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 583 10 / 5826 POSTS
喬墨兒雖然不相信這些,但他還是想試試與韓雲熙的緣分,雖說她已經決定好了逃婚,但還是希望在接下來的兩天裏,還是能和他有些不錯的回憶。

喬墨兒雖然不相信這些,但他還是想試試與韓雲熙的緣分,雖說她已經決定好了逃婚,但還是希望在接下來的兩天裏,還是能和他有些不錯的回憶。

“韓雲熙,你敢試試嗎?”喬墨兒問韓雲熙。韓雲熙知道這丫頭想玩,他也知道她的燈謎是什麼,她也會猜到他的燈謎答案是什麼,點頭說好,便拿起筆取了一個字,再把筆遞給喬墨兒,讓她也取了個字。二人都不知道對方寫的是什麼字,只有主持知道。當然這擁有前世記憶的韓雲熙,也是知道喬墨兒取的是什麼字。“姑娘,公子請去取 [...]
許風教給葉濤一個簡單的方法,擒賊先擒王。許風和葉濤來到房頂,拿出在酒吧找出的簡單工具。製作一個簡易的弓弩,葉濤目瞪口呆的盯着許風。

許風教給葉濤一個簡單的方法,擒賊先擒王。許風和葉濤來到房頂,拿出在酒吧找出的簡單工具。製作一個簡易的弓弩,葉濤目瞪口呆的盯着許風。

許風催促葉濤好好配合,掏出順來的望遠鏡遞給葉濤“趕緊的,等會兒他們進到屋裏子就晚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陽帶着幾個保安對持着。這家酒吧的老闆身份不一般,酒吧的保安都是退伍軍人。只是李陽他們沒想到對方在酒吧裏安排了內應,一次次阻擊那夥人衝進。千鈞一髮之際,一身西裝革履的酒吧經理在背後朝保安動了手。 [...]
「咦?」

「咦?」

突然,傲天發出一聲驚咦。因為在他靈魂之力的探測下,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竟有一絲詭異的陰冷波動傳出!傲天的靈魂之力如交織在一起的蜘蛛網般在他自己體內寸寸搜尋著。剛才得那股詭異波動傲天絕對沒有感覺錯誤,確確實實是從自己體內傳出。不管是誰,身體中永遠是最脆弱的部位,一旦體內出現什麼變故,那麼危險性是不言而喻 [...]
「了不得啊!了不得!這宋宗府果然非凡,竟然收藏了這麼多的好東西!」

「了不得啊!了不得!這宋宗府果然非凡,竟然收藏了這麼多的好東西!」

接著,李浩然又大致的看了一下第二層的其他一百多樣東西,這些東西年代久遠,大部分都是殘破的,可這些物品件件非凡,僅是材質就足以稱的上是絕品。且大部分的器物之中,意義非凡,擁有極大的研究價值。「這就是你的本體?」不多時,李浩然來到了寶庫最深處,看著掛在牆壁上的一柄玉劍,輕聲問道。玉劍通體紅潤,如同岩漿 [...]
沒了上官世家人第一代會長的監督,張沐心也算是大改革一番,公會裏會員依然還是大多數女性牧師,但限於實力和工作能力,並非所有牧師職業人物都可以加入成爲會員,而副會長的職位,也沒有在限於女性上任,男人也可以接管聖教館。

沒了上官世家人第一代會長的監督,張沐心也算是大改革一番,公會裏會員依然還是大多數女性牧師,但限於實力和工作能力,並非所有牧師職業人物都可以加入成爲會員,而副會長的職位,也沒有在限於女性上任,男人也可以接管聖教館。

起初,作爲與一代會長共同搭建“聖教館”的牧師高手們反對這一改變,因爲,她們不太相信男人能夠掌管得住手底下的一羣女人,她們甚至覺得,男人是個好色的生物,萬一對女成員潛規則,或者哪位有野心的女人想借會長上位,那豈不是敗壞了“聖教館”的“聖教”兩個字,那時候的“聖教館”一定是變成一副烏煙瘴氣的模樣。面對 [...]
看着少年沐浴在夕陽下的臉龐,趙俏兒泛起了一陣恍惚。回過了神來,看着面帶微笑的少年,趙俏兒有一點小臉紅,畢竟這是她的第一次嘛。

