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話題是不是扯遠了?說吧!你來台大有什麼事情?」澤說完合上了書看着蘭陵王問道。

  • on 2022 年 11 月 19 日
  • Likes!

蘭陵王聽後下意識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差點就忘了正事了。

想到這裏,他便看向澤,問道:「剛才聽你說妍和殤他們也在台大里讀書對嗎?」

澤點了點頭:「的確,團長跟我是一屆的學生,至於殤嘛!是大四的學生,不過他已經保研了,現在估計應該在跟體育社的人一起打球吧!

團長嘛!她是什麼課都蹭,修的專業經常逃課,但她經常逃課還能考滿分誒!你說說,這多嚇人。」

蘭陵王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壓力,便出聲問道:「妍選的是什麼專業?」

「團長嗎?她修的是法學和化學,而且化學修的還是生物化學,物理化學和化學工程,文理兼備,堪稱理學院和法律學院的第一學神。

但就像我剛才說的,團長她是一個經常逃課都能分分鐘考滿分的人,現在在不在學校都不知道,沒準……又去找結他社的那幫人battle結他去了。」說完,澤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但他剛搖完頭,就被人輕輕的拍了一下,便看到穿着一身搖滾打扮的妍站在了他的身後。

「團長!我……」澤看到妍后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釋些什麼。

誰知妍淡淡的笑了笑,道:「這有什麼的?你說的也是事實啊!而且我剛才也的確是找人battle去了。」

澤聽后立即關切的湊了上去詢問結果:「那結果怎麼樣?贏了嗎?」

妍無奈的聳了聳肩,道:「贏是贏了,就是吵到了教授,然後就要我交論文,下周一給她們。」

「又要寫?寫幾篇啊?」澤再次問道。

妍掰了掰手指,道:「不多啦!也就寫三篇跟刑法相關的論文,兩篇和房地產法律有關的論文以及兩篇化學論文。」

澤聽后差點噴出一口血:「這還叫不多?七篇論文誒!而且今天是周五了,要團長你下周交?這怎麼可能。」

「你自己曾經不也被罰了九篇論文要你三天後交嗎?你後來不也是完成了嘛?況且寫論文又不是沒放法,論點論據論證只要都有了,區區5000字而已,不在話下。」說完這一切,妍終於是把目光放到了一旁已經快成石像的蘭陵王身上,道:「蘭陵王,聽說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蘭陵王回過神來,看着妍,面色嚴肅的說道:「是這樣的,大少爺派我來請你和殤二人去一下Pub,據說是有一段文字需要殤的解讀。」

妍聽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的確,南宮陌祁家族在語言天賦上的確是強於其他家族,甚至他們連魔語是除了葉赫那拉家族外,在白道異能家族中唯一一個精通的。

因此,在千百年來,盟主幾乎都會派南宮陌祁家族的人去魔界做卧底,據說還沒有一次失敗的。

死人團長不愧是葉赫那拉家族的大少爺,知道殤是這方面的專家。」說完,妍站了起來又看了蘭陵王一眼,道:「蘭陵王,你等我一下我去讀書館找一下殤。」

————十分鐘后·老屁股————

「死人團長,我們來了。」

妍和殤二人並肩而行踏入了老屁股,就看到了吧枱上放着信箋,葉思仁則是一臉凝重的站在那裏。

「我請二位來是希望你們可以幫我破解一句魔語。」說着指了指信箋背後一片空白的地方,道:「這是我老爸留給我的關鍵性線索,但很奇怪的地方就在於我怎麼都沒辦法破解,所以……還請這位殤少主幫我看看。」

殤看了眼妍,在得到妍的同意后看向那張信箋慢慢伸出手。

無字的信箋背面突然閃過一道光澤,隨即出現了幾個魔語,殤盯着那幾個字看了許久,又試着讀了幾遍。

「怎麼樣?能解出來?」一旁的蘭陵王也是十分緊張的看着殤。

殤收回手,深呼吸了一下后出聲解釋道:「我也不確定,雖然我們家族對魔語的確是有研究,甚至熟絡的程度不亞於葉赫那拉家族。

但是這個魔語具有靈性,我這個解釋並不能作數,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魔語似乎會在某個點起到某個關鍵的作用。」

葉思仁聽後有點期待的看着殤問道:「那麼……你的初步判斷是……」

「回。」殤說出了解讀的結果。

妍一臉詫異的看着殤,因為她知道,這句魔語的解讀是正確的,他象徵的是回之咒的意思,但我得想個辦法阻止二哥去金時空找黑龍,不然被雄霸找上麻煩可不是一件好事。

「這麼長的一句魔語!最後解釋就一個字?會不會太瞎啊?」在老屁股打工的夏天聽到殤的這麼一句解釋后滿臉不解的看着殤。

殤聳了聳肩,道:「我剛才就說了這是我的一個解釋,但我剛才說了,我的這個解釋並不能作數,如果死人團長你想要確認這句魔語的解釋,可以找一個純魔體質的人,他們對於魔語的悟性應該會比我強一些。」

「慢著慢著。」妍打斷了殤的話后,腦子快速的轉了一下。

突然,一個電燈泡在妍的腦子裏亮起,她看向葉思仁,說道:「死人團長,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你說這句魔語有沒有可能是一句異能術的簡稱?」

「異能術?」葉思仁聽后低下頭思索了起來,突然,一個不可能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里,嘴裏也不自覺的說出三個字:「回之咒。」

