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 311 10 / 3101 POSTS

採魅推了推鐵門,推不開。

立即拿出鋼鋸,一點點的鋸掉鐵欄,足夠空隙後直飄向湖面。 湖面上漂浮着屍體,那些人死了很久,半腐爛的屍身,地下水都污染。 飄了半個時辰,飄過大湖,落到對岸的一處溶洞。 這裏不像那邊,由專人打通,切上磚石。 此地,是一處生長着鐘乳石的漂亮溶洞,溶洞很寬,五顏六色的鐘乳石呈最天然 [...]

當黃符觸碰到雪女時,雪女怪叫一聲。

可很快,她突然猙獰着臉色,朝着陸亦寒惡狠狠地咬去。 陸亦寒大驚,趕緊側身躲過去。 與此同時,女鬼額頭上的黃符突然燃起藍色的鬼火,化爲灰燼。 陸亦寒和那女鬼的實力顯然相差太多,他完全只是勉強支撐的節奏,我終於按捺不住,拿起旁邊的一個冰渣子,朝着自己胳膊一劃。 然後,我朝着那雪 [...]

我把我的想法小聲告訴了張朝紅,張朝紅點點頭,示意那些警察暫時別輕舉妄動。

但終於還是有一個不信邪的警察,走上前啪地一槍打掉一個大木箱的鎖頭,然後一腳踢開了箱蓋。 沒有一個人躲開,我和馮小峯是心裏有對付剝皮鬼的信心與把握,而那些警察仗着手裏面有槍,更加不會在乎那些什麼剝皮鬼了。 一整箱金銀珠寶展露在每個人面前,上面發出明亮耀眼的光芒,這讓每一個警察心裏都震撼了 [...]

夜子熙何等心細,再看向柳糖糖時,就多帶了幾分審視和考究。

一行人繞着正殿轉了兩圈,除了來時的甬道,愣是沒找到出口。這個副本該不會就到此爲止了吧?連boss都沒見着呢! 衆人都把目光投向中央的棺材,看來就算再不情願,他們也得把它打開。 “別看了,直接上手吧。”古曲斷木捋了捋袖子,招呼着夜子熙和柳糖糖上前,扣住棺蓋,呼哧呼哧地用力往上擡。 [...]

一路上,劉致澤和那女生聊了很多,知道這女生叫凌薇薇,是個小白領,在小區內租了一間房,原本上班上的好好的,可是就在三天前,她晚上下班回來的時候。

看到一個老太太正在路邊燒紙錢,她因爲害怕想要離開,可她沒有想到,就在這時,那燒紙錢的盆子忽然翻了,那些紙錢全部飛到了她的身邊,把她包裹在了其中。 然後就有了下面的這些事情,她以爲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特意請了假去醫院檢查,但是醫院卻是說她什麼病也沒有。 還是今天去買東西,被劉致澤這麼一說 [...]

還好葉子的功能沒有喪失,就跟我來的時候一樣,它變成了一片很大的葉子形狀的飛毯,載着我向地面而去。

爲了避免從天而降引起別人的恐慌,我選擇了一個很偏僻的公園角落着陸。 收好葉子,我從灌木叢中鑽出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告一個段落,我要好好的休整一下,然後出發去女媧的出生地。 今天的天氣還是不錯的,人們並不知道有一個叫做病的神仙已經沒有了,大家在公園裏划船跳舞 [...]

雙兒的鬼魂顫抖的不敢反抗。

“竟然如此,那就死了吧。”白楊的腳踩在她的肩膀上,手張開握住她的頭,簡單粗暴的一捏。 本來囂張的不可一世的鬼魂, 竟然這樣簡單隨意的就被打散了。 剛做完這一切,白楊整個身體就跟靈魂瞬間被抽離,一下就跪在看地上,整個人都萎靡不振了。 白楊請了鬼仙上身。 亙古不變的定律, [...]

就是那個在監獄中還幫過我一次的冤死吊死鬼,想到這我心裏不禁哀嘆,自己這輩子到底走了什麼運,到哪都能遇到吊死鬼!

於是我前因後果和大舅說了一遍,大舅聽我說完之後,長嘆了一聲說道:“也是可憐人,總讓他呆在煙盒裏也不是辦法,這樣我想個辦法!” 大舅仰頭看了看天色,大約是覺得天色還早,於是飛快的從包裏拿出一把通體黑色的斷劍,遞給我說道:“這把劍是我師傅給我,當年他給我的時候已經斷了,但是這東西很有靈性,曾經幫 [...]

婉兒委屈道:“我也不知道,當時我追進過道之後,就不知不覺改變了方向。等我發覺不對的時候,你們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我當時覺得自己像是走進了一個迷陣,怎麼走都找不着方向。後來我乾脆想出一個笨辦法,想劈碎書架強行破陣。結果我剛對着書架拍了一掌,被我拍碎的書架裏就冒出來一股香氣,我馬上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綁在了牆裏。我能從牆縫了看見你們,卻沒法跟你們說話……” 我聽完之後點了點頭:“ [...]

兩天後,就出現在冥寓之外。

令姜小白沒想到的是,在見到姜玉之後,大花居然很親暱的發出一聲叫,然後跳了過來,落到姜玉的肩頭。 姜玉也伸出手,揉了揉大花的腦袋,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他倆居然認識。 姜玉擡頭,在冥寓之中,環視一圈,嘆道:“時隔多年,再次來到冥寓,倒是有些感觸良多啊。” “小姨之前,來過 [...]
1 2 3 ... 311 10 / 3101 POST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