看着少年沐浴在夕陽下的臉龐,趙俏兒泛起了一陣恍惚。回過了神來,看着面帶微笑的少年,趙俏兒有一點小臉紅,畢竟這是她的第一次嘛。

楚皓隨意的看了看,不禁多瞟了幾眼這個美麗的少女。雖然沒有萱兒那樣不食人間煙火,但是這個丫頭卻是有一種風情萬種,特別是現在臉上染了一抹紅霞的時候,更是有了一番風味。周圍的那些五大三粗的傭兵們更是暗吞了幾口口水,一副“我就是色狼”的樣子。趙俏兒也是發現了周圍傭兵們的不對,鼓了鼓勇氣,挺了挺還在發育中的 [...]
聞言,一衆大臣齊聲稱是。

聞言,一衆大臣齊聲稱是。

“朕知道,軍中的蒼元帥變相的參政,你們可能有所不滿……“說到這,一頓,龍晨江聲音驟然變冷,“但朕卻不希望聽到你們的不滿。”聞言,看到皇上陰冷眼神掃來,一衆官員皆是冷汗直冒,低垂下頭,將想說的話想告的狀也都憋回了肚子裏。又冊封出新一批的官員,對朝堂大致的整理了一番,龍晨江正想來個拂袖而去……“皇上, [...]
「砰」的一聲響起,步雲天一個不擦,被變異妖獸正面一爪子拍在胸口上,整個人被拍的倒飛好幾米,還好肉身強勁,如果是一般人的肉身強度,恐怕單單是這一爪子就掛了。

「砰」的一聲響起,步雲天一個不擦,被變異妖獸正面一爪子拍在胸口上,整個人被拍的倒飛好幾米,還好肉身強勁,如果是一般人的肉身強度,恐怕單單是這一爪子就掛了。

妖獸拍飛步雲天之後當然也不會停下來,而是沖著步雲天倒飛的身子射了過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樣子,戰鬥意識非常強勁。倒飛中的步雲天不待落地便左掌向下一撐彈起后趁勢一個後空翻,躲過了變異妖獸追擊過來的一撲。接著裂天刀朝前方一揮,一刀銀白色刀勁激射而出,迎向再次撲來的變異妖獸。撲到半空的變異妖獸閃避不及, [...]
“我打死你,總是偷襲我,你死定了!”青年咆哮着,瞬間就衝到了火獸王的身邊。

“我打死你,總是偷襲我,你死定了!”青年咆哮着,瞬間就衝到了火獸王的身邊。

青年抓起火獸王的兩根長角,掄起拳頭對準火獸王的額頭就是一拳。火獸王被打得七葷八素的,搖了搖頭,火獸王剛剛要攻擊,青年再次一記重拳。青年除了用拳頭攻擊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手段,雖然青年不記得自己是誰,更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但是戰鬥本能還是在的。失去記憶,不代表是傻了,青年瘋狂的拳打火獸王,火獸王的額頭 [...]
男的各個眉清目秀,氣質非凡,長髮與衣服隨風飄動,一幅與世無爭的模樣,另外一名女子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頭青絲隨風飄起,清晰脫俗,加上天仙般的面龐,簡直讓人悸動,清風扶來,漫舞期間,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下凡般。

男的各個眉清目秀,氣質非凡,長髮與衣服隨風飄動,一幅與世無爭的模樣,另外一名女子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頭青絲隨風飄起,清晰脫俗,加上天仙般的面龐,簡直讓人悸動,清風扶來,漫舞期間,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下凡般。

在四人的外衣的胸口處,繡着一把金色的長劍,看來是他們門派的標誌,不出意外他們門派肯定是以修劍爲主了。剛剛林楓看到的那個眼神就是那名女子的,不過因爲這幾名修仙者飛行得太快,他只是看到女子漠視的神情,卻沒有看到女子在後面驚訝的表情。飛行了一會,一行五人停在了一座山頭上,這是女子對着爲首男子說到:“二師 [...]
1 2 3 ... 583 10 / 5826 POSTS

近期留言

    分類