解釋一下哈!雖然在這裏的設定是脩等人都在台大讀書,年齡設定是十九,但因為經常出任務所以沒辦法在學校里好好讀書,但成績在系裏排名一直都是很好的,所以脩還是會在三國里同關羽等人一起上學才慢慢的放開了自己的這個設定不變。

。 在這間實驗室四周查看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好東西,周陽就抱着金蓿和劉媛媛走入那間燈光璀璨的房間。

此時,不知名處的一間監控室,巨大的屏幕上出現了彭子晏(周陽對外還是彭子晏的模樣)的身影。正是他走入房間的畫面。

「呋呋~能控制滅銀金屬,少說也有S級吧?」有低沉的聲音說道。

「呋呋~剛好做我么試驗品的檢驗對象。」

「呋呋~可惜了,九個頭,沒想到自斬了一個。」

「呋呋~不完美也沒事,就當做一次實驗吧。」

「呋呋~你們說咱們造的這個九頭能夠撐幾分鐘?」

「呋呋~幾分鐘?少說兩三個小時,不然不就是證明我們是廢物么!」

「呋呋~你說得對。」

……

走進房間,周陽抬頭看着房間另一頭背對着他蹲在地上的巨大背影。

那寬大的背影起碼有八仙桌那麼大。

周陽進來時,那寬厚的背逐漸挺直,寬闊的肩膀上豎起了八顆腦袋,看樣子原本應該有九顆,不過最右側的一顆腦袋變成了灰,只留下一個空位和碗口大的疤。

「唔~活人的味道……」一顆腦袋緩緩說道。

七顆腦袋也跟着轉了過來,十六隻眼睛齊刷刷盯着周陽和劉媛媛。

「我要吃那女人的腿!」一顆腦袋打量著劉媛媛的大腿。

「我要吃那男人的第三條腿。」另一顆腦袋盯上了周陽的下半身。

「我要吃男人的五臟。」

「我要吃那女人的胸和屁股。」

「我要……」

這時,房間內的廣播突然響了。

「呋呋~咳咳~周陽,我們調查過你。警衛隊駐地,達寧飛車科技賽車,雖然不知道突然冒出來的你的真實長相,但是我們相信,你一定——」

「很醜!」

「你如果長得不醜,幹嘛變化出來的形象都是這麼帥呢?」

「所以啊,虛榮心十足的醜陋少年,去戰勝我們最新研製出的S級劣兵吧!」

周陽沒說話,對方明顯激將自己,想套自己的話。

監控室的人見此,開始直接下命令。

「去吧!」

「九頭,殺了這個醜陋的少年!」

「九頭遵命!」九頭轉過身,八顆腦袋板正,每一顆腦袋同一時間看向周陽。

異能發動!

風刃、火焰箭、土刺、木釘、閃電、劈叉、自扇耳光、咬舌頭!

八種異能齊齊攻擊向周陽。

「多種異能!S級!」看到九頭髮出的異能的瞬間,劉媛媛驚呼出聲,「小心!」

「聒噪!」

周陽將劉媛媛拉到身後,眯着眼,冷冷地看着對面八顆腦袋,以及八雙眼睛裏冒着的噁心的目光。

反彈!

白光閃過!

風刃、火焰箭、土刺、木釘都被彈飛,攻擊到不同方向上的牆壁。

劈叉反彈!

九頭直接劈叉在地。

自扇耳光反彈!

啪啪啪啪~

沒想到八顆頭竟然是一體的,九頭的巴掌一張張臉扇過去,超級有韻律。

咬舌頭反彈!

嘶~

一時間八張嘴巴都在倒吸涼氣。

「疼死我了!」

「疼死我啦!」

「疼死我了!」

「哎呀呀,我臉好疼!」

「啊!我舌頭好疼!」

……

只是一會,八雙眼睛淚水直流。

「呋呋~」

「這……」

不知何處的監控室里針落可聞。

「你,你怎麼做到的?」劉媛媛看得目瞪口呆。

「哼!」

周陽內心驚喜,臉上毫不流露,故作神秘冷哼出聲,帶着三分的嫌棄,七分的不在意,揮揮手,就像揮走蚊子一樣,「太吵了。」

一團火焰噴薄而出,炙烤著九頭,幾個呼吸,九頭就化作了一抔灰。

監控室:……

陷入沉默。

「呋呋!我們造的劣兵真的這麼沒用么?」

許久,一句弱弱的問話響起。

繼續沉默。

「呋呋~我們都是廢物嗎?」

又過了許久,弱弱的問話再次響起。

更加沉默。

所有人都開始懷疑人生。

什麼時候S級這麼弱了?

「周陽,你怎麼做到的?」劉媛媛訥訥道,今天周陽做的很多事都摧毀了她的認知。

比如說,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種異能?

比如說,周陽的異能到底有多強?S級?

再往深一點想,這小子扮豬吃老虎接近金蓿是何居心?

難道真的愛上金蓿了?

那為什麼又要和自己撩騷?

「都是A級拼湊出來的偽S級。」

「走了。」周陽伸手颳了一下劉媛媛的鼻子,朝着另一邊的大門走去。

「你!」劉媛媛氣呼呼跟上,質問道,「你扮豬吃老虎圖什麼?」

「圖什麼?」周陽停下腳步,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著劉媛媛,說道,「圖你兩大美女成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