許摸本王的頭,你是不是又忘記了!」

顧知鳶笑了一聲,緩緩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哎呀,不好意思啊,忘記了。」

「本王現在追得上你了,你不許欺負本王。」宗政無憂大聲說道。

「誰欺負我們無憂了?」這個時候,宗政文昊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顧知鳶的時候愣了下:「知鳶你也在。」

知鳶?太過於曖昧!

渣男就是渣男,還想要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四殿下,我是昭王妃,您注意分寸。」顧知鳶心中狠狠翻了白眼,這個宗政文昊簡直是陰魂不散。

「四皇兄你來做什麼呀?」宗政無憂站了起來,好奇的盯著宗政文昊手中的食盒:「你是給我送好吃的來了么?」

「聽你宮中的人說,你的病情反反覆復的,我特意請府中的能人異士開了葯給你送來了,你喝喝看。」宗政文昊看了一眼顧知鳶,轉頭對宗政無憂說。

顧知鳶的心中一怔,是不是宗政文昊察覺到了什麼。

「來,無憂趁熱喝了。」宗政文昊輕聲說道,他將那一碗黑漆漆的葯汁兒從食盒裡面端了出來,放在宗政文昊的面前。

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臉上平靜:「四殿下,七殿下剛剛吃了葯,若是現在吃,恐怕兩個葯會相衝。」

「哦?」宗政文昊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宗政無憂問道:「是么?」

「是。」宗政無憂點了點頭。

「那放在這裡吧,等一會再喝,剛好,我很久沒有和你聊過天了。」宗政文昊笑了起來,他又轉頭看著顧知鳶,輕聲說道:「知鳶,多謝你這些日子對無憂的照顧,我這個做哥哥的,很感謝你。」

顧知鳶很想離開,但是看著那一碗葯,她忍了:「七殿下是我們王爺的弟弟,照顧他是我應該的。」

「你變了,與從前不一樣了。」宗政文昊眉頭輕輕一挑柔聲說道。

「人都是會變的。」顧知鳶十分敷衍,她壓根不想和宗政文昊說話。

宗政文昊坐在床邊,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從前你給本王寫了很多很多的信,這些信本王還放在書房,每每想來都覺得無比的惋惜。」 聽到闖入自己辦公室的工作人員的急報,陳墨吃飯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根據我們收到的消息,西班牙駐摩洛哥和加那利群島的殖民軍在佛朗哥、埃米利奧·莫拉等將領策動下發動叛亂,陸軍和空軍的大部分部隊以及摩洛哥人組成的『外籍軍團』參加了叛亂,並且叛亂正迅速向著西班牙本土蔓延。」艾達·王放下碗筷,起身接過工作人員遞上來的情報,快速瀏覽了一遍之後,不免擔憂的說道:「看樣子西班牙共和國危險了,西班牙軍方可是一直對現任總統阿扎尼亞很不滿的,失去了軍隊的支持,西班牙政府根本無力鎮壓叛軍。」

聽到艾達·王這麼說,陳墨卻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別這麼小看西班牙共和國啊,他們的人民可是一點都不希望復辟帝制呢!這場戰爭還有的打,而且各國不會袖手旁觀的。」

陳墨的話讓艾達·王不由得驚訝了一下,她看向陳墨,有些不解的問道:「老闆你是說各國干涉西班牙內戰?」

「是的,叛軍首領弗朗哥早就已經和德國有來往,***可不會錯過干涉這場戰爭的機會。」陳墨一邊吃著飯,一邊結合自己知道的歷史對這件事發表著看法:「而蘇聯方面也會對西班牙共和國提供支持,這並非只是一國內政,而是***和共產陣營之間的碰撞,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

聽到陳墨這麼說,艾達·王有些挑眉,但在冷靜的分析了一番之後,卻也不得不承認陳墨所說的非常有道理。

於是她將手中的情報遞給了工作人員,示意他和廚師一起離開陳墨的辦公室之後,這才對陳墨問道:「老闆,那我們該怎麼應對這件事?要進行干涉嗎?」

艾達·王的問題讓陳墨停頓了一下,但他並沒有馬上表達看法,只是對她說道:「先吃飯,吃完再說。」

見陳墨似乎是在思考問題,艾達·王也沒有再多嘴,只是坐了下來,繼續吃著飯。

直到吃完了晚飯,皇宮的僕人將碗筷和剩菜都收走之後,艾達·王這才繼續對陳墨問道:「老闆,對於西班牙內戰,埃及政府該表示什麼樣的態度?要對這件事進行干涉嗎?」

「我們不直接干涉,內戰的雙方對於埃及來說,都不算盟友。」陳墨搖了搖頭,坐在沙發上啜飲著茶水:「***是未來二戰的敵人,而且考慮到埃及和英國之間的關係,未來我們肯定是會被算在盟軍陣營的。至於說蘇聯方面……」

說到這裡,陳墨不由得搖了搖頭。

陳墨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艾達·王卻非常理解,蘇聯信奉的是馬列,陳墨這種「封建君主」是他們天然的階級敵人,兩國之間雖然能夠維持正常的外交關係,但也別指望蘇聯人會真的把埃及當成可以信賴的盟友。

對於蘇聯而言,只有真正的無產階級才是值得他們信任的盟友。

然而即便如此,蘇聯對待盟友的態度也遠談不上友好。

所以這場西班牙內戰,陳墨無論選擇哪一方其實都不合適。

這也是為什麼,艾達·王會詢問他是否要干涉這場內戰的原因。

不過陳墨在認真考慮了一番之後,他還是對艾達·王問道:「埃及有共產陣營的組織吧?」

作為埃及的情報主管,掌管整個埃及的情報工作,這種事情艾達·王當然知曉,她肯定的點了點頭回答道:「在埃及有共產陣營的組織在活動,因為老闆你特別交代,只要他們不違法,情報部門並不會特別針對他們,只是保持著監視,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而已。」

「那就好,派人聯繫一下他們,提供一點武器裝備和資金,打發他們去參加國際縱隊吧。」陳墨想了想,決定還是插一手再說。

雖然歷史上因為種種原因,西班牙內戰的結果是***軍官弗朗哥上台,西班牙共和國被推翻,甚至弗朗哥還在美國的支持下一直統治西班牙直到1975年,但這並不意味著事情無法改變。

在這場內戰中,叛軍弗朗哥一方雖然確實佔據著優勢,又有著德意干涉軍的協助,無論軍事實力還是技術裝備上,都要比共和國方強大。

但共和國一方也同樣有著西班牙民眾的支持,以及來自全世界共產主義者組建的國際縱隊,蘇聯方面也提供了相當有力的支援。

在戰爭初期,共和國一方還是佔據了不少優勢,挫敗了好幾次叛軍的進攻,只是後來叛軍憑藉兵力優勢,奪取了工業區之後,共和國一方的形勢才急轉直下。

所以陳墨如果想要改變戰爭的最終結局,還是有辦法的。

艾達·王聽到陳墨的命令,明白了他意思,於是也沒有再多問什麼,只是點了點頭便離開了他的辦公室,去布置相關事宜了。

而陳墨這邊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思考之中。

西班牙內戰的爆發,從很大程度上來說,可以視作二戰的一個引子,雖然並非真正意義上盟軍和軸心國兩大陣營之間的衝突,但***勢力卻通過這場戰爭獲得了大量的實戰經驗,尤其是測試了各種新式武器。

這對於***勢力的增長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的,而且也正是因為這場戰爭,德意兩國才勾結在一起,並在戰後正式結盟,對整個歐洲的局勢造成了重大影響。

這也為後來二戰的爆發起了一定的催化作用。

因此,如果有可能的話,陳墨還是希望能夠對這場戰爭施加一些影響的。

不說改變這場戰爭的結果,至少要讓***勢力不會膨脹的那麼快。

要知道隨著這場內戰的爆發,整個歐洲的局勢將會越來越緊張,最終向著無可挽回的地獄與深淵滑落,將所有人都拖入地獄之中。

時間已經不多了,距離人類史上最慘烈的戰爭爆發,還有三年時間。

。 接下來的幾天韓雙將周圍所有位置觀察完畢,包括連敵人設立的崗哨都觀察完畢之後,韓雙就開始帶着夏可出來活動了,她自己呆在藏身的地點也比較無聊。

剛好,帶着她出來,然後沒事韓雙教她一些特種作戰的理論和知識,這可跟訓練不一樣,這純粹就是在實戰當中的學習,雖然沒有交手,但是夏可卻知道一旦她們暴露的話,等待她們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夏可學習的速度自然是很快了,能當飛行員的,而且能在夏可這個年紀就成為金頭盔金飛鏢,並且能夠飛J20的飛行員,絕對是精銳當中的精銳。

尤其夏可跟韓雙一樣是一個女兵。

即便是飛行員領域,韓雙也知道女兵想要出頭到底有多難。即便是沒有人歧視,但是在先天身體上面的素質女性就比男性要差,而飛行員恰恰是一個比特種兵都要吃身體素質的職業。

不是每個人都像是韓雙身體從小就非常的強悍,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引擎殘片可以讓她的身體現在幾乎達到了正常人的兩倍。

而夏可這可是實打實的依靠自己的實力上來的,所以除了身體素質之外,她的大腦就不可能太弱,如果是太弱的話,她就絕對會被其他人給淘汰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